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濰坊中共人員遭惡報(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接上文

6、諸城市

1)諸城市原市委、市政府兩秘書死於癌症

諸城市原市委副秘書長刁金亮、市政府秘書孫明軍,時年兩人年齡均四十開外。在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時賣力參與,後來雖升得一官半職,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

刁金亮於二零零五年皇曆新年前死於肺癌,死前任統計局長。孫明軍於二零零五年皇曆新年過後死於肝癌,死前任司法局長。

2)原諸城市公安局長明中良作惡殃及母親車禍慘死

明中良,原諸城市公安局長,心狠手辣。在其擔任諸城市公安局長期間,為了撈取個人政治資本,不惜對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大打出手。他直接操縱策劃指揮諸城公安對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諸城先後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在他在任期間活活被迫害致死,多人非法勞教,眾多的人被非法關押,被巨額罰款,使得許多無辜的家庭妻離子散,精神肉體都遭受巨大的痛苦。明中良的母親,對兒子的惡行不但不規勸,而且對給她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惡言惡語。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晚,明中良的父母在散步時,被一摩托車衝上路沿將其母當場撞死,頭部撞碎,其狀甚慘。

3)諸城市公安局副政委李祥新遭報開刀手術遭竊又患腦瘤

李祥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前後,在任諸城市公安局辦公室主任和紀檢委書記期間,多次出謀劃策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學員:諸城市外貿公司的萬人批鬥法輪功學員現場會、陶瓷廠、紡織廠等單位的大法學員被巨額罰款、反覆的被非法拘留、被開除公職、慘遭毒打甚至被致傷、致死(陶瓷廠的馬豔芳)……樁樁慘案無不浸透著真兇李祥新的餿主意。

二零零四年臘月在南湖小區的家被偷盜。這對李祥新來說可謂是敢恨而不敢言,怕人說遭了惡報;因在被盜之前,曾被懷疑為患了闌尾炎在諸城市人民醫院做了開刀手術,但開刀後確診為不是闌尾炎只好趕快縫合,當時公安內部就有人說「李祥新挨這一刀輕了,對比它出的那些壞主意──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損招來說,挨十刀都不為過」;連遭惡報的李祥新仍不思悔改繼續追隨惡黨迫害大法弟子依此撈取政治資本,再次遭惡報患了腦瘤,於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左右被送往北京天壇醫院進行手術治療,這回公安局嚴密封鎖此消息:對內、對外都謊稱「李祥新到北京出差去了」

4)「酒鬼打手」曹金輝遭惡報夫妻患腦出血雙亡

曹金輝,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隊副隊長,此人心狠手辣,被稱為「酒鬼打手」。遭曹金輝毒打的諸城法輪功學員就有幾百人。曹金輝每次喝酒後,就要毒打摧殘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打昏後用冷水潑醒後接著打。二零零零年法輪功學員楊桂真慘死在看守所後,曹金輝曾囂張無恥的說過:「開膛破肚後,腸子裏甚麼也沒有,白生生的,拿了一掛來炒炒吃,嘗了嘗鮮。」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曹金輝五十五歲的妻子李玉華,在家突然昏倒,急送諸城人民醫院救治,診斷為腦出血。治療期間,一次曹金輝在其家屬樓的傳達室裏喝悶酒,聲稱只要治好老婆的病,他願拿出一百萬,還得留一部份自己喝酒。儘管從北京請來專家做手術,但他老婆一直沒有醒過來,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臘月二17)死亡。之後曹金輝更是不斷的喝悶酒,每天都靠酒精來麻醉自己,真是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二零一四年,曹金輝也得腦溢血死去。

5)諸城公安監管大隊指導員管清樂遭惡報車禍慘死

管清樂,男,時年四十五歲,家住公安小區家屬樓,死前任監管大隊指導員,非常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其妻邢麗在華元公司上班,對大法也很不敬,經常出言不遜,也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勸阻。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管清樂、王增和等惡棍,從沂南勞改所返回諸城的高速公路上出車禍,管清樂當場腦漿崩裂。

6)原諸城九中校長王煜平遭惡報患腦瘤被撤職

王煜平,原諸城九中校長,任職期間,配合迫害本單位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一年多,最後被勞教。王煜平遭報得重病,腦子裏長瘤子,做化療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二零零三年,被調離九中,撤掉校長職務。

7)諸城摩托車廠保衛處劉炳華遭報股骨頭壞死

劉炳華,曾在摩托車廠保衛處上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思想敗壞。二零零一年,得股骨頭壞死病,走路必須拄著拐杖。

8)諸城摩托車廠保衛科科長王金宇遭報廠子破產工作丟失

王金宇,曾任摩托車廠保衛科科長,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後摩托車廠垮台,王金宇的科長也沒了。

9)原諸城陶瓷廠保衛科人員趙淑平遭惡報突然暴死

趙淑平,原諸城陶瓷廠保衛科人員。為了賺錢,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上半年,突然暴死。死時,撫慰金、退休金分文沒得到。

10)諸城看守所警察王增和遭惡報車禍六根肋骨折斷兩腿粉碎性骨折

王增和,男,時年五十多歲,看守所警察,是二零零零年十月直接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楊桂真的兇手之一。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五日與管清樂等惡棍,從沂南返回諸城的高速公路上出車禍,六根肋骨折斷,兩腿粉碎性骨折。

11)諸城原市場街工商局家屬院看門人張某遭惡報病死

諸城原市場街工商局家屬院聘用的一看門人張某,時年四十七歲,老家東北人,來諸城打工,被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六一零」組織誘惑利用,參與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的中秋節前夕,張某突感身體不適,就去醫院診治,當天死在醫院。

12)諸城原百貨公司姓鞠的中年男子遭惡報癌症死亡

諸城原百貨公司姓鞠的中年男子,聽信中共一言堂的謊言宣傳,仇視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的善意解釋惡語相加,並且張口就罵大法師父,侮辱法輪功,並稱自己身體棒棒的,就聽共產黨的等。二零一零年十月前後檢查出癌症,沒過多長時間不治身亡,撇下痛苦的家人。

13)諸城商城劉姓中年男子敵視法輪佛法患胃癌

諸城商城一賣五金貨的劉姓中年男子,由於受中共的謊言毒害,敵視大法,只要他看到的真相資料就狠狠的撕毀,並充滿仇恨的罵大法。二零零五年五月底劉某被檢查出胃癌,只得手術切除。

14)諸城市郭家屯鎮原派出所所長秦潔遭惡報患雙癌死亡

秦潔:諸城市郭家屯鎮原派出所所長,於二零零五年皇曆八月十五前在北京醫院檢查出肺癌,治療幾天後,又在濟南腫瘤醫院住院,查出食道癌,只得二次去濟南住院。明白真相的警察說:秦潔是毒打法輪功學員和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遭了惡報。二零零六年皇曆五月份秦潔轉入諸城市人民醫院治療一個多月,先後花去近二十萬元仍醫治無效,死於二零零六年的皇曆六月十九日,年僅四十二歲。給七十多歲的父母和十四歲的兒子,留下了欠諸城市人民醫院近八萬元的醫療費。

15)諸城國保徐光榮、周忠遭報車禍重傷

國保徐光榮、周忠等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去濟南,車行到臨朐九(音)山一帶,翻倒溝裏。徐光榮從車玻璃窗甩出去,當時把臉左側揭了蓋,下頜骨跌斷,周忠傷了後椎骨及胳膊,司機與其他人無事。

16)諸城市公安局李樹武遭報車禍受傷

17)諸城市龍都街道許家莊村原支部書記徐衍榮遭惡報突發心臟病死亡

諸城市龍都街道許家莊村原支部書記徐衍榮受惡黨六一零的唆使,舉報本村法輪功學員,並帶領騷擾法輪功學員,用紅漆塗抹電線桿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標語。徐衍榮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突發心臟病死亡,年僅五十三歲。

18)諸城市龍都街道許家莊原村主任朱守榮撕毀真相遭惡報死於肺癌

諸城市龍都街道許家莊原村主任朱守榮,在邪黨六一零的指示下,辱罵大法弟子,撕毀大法弟子貼的粘貼、橫幅,帶領六一零騷擾大法弟子,造下了天大的罪業。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早六點半左右,朱守榮死於肺癌,時年五十三歲。

19)諸城舜王街道十里堡三村邪黨書記邱軍遭報車禍父子受重傷

諸城舜王街道十里堡三村邪黨書記邱軍,原來是諸城市興華路派出所民警,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中中飽私囊。二零一一年正月的一天,帶著自己的兒子和表弟開車到孟曈的一個養貂場。半路上,橫遭車禍,瞬間車頭被撞的完全變形。坐在前邊的邱軍父子被撞成重傷。邱軍三根肋骨被撞斷,他兒子的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坐在同一車上的他表弟只是受了一點輕傷。

20)諸城市舜王街道東曈村的王進秀遭惡報腦瘤死亡

諸城市舜王街道東曈村的王進秀,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緊隨惡黨迫害本村法輪功學員,將本村的法輪功學員關在村委,當時天氣炎熱,晚上滿屋蚊子,連續關押五天。白天王進秀還教唆幾個孩子在院子裏罵大法師父和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五月王進秀覺得身體不舒服,到醫院檢查,診斷為腦瘤晚期,不到一個月就死去了,年僅五十二歲。

21)諸城密州街道大高樂埠村的祝進芳相信惡黨謊言 害人害己兒子車禍成植物人

諸城密州街道大高樂埠村的祝進芳,聽信了惡黨的謊言,為了得到四千元賞錢,伙同大兒子(當時的村會計)王方俊,向邪黨村書記王福順舉報,說鐵水村的法輪功學員王繼華正在大高樂埠村,王福順就打電話給興華路派出所,隨即綁架了王繼華,並進行酷刑折磨。後來王繼華於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含冤去世。

