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天津市惡報實例(3)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三、天津市公安、檢察院、法院系統惡報實例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十七年的迫害中,公安、檢察院和法院系統的人是這場迫害的主要實施者。在他們當中,因迫害佛法修煉者而遭惡報的人數也是最多的。在我們能夠統計到的101例惡報案例中,39%的案例來自公檢法部門,這不能不讓還在執行迫害政策的相關人員警醒。希望下面的案例能夠讓這些人真正明白迫害好人給自己帶來的惡果,停止迫害,將功贖罪。

公安局

前天津公安局長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警銜為一級警監的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這是邪共十八大後,天津市落馬的首名省部級高官,也是公安系統落馬的又一重量級邪黨高官。

武長順是畏罪自殺的原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的親信,武長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犯罪事實如下: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天津市執行江澤民叫囂的「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的迫害政策,在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的操控下,當地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名目的迫害。天津市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勞教、判刑。截止二零一四年七月,已有九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明慧網全國三千七百多個被迫害致死案例中天津市有五十一名。作為天津市公安局局長的武長順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原武清區公安分局長劉文安半身不遂(偏癱)遭了報應。

劉文安在其任武清區公安分局長時,多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僅九九年七二零就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義務輔導員二百多人,二零零零年新年後一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三百多人,致使上百人被勞教和判刑,多人失去工作和家庭。劉文安在二零零三年得了半身不遂(偏癱),遭了報應。

寧河縣國保成員杜明遠遭惡報身患怪病,痛不欲生

杜明遠是寧河縣國保成員,迫害法輪功的打手,與中共邪黨一個鼻孔出氣,非常邪惡,利用「權利」吃、拿、卡、要、貪,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幾年來經他的手把多少法輪功學員推進了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他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他曾衝著法輪功學員叫囂:「你們說的惡報我怎麼看不見啊」,現在杜明遠身患怪病,痛不欲生,受盡煎熬。

天津市西青區國保科科長王彥輝遭惡報死亡

王彥輝異常毒辣。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輪功學員張玉蘭因散發真相傳單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這其中王彥輝起了非常邪惡的作用,致使張玉蘭在獄中被迫害的雙眼雙腿殘疾。王彥輝因公外出時車禍死亡。當時車上共三人,只死了他一個,另外倆人沒事。

天津市公安局東麗分局局長王洪太遭惡報得胃癌

天津市公安局東麗分局原局長王洪太,多次指使國保支隊綁架法輪功學員,並親自上陣到市內其它區綁架法輪功學員。一個人無論幹過甚麼,都逃不過上蒼的眼睛。二零零三年王洪太退休不久,即查出患胃癌,胃整個被切除。

天津河西公安副局長任偉強遭報應

任偉強原在二零零五年前後任津南區公安局政保科長期間,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幹將,曾主導將津南區被綁架的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關押並送勞教所迫害。因迫害法輪功「有功」,近幾年被邪黨公安機關提升為河西公安分局副局長。由於繼續參與迫害,導致心臟病發作,被迫做了心臟支架手術。

天津市寶坻區刑警隊王建國,二零零二年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三月遭惡報死亡。

薊縣公安局穆貴發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患絕症而亡。

天津市寧河縣警察段雲嶺遭惡報

段雲嶺,男,生於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是寧河縣刑警大隊獄審科的一名警察。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與中共相互利用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以來,段雲嶺緊隨其後,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當時段雲嶺是寧河縣豐台鎮的一名片警,綁架法輪功學員時首當其衝,非法抄家時特別賣力氣,不漏掉每一個角落。在派出所裏,段雲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審訊時常常拳腳相加,警棍、電棍無一不用。直到打累了方罷休。平時,他還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

段雲嶺的惡行導致了惡報,近幾年,他得了造血功能衰竭的病,幾次住院治療無效,現仍在醫院。

李振慶,原寧河縣公安局法制科,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身患多種疾病,做心臟搭橋手術。

寧河縣警察運配剛惡報遭車禍

運配剛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劉素芝後遭車禍不知悔改又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唐洪秀。現又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陳元華、楊景華、邢振華

派出所

石頭砸向炫耀迫害的警察

天津市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綁架了南開區六十三中學的歷史教師、法輪功學員張玉蘭,對她用鐵椅子折磨期間,一警察曾向張玉蘭炫耀他們抓了多少法輪功學員,判刑的、勞教的都很多,好像是立了大功。

