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天津市惡報實例(2)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接上文

二、天津市區、縣及基層惡黨官員遭惡報實例

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中,基層官員是迫害政策的執行者,他們往往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他們當中因此而遭到惡報的人員為數不少。

武清區東馬圈鎮政法委書記郝玉亮命喪黃泉

郝玉亮自江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充當幫兇,十分賣力。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初領導班子換屆中他被更換,並突然得腦血栓,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不治而亡,死時僅五十三歲左右。

武清區河西務鎮白莊村邪黨書記石玉成死於情婦家

石玉成自二零零七年擔任村支書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利用法輪功學員家人的怕心威逼恐嚇,指使法輪功學員家屬騷擾其家人煉功,並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動,鼓動法輪功學員家人到法輪功集體學法點罵街、衝散煉功點,還揚言要把法輪功學員「一網打盡」。二零一零年臘月三十晚,石玉成指使村委員會人員把法輪功學員救人的真相粘貼全部撕毀。在二零一一年七月之前,又一次撕毀全部真相粘貼。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邪黨生日那天早晨,石玉成突發心臟病猝死,死於情婦家的洗澡間,成了邪黨的陪葬品,終年五十九歲。

武清區大王古莊鄉韓指揮營村支部書記林風延車翻死亡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林風延開小型白色農用車去城關鎮取貨,翻入水溝內,當場死亡。林風延曾幾次帶派出所或鄉政府官員去本村法輪功學員王秀梅家裏非法抄家,強迫王秀梅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把王秀梅強行送入天津市精神病院進行身心迫害達三個月之久。

武清區下伍旗鎮政府610人員劉旺毒打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死亡

劉旺曾在毒打法輪功學員時喊:「我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們。」沒過多久,平時無大病的劉旺突感身體不適,在送往縣醫院的路上就嚥氣了。死時四十七歲。

武清縣村書記朱玉良車禍遭惡報

天津市武清縣某村村民劉軍是法輪功學員的兒子,讀過《轉法輪》,在母親遭受迫害時,仗義執言,維護正義。在一次嚴重交通事故中,他死裏逃生,成了唯一的倖存者。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村書記朱玉良卻遭惡報,歲數不大卻天天坐在輪椅上。這件事情有力地震懾了惡人,好多人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不再反對大法。

武清區河北屯鄉李大人大隊書記孫國喜猝死

天津市武清區河北屯鄉李大人大隊書記孫國喜,四十歲,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於二零零一年猝死,且查不出病因。

武清區下伍旗鎮北閻莊書記董振興肝癌死亡

董振興帶頭迫害、舉報法輪功學員,得肝癌死亡。

武清區大孟莊鎮武裝部部長李洪亮遭惡報悶死在車裏

李洪亮,男,武清區城關鎮西南街人,曾在武清區城關鎮任武裝部幹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充當急先鋒協助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被提升任武裝部部長。二零零五年調到大孟莊鎮任武裝部部長,上任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駕車掉入大孟莊鎮楊店橋的河中,直到次日才被人發現,人早已被活活悶死在車裏,遭了天報。

武清區城關鎮任副鎮長郭玉順遭惡報 暴死娛樂廳

郭玉順,男,武清區城關鎮柳林屯人,曾在武清區城關鎮任副鎮長,九九年七二零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充當急先鋒協助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並用惡語侮辱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八月去廊坊市某娛樂廳行苟且之事,在玩耍時,心臟病突發,暴死在娛樂廳,遭了惡報。

武清區黃花店鄉長侯麒麟和鄉里楊希明遭惡報

武清區黃花店鄉長侯麒麟和鄉里楊希明,九九年七二零時,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事隔一個星期,侯麒麟和一名村支書,在武清區楊村鎮泉州路某飯館嫖娼時被舉報,分別被批了勞教。楊希明在一次起動摩托車時擰了右腿。行、立、坐、臥每個姿勢時間長了都不行,遭現世現報。

武清區村邪黨書記周景生遭惡報死亡

周景生,男,現年五十二歲,是天津市武清區徐官屯街馬莊村原黨支部書記。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周景生一直追隨中共的黑指令,參與迫害法輪功,致使村中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他在生前曾擔任過書記和村長的職務。在職期間,積極配合當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人員、國保、國安、派出所公開迫害村中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構陷法輪功學員,闖進法輪功學員家中,搶取法輪功書籍、光盤、電腦等私人物品。法輪功學員曾多次給周景生講真相,被拒絕。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周景生曾經緩解的疾病再次復發,經醫院搶救無果後,在家中死亡,終遭惡報,做了中共黨魁的殉葬品。

武清區村治保主任馮西晨遭惡報死亡

馮西晨是天津市武清區徐官屯街馬莊村原治保主任,從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到二零零八年在任期間,積極配合「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國保、國安、派出所等參與迫害法輪功,致使村中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法輪功學員多次給馮講真相,馮西晨都沒有悔改。

在二零零八年秋季,馮西晨遭惡報,死於不治之症,成了中共的殉葬品。

津南區邪黨書記呂福春遭惡報被調查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據天津市紀委消息:經天津市委批准,天津市市委委員、津南區區委書記呂福春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

呂福春任職期間,有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判刑、勞教等迫害,至少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呂福春負有主要領導責任。

天津塘沽渤海石油公司法輪功學員王淑華,六十四歲,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被綁架後,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