事後舉報人祝進芳不僅沒得到惡黨人員許諾的四千元賞錢,她的二兒子還遭了車禍成了植物人,她大兒子王方俊及村書記王福順都已失去職位。

22)諸城市相州派出所警察鄭明如(音)肆意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鄭明如(音)是濰坊諸城市相州派出所警察,時年五十歲左右,他在相州派出所多年,自江澤民與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他時刻充當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相州派出所與諸城公安局、六一零狼狽勾結,本地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他們的迫害,甚麼跟蹤、監控、騷擾、綁架、搶劫、夜進民宅、跳牆和破門而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搶劫法輪功學員的財產和現金,送洗腦班,看守所迫害等,應有盡有。相州,包括管轄之內的郭家屯,就有幾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結果,鄭明如(音)毀壞大法的師父的大法像後不久,就遭惡報死了。

23)諸城相州六村大隊噴漆工劉××配合邪惡遭報小腿在平地上摔斷

在諸城相州王村大隊辦公室的大鐵門上,拼寫著「法輪大法好」五個大字,該村大隊幹部盲從行惡,找了當地一個噴漆工劉××將門上的字用漆覆蓋了,事隔幾天,噴漆工劉××的小腿在平地上摔斷了。

24)諸城相州趙永貴遭惡報白血病死亡

趙永貴,諸城相州人。他曾經當過皮毛廠的會計,在惡黨鎮壓法輪功以來,他不惜出賣良心發邪財,充當內線特務,跟蹤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善惡必報,趙永貴在得了一筆賞錢後就遭報了,經各大醫院確診是白血病。他在不到九個月的時間,為治病花去巨額錢款,甚至連房產都作了抵押。於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十不治死去。

25)諸城市白玉山子村的王炳年遭惡報患癌症痛苦死亡

諸城市白玉山子村的王炳年,自惡黨迫害法輪功始,就緊隨惡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帶人監視本村法輪功學員,並不斷到家騷擾,罵大法、罵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皇曆五月初五,王炳年突然得了舌癌,臉部、脖子腫大變形,痛苦不堪。手術後不久癌細胞又擴散了,病痛折磨的王炳年在炕上爬,最後米水不進,連話都說不出來,熬到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九日極其痛苦的死去。

26)諸城市昌城鎮孫村四村於建民遭惡報腦瘤死亡

諸城市昌城鎮孫村四村的於建民,受惡黨謊言毒害,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於建民在家突然暈倒,急送市人民醫院搶救,診斷是腦瘤,於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不治死去,時年四十七歲。

27)諸城市郝戈莊鎮金巴溝村的梁雲義遭惡報撞死

諸城市郝戈莊鎮金巴溝村的梁雲義,多次誹謗大法,見到法輪功學員掛出的橫幅和發放的真相材料就毀壞。還威脅法輪功學員的親戚:如果再來發材料被發現了,就用石頭打,並惡言大罵法輪功學員,還揚言叫來抓等之類的話。二零零六年皇曆二月十八日晚,梁雲義到郝戈莊鎮某飯店吃喝,在回家的路上,騎著摩托車撞在路邊的大楊樹上死去。

28)諸城市郝戈莊派出所臨時工張重光遭報賠錢回家

張重光,諸城市郝戈莊鎮莫家莊子村人,他當過兵,退伍後在郝戈莊派出所幹臨時工。在江氏集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他緊步其後塵。此人心狠手辣,為了自己轉為正式工,迫害大法弟子非常賣力,曾多次參與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恐嚇、非法抄家等。大法弟子李文勝、梁雲青等都受到它的拳頭、電棍電擊和橡皮棍的毒打折磨。

張重光跟所長出車辦事時,和一人撞車,他們作為一個知法的警察,竟然訛人家很多錢,私了;後來人家把他告上法院,依照法律,張重光又賠了人家很多很多錢。他沒臉在派出所幹下去了,更談不上轉正式工了,回家找活幹了。

29)諸城市南三里莊大隊書記李勇迫害大法,遭惡報突然得急病

諸城市南三里莊大隊書記李勇指使村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不聽。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李勇在外散步時,突然得急病,倒在大壩上,有人看見,送去醫院搶救,花掉二十萬元人民幣。

30)諸城市原程戈莊鎮臧家莊村張志仁遭惡報患腦血栓被免職殃及女兒跳樓死亡

諸城市原程戈莊鎮臧家莊村張志仁在任中共支書期間,相信中共的謊言,不遺餘力的緊隨中共迫害法輪功、辱罵法輪功學員,時常騷擾煉法輪功的人,還花老百姓的血汗錢雇村裏不明真相的人塗抹真相傳單、毀壞大法資料。後來那些人經法輪功學員講真相都明白了,不再追隨邪黨幹壞事了。然而,張志仁怕掉了中共的官而親自上陣毀壞大法真相傳單。

幾年來,在他身上發生的蹊蹺事不少:張志仁的小女兒張麗娟在濟南工作,有一份很好的職業,後來找了一個教練對像,公公婆婆都是教授。二零零六年結婚才三四個月的張麗娟就不明不白的跳樓死了。對張志仁來說真是晴天霹靂,婆家說張麗娟自己跳的樓,誰知道到底咋死的?張志仁狀告無門。後來又去上墳,連張麗娟婆家的門都找不著了,早已搬走了。二零零七年他老伴在地裏幹活,突然得了腦血栓,長時間住院才恢復過來。村裏人都說張志仁是迫害百姓遭了報應。

二零零八年的「清理三大堆」(意思就是清理農村的街道衛生)中,張志仁因不符合中共上一級的想法,被免職。失去權力的張志仁整天躲在家裏,不敢見人。沒想到因怕掉烏紗帽而緊隨中共幹壞事的張志仁還是被中共卸磨殺驢。

31)諸城市臧家莊子村一姓孫的男子仇恨大法殃及兒子被殺死

諸城市臧家莊子村一姓孫的男子,受中共毒害,仇恨大法,經常散布仇恨,咒罵大法,揚言看到有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的就打癱、打蔫。

一次,他二十多歲的兒子在一飯店同多人喝酒,因言語不和動了刀子,當場喪命。

32)諸城程戈莊鎮綁架大法弟子 遭惡報車禍四人重傷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三點多鐘,程戈莊鎮派出所的警車從派出所出來,行至程戈莊鎮一村北大橋北頭時,一頭鑽入一輛拉牛的大車底下,造成四人重傷。當時焦姓警察和另一個警察極力驅趕圍觀的民眾,他們是怕人看見他們遭報的慘相,這與他們前段時間綁架大法弟子,隨便抄家,擾亂百姓生活不無關係。

當時很多圍觀的人說:「活該,這是報應,誰叫他們人事不幹的。」

33)諸城市賈悅鎮民兵連長解炳華作惡遭車禍

諸城市賈悅鎮賈悅西村民兵連長解炳華,此人仇視大法。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他帶領警察非法抄了幾名法輪功學員的家,致使兩名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一名被勞教。大約十幾天後,此人在一條穿越賈悅西村的國道上行走時,被汽車撞倒後,又被後邊來的摩托車壓過去,被送市醫院搶救。

34)諸城市賈悅鎮榮子村村民徐振全、徐振相、徐振義誣告大法弟子,三兄弟遭惡報 殃及家人

諸城市賈悅鎮榮子村村民徐振全、徐振相、徐振義三兄想借迫害法輪功的機會,撈取政治資本,誣告本村大法弟子隋萬友「十大罪狀」。從賈悅鎮告到諸城市,再告到省裏,當時省長李春廷派人調查,賈悅鎮派邱煥學帶人到榮子村調查是否屬實,結果純屬誣告,沒有一條是真的。

徐振全、徐振義當時向大法弟子隋萬友承認錯誤,賠禮道歉,並寫了悔過書,徐振相不寫。調查人回賈悅鎮請示上級,回話說,把徐振相帶到省裏去,徐一聽嚇壞了,因誣告罪要判三年徒刑。他下跪求饒,苦苦哀求,連跪帶躺,後來調查人徵求大法弟子隋萬友的意見,隋萬友說,他雖誣告我,但我是大法弟子,不與他一般見識。此事就此了結。

徐家三兄弟誣告大法弟子後,家中接二連三遭惡報,他們的母親摔跤,將股骨頭摔成粉碎性骨折;大兒媳本是骨癌,煉法輪功煉好了,他們誣告大法弟子,調查人問她的病是否好了,她昧著良心說沒好,結果不久,五節脊椎骨壞死;老三的兒子與人打架,一拳將對方打死了,出了人命案。

35)諸城枳溝鎮薛家官莊村邪黨書記作惡殃及妻子患子宮瘤哥哥口吐白沫姪女得怪病

諸城枳溝鎮薛家官莊村邪黨書記烏好吉,九九年以來緊跟江氏流氓集團將法輪功學員關押在村辦公室五個多月,不給床睡,還有她兒子在身邊,小孩那時才兩三歲,有時不許上廁所,包括兒子。五個多月下來她娘倆骨瘦如柴,原胖胖的兒子只剩皮包骨,走路都走不穩。

烏好吉的惡行遭到惡報。他有一兒一女,其兒小名泉城,大名烏忠,十六歲,在枳溝上初中三年級,女兒近況不詳,其妻惡毒地罵法輪功創始人,已遭惡報,割子宮瘤。烏好吉有姊妹八九個、其中與他鄰牆住的親哥為了義務工參與監視我,其哥口吐白沫差點沒命,其姪女在街上一邊鉤花一邊監視我、得怪病巫醫神漢各醫院跑了一年治療。

