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舊勢力契約 嚴重失眠症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這輩子最大的苦惱就是失眠,修煉前經常整夜睡不著覺,安眠藥最多一次吃過五片。修大法後雖然好多了,但一直不是正常的睡眠狀態,多少次向內找也找不到原因,朦朧中覺的好像有個根子沒找到,但又不清楚根子在哪。

每次睡不著覺時,我幾乎都打坐,打完坐後,還是睡不著。有時睏的不行,躺下剛睡著,就被甚麼東西弄醒了,我知道這是干擾,可為甚麼發正念不管用呢?後來我悟到,根子問題沒解決,現象就會一直存在。

自己覺的很苦,但又無奈。有兩次,夢中我清楚看見有個人,在我身邊,相貌很像我,面目冷冷的看著我,我剛睡著他就戳我一下,把我弄醒了,又睡著,又被戳醒了。我發正念清除,但效果不大。

由於長期睡眠不好,經常打不起精神、心煩、臉色憔悴、走路沒勁、脫髮、顯得老。妻子說:「你修大法是咋修的?咋還不如我呢?」問題在哪呢?我苦苦尋找原因。

前幾天,晚上十二點發正念時,我想:我的失眠是否因為跟舊勢力簽過約呢?又想,不可能,這算個甚麼事?簽約也不能簽這樣約呀?其實這念頭是舊勢力打過來的,以前我也多次這樣想過,每次都滑過去了。

這一次我正念很足,越想越覺的這事就是舊勢力搞的鬼,我斷定:肯定跟舊勢力簽過約,不然不會一直是這個睡眠狀態。於是,我發出強大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對我睡眠的安排!史上不管我簽過甚麼,答應過甚麼,承諾過甚麼,徹底作廢!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聽我師父安排,其它一切都不要!請師父加持,請師父做主!」然後,我念發正念口訣。

過程中,感覺就是一場正邪大戰,發正念時,目標非常明確和集中:直指干擾我睡眠背後的簽約,把那個簽約徹底解體!在師父加持下,我發正念時很靜,能量很強,有種勢不可擋之勢!發了二十五分鐘,心裏很輕鬆,有種勝者的興奮感。在要躺下睡時,我求師父點化:「弟子這事悟的對不對?」

師父真點化我了,夢中是這樣一個場景:有三個人圍著我,說時間很緊,我馬上要走,去哪不知道,這三個人跟我交代一件事,甚麼事不清楚,其中一個人說:「這事千萬記住,到甚麼時候都要堅定執行,你要有法官和警察那樣的原則性,形勢再險惡都不能改變。」我答應著,感到事情重大。

接下來是第二個場景:眼前一張很大的紙,上半截寫的啥看不清,下半截紙是三張圖,是用毛筆蘸水(睡)畫的幾道水紋(睡不穩)的簡單圖。這時有人給我一枝毛筆,讓我蘸著水(睡),在紙的左邊寫了一個「章」字, 「章」旁邊好像還有三撇(三撇模糊),彰顯的「彰」(意思大家知道),夢境很清晰,特別「章」字,那是我的約。

醒來後,我一看夜裏三點,雖然睡眠很短,但感覺精神很足。我悟到,這個夢是師父點化:「章」上邊是「立」,下邊是「早」,意思我在上邊(天上)早就跟舊勢力「立」下了契約。我又發了十五分鐘正念,感覺終於找到了失眠的根子。然後躺下睡覺,睡得很香。

早晨起來前,我又作了一個夢:說我到了一個廢舊的礦山(舊的契約框框廢除了),我經過一塊豆角(都剿)地,豆角的綠苗有一尺多高,新鮮翠綠,長勢可愛,有的豆角吐出了鬚子,應該搭豆角架了,但沒有豆角架(捆綁豆角架的東西清除了)。我悟到,師父是告訴我廢除契約後的結果,干擾的因素沒了。

整個晚上,我並沒有睡多少覺,但第二天感覺精神特好,就覺的睡眠很足,人也興奮,走路還想跳幾下,臉上和腦袋似有靜電劃來劃去,身體有種輕鬆感,有種大突破後的喜悅,是慈悲的師父幫助和點化,我終於突破了這個魔難,從此,睡眠和精神狀態異常好。

一點體會:舊勢力這一招非常狠毒,起到了「四兩破千斤」的作用,睡眠看似小事,修煉人很容易忽略,舊勢力就在你忽略的地方下手,在你想不到的小事上把你搞垮,起到破壞作用最大。提醒同修:當我們悟到清除契約時,千萬別忘了清理契約後的 「機制」,因為契約是迫害理由,機制是沒完沒了的魔難。清理時要堅定發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師父弟子,就走師父安排路,與舊勢力的契約徹底否定滅盡!求師父加持和做主。」

由此我還想到,如果有的同修在哪些方面長期狀態不好,尤其是一些小事,長期突破不了,魔難重重,是不是有契約原因?比如:有的同修長期鼻子出血;有的色慾心一直去不掉;有的家裏孩子長期表現異樣;有的本來狀態很好卻突然出現不正確狀態,十幾年突破不了;有的同修很能幹,日子總是貧窮……

本來我不想寫這篇文章,師父點化:讓更多人知道。寫出來供同修借鑑和參考,不在法的地方懇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