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是根本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今天中午回家,看到丈夫同修消瘦的身影,不禁動了心,想著人的辦法,心情也不好。

下午上了班,也沒心思幹活,還在想著這事。想著想著,我忽然發現,我的內心深處竟然不相信師父!我繼續往下想:師父真的實實在在的在管我嗎?師父真的那麼偉大嗎?真的無所不能嗎?我為甚麼要相信師父?在出現狀況之後,我第一念是人念,而後是師父。我還發現,這些年來,有過不去的關,或關過的拖泥帶水,是因為我不相信師父,我不相信師父無所不能。因為我修煉了這麼多年,另外空間甚麼也沒看見,甚麼感受也沒有,也沒見過師父,我憑甚麼相信師父?那一刻,我覺得我整個人全塌方了,我無心也無力去做任何事情,工作也不想幹了,提前回家了,心裏難受至極。

回家後,我靜下心來,從開始修煉想起,慢慢梳理自己。在九九年被非法關押時,丈夫同修去看我,他問我:你覺的這個法是真的嗎?我說:如果不是真的,我一頭撞死。丈夫說:別管真假了,你也別撞死,不管怎樣,我都等著你,你要好好的。現在想想,那時對法就不確定了。後來警察經常來打我們,由於害怕,我不敢坐在外面,怕警察踢我。每次對師父要動搖時,總是找一些理由,找一些能讓自己對法堅定的東西來鼓勵自己:如我的病確實好了啊!師父在開法會期間,那麼多人提條子,師父張口就解答,常人能做到嗎?國內外那麼多人在學,這法肯定是真的。還有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在九九年每次過關前,心裏總是膽膽突突的,一到過關時,馬上正念十足,我感覺到是師父在幫我,很明顯。

正法修煉走過了十九年,我發現先前我找的任何讓我相信師父的理由都不管用了,而且那些理由都是導致我不相信師父的原因,那些根本就靠不住。

有弟子問師父:「老學員對法的最深的體會就是對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信。我想問,堅定和信到底源自於甚麼?這個問題困擾了我丈夫很久。怎麼才能修成這種對法的無比堅定之心?」[1]

師父解答:「信哪和不信是人的理念啊,不是我給了你甚麼,也不是你要通過甚麼手法能達到一個甚麼狀態。大法弟子都對大法有堅定的信念,對大法弟子來講是個形容,他們對大法的堅信是從理性上認識到而堅信的,而不是甚麼因素給人起作用造成的。」[1]師父講:「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狀態,那是對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狀態,絕不是甚麼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為了堅信而堅信,為了堅定而堅定是做不到的。」[1]師父明示:「學員都是從法理的認識上昇華上來的,才能夠變的更精進,才能夠對法那麼樣堅定啊。這不是外在的因素,也不是想甚麼辦法能夠達到的。」[1]

看了師父的這段講法,我知道人的東西在大法中是沒有立足之地的,人的任何理由都不會讓你堅信師父。我問自己我怎樣才能做到不懷疑師父?

「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2]。我做到「唯此為大」了嗎?一有常人事,就把大法放在一邊了,做完常人事,才拿起大法書,在我心目中,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沒有珍惜大法,也沒有重視大法,如果我把大法看得比我的生命都重要,我還會不注重學法,不注重煉功嗎?我還會懶惰嗎?這是根子上的問題。一有甚麼事,就向大法索取,向師父索取,得不到就會心生怨恨,這不是有人不修了或走向邪悟的根本原因嗎?

怎樣才能對師父不懷疑呢?放下「有求之心」[3],「無求而自得」[4],多學法。在過關的時候,就是考驗你信不信的時候,師父講過:「悟在先見在後」[5],「憑悟而圓滿」[5],「欲正其心,先誠其意。」[6]

在人世迷中修煉,師父不會大顯神通,讓你相信的,憑悟!無條件相信!有條件就是有漏!

現在的感覺是,每天都有新的認識,每天都能找出自己的不足。我悟到,正法已到最後,師父看我還有很多人心,還有根子上的問題,師父點悟我,只要我心一到,師父就點給我所要知道的理和所有該修去的心。

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操心了,叩謝恩師!

現階段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