36)諸城市積溝鎮積溝村官遭惡報

諸城市積溝鎮積溝一村書記丁培光、會計王忠義,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追隨中共迫害本村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薛東年及老伴在換第二代身份證時,才知道他們的戶口被書記丁培光、會計王忠義及派出所老安給註銷了。此次他們二人沒有身份證、房產證、戶口本。

丁培光,王忠義因迫害法輪功學員也遭了惡報,因貪腐分別被判七年、二年。

37)諸城原吳家樓一村祝培明遭惡報車禍身亡

原吳家樓一村的祝培明,時年四十一歲,本有一個很好的家庭,他在任四年,敵視大法、迫害大法四年,外村的法輪功學員到他村集市去發資料,他把資料奪下毀壞,並說些誹謗大法和不堪入耳的惡言。法輪功學員跟他講真相,他非但不聽,並說他活一天也要聽共產黨的。他曾經用大喇叭廣播法輪功學員的名字以誹謗大法。二零零七年村改,祝培明落選了,幾天後他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救治無效死亡。

38)原諸城市林家村鎮派出所所長張克遭報開車撞傷了一個人(很嚴重)花了很多錢

原諸城市林家村鎮派出所所長張克在鋪天蓋地的打壓中,首當其衝,對本鎮的法輪功學員騷擾,弄得雞犬不寧。大法弟子李香蘭被迫害的遍體鱗傷直至死亡,對此他負有直接責任。公安局的法醫把一把剪刀和撕開的「萬靈」農藥包放在李香蘭的臥室來栽贓法輪功,張克不會不知道的。

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與來遲。張克在諸城東的鐵溝處自己開車撞傷了一個人(很嚴重),花了很多錢私了了。他也在權力的傾軋中走向了低落處。如其不悟,更大的災禍正等著他。

39)原諸城市林家村鎮陳家村治安主任王庭林作惡殃及妻子得了腦血栓

本鎮陳家村的治安主任王庭林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其妻近來也得了腦血栓,幾經治療有些好轉,不料又滑倒跌斷了腿。王庭林也是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對本村的大法弟子監視、私闖民宅,做了不少見不得人的勾當,本村大法弟子李香蘭的死,他也是責任人之一,他在檢察院的調查取證中隱瞞、欺騙,為了那點蠅頭小利,不惜昧著良心,助紂為虐,最終累及家人。

40)諸城原林家村鎮派出所臨時工李永海遭惡報肝癌死亡

李永海,原林家村鎮派出所的臨時工,家居該鎮東公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他緊步其後塵,曾多次到村裏騷擾、恐嚇法輪功學員。不久,李永海在整頓裁員中下了崗,回家不到兩年得了不治之症肝癌,醫治無效,於二零零三年死去。可憐,他才三十多歲,就不明不白的當了惡黨的殉葬品。

41)諸城辛興鎮人王海文遭報患偏癱

王海文,諸城辛興鎮人,七二零之前,被派去監控法輪功學員,期間責罵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得了偏癱。

42)諸城中黃曈范存升遭報半身不遂

范存升,諸城中黃曈人,他經常撕毀大法標語,以前他身體很健康,二零零二年他得惡報,得了半身不遂。

43)諸城市邱家莊子村支部書記郭樹華遭惡報癌症死亡

諸城市邱家莊子村支部書記郭樹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他就一直跟著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迫害本村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寫真相信,他不但不聽,還把真相信交給公安局,惡意舉報大法弟子,結果大法弟子被勞教迫害兩年。每逢中共「敏感日」,他就把本村的大法弟子關起來。

善惡有報是天理,因為迫害大法弟子,郭樹華遭惡報,得肺癌,在二零一二年死去,死時才五十多歲。

44)諸城石橋子派出所所長鄭澤山作惡累及弟肝癌死亡

諸城石橋子派出所的所長鄭澤山,在江氏發動對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迫害中,身為一所之長,積極配合市「六一零」,盡心盡力,善惡不辨。當時在辛興鎮任所長時,辛興鎮法輪功學員很多,他經常帶領手下配合市局抓捕,騷擾、謾罵大法弟子。給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生活、經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他自己作惡最後累及家人身上,其弟才三十多歲就得了肝癌,撒手人寰,撇下了嬌妻和幼子,任其父是醫院的副院長也回天無力,人們都說,他們這家人得了現世報了。

45)諸城三里莊村兩男子遭惡報相繼死亡

諸城三里莊村,在二零一零年年底有兩名六十歲左右的男子相繼死亡,村裏的人都覺太突然,他們平日身體硬朗,卻說走就走了。

明白一些事情的人看問題就不一樣了,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有前因就有後果。孫姓男子六十四歲,趙姓男子五十七歲,平時兩人只要一聽到法輪功幾個字,就心裏升起無名火,破口大罵,好像法輪功欠了他們甚麼似的。他們不聽別人勸解,更不看法輪功學員發的真相資料,一味的相信中共邪黨宣傳的致命謊言,不相信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家高德大法,一味的詆毀謾罵,到頭來,將自己的性命搭上,害了自己也給家人帶來不幸。

46)諸城小水泊村書記劉文岩遭惡報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諸城小水泊村書記劉文岩被公安帶走,以貪污為由,其實就是在他任職期間,積極配合六一零、國保、派出所迫害本村兩名法輪功學員,一次送法輪功學員到市洗腦班,迫害兩個多月,兩次拒收,還向學員要飯錢。

7、壽光市

1)壽光縣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姜衝遭報車禍重傷

姜衝: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三年,姜衝一直任市委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任職期間,曾追隨邪黨欺騙、迫害法輪功學員,辦「轉化」洗腦班,配合當時公安治安科、政保科抓捕法輪功學員。當時政保科科長毛德興帶領「六一零」人員、洗腦班邪悟人員,燒毀大法書籍、音象資料,通過法輪功學員不斷慈悲講真相。二零零三年,姜衝調離「六一零」,到侯鎮鎮黨委後,出車禍,撞成重傷,在家休養一兩年後,才能上班。

2)壽光縣公安國保大隊長張少華作惡殃及母親成植物人弟弟突發癌症死亡

張少華:自二零零一年,成立公安國保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隊後,任隊長。期間,不遺餘力的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經他手被勞教、判刑、罰款的學員不計其數。他的母親在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後,就成了植物人,至今已有十餘年,他的二弟張少勇任建設局副局長突發肝癌,不到二十天時間就死亡,時年四十七歲。

3)壽光市濰坊科技學院副院長付生因迫害大法弟子 遭惡報患腳踝骨壞死病

壽光市濰坊科技學院副院長付生受命於邪黨院長崔效傑,指使保衛人員看到校園、家屬區有真相資料就收繳起來,扔到垃圾箱裏,監視大法弟子行動,反對法輪功。二零零七年底,付生得了腳踝骨壞死病,聽說是從大腿骨刮骨膜補上,弄不好要截肢,住院不能上班。真是「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了自己的名利剛到四十歲的年紀,就得了報應。

4)壽光市原精神病院院長張友春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患股骨頭壞死

九九年七二零後,壽光市精神病院院長張友春緊跟江氏流氓集團,配合壽光市各鄉鎮邪惡強行給大法弟子灌輸大量破壞大腦神經的藥物。先後有七名大法弟子被關押於此遭受迫害。

其中,王望鄉的二十四歲的碩士研究生劉海榮和洛城鎮的年輕力壯的小伙子李義明、李義昌兄弟倆(現被非法關押在濟南監獄遭受惡黨迫害)也遭受了嚴重的精神摧殘迫害(詳細迫害手段待查)。

在精神病院裏,他們被迫和精神病患者關在一起,被綁在床上,強行注射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使他們長期處於昏迷狀態,並伴有噁心、嘔吐等症狀,臉色蒼白浮腫。他們反抗用藥,就招來一陣毒打,並一律不准親人探視,與外界隔絕。

張友春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因大腿股骨頭壞死,曾先後兩次去北京換股骨頭,仍未好。

5)原壽光市商業局局長劉廣義遭惡報死亡

劉廣義,時年七十多歲,原壽光市商業局局長,二零零七年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誹謗大法,誹謗大法師父,所收到的大法真相資料不是扔掉就是燒掉,他說啥也不信,就是相信共產邪黨。結果不長時間,得了腦血栓,花掉三十萬元,兩個月後,死亡。

6)壽光縣聖城派出所副所長鄭××(名不詳)遭報車禍重傷殃及妻子死亡

二零零八年六月至七月初,聖城派出所副所長鄭××(名不詳),他採用欺騙、偽善的手段配合邪黨公安國保大隊劫持法輪功學員至勞教所。七月初,開車出車禍,他妻子當場死亡,他被撞成重傷。

7)壽光市聖城街道辦北郭村村支部書記王曉東迫害大法學員 遭惡報車禍身亡

壽光市聖城街道辦北郭村支部書記王曉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配合惡黨多次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王志紅、紅玫瑰,並多次恐嚇法輪功學員家屬,強行罰款,每人近兩萬元。

二零零二年又協同壞人一起把王志紅、洪玫瑰綁架到壽光市「六一零」洗腦班進行酷刑迫害,非法關押迫害二十多天。真是壞事做盡。

「善惡有報是天理」。時辰一到,終究會遭到天理的懲罰。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晚,王曉東開車送朋友的路上,撞在路邊停放的一輛拖拉機拖盤的後腚裏,當場死亡。奇怪的是,他的朋友只受了點輕傷。

