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前段時間,舊勢力下狠手迫害我,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來了。在走過魔難的過程中,我對否定舊勢力有了一點新的認識。

一天早晨六點發正念,結印清理自己的過程中,耳邊清清楚楚的聽到有生命在對話,有幾個細嫩的聲音說:「肉身,肉身,我要肉身。」一個粗壯發狠的聲音說:「都回去,回窩裏等著去。」聽了這些話我很納悶。

發完正念,我覺的還應該繼續清除它們。我心裏對它們說:如果你想迫害大法弟子的話,你沒有資格,你不配。大法弟子修煉、證實法、救度眾生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我於是立掌發正念清除它們。

大概一星期以後,一天接近中午,我腹內劇痛,持續的劇痛。晚上,家人把我送到了一家市級醫院。在醫院裏的前幾天,邪惡生命把我與大法完全隔開,家人給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我一句都聽不清。我以前會背的法竟然一句也想不起來。家人提示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只能順著念一遍,以後又想不起來了。家人就在我耳邊不停的念。

邪惡生命不僅把我與法隔開,還演化假畫面給我看,同時也給在我身邊幫助我的同修,以及在家幫我發正念的同修演化假畫面,內容大致都是好多人抬一個大板子,上邊躺一個人,人身上蓋一塊白布。周圍有好多人跟隨著,都穿一身白衣服。有的同修看到再後邊還有穿其它顏色衣服的生命排隊跟著。

看到這演化的假畫面,我雖然想不起法來,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是誰。我就正告它們:我是大法弟子,我歸李洪志師父管,歸大法管,誰都不配也沒有資格對我做甚麼。你演化的假相我不承認,和我沒有關係。同修們都是面對演化出來的這些假畫面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它們。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面前,邪惡生命使出的鬼花招沒有人承認,敗了。

我從醫院回到家的大概第三天,又是早上六點發正念靜下來清理自己時,還是那個粗壯的發狠的聲音大聲的問我:「大法弟子的身體誰能管的了?」我嚴厲的正告它:「你太猖狂了,大法弟子歸李洪志師尊管,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任何生命都不配對大法弟子做甚麼,誰做誰是罪。」我又正告它:「你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了罪,我現在就發正念滅你。」

又大概過了四、五天,午夜十二點發正念,還是清理自己的五分鐘,剛靜下來,一個清晰的意念打進我腦子裏:「師父管也得站在理上管,站在法上管。」我立刻知道又是它。我馬上回答它,我說:「你說的非常對,我發完正念,就告訴你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如何站在理上,站在法上的。」當那個意念一打進我腦子裏時,我覺的師父在加持我,在幫我。我立馬區分出它說的理是舊宇宙的理,是舊宇宙生命所秉持的理。

發完正念,我告訴它:第一,大法弟子的修煉和過去的修煉人有本質的區別。大法弟子最本質的東西是大法構成的,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大法弟子不是普通的修煉人,不是以自己證得果位為目地,大法弟子肩負著巨大的歷史責任與歷史使命,是在宇宙正法時期跟隨李洪志師尊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

第二,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和以往的修煉方式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在大法中修煉,大法弟子的修煉方式是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執著、人心,通過學法,在法中歸正,同化大法,提高層次,修煉上去。大法弟子的修煉和任何生命都沒有關係,其它任何生命都不配對大法弟子的修煉做甚麼,強加的東西大法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不承認。

第三,現在宇宙在正法中,所有的生命都將在這次正法中從新擺放自己的生命位置。如果你想被大法所救度,你就得明白大法真相,認同大法好,同化大法,不參與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你能幫助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你可能還能提升生命境界。你就是原地不動,甚麼都不做,也有被大法救度的機會。如果你用過去舊宇宙那個修煉的理,以這個理由、那個理由,或者以幫助大法弟子提高為藉口,給大法弟子設關設難,那你就是給大法弟子的修煉路上強加甚麼,你就插手了大法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路,你就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了罪。因為你沒有資格也不配。而且你迫害我肉身,用心歹毒。你干擾了我證實法、救度眾生,就是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

早上發完六點的正念,我又把上述的話和它說了一遍。感覺有點累,我半躺著休息一會兒。睡著了,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在老家鄰村的一塊較寬敞的街上站著,有三、四條路從這裏交叉經過。就看著我對面的上坡路上開上來一輛車,不知何時,車的左側面出來一個人,一個四十多歲很壯實的男人。那個人兩手做著動作,好像要拽車、攔車的意思。我正看著,那人突然就摔倒了,摔倒在車的前方。摔倒的姿勢是頭朝車轂轤,正在車轂轤的前方。這時就聽「嚓」的一聲,非常響。我心裏想「把頭碾碎了」。接著又「嚓」的一聲,我想「胸骨被碾碎了」。車子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從我前面經過開走了。我過去看看那人被壓成甚麼樣了,結果那人被碾壓的地方是一灘黑水,甚麼都沒有。我醒來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告訴我那個狂妄的邪惡生命被除了。

從舊勢力邪惡生命和我的三次對話,還有它演化的那些假場景、假畫面,我悟到它做的這一切都是有目地的,那就是想「被承認」。它想得到被它迫害者對它迫害行為的承認,它想得到其他大法弟子對它迫害行為的承認。因為不被承認硬強為是不佔理的。如果我當時不是正念堅定的告訴它我不歸三界管,不歸舊宇宙、舊勢力、舊神、舊宇宙理管,我歸我師父管,歸大法管,尤其它第三次和我對話時,我如果覺的它佔著理,那時我意念中要有一絲的疏忽,順著它那些舊理去想:我修煉中有這樣的人心,那樣的執著,我修煉中有漏,舊勢力抓住漏洞迫害我等等,那我就等於承認了它迫害我是有理的,它就有理由繼續迫害。因為你承認了它的行為。這也是一種選擇。作為在魔難中的大法弟子,能夠法理清晰的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一絲都不承認它,完完全全把自己的一思一念歸正在法中想問題,把自己交給師父和大法,不管是甚麼樣的舊勢力惡生命,都會被大法、被師父清除。因為你選擇了大法,選擇了師父。

處於魔難中的同修靠堅定的信師信法,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靠在法中歸正自己的言行念頭,最後走過魔難,確實是一個實修提高的過程。我覺的我們幫助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也是一樣。首先你面對同修的事,是否堅定的信師信法,也就是堅信同修在師父的保護下能走過魔難。你是正念堅定的幫同修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還是在給同修承認舊勢力迫害同修佔著理。面對邪惡生命演化出的假場景、假畫面,你是不動心,全盤否定,正念清除,還是隨著邪惡演化的假場景、假畫面去想像結果?如果要是後者的話,我們可以想像,實際上我們不是幫助同修,而是承認了舊勢力。

回顧走過的修煉路,我地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舊勢力迫害走了。舊勢力針對被迫害的同修往往演化一些假場景、畫面。同修們看到了也好,聽到了也好,我們也得修自己,把握好自己。要站在法上看待這事。我覺的首先不去傳,全盤否定。其次面對這些場景、畫面不產生負面思維。如果你不克制、清除自己的負面思維,順著負面思維走,就會想出一個結果,舊勢力要的就是這個。它就是用那些假東西誘騙你讓你這樣想。

這些事雖然只是一思一念,但是它體現的卻是修煉,修煉無小事。我們確實應該清醒呀。

自己所在層次中的一點淺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