濱海新區塘沽法輪功學員王貴起被秘密庭審、誣判,塘沽區法輪功學員尹光華被誣判三年半,天津濱海新區塘沽法輪功學員丁秀蘭被迫害致死。

塘沽區居委會人員張春紅遭惡報

天津市塘沽區高辛裏的張春紅,原來在居委會工作。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起,一直跟隨江澤民充當迫害工具,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後來,張春紅遭到惡報,工作也沒有了,丈夫和孩子都不要她,離婚後,沒自己的房子,母親最近又得癌症死去。

薊縣邦均鎮邪黨村支書王秀會患癌等死

天津市薊縣邦均鎮東中南道村邪黨支部書記王秀會,女,任書記以來配合惡黨迫害法輪功,對大法恨之入骨。她任職不到一年就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抓,資料點被破壞,法輪功學員被關勞教。有法輪功學員對她講真相,她惡意狂言:「共產黨手軟,打的輕。」

現在王秀會已遭到了惡報,得了淋巴癌。四十多歲的人頭髮全部脫光,整天戴著帽子,戴個大口罩不敢見人,被迫辭掉了職務,只有等死。村民們都說她是破壞大法遭了報應。

薊縣內保科長王春雷車禍死亡

天津市薊縣內保科長王春雷直接參與非法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直接參與和組織了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不遺餘力地以各種手段包括毒打及威逼,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也曾直接將一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抓入勞教所以及監獄。由於此人跟隨江氏集團迫害善良,遭到報應,於二零零二年新年期間出車禍死亡。

白古屯鄉幹部高福軍誹謗大法一命嗚呼

高福軍:男、五十二歲,天津市白古屯鄉幹部。高福軍極力反對大法,辱罵師父,謾罵大法,可以說達到了喪心病狂地步,在上班的路上罵,在汽車上罵、在值班院裏罵,而且百般刁難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喝了酒以後,見到法輪功學員更是信口開河、不分場合,跳著腳地罵師父、罵大法。

法輪功學員多次耐心地給他講真相,告訴他,你千萬別這樣做,對你沒有好處,因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並告訴他善惡有報,人要重德,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他不但不聽反而更猖狂地罵起來,他不相信有德。可巧,在外地上班的兒子回家結婚,定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兩天(皇曆初五、初六),但是高福軍於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絕症發作,經醫院檢查,已到肝硬化晚期,搶救無效,於兒子結婚前一天一命嗚呼。

河西區天塔街前居委會書記於寶榮遭惡報

天塔街前居委會書記於寶榮,女,五十多歲。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皇曆大年初九),於寶榮伙同惡人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搶東西,法輪功學員警告其不要對法輪功學員行惡,否則會遭報應的。於不聽並喊道:我不怕遭惡報!

五個月後,於寶榮遭報應,胳膊摔傷致殘,被解聘回家。於寶榮遭惡報後,自己拖著傷殘的胳膊,跟被迫害的學員說:我遭惡報了。

原寧河縣南小區書記陳春然、張慶芝遭惡報雙雙得癌症死亡

二人原是寧河縣南小區書記,迫害法輪功學員,撕大法書,不久遭惡報,雙雙得癌症死亡。

原寧河縣委副書記楊金華遭惡報被人捅死

楊金華曾任寧河縣委副書記等職,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在晨練的路上被人捅死,遭了惡報。

原寧河縣副縣長張洪如遭惡報死亡

原寧河縣副縣長張洪如,他緊跟江氏集團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他經常兇狠的說:「我就不相信治不了法輪功,」並把法輪功學員送進洗腦班進行迫害,不久得癌症,遭惡報死亡。

原蘆台鎮副鎮長史少權遭惡報

史少權,原蘆台鎮副鎮長,謾罵、詆毀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得重病救治不癒。

寶坻區綜合執法局長李傳繼落馬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李傳繼長期充當江氏集團的幫兇,曾在擔任鄉鎮長期間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傳繼已落馬。

西青區副區長董景川遭惡報死亡

原天津市西青區副區長董景川專門負責政法委系統。在任職期間,每年都會發生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或誤判,其中,今年六月初的王連榮就是其中的一例,在群眾中造成極壞的影響。董景川在今年七月初上班期間,從外面喝完大酒回到單位,突發心臟病當場死亡,現年五十八歲。

原大港區政協主席謝克儉突發腦出血死亡

原大港區政協主席謝克儉六十多歲,任邪黨大港區委副書記期間,極力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四月遭惡報,突發腦出血死亡。

馬莊村原婦聯主任參與迫害,突發「附體病」

天津市武清區徐關屯街馬莊村原村婦聯主任車孟英,女,六十二歲。在邪惡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初期,她經常配合610人員到本村煉功人家裏恐嚇,騷擾煉功人。特別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謊言的欺騙下到處散播詆毀大法的言論,瘋狂的宣傳迷信,例如:燒紙、燒香,或供一些邪的東西騙了村子裏的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法輪功學員多次給車孟英送發資料講真相,但她仍不悔悟。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的一天,車孟英到街道辦事處舉報本村牆壁上寫的「天滅中共,退黨平安」的標語,在二十七日突發疾病。到醫院檢查,院方明確的告訴她患的是「附體病」無法治療。車孟英在醫院住了幾天,回到家中,現在在家裏承受著痛苦的折磨。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