8)壽光市台頭鎮鎮委副書記隋明義車禍死亡、武裝部長張景玉腿受重傷

壽光市台頭鎮鎮委副書記隋明義、武裝部長張景玉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多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動,並非法拷打、關押、辱罵多名大法弟子、毀大法書,使台頭鎮成為壽光市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最邪惡的鄉鎮之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人酒後駕車,與另一車相撞,隋明義當場死亡,張景玉腿受重傷,二人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9)濰坊市壽光市台頭鎮道口一村任國敏遭惡報

任國敏,現年五十二歲,濰坊市壽光市台頭鎮道口一村人。自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之初,任國敏任本村村長,後任兩屆書記,二零一六年,因病辭去職務。

任國敏在任職期間,一直對大法充滿仇恨,迫害初始,將本村大法弟子全部關押在村委,不但對他們大叫大罵,還大罵大法師父,誣蔑大法,叫囂自己是無神論。自此,開始惡報連連,心臟病連連發作,已做多次手術,裝了多個支架,救心丸不離身。

任國敏還與本村某婦女幹部亂搞男女關係,其妻子一氣之下,於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喝農藥死亡,其妻暴死的慘狀,又將任國敏嚇的當場暈倒,服下多粒救心丸無效,後送至醫院,不省人事。

10)壽光市台頭彭家道口村原邪黨支部書記隋國升遭惡報被人捅了好幾刀子殃及兒子車禍斷腿

壽光市台頭彭家道口村原黨支部書記隋國升,用難以說出口的髒話罵法輪功師父、罵大法弟子,還說要狠打、狠治、重罰法輪功學員。下台後遭了惡報,在飯店被人捅了好幾刀子,在醫院裏住了很長時間。不但自己得了報應,又殃及家人,其兒子在騎摩托車時撞斷了腿;其妻子被狼狗咬傷,住了好幾天醫院。天理報應,震驚世人。請那些昧著良心迫害煉功人的世人引以為戒,不可貪一時小利而忘大義,做江氏流氓集團的陪葬品。

11)壽光市稻田鎮南慈村村委成員慈支學遭報損失一頭牛

濰坊壽光市稻田鎮南慈村村委成員慈支學安排人專揭本村大法真相資料,有人告訴他:法輪大法資料不能揭,破壞大法會遭報應,但他不聽勸告,結果七月中旬下雨塌了牛棚砸死一頭牛,遭到了惡報。

12)壽光市孫集鎮馬家村馬家莊馬景堯貪財告密置好人於死地 一人作惡貽禍無辜家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上午九點,有十三位大法弟子在壽光市孫集鎮馬家村王蘭香家中學法時,突然壽光市公安局和孫集鎮派出所的不法之徒闖進家中,無任何理由抓走全部大法弟子,關進壽光市公安局看守所,兩天後看守所打死兩名大法弟子(其中一位是王蘭香,另一位是李銀萍)。事過之後,聽說是有人向派出所告發的,百姓聽了都很氣憤,說這個人太壞了,被活活打死的王蘭香是個多善良的好人啊,這是甚麼政府,不講理,光害好人?事隔四個月後,告發大法弟子的人被斷了自家的子嗣。

告發者是馬家莊人,叫馬景堯,時年六十歲左右,由於受人權惡棍江澤民的毒害,財迷心竅,想得點甚麼獎金,結果得到了報應,殃及了他的三兒子(大兒子早已去世)得肝瘤死去。

13)壽光市壽光鎮政府公務員郝勇遭報打雷家中電視、電扇都炸了

壽光市壽光鎮政府公務員郝勇,他本人在場自述,期間打雷,家中電視、電扇都炸了,鄰居向東只炸了電扇,向西只炸了電視。一人作惡,鄰居也遭殃。期間,他的哥哥還住進了醫院,這能是偶然的嗎?

14)壽光市紀台鎮黨委副書記黃少華遭報被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個人妒嫉,突然下令瘋狂鎮壓法輪功,為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壽光市紀台鎮王辛村大法弟子李愛榮就到北京和平上訪,以為政府領導不了解法輪功想跟他們說明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的好功法,結果被鄉政府人員從北京拉回來,關在鄉政府黨校內,晚上下雨,把我們十幾個人銬在院裏的樹上淋,當時正是陽曆年,天氣很冷,衣服被淋了個透,快天亮時,才讓我們回到屋裏,關了幾天後,一天晚上,鄉黨委副書記黃少華指使李文通等十幾個人,把大法學員單個叫到一間屋裏,坐在地上,伸直腿,伸直手臂,然後他們就開始用腳跺背、腿,用蒼蠅拍打眼,踩頭髮,打耳光,打完了還逼我交了七千八百元錢才放我回家,我們就是修煉法輪功做個好人,就受到如此對待,真是天理不容。黃少華遭報,因受賄罪被判刑。

15)壽光市紀台鄉常傑迫害大法弟子被淹身亡

常傑,男,時年二十三歲,壽光市紀台鄉殘害大法弟子兇手。他剛參加工作,在齊家煉功點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它拿走老師的法像,毀掉大法書,行為十分惡劣,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在彌河被淹身亡。

16)壽光市上口鎮程北上口村原黨支部書記程炳諾舉報煉功人殃及女婿被撞死兒子被砸死

壽光市上口鎮程北上口村原黨支部書記程炳諾,自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以來,一直敵視大法,積極參與迫害本村的大法弟子,就連自家的四叔也不放過,盯梢、舉報煉功人,幾年來不斷的幹著壞事。大法弟子多次的給他講真相,他不接受。

他作惡遭報應,累及親人。幾年前他的女婿騎摩托車被撞死。二零零七年底,他的兒子又在油井工地工作時,被落下的重物砸死。已是七十多歲的人,在接連失去親人的巨大痛苦中過著生不如死的悲慘餘生。害人害自己,如此結果,都是自己做壞事造成的。

17)壽光市上口鎮程北上口村退休工人程有升遭惡報突發急病暴死

退休工人程有升,六十多歲,幾年以來深受惡黨宣傳的毒害,做了很多破壞大法的蠢事、壞事。多次撕毀法輪功標語、散布攻擊大法的言論。有一天他看到掛在樹上的大法條幅,按捺不住心中的仇恨,跳著腳破口大罵。第二天他去趕上口集,突發急病暴死。天理昭昭,善惡有報。不但遭惡報,而且在十里八鄉、千人萬眾面前暴露其破壞大法的大罪,和傷天害理、立遭天懲的可悲下場。此事在當地廣為流傳。

18)壽光市上口鎮程北上口村程學孟遭惡報患癌症死亡

程學孟,五十多歲,在惡黨的欺騙宣傳中中毒很深。仇恨大法,敵視法輪功學員,還嫌「上面對法輪功太軟了」。有一天他撕下了大法條幅洗了洗當紮腰帶,嘴裏還不乾不淨的罵嫌條幅上的字難洗。不久他得了癌症,在極其痛苦中悲慘的死去。

19)壽光市上口鎮李家南邵村原村支部記李茂德迫害大法遭惡報被人連捅數刀死亡

上口鎮李家南邵村原村支部記李茂德,到派出所舉報大法弟子,致使幾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此後不久,李茂德因事與人發生爭執,被人連捅數刀惡報斃命。

20)壽光市上口鎮南半截河村民兵連長張秀山遭報被人痛打

張秀山,前任民兵連長,長期主管迫害法輪功,很惡毒,曾經遭惡報被人痛打。

21)壽光市上口鎮南半截河村孫慶田遭惡報癌症死亡

孫慶田,村民,長期盯梢舉報法輪功學員,塗抹真相標語,遭惡報,二零一四年癌症死亡,時年六十七歲。

22)濰坊市壽光市上口鎮南半截河村王希文遭惡報死亡

王希文,村民,經常盯梢舉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遭惡報死亡。

23)濰坊市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支部書記李志鵬遭報離婚虧損

李志鵬,支部書記。煽動指揮迫害法輪功,二零一六年妻子與其離婚。自家木器廠嚴重虧損。

24)濰坊市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村委副主任李從讓血癌死亡

李從讓,前村委副主任,領上門,並指使他人搞破壞。二零一三年血癌死亡,時年六十七歲。

25)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村委主任李義鋒肺癌死亡

李義鋒,前村委主任,積極執行、具體安排迫害法輪功,二零一五年肺癌死亡,時年六十歲。

26)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村委委員李德然癌症死亡

李德然,前村委委員,聽從指揮,毀壞真相標語等,二零一四年癌症死亡,時年六十七歲。

27)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村民代表李俊光肺癌死亡

李俊光,前任村民代表,聽從安排,塗毀真相標語,二零一五年肺癌死亡,時年六十歲。

28)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村民代表李建華癌症死亡

李建華,前任村民代表,上門看守、積極舉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癌症死亡。時年七十歲。

29)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民兵連長李忠遭報離婚並殃及子女,破財數萬元。

李忠,前任民兵連長,上門看守、積極舉報並領人上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本人離婚並殃及子女,破財數萬元。

30)濰坊市壽光市侯鎮李家官莊村李洪表遭報

李洪表,村民,經常罵大法、口出狂言要槍斃法輪功學員。雙腿癱瘓、臥床不起,常年如此,極度痛苦。

31)壽光市侯鎮六一零主任李德英遭報兒子揮霍掉幾百萬元家產

李德英,侯鎮六一零主任,指揮各村瘋狂迫害法輪功。兒子揮霍掉幾百萬元家產。

32)壽光市北孫雲子村邪黨書記武金善遭惡報葬身大海

壽光市北孫雲子村邪黨書記武金善,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的老婆也非常仇視法輪功,狂妄地說:「煉法輪功的都該活埋!」

在二零一四年十月底,她的丈夫武金善去海邊打魚,被風浪捲走,喪生於大海。真是咒人不成反咒己。

33)壽光市大李村村主任楊雲生遭惡報死於癌症

壽光市大李村村主任楊雲生,從九九年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帶領派出所上門抓捕,學員怎麼勸也不聽。楊雲生死於癌症。時年六十歲。