第五天傍晚,天剛黑,這個警察瘸著腳,很艱難的來到張玉蘭跟前,說:怎麼那麼巧!我剛出門,房上滾下一塊石頭,正砸在我腳面上。然後示意右腳。張玉蘭不動聲色,也不看。他瞅了張玉蘭好大一會兒,才擠出一句話來:是不是抓你們抓錯了?張玉蘭回答:當然,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嘛。

天津市大港區板廠路派出所陳昭成遭惡報猝死

原天津市大港區板廠路派出所副教導員陳昭成,是板廠路派出所迫害法輪功的負責人。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積極主動推行迫害政策,十分賣力氣。

當時的板廠路派出所主要負責中石化四建公司界內的警務工作(現在有所變化),一九九九年,天津市第一批被非法勞教的十二名男法輪功學員中,有三名是的中石化四建公司職工(屈登鵬、段凱揚、閆立剛),這三人都是陳昭成主導迫害的。

陳昭成因此而撈到了政治資本,被提升為大港區公安分局政治部副主任。然而,就在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當他春風得意,接受同行們的祝賀,享受同事為他就任升遷特意安排的送行晚宴後,當晚突發心臟病暴死,時年三十四歲,死後被邪黨追認為「烈士」,留下他那幼小的兒子和孤苦伶仃的妻子。

天津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所長蘇剛遭惡報

天津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治安所長蘇剛,參與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燒毀大法書等物品,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和家人旅遊,在去薊縣旅遊途中,汽車追尾出車禍,蘇剛腦漿都被擠出,死時很慘,死時年四十二歲。

天津市寶坻區一派出所所長,長期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其兒子去廣州,車禍死亡。

武清區河北屯鎮派出所所長李寶合遭惡報腿摔斷

李寶合自九九年七二零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打罵,打昏死過去再緩過來,用電棒電,用老虎鉗擰,拳打腳踢,慘無人道。法輪功學員向其講真相,並告之善惡有報的道理,李寶合不聽。結果二零零二年十月騎摩托把腿摔斷,遭了報應。

原武清區大良派出所指導員魏文棟車禍慘死

魏文棟九九年七二零後跟隨邪惡迫害法輪功最賣力,被提升到下伍旗派出所任所長,沒等就任,於二零零零年新年後,騎摩托車被撞死在旗良公路上,至今都不知為何車所撞,人們都說是天報。

天津薊縣下營鎮原派出所副所長穆桂發遭惡報死亡

穆桂發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被抽調到北京協同迫害,表現很積極,不到半年就拿回十萬元獎金。回來後不到半年就得了癌症,十萬元獎金沒來得及享受,就做了醫藥費,一年後遭惡報死亡。

原任天津市寶坻區高家莊鄉派出所所長石某車禍身亡

原任天津市寶坻區高家莊鄉派出所所長的石某,退休不到一年,在零四年八月的一天騎自行車與一輛大貨車相撞,經搶救十天,不治死亡。現任寶坻區某派出所所長的陳福賓的獨生子,在零五年三月駕大貨車去南方運貨,出車禍,客死他鄉,年僅二十七歲。

天津寶坻方家莊派出所警察徐福午夜暴死

警察徐福有,現年四十二歲,在天津寶坻方家莊派出所任職七年間,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七月間,在牛道口派出所值班時,午夜暴死。

天津武清派出所所長鄭偉遭惡報死亡

天津市武清區泗村店鄉派出所所長鄭偉,原是武清陳咀鄉派出所警察,瘋狂迫害法輪功,綁架、抄家、毒打處處充當急先鋒,二零零零年一天深夜十二點,鄭偉伙同李光賀等警察綁架陳咀村法輪功學員於榮香到派出所,強制坐老虎凳折磨,晝夜逼問後又送看守所。同年曾把法輪功女學員張玉珍綁架到陳咀派出所關押三天三夜,暴打法輪功男學員龐洪起,用電棍打女學員黨德俠,對家屬也不手軟,強制法輪功學員家屬巴福合在太陽底下暴曬兩個多小時。這樣的惡棍竟被提升到泗村店鄉派出所當所長。鄭偉有了權利更加胡作非為,吃喝嫖賭。

