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天津市惡報實例(5)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五、天津市普通市民遭惡報實例

中共在對法輪功十七年的迫害中,通過所有媒體形式向百姓散播誣蔑法輪功的謊言,甚至在學生的課本中也加入了妖魔化法輪功的彌天大謊,在百姓中製造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仇恨,進而利用「群眾鬥群眾」的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更利用株連迫害的形式,讓法輪功學員的親人、鄰里、單位同事和領導等也參與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然而善惡有報的天理是無情的,做了迫害佛法修煉人的惡事,就會受到上天的報應。

天津市武清區下伍旗鎮良官屯村退休工人杜華甫誣蔑大法,阻止法輪功學員跟別人講真相,杜華甫當眾誣蔑大法,立即摔倒,搶救無效死亡。

下伍旗鎮政府人員趙曉光參與破壞大法,遭煤氣中毒,死亡。

誣陷法輪功學員,天津西青區村民寧玉松遭惡報

天津西青區李七莊鄉楊樓村法輪功學員楊文玲,勸村民寧玉松的兒子退出惡黨少先隊組織,保平安。第二天,孩子的學校打預防針,孩子發燒了。寧玉松認定是楊文玲給嚇的,三番幾次到大隊部和派出所誣告楊文玲,致使楊文玲遭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

寧玉松遭報應,耍錢,把自己的房子、汽車全輸掉了,又賣他媽的房。現在寧玉松失蹤了。他媽媽董淑英也因誣告法輪功學員遭報應,房子讓兒子還了債,自己還兩次做手術。

毀壞真相資料,天津西青區村民唐八遭惡報燒死

天津西青區李七莊街楊樓大隊負責安保的村民唐八,因受邪黨謊言矇蔽,仇恨大法與法輪功學員,積極參與迫害:撕毀真相粘貼,收繳真相資料,並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不久,唐八患雙腿股骨頭壞死,拄雙拐走路,失去了保安的工作。娶的兒媳生下的孫女光吃不長,生下來多大,還是多大。為給孫女治病,把房子賣了,住車棚,花了十多萬元錢也沒治好孫女的病。自己又添了肝硬化腹水病,痛不欲生,想到了自殺。死前,唐八回老家看望一次老娘。回家後,把酒精從頭頂澆下,用打火機點燃,把自己給燒著了。家人發現後,送醫院救治,醫院開口要押金十萬,並告知:要想治好得七十萬元,還不保好。人在醫院住了三天半就死了,死相慘不忍睹。

天津市郝老太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給本人及家人招致厄運三死一殘

天津市紅橋區有一個老太太,她丈夫姓郝,人們叫她郝老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煽動全國上下迫害法輪功,當時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可能是因為修煉的晚一些,派出所居委會都不知道,沒有找這人的麻煩。可是,和她住一個樓的郝老太把這位法輪功學員惡意舉報到派出所,派出所來人把這個法輪功學員的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非法抄走。

自郝老太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之後,她們家的惡事不斷,她小兒子的腿出現嚴重工傷,她的小兒媳帶著孩子和她兒子離婚走了,至今她的小兒子拄拐棍走路。

郝老太和她丈夫六十多歲,本來身體都挺好的,可是沒多長時間,她丈夫病倒住院,在她丈夫住院的時候,郝老太突然間得急病,不治而死。她丈夫沒有多長時間也死了。

這期間,她的大兒媳婦得了乳腺癌,後來切除了乳房,三伏天化療,頭髮都掉了,戴了一頂白帽子。不長時間,她的大兒子在外地開長途,出了車禍,屍首都撞飛了,上身和腿分了家,說現場非常慘,當時,她的大孫女才十多歲。

好好的一個家,就在她惡意舉報法輪功學員之後不久,發生了這樣的慘狀,也就是說遭到了報應。不但報應了她,還連累了她的家人。

舉報小姨子修煉法輪功 天津市工人劉佩晨斃命禍及家人

劉佩晨,五十三歲,天津市津南區雙港鎮皮革廠工人,九九年劉佩晨聽信江氏集團對法輪大法的污衊,反對大法、辱罵大法,小姨子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有一次,他找他小姨子借錢,因小姨子也下崗失業了,也沒那麼多錢借他,他懷恨在心,在二零零二年七月底,他去小姨子家串門時,他看到小姨子屋子裏有電腦、打印機,心生惡意,他知道小姨子修煉法輪功,就到津南雙港派出所舉報小姨子煉法輪功的事情,在當年八月初,津南區雙港派出所和鹹水沽分局610就抓走了他小姨子家四口人。大家說劉佩晨太缺德了。