34)壽光市營子村周福昌遭惡報車禍而死

壽光市營子村周福昌,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往上爬,積極參與迫害大法與法輪功學員,得到邪黨政府獎賞,在去邪黨政府領獎的路上,自己騎摩托車撞死在公路上,那年才五十歲左右。

35)壽光市城關鎮原司法所所長崔廣賢遭報車禍毀容

城關鎮原司法所所長崔廣賢,壽光市聖城街道辦崔家莊人,曾極其狠毒的電擊、毒打過多名大法弟子。打人後不久就遭遇車禍,頭臉部被嚴重撞傷,撞他的車跑了。這名原本長的白淨漂亮的青年,後來落了個頭臉歪斜,變的又黑又醜,完全脫了形。見人連頭盔都不敢摘下來,怕人看見他那醜陋的面孔。

36)壽光市化龍鎮鎮委副書記張信奎遭惡報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中共對法輪功瘋狂鎮壓,壽光市化龍鎮化龍村大法弟子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別是大法弟子劉卿田一家被迫害的相當嚴重。迫害大法弟子的有:鎮委書記何洪濤、鎮委副書記張信奎、副書記劉蘭吉、村委書記王文信、壽光市洗腦中心李同忠等。張文奎遭惡報死亡。

37)壽光市馬煥煜遭惡報

壽光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馬煥煜得惡報,患糖尿病。

8、安丘市

1)原安丘市政法委副書記兼第一任六一零主任李福金遭惡報被勞教

李福金,原任安丘市政法委副書記兼安丘市第一任六一零頭子,是迫害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主要之一,積極策劃、指揮、批勞教等。僅二零零一年九月,安丘一次,就有二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勞教。後李福金又分管安丘沙資源辦公室,因受賄罪被勞教兩年。

2)安丘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徐建明迫害大法弟子 遭惡報車禍致二人死亡被刑拘

安丘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徐建明,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初,酒後駕假牌照車輛,將騎車的姐弟二人(姐十二歲、弟八歲)撞擊後逃走。後經搶救無效,姐第二人死亡。徐建明被刑事拘留。

徐建明積極追隨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採用多種手段對大法弟子從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進行迫害,幾年來,先後對幾十名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判刑、勞教、罰款等迫害。大法弟子多次對其講真相勸善,徐建明不但不聽,反而更加邪惡,就在出事前,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終於遭受惡報,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場!

3)安丘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程習文患絕症,暴斃身亡

程習文,男,一九五七年四月生,諸城市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與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任安丘市公安局賈戈派出所所長;二零零二年一月任安丘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教導員。二零零六年四月,程習文患絕症,暴斃身亡。

程習文在任安丘市公安局賈戈派出所所長期間,積極追隨中共惡黨及江氏流氓集團,組織、策劃、實施、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是安丘賈戈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成員,賈戈眾多大法弟子被騷擾、抄家、綁架、關押、洗腦、罰款、酷刑、勞教、致死等等,程習文有推卸不了的責任。

4)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隊的張進校、政保科程淑平殘害大法學員遭車禍

安丘市公安局反××大隊的張進校,是繼安丘市公安局政保科迫害大法弟子邪惡之徒程淑平(程因迫害大法弟子遭心臟病)之後的又一個惡棍。在今天世人都在逐漸覺醒,明白法輪功真相的情形下,張、程匪徒卻不肯悔改,繼續迫害善良,終於於二零零三年在濟青高速公路上遭車禍,如不放下屠刀,必將遭受更加嚴厲的天懲!

5)原安丘市玻璃廠邪黨書記李全忠遭惡報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全忠追隨邪黨,積極配合,對本廠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私設監獄,隨意關押大法弟子。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李全忠出車禍死亡,死狀慘不忍睹,遭到應有的報應。

6)安丘玻璃廠辛鳳芹作惡殃及丈夫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安丘玻璃廠辛鳳芹,任印刷組長,追隨惡黨隨從廠裏的迫害監視大法弟子桂榮,幹下了惡事,後來辛鳳芹的丈夫在內退後,又到別單位給人家看大門,在看大門的屋裏被一氧化碳熏死,年僅四十五歲左右。

7)安丘市東關派出所副所長李文波、別永前迫害大法弟子遭報應被撤職降職

李文波,男,時三十二歲左右,安丘市東關派出所副所長。李文波晚上酒後駕車,發生車禍,造成被撞者送往濰坊某醫院救治時,當場繳八萬元押金。隨後被撤職。東關派出所所長別永前因此降為副所長。

東關派出所所長別永前、副所長李文波在前段時期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綁架東埠中學王志強等好人,正驗證了惡行必有惡報的天理。

8)安丘市潘某、遊芳(女)非法判刑大法弟子 在途中遭車禍

二零零二年安丘市某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由潘某、遊芳(女)負責轉押到濟南。結果行駛到安丘市至昌樂交界處(離安丘市約十五公里)時,的車開到了公路的左邊,撞在了路邊的樹上。車裏的人懊悔的說:太晦氣了,不去了……

9)安丘市興安街道韓家後村治保主任村官張子奎車禍暴死

張子奎,男,時年四十多歲,安丘市興安街道韓家後村治保主任;積極帶領到處綁架大法弟子,毀壞大法書籍、大法師父法像。二零零四年,張子奎開車鑽進峽山水庫溺死,打撈了好幾天才撈到屍體。

10)安丘市興安街道韓家後村原婦女主任曹玉蘭遭報死亡

曹玉蘭,安丘市興安街道韓家後村原婦女主任,仇視大法與大法弟子,雖已退休,但為了私利,仍積極協助邪黨盯梢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曹玉蘭得腦溢血,術後成植物人,二零零七年死亡,死時骨瘦如柴。

11)安丘市景芝鎮派出所警察李樹棟遭惡報酗酒致死,殃及其父死於肺癌

李樹棟,男,三十九歲,安丘市大城埠人,安丘市景芝鎮派出所警察,因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禍及家人,其父二零零五年死於肺癌;李仍不悔改,繼續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九月,李樹棟在景芝酒館酗酒致死,遭到惡報。李酗酒致死後,卻被邪黨造假為「英模」,繼續愚弄民眾。

12)安丘市景芝鎮河北村村支書趙洪玉的母親玷污真相資料 遭惡報被炸死

二零零二年,安丘市景芝鎮河北村村支書趙洪玉的母親,自願跟隨兒子參與迫害法輪功,用尿洗刷粘貼在該村牆上、電線桿上的法輪功真相資料,洗刷不淨的就用其它工具刮,並且一邊洗刷一邊誹謗,面對過往行人的善意勸阻置之不理,一意孤行。事隔不久的一天晚上,趙洪玉及老婆、孩子和他母親在家,突然「轟、轟」兩聲巨響,居住的房屋(非樓房)被人用炸藥炸塌,趙洪玉的母親被炸死。不久,趙洪玉因犯罪被關進監獄。

13)安丘都建勇及家人遭惡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都建勇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團伙積極迫害法輪功,在大批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時,都建勇在駐京辦事處對安丘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衣服口袋全搜淨,把搜出來的錢,不開收據,全部裝進自己腰包,並對法輪功學員用腳猛踹。

有一個叫王金義的學員,為法輪功說了一句公道話,被都建勇一腳踹在臉上,右眼當場流血。又有一次,在駐京辦事處,有一位大法弟子,因不放手大法書,兇狠的都建勇,把燈一下滅了,和另一個隔著桌子一個人拽著這個學員的一條腿,用力猛地向兩邊劈去,黑暗中,只聽見慘叫和他們的獰笑聲與叫罵聲。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二零一一年正月,都建勇因車禍撞斷了腿,真是老天有眼!都建勇自己行惡,還殃及了他的妻子,同年大約二至三月份,在法院工作的妻子,子宮大出血死亡。

14)安丘市凌河鎮派出所聯防隊員遭車禍暴死

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秋,安丘市凌河鎮法輪功學員孫業峰被派出所綁架後,該所聯防隊員李某對其大打出手,邊打邊罵,十分猖獗。事後不到兩個小時,李某騎摩托車突然摔倒,當場斃命,時年二十一歲。(註﹕李某是原凌河鎮派出所長韓德榮的妻侄)。

15)安丘市石堆鎮派出所韓文彬惡行禍及其父車禍死亡

韓文彬,安丘市石堆鎮派出所,積極迫害大法弟子禍及家人車禍暴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其父去縣城,返回的路上被汽車撞傷,第三天死亡,肇事者逃匿。

16)原安丘市王家莊子鄉朱子村王桂花罵大法惡報殃及家人

王桂花,女,四十七歲,家住安丘市王家莊子鄉朱子村,她有二個兒子,她的二兒子在外地上大學,她的娘家是濰坊市峽山區太保莊街道後甘棠村,她的姐姐法輪功學員王桂芹也住在這個村。平時,姐姐王桂芹經常給她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大法讓人做好人,使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邪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世人等,她就是不聽不信,有時說對大法不敬的話,姐姐就制止她。但她一直抵觸大法。

王桂花和她的二兒,還有另兩個青年開著一輛麵包車,在峽山區太保莊街道後甘棠村北鐵路大橋南面,撞在了路東面的一棵大樹上。王桂花的二兒當時把腿撞斷了,另一個青年被車玻璃劃破了臉,司機的臉也劃破了皮。當時三人都被送到了附近的岞山醫院。司機和劃破臉的青年稍作包紮就出了院,可王桂花的二兒在岞山住了四天,不見好轉,腿還直冒血水,就轉到了濰坊八十九部隊醫院,光醫療費就花了二萬五千元,還耽誤了上學。知道這件事的人都說是王桂花罵法輪大法師父及大法遭到報應了,殃及其二兒子。

17)安丘市村民誹謗大法 手指被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由於世人受江氏謊言的矇蔽,安丘市農村某大法弟子(女,六十九歲)在回娘家時,娘家的弟弟怕姐姐受迫害,就對姐姐說:不要再受李洪志的騙了,快別煉了吧。姐說:咋?騙你甚麼來?不要聽他們胡說。

第二天,弟弟打電話讓姐姐回娘家一趟。姐姐回娘家後,才知道,早上弟弟在地裏準備澆地,給發動機上皮帶時,不小心兩根手指被皮帶碾去了。姐告訴弟弟說:這就是你昨天胡說遭的報應,我告訴過你,不要聽他們胡說,你看,姐現在的身體多好,這是假的嗎?