作惡多端,報應降臨。二零零九年五月初,連續幾天不見鄭偉蹤影,後來,其屍體從徐官屯河裏被打撈上來,死因不明。當地老百姓都傳說,他長期到飯店吃完、嫖完不給錢,仗勢欺人,是被人暗算打死扔到河裏的。還有目擊者說,死者的父親向其屍體狠狠的抽了兩個大嘴巴。

大港勝利派出所治安警長王福軍遭惡報,兩腿摔斷

治安警長王福軍迫害法輪功學員兇狠殘暴。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間,在原石化一小門前綁架了正在接孩子的法輪功學員王雲財,對王雲財大打出手,給王雲財的孩子造成極大傷害。二零零九年末,王福軍遭惡報,兩腿摔斷。

勝利派出所警察張磊遭惡報車禍成植物人

警察張磊追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二零零四年出車禍險成植物人,才二十多歲,生活不能自理,而同車人無恙。警察們都說他遭惡報。

天津華苑派出所警察王彥之遭報患心臟病

二零零八年天津法輪功學員周俊玲、李景美夫婦二人,在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小區惡人保安發現報警,造成非法抄家,抄走了大量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耗材等物,天津華苑派出所警察配合南開國保參與迫害,造成二人被非法判刑,周俊玲被判三年、李景美判七年(監外),天津華苑派出所警察王彥之是主要參與者現遭惡報,患心臟病住院,現應在家休病假。

天津市紅橋區邵公莊街派出所警員鄭成雙遭惡報命喪黃泉

鄭成雙為了對上邀功請賞,對法輪功學員用盡威逼恫嚇伎倆。當他得知自己管界的法輪功學員被其他派出所非法抓捕,當眾拍著胸脯叫囂「真可惜,要讓我抓走多好啊,唉!少掙三百元。」惡有惡報,原先身體挺棒的鄭成雙,二零零二年底,突然患肺癌,命喪黃泉。

天津武清區黃花店鄉派出所協勤楊士華遭報死亡

天津市武清區黃花店鄉派出所協勤楊士華,男,今年六十四歲,遭惡報喪命。自從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十多年來,楊士華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多次勸善,但是他還是一味地參與迫害,最終遭天理報應,患食道癌,吃不下去飯,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死亡。

看守所

原天津市大港區看守所副所長李殿剛遭惡報癌症死亡

原天津市大港區看守所副所長李殿剛,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大港看守所經常非法關押大批的法輪功學員,李殿剛作為看守所負責人之一,常命令、指使手下警察或親自動手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曾赤膊上陣,猛抽法輪功學員吳萬明十幾個耳光,激起了家屬的憤怒控告。李殿剛還曾經用皮管子使勁抽一中年女法輪功學員。李殿剛還指使警察邊某把法輪功學員王玉明打得昏死過去,全身瘀血青紫,兩根肋骨骨折,而他在旁邊觀看,卻不制止。

李殿剛被調離了大港看守所,但沒有升遷。相反惡報卻如影隨形,他長年的身體不適,尋醫問藥。二零一三年秋,李殿剛突感頭痛、肢體無力,走路抬不起腿。被人抬著送到北京各大醫院檢查,被確診為淋巴癌晚期,沒有一家醫院敢收治,最後插著氧氣瓶回來,到家不久就咽了氣。前後不過一個月的時間。

59.大港公安局看守所警察邊某某遭惡報猝死

大港公安局看守所警察邊某某,四十多歲,殘酷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二月在大港區公安局看守所民警辦公室,用金屬鑰匙盤狠命暴打大港科委幹部王玉明,打後,又將其戴手銬、腳鐐,吊在監室護欄上,十幾分鐘後,王昏死過去,導致王全身瘀血青紫,兩根肋骨骨折。二零零五年,邊某遭惡報,突發心臟病死。

監獄

天津女子監獄獄警喬卓遭惡報

喬卓三十出頭,原四監區三中隊小隊長,於二零一二年由四監區調出,先去六監區爾後又去三監區,二零一四年因特賣力參與迫害升官為三分監區中隊長。法輪功學員主要集中在三分監區,喬卓非為了自己能出「成績」往上爬,每週還要組織包夾單獨開會洗腦學習,教唆指使包夾監視、看管、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准放鬆離開視線,還專門有一個「包夾守則」,以高分獎勵做誘餌、甜頭,叫她們互相監督揭發,以扣分減分製造緊張高壓氣氛,對包夾也嚴密監控。犯人們有的表面討好迎合,背後都叫她「鬼」。喬雖年紀輕輕,身體卻過早出現報應,患多種疾病,尤其心臟嚴重有病。