就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份的一天,劉佩晨去買菜,路上被一輛電動車撞倒,到醫院搶救,腦袋上打了好幾個眼,但是他不知改悔,最後也沒救活,還是死了。

劉佩晨舉報法輪功學員遭惡報,還殃及他女兒,他的女兒婚後懷孕七個月,因孩子過大,子宮被撐破,不管甚麼原因吧,最後孩子也沒保住,子宮被摘除,從此不能生育。

天津武清區河北屯西樓村村民馬術旺舉報發真相傳單的學員死亡。

馬術旺舉報發真相傳單的學員後被汽車撞成植物人,只有兩眼會動,三個月後於二零零一年二月死亡,年僅三十歲。

天津市武清區東浦窪鄉大吳場村肖西發伙同鄉幹部抓捕法輪功學員遭報應

肖西發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當村長期間,伙同某些鄉幹部抓捕法輪功學員。後在二零零三年十一前因嫖娼被揭發,半夜被警察抓走,遭到拘留半個月並罰款一萬元的報應。

天津市武清區南裏小區吳姓保安辱罵大法,遭報應被汽車撞死。

二零零二年春,一天我去天津市武清區南裏小區親戚家串門,一進小區門見許多人站在保安室門前議論紛紛,原來一名姓吳的保安被汽車撞死了。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該保安逼迫保潔工華姐撕法輪功學員張貼的真相小標語,華姐不撕,並告訴他撕了會遭報應。姓吳的保安不但不聽勸善,反而辱罵大法,不相信有報應,並把他以前所揭的小標語都拿出來給大家看,說:「我都揭了這麼多了,怎麼不遭報應呢,全是假的。」事隔兩天,他騎摩托去開發區辦事,剛到那就被汽車撞倒,當場死亡。知道此事的人們都奔走相告,「真有報應啊!」

天津市南開五馬路小學政治打手侮蔑大法,給學校帶來災禍

天津市南開五馬路小學二零零四年底某日上午播放誹謗大法廣播,三小時後鍋爐爆炸,廣播室突然起火,蔓延燃燒至數間樓內房間,廣播室內設備悉數燒毀,樓道內黑煙瀰漫(散發)充滿了焦煙味,上小學的學生書包都充滿焦味,現世報之速,不得不信服。

原天津市寶坻區大中農廠二米線廠廠長李立英辱罵大法禍及兒孫

李立英,女,原天津市寶坻區大中農廠二米線廠廠長,煽動廠工人簽名辱罵大法,不聽勸說,其孫子六歲時墜樓而死。

天津大榮超市保安郎某遭惡報死亡,郎某在工作期間多次把別人給他的大法真相資料撕毀,曾有人勸他不要做這種事,他不聽。郎某於二零零五年七月患心臟病死亡。

天津市武清區大良鎮高二學生李娜誣蔑大法,遭惡報死亡

李娜,女,十八歲,在天津市武清區大良鎮高中讀高二,大良鎮大十百戶村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武清區教育局迫害法輪功,每年都組織區內各中小學師生開展揭批法輪功徵文活動。而大良鎮高中每次都積極完成上面下發的政治任務,對該校師生進行排查、洗腦,開展揭批活動。二零零五年暑假前學校再次開展徵文活動,即將上高二的學生李娜在江氏謊言的欺騙下,充滿了對大法的仇恨,寫了誣蔑大法的文章。由於文章「揭批」的比較深入,還被選送到天津市,等候評獎。但誰會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妙齡少女卻慘死在江澤民的謊言欺騙中。七月二十六日,李娜突然高燒不退,在多方求醫無效的情況下,於七月二十八日死亡。據家屬說,她死時五臟均被「燒壞」,雙眼從眼眶中流了出來,死相非常可怕。(近兩天的時間就花去了醫藥費一萬七千多元,請來了天津北京各大醫院知名教授,但都沒有查清是甚麼病。死前身體非常健康,沒有任何疾病。)