18)安丘市某村玩權術者仇視大法弟子殃及兒子被當場電死

安丘市某村,在二零零二年春季,農村領導班子換屆時,在預選中,排名第一,很有希望連任下屆村婦女主任的是該村一名大法弟子。可是,該村有一位玩權術者,在正式選舉前的那天晚上,每家每戶的告訴選民:「明天選舉投票時,不要投這名大法弟子的票」。結果,正式選舉時,選民們由於受那位權威者的淫威影響,投票時都不敢投這名大法弟子的票了。這名大法弟子落選了,而那位玩權術者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時隔不久,這位干涉選民選舉者和他兒子在灌溉農田期間,他兒子被當場電死。據說,父子倆灌溉農田收工時,兒子誤認為父親已經把電閘關上了,就開始收工,結果,當場被電死。

9、高密市

1)高密市第一屆迫害總指揮政法委書記劉朋全遭惡報死亡

高密市中共邪黨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劉朋全(原任鎮黨委書記),任職期間緊隨江、羅集團一直分管指揮高密市殘酷的抓捕、迫害大法弟子,遭天理報應得癌症後,在北京三百零一醫院治療,每天打貴重藥物維持生命,痛不欲生。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劉朋全在可恥與痛苦中死亡。他在最後彌留之際,懺悔道:「善惡有報是天理」,過去我不相信,現在果然遭報了,迫害法輪功真的傷天理啊!可是,在當時也沒有辦法,只有執行上級的決定。劉朋泉帶著悔恨、帶著遺憾、帶著無奈、帶著悲痛走了。

2)高密市公安局副局長高利潤遭報車禍翻車並爆炸起火

高密市公安局副局長高利潤,指使手下肆意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經他手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近百人,判刑二人。二零零三年中秋節前夕,高和妻子駕車去拒城河鄉看女兒,途中與一大汽車相撞,高駕駛的車當即翻車並爆炸起火,高利潤受輕傷並驚恐數日。被雙規查處。

3)高密市公安局大隊長單振忠遭惡報車禍夫妻雙亡

單振忠自二零零七年擔任高密市公安局大隊隊長以來,積極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近一年來,經他手迫害的大法弟子三十多名、勞教十多名。大法弟子通過多種方式對他講真相,他一直執迷不悟。曾有一次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人在要人時,對其母講真相。單振忠知道後對大法弟子的家人破口大罵,並威脅、恐嚇,氣燄囂張。單振忠迫害大法弟子時,經常囂張地說:「要有本事,你們現在就讓我開車撞死,讓我口吐白沫,兩眼一瞪,死在這裏」。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傍晚,單振忠與其妻子一同開車撞在一大貨車上,雙雙當場斃命,現場慘不忍睹。單振忠年僅三十八歲,其妻不到三十歲並懷有身孕。

4)原高密市公安局南關派出所協警薛三來遭惡報慘死在宿舍

南關派出所薛三來,三十多歲,原籍高密井溝鎮後鋪村人。薛緊跟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對上訪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手段殘忍。二零零一年四月份遭惡報暴死。

薛三來死時的前一天,所裏非法關押了七名大法弟子,薛三來對他們拷打審問了一宿,手段極其狠毒。第二天下班前,薛三來拿牙缸刷牙時,突然昏倒,暴死在南關警區。

5)高密市闞家鎮派出所李福海遭惡報被燒死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的一天傍晚,濰坊市高密闞家鎮(原雙羊鎮)莊家村李福海,被人用木棍打昏,抬到轎車上,潑上汽油,圍上玉米秸,點上火而燒死,死狀甚慘,死時年僅三十七歲。

李福海在闞家鎮派出所工作,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追隨中共,以所謂「執行命令」為幌子,違背天良,充當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每次非法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他都積極參與,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他不聽,導致遭此惡報。

6)高密市闞家鎮派出所警察程君遭報車禍斷腿

闞家鎮派出所警察程君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份綁架一名法輪功學員後不久,在一次事故中被撞斷了腿,遭了惡報。

7)高密市闞家鎮招商辦副主任陳彥寶作惡殃及妻子腦瘤死亡

陳彥寶在任招商辦副主任期間,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殃及家人,妻子年紀輕輕得腦瘤死去。

8)原高密公安局康莊派出所所長袁春輝遭惡報與一髮廊女雙雙慘死在車庫身敗名裂

原高密公安局康莊派出所所長袁春輝,十分仇視大法,成為當時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厲害的鄉鎮之一。袁春輝曾經拿著從法輪功學員家搶來的錢,瘋狂叫囂:「又有喝酒的錢了,誰能管得著?!」不久他就與一髮廊女雙雙慘死在車庫裏,不但身敗,而且名裂。難道袁春輝的報應還不能為你敲響警鐘嗎?

9)警察荊兆科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丟職又患腎癌

荊兆科,男,時年四十歲左右,高密北關居委會人。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荊兆科在高密市姜莊鎮派出所任指導員期間,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一上午,荊兆科帶領兩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見法輪功學員家供有李洪志師父法像,於是欲強行綁架法輪功學員未能得逞。荊兆科後來調到高密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仍惡習不改,辱罵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講些髒話。

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年間,荊兆科因幫犯人串口供敗露,被逮捕,公職被開除,家人用錢買通關係才得以放出。遭此惡報後,其人仍未醒悟,二零零七年又患上腎癌,摘除了一個腎,差點送掉性命。

10)高密市原康莊鎮黨委書記梁明霖遭惡報癌症死亡

原康莊鎮黨委書記梁明霖,十分仇視大法,成為當時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厲害的鄉鎮之一。結果梁明霖遭惡報得癌症身亡

11)高密市管莊村村主任趙志良遭到惡報患腦血栓

高密市國保大隊長王保中、政法委人員王寶功等已經勒索劉文明家人二萬元,說是六個月就放人,至今劉文明也沒回家。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高密市法院對劉文明等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之後,劉文明的家人又被勒索一萬五千元。

國保大隊的安排管莊村的村主任趙志良監視劉文明的妻子。村主任趙志良遭到惡報,得了腦血栓。

12)高密市柴溝鎮派出所王敦明遭惡報車禍喪命

高密市柴溝鎮派出所王敦明,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起,他就積極參與迫害,常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連打帶罵,翻箱倒櫃非法抄家,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王敦明開車撞死在大貨車上,年僅四十多歲。

13)高密市拒城河鎮村民施讚策塗抹法輪功標語 遭報先失明後偏癱

施讚策是高密市拒城河鎮西施家屯村村民。施於二零零六年夏天受雇於本村村委,塗抹法輪功標語,當年秋天遭報,得眼疾,失明。後經多方治療勉強復明。醫療費花去了一大筆,塗抹標語掙到的幾個小錢根本不夠醫療費。施遭報後仍不醒悟,不思悔改。又遭惡報已偏癱,癱瘓在床,神智不清。

14)高密市拒城河鄉棗行村村民趙瑞香遭報擠傷了腳

高密市拒城河鄉棗行村村民趙瑞香,到處給大法弟子造謠。二零零三年冬的一天,趙瑞香出門剛發動起摩托車走了沒幾步,就擠傷了腳,把腳背掀起了一大片半月形皮,在村衛生所縫了二十多針,很長時間不敢幹活,花了一千多元錢。

15)高密於曈村村民呂召京遭惡報突然死亡

高密於曈村村民呂召京,時年五十一歲,幾年來,他緊跟邪黨,在村委的唆使下,到處塗抹法輪功真相標語。二零零八年,呂召京曾兩次酒後被摩托車撞傷,還不悔悟。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他在家正幹活突然倒地死亡,遭了惡報。

10、昌邑市

1)昌邑市圍街鎮倉街村原黨支部書記姚建鳳遭惡報得暴病而死。

昌邑市圍街鎮倉街村原黨支部書記姚建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同時指使社會流氓姚增芳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勒索大法學員錢財,天理是公平的,姚建鳳因貪污罪被撤職,姚增芳遭惡報,四十幾歲的人得暴病而死。

2)昌邑市南下灣村趙龍恩遭惡報

趙龍恩是昌邑市南下灣村大隊現金保管員,時年五十歲左右,充當了江澤民的幫兇,暴死於二零零四年皇曆九月十二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趙龍恩聽信了江氏集團的謊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他親自拿著好像是噴火氣樣式的汽燈。親自去燒由大法弟子寫的「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標語。燒的電線桿上黑溜溜的一片。他還領著當地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家中抄家,還親自到大法弟子家中,把大法弟子誘騙出來,馬上打110,叫110來抓大法弟子,他不聽大法弟子的勸說,一意孤行的幹壞事,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3)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指導員陳樹雲遭報突然半身不能動彈成為廢人

