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同性戀的絕望 子宮肌瘤消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在我生命快要結束的時候,是法輪大法師父把我從絕望中救了回來,賜給我光明,讓我擁有了生命回歸的希望!

當我還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就覺的自己和一般的小女孩不一樣,我非常討厭穿裙子,紮小辮。小時候有好幾次,恍惚間,我看到自己是古代的將軍。在潛在意識中,我覺的那才是真正的我,馳騁疆場,建功立業。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不僅在穿衣、舉止上中性化,視角也開始男性化。

當我對同性產生愛戀的時候,內心的糾結、掙扎、痛苦難以言表,我知道這是「同性戀」。從小受家庭的傳統教育,我深深地知道「同性戀」是錯的,是違背天理的,我自己也非常痛恨、憎惡它。但是這種性別上的錯位,我根本就無能為力,也解脫不了。為此,我托朋友找過算命先生。算命的人不僅準確地說出了我的一切,而且還說,我將在孤苦中度過短暫的一生,會得婦科病。我隱隱的覺的,自己的生命也就三十多年。

正如算命的人所言,我雖然非常有錢,感情生活卻晦暗不堪,每次都是孤寂落寞。

我媽媽是一名法輪功學員,身上總是帶著暖意和光明。我多麼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像她一樣,充滿陽光、擁有未來。媽媽勸我和她一樣修煉法輪大法,我也曾想借助法輪功改變自己扭曲的人生。但人世間的誘惑太多,我一直沒有真正地走入修煉,每次和同修學法的時候,也大多是走過場。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我也三十多歲了。善惡有報,一點不假。同性戀的惡果在我身上開始應驗。前年,我身體開始出現大流血,全身無力,體力還不如一個年邁的老人,上樓梯都需要歇好幾次,經常因貧血而暈厥。兩個月前,我去醫院檢查,腹部長了一個10釐米大的子宮肌瘤,必須立即手術。回家跟媽媽商量,媽媽勸我好好修煉。我對自己的人生非常絕望,既不想去醫院,也沒有修煉的信心。但是我隱隱地感覺到自己的時日真是不多了,每次我和同性朋友出門旅遊的時候,都有一種此去不復返的恐懼和悲哀。

我認識一位法輪功學員,與她相識多年,像姐姐一樣親近。可能是我生命深處還是想光明地活著,我把我的一切告訴了她。她靜靜地聽著,望著我,我感覺她在漸漸地走入我的內心,體會到我的絕望和無奈,以及對生命的渴望。她讓我切斷與同性朋友的來往,從現在開始認真修煉法輪功。她和我說話的時候,我身上開始覺的暖融融的。她一直在幫我發正念,清除這些敗壞人倫的物質。

一週後,再見到她,我才知道她為了幫我清理這些邪惡的因素,鑽心的疼痛、高燒折磨了她整整四天。她說:同性戀是逆天的行為,是要遭到天譴的,龐貝城的毀滅都和這個有直接關係。普通人要想改變性別上的錯位,是完全不可能的。只有修煉大法的人,大法師父才能改變。如果不修煉,等待我的將是地獄中無盡的黑暗和極度痛苦。

她問我:「你修還是不修?」她一邊說一邊哭,透過這心碎的哭聲,我感受到了她對我生命的萬分珍惜和深深的憂慮。那種無私、純善的話語,深深地震撼了我,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正氣從我生命深處被喚醒。我非常肯定地說:「修!」話音還沒落,瞬間從我的下身流出一大堆肉乎乎的東西,我趕緊走向衛生間處理,那個大肌瘤就在我決定開始修煉的時候,大法師父幫我拿掉了。

當時屋裏的人都親眼見證了師父為我淨化身體的神跡,大家都說:「奇蹟真的發生在你身上了啊!」從小加載在我身上的桎梏頓時消失了,我知道我的人生路改變了,真的改變了,我有救了!

從那以後,性別錯位完全不存在了,烏七八糟的關係都斷的乾乾淨淨,我不再糾結。我經常會發自內心地笑,我知道這是生命獲得重生後的喜悅,是我原來從未體驗過的快樂。

我以前的生活很奢華,勞力士表、全球限量LV包、最好的酒店。現在我開始修煉了,我把愛馬仕寶格麗香奈兒都收起來了,天天戴著同修送我的法輪章。我對媽媽說:我怎麼覺的那麼驕傲,我是大法弟子了,你知道大法弟子是甚麼樣的嗎?是神韻裏天幕上那些跟在師父後面的,我現在就是其中一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