惡毒攻擊大法,天津市津南區鹹水沽五登房村的村民曹文舉遭惡報暴死

天津市津南區鹹水沽五登房村的村民曹文舉在工地幹活時,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給其講法輪功真相。曹文舉除了不相信,而且還破口大罵大法師父、罵法輪大法等許多惡毒的髒話。可是沒過一個半月,曹文舉突發心臟病暴死,遭到惡報。終年五十二歲。

原大港區晨暉裏物業經理劉明德遭惡報猝死

原大港區晨暉裏物業經理劉明德,四十多歲,追隨江澤民,喪失良知,在小區通風報信,賣命配合公安,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五年突發心臟病死亡,遭惡報。

天津薊縣花園新村高老太辱罵大法,患骨髓癌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聽到廣播喇叭誣蔑法輪大法師父,她便跟隨破口大罵;時間不長就遭惡報得了尾骨癌,一年後死亡。

黃花店鄉派出所司機楊紹軍遭惡報得怪病。

法輪功學員孫滿元被抓到派出所挨打受辱,到了晚上黃花店鄉政法委書記祁印德(汊沽港西肖莊村人,現在武清農機局當副局長)對孫滿元一頓拳打腳踢。

派出所司機楊紹軍,為討好祁印德說:「還用您親自打,您歇著,我來。」說著,打了孫滿元十多個嘴巴子。楊紹軍,崔胡營村人,多次毒打法輪功學員,抄家也衝在最前面,後來遭了惡報,得了一種怪病,到處求仙、燒香、問卦。

天津武清陳嘴鄉大旺村村民李國生陷害法輪功學員,給家庭帶來災難

天津武清陳嘴鄉大旺村村民李國生惡意構陷本村法輪功學員,造成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七天,家人還被派出所勒索一千塊錢。

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農民們都在秋收,忙著在村邊公路旁曬玉米,一個騎電動車的婦女,一下子摔倒在晾曬的玉米上,摔得很重,臉搓破了,人也起不來了,家人趕到,打聽是誰家曬的玉米,找誰包賠損失。因為政府有個條令:誰家在公路上曬糧食把人滑到,誰家給醫治,結果曬玉米的主人怕挨訛,不敢承認,受傷婦女的家人就把玉米都拉走了,整整一大車,五千來斤。

天津武清區楊村鎮南樓派出所退休警察張仲謾罵大法,遭惡報死亡

張仲信是天津市武清區楊村鎮南樓派出所的退休警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間,他上下活動,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蹤,撕大法標語和真相資料,用下流的語言罵法輪大法和師父,仇視法輪功學員。結果得了喉癌,做了兩次手術,不能說話,只能用手和筆表達,於二零一零年正月死亡。

武清區楊村鎮二街邪黨組織成員王寶山謾罵大法師父,遭報

王寶山是楊村鎮二街邪黨組織成員,「七二零」期間,他配合邪黨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大街小巷謾罵大法和師父,當時就遭到了報應,摔的頭破血流。前幾年得了腦血栓,說話不清楚,不能吃東西,每天靠打流食活著,真是生不如死。

天津市薊縣東趙各莊鄉東趙各莊村趙尚奎謾罵大法師父遭惡報車禍慘死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四日下午,天津市薊縣東趙各莊鄉東趙各莊村趙尚奎推著自行車在本村西大橋溜達、被汽車撞,慘不忍睹。趙尚奎歷任東趙各莊村第五生產隊隊長,長期惡言謾罵李洪志老師、誹謗法輪功,有人勸他也不改,最終給自己帶來了災禍。

我們都知道二戰對納粹戰犯紐倫堡大審判,多數被處以絞刑。追隨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那些高官雖以貪腐名義被收監,將來他(她)們面臨的國際審判所得到下場比納粹戰犯更慘烈,那是他們的罪惡報應。

而那些被江澤民集團謊言欺騙的各級參與迫害的人員才是真正可悲的。他們所有這一切惡報都是法輪功學員不願看到的,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為甚麼要苦口婆心的告訴您大法和迫害真相,就是她們不希望看到您再成為惡報中的一員。您的生命是珍貴的!您親人的生命是珍貴的!清醒理智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成為江澤民犯罪集團與中共的殉葬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