太保莊鄉派出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動用各種刑罰:電棍電、坐鐵椅、吊打、雪地凍、烈日曬、赤腳站冰地、遊街、車輪軋腳趾等等,勒索錢財十幾萬元。然而,天理昭昭,惡報也一個不落地報應在這些不法警察們身上:

原派出所指導員陳樹雲,男,四十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一直為江羅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出謀劃策並親自出馬。二零零二年七月在本鄉一魚塘釣魚時,陳樹雲突然半身不能動彈,生活不能自理,成為廢人。

4)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所長於發松遭報涉嫌嫖賭案被免職

原派出所所長於發松,四十一歲,參與迫害的主兇,為人自私驕橫,連其同伙都罵他,因涉嫌嫖賭案被免職。

5)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王坤長遭惡報車禍身亡

6)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董治寬遭報被撤職患糖尿病。

迫害大法弟子的董治寬,經常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對大法弟子更是心狠手辣。因有大法弟子走脫,董治寬被攆回家,不久便得了嚴重糖尿病。

7)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胡友祥作惡殃及父親患肺癌

胡友祥,從大法弟子家搶劫一輛摩托車,一年多一直騎著,維修費還竟然讓大法弟子支付。其父得了肺癌。

8)昌邑市太保莊鄉派出所王升廣遭報被攆回家

王升廣,經常沒白沒黑地開車抓捕大法弟子,自以為迫害好人賣了力,就能保住「鐵飯碗」。結果被新任所長攆回家。

9)昌邑市太堡莊鄉委司機韓敬富遭報被開除

韓敬富是太堡莊鄉委的司機,從七月二十日以後參與迫害大法,每次抓捕大法弟子都是他開的車,夫妻二人夫唱婦隨,常舉報大法弟子。韓敬富被開除回家。

10)昌邑市太堡莊鄉鮑家營村鮑瑞茂夫妻作惡連續遭報

鮑瑞茂夫妻二人從七月二十日後一直舉報大法弟子。後來其妻子生病,住院花了一萬多元錢,又和鄰居打架,被鄰居打得眼睛看不見事物。夫妻二人多病纏身。

11)昌邑縣太保莊鄉馬官村大隊會計孫學宗車禍暴死

孫學宗,男,時年三十八歲,昌邑縣太保莊鄉馬官村大隊會計,迫害和打壓大法弟子,他經常寫誣蔑大法的標語貼在大法弟子門外。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四日,孫學宗在其朋友家喝完酒後,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撞在一棵大樹上,送醫院後腦袋需做手術,搶救無效死在醫院裏。

12)昌邑市馬渠村惡黨村支書惡行殃及母親跌倒後生活不能自理

魏建平,昌邑市馬渠村惡黨村支書(黑社會成員),就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底參與迫害了本村法輪功學員不久,其母親摔了一跤,生活不能自理。

13)昌邑市馬渠村委委員姜傳富作惡殃及兒子患肝炎

姜傳富,昌邑市馬渠村委委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積極參與監視、蹲坑等形式迫害法輪功學員。學員多次給其講真相,但他表面上答應著,背後還幹著迫害法輪功的事,已遭報,其兒子染上肝炎。

14)昌邑辛二大隊王樹集遭惡報車禍中屍首分家

昌邑辛二大隊王樹集,二零零六年舉報法輪功學員張某某,致使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不久後,王樹集遭惡報,被兩輛汽車前後從身上軋過去,屍首分家。

15)昌邑市飲馬鎮派出所警察曹磊現世現報摔成重傷

昌邑市飲馬鎮派出所警察曹磊,多次參加綁架大法弟子的行動,對大法弟子非常無理,遭到了惡報。二零零五年九月初,曹磊騎摩托車時,在沒有任何障礙的情況下突然滑倒摔成重傷。

16)昌邑北孟中學校長鞠金河迫害大法 禍及親人車禍死亡

鞠金河,男,時年五十多歲,昌邑北孟鎮鞠家崖子人,原北孟中學校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他就開始迫害大法,污衊大法,並且對大法小弟子都不放過,甚至親手打大法小弟子。曾經有一個大法小弟子去北京上訪,被他知道後,抓起這個小弟子的兩隻腳一下扔出去摔在水泥地上,又上來幾個男教師對著這個小弟子用腳踢、打耳光,還強迫大法小弟子寫保證書,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電視。

小弟子勸他不要打人,告訴他真相,善惡有報。他不聽也不信,還經常罵大法,撕大法真相標語,並且說他父親八十多歲了還健在,他自己一直幹著校長,弟弟又在咋山銀行工作,條件誰也比不上他,也沒遭甚麼報。結果在二零零一年這一年,他的弟弟在咋山出車禍死亡;小妹妹結婚七八年沒懷孕,在二零零一年懷孕時又小產了;大妹妹去拉麥糠時從車上摔下來,半年沒起來。

17)昌邑岞山鎮留戈莊村王緒功破壞大法遭報死於肝癌

王緒功,五十多歲,昌邑岞山鎮留戈莊村人,黨員,在本村主管清掃街道路障。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它成為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的幫兇,又專管撕毀真相標語、條幅等。後經過大法弟子的講真相,它的同行已醒悟,對它說:「咱不幹這傷天害理的事了,別遭到報應。」然而,王緒功卻不聽勸說,反而說:「我就不信,我就叫他報應報應我看看。」結果事隔三月,原本身體健康的王緒功,死於肝癌,遭到了現世現報,求得了應有的下場。

18)昌邑市丈嶺鄉原派出所所長馬福勝遭惡報車禍身亡

馬福勝,昌邑市卜莊鎮馬家村人。在任丈嶺鄉派出所所長期間,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就積極配合江氏集團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多次給其講真相,他非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用極其殘忍惡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在這期間,馬福勝曾因經濟問題遭報應被解除公職並判刑,後通過親屬走後門又復原職,仍不思悔改,更加瘋狂的配合邪黨反對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因為他迫害很賣力,被惡黨提升為昌邑公安分局局長。

二零零八年五月,馬福勝因公外出,在河北某高速公路發生車禍。其中一輛車被撞得飛起來,砸在馬福勝坐的車上,車上好幾人受傷,但無生命危險。唯有馬福勝頸椎骨折,一根肋骨骨折後插入肺內。送去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死的時候才四十左右。

19)昌邑丈嶺鎮西下坡村村民委員會主任陶書智毀壞真相橫幅 殃及八歲小孫子陶冠爍溺水而死

昌邑丈嶺鎮西下坡村村民委員會主任陶書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之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陶書智也淪為江氏流氓犯罪集團的幫兇。每次看到「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等橫幅和標語,像蚊子見了血一樣,馬上就去摘掉,不乾膠標語他用手弄不下來,就用鐵鍬鏟。

二零零三年八月初,陶書智的八歲小孫子陶冠爍溺水而死。

20)昌邑市東店村王維成車禍身亡

濰坊昌邑市東店村王維成,男,三十二歲左右。

二零零零-二零零一年間,在奎聚派出所上班時經常誹謗大法,後調到保安大隊。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五日左右約凌晨一點車禍身亡,家中留有一歲男孩。

21)昌邑塔爾堡郭家上曈村的村民李宗喜遭惡報車禍死亡

昌邑塔爾堡郭家上曈村的村民李宗喜,在二零零三年八、九月份,配合邪黨寫了污衊法輪大法的文章,並且想出了各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法,帶領村內其他幹部簽字,把法輪功學員送到勞教所進行迫害。

李宗喜在十月份遇車禍當場死亡。善惡有報是天理,跟著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立即停止作惡。

11、昌樂縣

1)昌樂縣政法委副書記王利民迫害大法弟子死於癌症

昌樂縣政法委副書記王利民,男,時年五十一歲,是該縣迫害法輪功的主犯。

自江澤民恐怖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昌樂縣不法之徒瘋狂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秋,二十四名大法弟子被無辜抓進五圖鎮區內的交通警察培訓中心關押,以昌樂縣政法委副書記王利民為首的邪惡之徒,指使著趙明濤、王健、劉樹德、劉春雨、李明學(王利民的司機)等暴徒,在八十天的非法關押期間,用皮棍、木棍、木板、竹條等工具殘酷折磨大法學員。有的大法學員甚至被扒光衣服,在零下十幾度的嚴冬,暴徒邊打邊用涼水從頭上澆,妄圖迫使學員放棄修煉。然而王利民一夥逆天而行,令天地震怒,二零零一年新年,王利民身患癌症,當年秋,該凶犯斃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2)昌樂原看守所所長李慶國做惡殃及妻子癌症死亡

昌樂原看守所所長李慶國,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大法開始後,時任昌樂縣看守所所長緊跟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日,他親手把堯溝鎮夏家莊大法弟子趙鳳花銬在死人床上一直銬到正月二十八日,把趙鳳花迫害致死。還有無數大法弟子被其酷刑迫害。

大法弟子以各種形式慈悲地向其講真相勸其善待大法停止迫害,李慶國為了權勢及眼前利益,良心喪盡,繼續參與迫害,終於招來惡報殃及親人,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其妻五十一歲因癌症而亡。

3)昌樂勞教所二大隊副中隊長葛長生迫害大法弟子遭報騎摩托摔倒碰的頭破血流險些喪命

濰坊市大法弟子姜國波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往昌樂勞教所慘遭迫害。所長徐立華便安排邪惡的警察葛長生帶領兩個剛入所的年輕警察負責「轉化」姜國波,並進行了野蠻灌食。

二零零六年皇曆新年前,葛長生遭報應,騎摩托車摔倒碰的頭破血流險些喪命,好長時間沒上班。昌樂勞教所內許多警察已明真相害怕報應,都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

