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死神與我擦肩而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地沒那麼多,靠做小買賣為生,為了掙錢,落下一身病:風濕性頭痛、腰痛、眩暈症、附件炎等多種疾病。一年不斷的打針、吃藥。

二零零二年,因為打了反藥,就是打了與我得的病相反的藥了,我的身體出現不適症狀,表現上非常嚴重,家人就把我送到當地醫院。到了醫院,我就沒氣了,就像死了一樣,後來又緩過來了。經大夫們診斷,說病情太嚴重,治不了,急需轉院。家人和親友又把我送到市大醫院,到了市大醫院,經檢查是:中樞性神經過敏,打反藥打的,需住院治療。

由於我長期打針、吃藥,家裏錢都花光了,根本沒有錢了,就這樣因為沒錢住院就回家了。到家後,病情稍有好轉,也沒有大的見效,後來我老婆婆去世了,我的病情就更加重了,幾乎甚麼活都幹不了了,喝一口水都得人遞,稍微好一點,我自己才蹓跶蹓跶,洗洗碗筷。丈夫為這都不能出去幹活了,專門侍候我,半年沒出家門。

到了年底臘月二十六、七,我感覺自己不行了,想兒子,因為兒子在外幫人賣東西,就想讓兒子回來一趟,見上一面。此時我又增加了一樣病,我躺在坑上,心怦怦跳,都快跳不動了,一點勁兒沒有。我就問看我的人心臟病啥症狀,有人就告訴我啥症狀,這回我知道了我又得了一樣心臟病。後來知道是打針過敏留下的後遺症,這種病毒侵入到心臟了,表現上是心臟病的症狀。我就想:這下可夠嗆了,這年能熬過去就熬過去了,熬不過去就拉倒了。

二零零三年大年初二,妹妹來看我,親眼目睹了我病入膏肓的境況。她回娘家後,跟娘家人一商量,第二天,我弟弟就把我接回了娘家哥哥家,因為我嫂子的妹妹是學大法的,她向我介紹大法如何好,能祛病,我似信非信。先是我嫂子給了我一本《大圓滿法》,我當時翻開一看,是李老師穿黃色煉功服在那煉功的分解動作,我就看書上的人都動了,活了。我就說,這人咋還會動呢?。晚上十點多,我嫂子把她妹妹叫來,就問是咋回事?嫂子的妹妹就對我說:你緣份大,學大法吧,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說:我能行嗎?她說:行,你學學看,心得誠。我嫂子也跟我說:我這病就是小偉(指嫂子的妹妹)告訴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一片藥沒吃,就好了,你也學吧。接著,嫂子就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從此我就開始修煉了,這一煉就是十五年。

從修煉那天開始,我就把藥扔了,因為我看我嫂子也沒吃藥就好了,當時她病也挺重的,而且嫂子的妹妹還說心得誠,為表示我修煉法輪功的誠心,所以我就決定不吃藥了。通過學法我知道了大法是佛家大法,教人如何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事事為別人著想,有矛盾找自己的原因,不貪不佔,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做壞事,做好事。我學會了五套功法,天天學,天天煉,我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病人,就知道大法太好了。不知不覺中,我身體越來越舒服了,各種有病的症狀不見了,渾身有勁了,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家裏六畝地的活我也能幹了,而且還天天趕集賣東西,丈夫也出外打工了。

學大法前我還沒得病時做過買賣,那也是說上句的主,得禮不饒人、不吃虧;現在學大法了,我就按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與我接觸的人,不貪不佔,別人發貨給發多了,我發現後就給貨主退錢,貨主也很感動,也知道了法輪大法好,我變的更加善良了。

街坊鄰居也都知道我要不是因修煉法輪大法,早就沒命了,是法輪大法讓我活得如此健康,樂觀,陽光!一個沒錢住院的病人,一個醫院都無法治癒的病人,一個差點與死神擦肩而過的人,學了法輪功,就變成了健康人!大法是多麼超常啊!我又是多麼幸運啊!這不是人類的神話,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