天津女子監獄獄警杜豔遭惡報

杜豔不到四十歲,是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二零一一年提升為生產大隊長,二零一四年年輕的她突發腦溢血送醫院搶救。

天津女子監獄獄警張燕遭惡報

張燕三十多歲,二零一三年提升為三監區「思想大隊長」,對冤判八年的法輪功學員徐雪麗於二零一三年九月獲釋前三個月用不明藥物迫害致使其精神失常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在二零一四年底,也是身體出現嚴重疾病,不得已請了長假。

天津女子監獄獄警劉旻遭惡報

劉旻因迫害法輪功學員有「業績」,二零一四年被提升為三監區生產大隊長,也剛三十歲出頭,上任沒幾天,傳出其在電視台當主持人的丈夫查出身患癌症,不得不離職回家,年底時有人看見原本非常精神的她特別憔悴。

天津女子勞教所警察楊奎敏(大楊隊)遭惡報

法輪功學員盧善知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勞教所。盧善知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由於拒絕參加勞教所的升旗儀式而遭警察隊長楊奎敏、潘玉秋、郝維三人的毒打,後一直吃不下去飯,每日喝點米湯,有時吃一些米粒維持。

隊中安排邪悟之人劉海虹為盧善知做所謂的「工作」,說如果無成效就要把其轉入嚴管班嚴管起來。楊奎敏(大楊隊)已遭惡報,現每週抽風一次,已不能上班,有消息說其半邊身子不能動了,已住院。65.天津茶澱前進監獄一隊劉中山惡報癌症死亡。

劉中山迫害法輪功十分狠毒,你不轉化,他整死你。他表面上笑哈哈的,很偽善,背後很邪惡。據說,劉中山遭了惡報,癌症死亡。

原港北監獄犯人劉海軍遭惡報被燒死

天津市濱海監獄(原港北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除運用「地錨」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以外,常用的手段就是利用普通刑事犯人打罵、虐待法輪功學員,部份犯人為減刑小利,拋棄良知甘心助紂為虐,其中盜竊原油的天津市大港區盜竊犯劉海軍就是積極協助迫害的惡人之一,在警察張士林的指使下,曾參與折磨聶寶利等多位法輪功學員。

劉海軍被釋放後,天理彰顯,已遭惡報,在偷油時,被燒死。

勞教所

天津女子勞教所中隊長韓金玲惡報殃及家人

中隊長叫韓金玲原來特別囂張,曾經狠毒的毆打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李淑敏就是被她直接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給她講真相,她也不聽,她說,她啥也不信,共產黨給她錢,讓她怎麼幹,她就怎麼幹。後來這個中隊長的母親突然癱瘓在床。她一下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法輪功學員態度好了很多。她母親癱瘓在床,還得她去伺候,為了照顧老人方便,她被調到了離她母親家較近的另一個勞教所。

天津女子勞教所一個小護士遭惡報流產

在法輪功學員郭寶茹絕食期間,這個小護士強迫給她輸了兩瓶不知是甚麼的液體,這個小護士懷孕才沒有多久,突然在樓道裏摔了一下子,就流產了。

天津勞教所大隊長張春豔施害遭報三十六歲患癌死亡

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張春豔,後為管教科長,多年來追隨中共,不擇手段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多次得到獎勵升遷。

在二零零零~二零零三年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時期,張春豔更是變本加厲,甚至還為此推遲婚期。她利用犯人何麗雲(四次犯、吸毒、盜竊),張玉芹(九次犯)等惡人,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不讓正常睡覺、打、罵、罰站等折磨。犯人為了減期,迫害法輪功學員越狠毒越能討好她。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張春豔臉色鐵青,突然不能上班,裏面的警察說是休長假。後來據知情人透露是得了癌症,在做化療。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張春豔在天津市區醫院死亡,死時年僅三十六歲,留下一個年僅六歲的女孩。

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自殺」

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原中共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被判處死緩。後來,當有人向李寶金調查原天津市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宋平順時,卻發現李寶金在獄中被殺,對外稱其「自殺」。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