4)昌樂縣昌盛花園社區主任趙光智惡行給家人帶來災禍

昌樂縣昌盛花園社區主任趙光智遭惡報。他兒子於二零一五年三月底死於心臟病,年三十四歲。

趙光智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配合上級宣傳污衊法輪功,在小區內貼標語、搞宣傳欄、宣傳牌,甚至在小區外兩邊路邊拉橫幅搞宣傳,污衊法輪功,毒害世人,助紂為虐。

趙光智前幾年已得腦血栓,他兒子也腦出血,但他仍不醒悟,繼續配合上級搞宣傳,在全縣搞典型,對法輪功「真善忍」進行污衊,天理不容,最終遭到惡報。

5)昌樂縣南郝鎮南寨村支書王延軍遭惡報死於車禍

昌樂縣南郝鎮南寨村惡支書王延軍是個心狠手辣的人,極端仇視大法與大法弟子。邪惡的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後,王延軍對本村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常常將大法弟子打得不省人事為止。該惡曾狂言道:共產黨治不了法輪功,我來整治法輪功;打死你們一個煉法輪功的,用不了二萬塊錢便可打發了事。該惡全家都反對大法,其父看到大法材料就撕得粉碎。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年僅四十歲的王惡延軍,遭惡報死於車禍

6)昌樂縣城關鎮商家莊村村民趙全修破壞真相標語得惡報

昌樂縣城關鎮商家莊村委指使村民趙全修抹掉村內的大法真相標語,每次給他十元錢酬勞。趙全修不聽別人勸阻,每次去做,都是叫他孫子提著桶,他塗標語。三月份,趙全修家發生火災,損失慘重。起火原因是其孫子玩火,燒著了屋內柴草,險些燒到其孫子。

7)昌樂縣鄌郚鎮邪黨書記張洪泉遭惡報斃命

昌樂縣原鄌郚鎮中共邪黨書記張洪泉,男,時年三十七、八歲,為了升官積極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呂范、苗瑞琴、李秀珍等人,採取勒索錢財、毒打、非法拘禁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得到中共賞識被調到昌樂縣委。然而好景不長,就在張洪泉乘坐轎車前往濰坊開會路過朱劉時,轎車竄進一輛路邊停放的貨車底部,車頂被抹平,張洪泉當場死亡,死狀極慘,給父母和妻兒留下了終生的傷痛。

8)昌樂原五圖鎮劉偉升毒刑毆打法輪功學員遭惡報離奇死亡

劉偉升,男,死亡時三十八歲,是昌樂縣五圖街道辦亓家莊村人。是原五圖鎮政府駐片人員。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一直追隨江澤民、羅幹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親自安排蹲坑、監控本村法輪功學員,致使本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皇曆八月十五,劉偉升騎著摩托車帶著孩子去安上湖他姐姐家。在返回的途中,劉偉升闖入路邊曬著的玉米上跌倒,後爬起,回到家中。睡下後,再沒起床。第二天,他妻子從蔬菜大棚回到家,叫劉偉升起床,沒有回聲。來到床前,伸手往被窩一摸,屍體僵硬,已死去多時。劉偉升慘無人道地迫害好人,最終遭到了惡報。

9)昌樂縣五圖鎮響水崖村原村主任王國升受到天理懲戒

原村主任王國升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將本村及親戚家的大法書籍和錄像講法帶等全部搶劫焚毀。為了自己的名利抹大法標語甚至舉報大法弟子,已遭惡報。二零零一年皇曆六月二十七日,在一次打架中,被人用石頭打傷頭部,住院花醫藥費近萬元。並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村民選舉中落選村主任的位置。

10)昌樂縣市五圖鎮水利管理所楊世富遭報突發性中風病症,手不會動,嘴不會說話

二零零三年元月二十七日,昌樂縣市五圖鎮水利管理所養鴨專業戶楊世富撕壞電線桿和樹上的「法輪大法好」標語和「真善忍」橫幅。事過幾天後,楊世富得了突發性中風病症,手不會動,嘴不會說話。

11)昌樂縣五圖鎮滕方孝遭報出車禍住院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左右,昌樂縣五圖鎮迫害法輪功的之一滕方孝出車禍遭惡報。

12)昌樂縣(原居臨朐縣)白塔鎮洛村馬國正遭惡報車禍屍骨破碎死亡

馬國正是昌樂縣白塔鎮洛村人(原居臨朐縣)。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緊跟他的妹妹(當時的白塔鎮婦聯主任)和他妹妹的叔公公(白塔鎮專管迫害大法的黨委書記)。

邪黨規定舉報一名大法弟子獎金五百元,馬國正在金錢的驅使下喪盡天良,很多大法弟子被他舉報抄家,很多大法書被抄去毀壞。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馬國正在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去臨朐買機動車配件時,在回家的路上被大汽車壓死,死時只剩腰部以上,整個腰部以下全被壓碎,遭到了屍骨破碎的惡報,死時四十一歲。

13)昌樂縣北岩鎮苗加莊子支部書記劉樂庭遭惡報患胃癌殃及兒女離婚

劉樂庭,昌樂縣北岩鎮苗加莊子支部書記,此人心毒手狠,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號以來,破壞大法,瘋狂的折磨大法弟子。此人遭報應,胃癌動手術,其家人也開始受其害,大兒子二零零四年三月離婚,女兒正在離婚。

12、臨朐縣

1)臨朐組織部長任玉清昏遭惡報車禍昏迷多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後,濰坊市臨朐政法委、組織部、宣傳部等有關部門去濰坊開會,布置迫害法輪功,當天在回來的路上遭到報應,發生重大車禍,政法委的車報廢,組織部長任玉清昏迷多日,宣傳部長受重傷。

2)臨朐縣公安局副局長張在蘭遭惡報患乳腺癌

臨朐縣公安局的張在蘭自從二零零七年五月任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副局長以來,綁架、勞教多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結果半年後遭惡報身患乳腺癌。

3)臨朐看守所所長董某遭報被免職

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臨朐看守所所長董某,在職期間縱容犯人打架打死人被免職。

4)臨朐政法委的車再遇車禍人員受重傷

二零零二年四月,臨朐政法委的車又撞了自來水公司的車,兩車均報廢,人員受重傷。

5)臨朐國安大隊的譚清俊遭報突發胰腺炎

二零零二年國安大隊的譚清俊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突發胰腺炎住院好長時間。

6)臨朐國安大隊呂傳玉遭報多次心臟病發作

呂傳玉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心臟病發作,二零零四年上半年病休半年。

7)臨朐原「六一零」劉建國遭報腳疼不能走路殃及妻子患腫瘤

原「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劉建國多次腳疼得不能走,其妻子背著他上廁所。劉建國還禍及家人,其妻子得腫瘤病住院做手術。

8)臨朐縣綜藝劇團誹謗佛法遭惡報車禍中三人死亡三人重傷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的一場特大車禍中,臨朐縣綜藝劇團團長張來信、副團長杜蘭玲、演員王紅霞死亡,其中杜蘭玲的兩個女兒(也是演員)、還有一名琴師,摔成重傷。此慘禍發生是因為臨朐縣綜藝劇團置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於不顧,主動配合上級惡令,編排誣蔑法輪大法的節目在全縣巡迴演出而遭報。

9)臨朐縣臨朐鎮李家莊村委員尹興江遭報左胳膊抬不起來殃及老婆子宮手術

臨朐縣臨朐鎮李家莊村兩委委員尹興江,時年四十九歲,此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大法,監視干擾大法弟子正常工作,對大法資料見必毀,口出狂言,已遭惡報。老婆生病在醫院做了子宮手術。麥收剛結束,自己就住了院,左胳膊抬不起來。

10)臨朐龍崗派出所一警察遭惡報突發病暴死

二零零一年,龍崗派出所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發急症暴死。

11)臨朐縣看守所陳王山即刻現世現報倒地死亡

臨朐縣看守所陳王山,男,時年四十六歲左右,在毆打一位大法弟子後,立即倒地死亡。令在場目擊人見證了善惡有報的事實。

我們看到的惡報只是一個世間的表現,真正的報應只有那些對法輪大法犯下無法彌補罪過的生命,墜入地獄中才能看到與感受到,那是用人類語言無法形容的可怕至極。

是誰把這些生命推入深淵?是中共這個披著人類黨派外衣的「惡魔」與魔鬼江澤民。九評編輯部最近出版的巨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第一次深刻向世人揭開了「共產邪靈」的真面目和它為毀滅人類而來的終極目的。這個邪靈不屬於人類,更不屬於中國,他是來自宇宙中的一個邪靈。它來到人類,竄到中國,就是要毀掉創世主為人類得救開創的中華傳統文化,那是神傳給人的文化,那是人類得救的通天之路。

其實魔鬼江澤民與中共邪靈非常清楚迫害佛法修煉者的罪惡有多大。那麼它們為甚麼這樣做呢?它們的目的就是讓你們對末劫之時救人的大法犯罪,去迫害那些唯一能夠拯救你們的法輪功學員,最後達到無法被拯救的地步,叫神佛拋棄你。它們不僅要毀掉你的肉體,更要毀掉你的靈魂,徹底毀滅你生命的一切,這是古今中外都沒有過的邪惡。

神沒有忘記世人,創世主一直在眷顧著人類,把偉大的法輪大法傳給今天的世人,拯救面臨被共產邪靈毀滅的人類。法輪功學員是神的使者,正在把拯救人類的福音傳遍世界。希望那些還留在世上的人,特別是那些曾經參與迫害法輪佛法或還在迫害佛法修煉者的各級人員,珍惜這寶貴的機緣,傾聽他(她)們講給您的真相,擺脫中共惡魔的魔爪,為您與您的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善惡就在您的一念之間,這一念的選擇可是天壤之別,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