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迫害法輪功 天津市惡報實例(4)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四、天津企事業單位遭惡報實例

中國醫學科學院放射醫學研究所所長兼黨委書記周繼文遭到惡報,患最惡性的腫瘤胰腺癌死亡。繼任黨委書記張愛麗也得了惡性乳腺癌住院。

中國醫學科學院放射醫學研究所位於天津市南開區白堤路二百三十八號,南開大學後門附近。多年來該研究所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先後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遣送原籍或被迫調離。二零零三年,聽命於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長兼黨委書記周繼文遭到惡報,患最惡性的腫瘤──胰腺癌死亡。二零零七年,繼任黨委書記張愛麗也得了惡性乳腺癌住院。

天津中醫學院610頭子崔樹平遭惡報死亡

天津中醫學院610頭子、原組織部長崔樹平在二零零四年九月突發腦溢血死亡,死時四十七歲。

該人生前曾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專打小報告,致使數位修法輪大法的大學生、研究生被迫轉學、休學、失去工作。有數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勞教所迫害。他平時極其惡毒的攻擊法輪功,結果在一次開會時突發腦溢血,送去醫院搶救,一週後死亡。崔的兒子現在得了精神病。

天津武清區一中學校長龔印毒害師生得腦栓塞

天津市武清區崔黃口鎮第一初級中學校長龔印,四十多歲。他積極追隨江氏集團,在全校師生中強迫揭批法輪功,毒害廣大師生,搞人人過關。

遭到惡報,醫院診斷為腦栓塞。目前仍躺在病床上,上半身已失去知覺。知情人都說:他是強迫師生揭批法輪功遭了惡報。

西青區教育局武保科姚科長遭惡報突發腦溢血死亡

自江、羅導演了「天安門自焚事件」後,二零零一年的一天,西青區教育局武保科姚科長(專管教育系統法輪功學員的)要求全體職工簽字批判法輪功,再次逼迫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寫揭批法輪功的「保證書」,被拒絕了。不久,這位姚科長在一次酒後突發腦溢血死亡。

寧河縣豐台中學書記楊柏金遭惡報死亡

寧河縣豐台中學書記楊柏金,四十多歲,舉報本校齊老師修煉法輪功,該老師被非法勞教後不久,楊柏金突然昏倒在辦公室,在送醫院途中死亡。老師、學生都說他做惡事,遭了惡報。

立達職專邪黨書記邢玉鑫、校長胡增亮惡報上身殃及了立達職專的師生員工。

立達職專是一所為數不多的全國重點職專,當初曾輝煌一時,但是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該校主要負責人──邪黨書記邢玉鑫、校長胡增亮等追隨中共,採取各種手段,迫害本校法輪功學員張春霞老師,他們的惡行不僅導致自己惡報上身,也殃及了立達職專的師生員工,學校的辦學處境每況愈下。曾經輝煌的立達職專面臨解散。

天津市某社科機構邪黨成員杜某,李某,鄧某,周某遭惡報二死二病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天津市某社科機構立即在惡黨的基層黨組指揮下,放下所有正常工作,大會、小會實施一切手段進行「揭批」,並瘋狂的配合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

女黨徒杜某,更是施展全身解數,強迫法輪功學員罵師父。杜某為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目的,和另一女黨徒李某為上司出謀劃策,到法輪功學員的愛人單位去挑撥、在眾多同事面前說壞話,敗壞大法的名聲,並惡狠狠的說,我真想一腳把你們(指法輪功學員)都踹死。不久杜某本來已做完乳腺癌手術癒合的病灶,進而復發,並且轉移到骨髓,花費了大量的醫藥費,病情並無好轉,全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直至死時,臉上都充滿著恐怖。李某黃水瘡長了一身,尤其趕上醫療制度改革,花了自己不知多少錢仍不見效,即使夏天,也要圍的風雨不透,好像沒臉見人。

單位的鄧某,為了討好領導,爭取在迫害法輪功中建功立業,發揮了熟練計算機技術之長,每天為領導在網上監視法輪功的動向,花費大量時間,浪費大量資財,來討主子歡心,不久加入了惡黨。還聯通社科界的敗類周某,向上要了經費,搞甚麼在社會上調查法輪功的課題,得到了主子們的賞識,給了一份獎勵。有「付出」就有「收穫」,首先是鄧某結婚不久的妻子,患上子宮肌瘤,而且很大,連卵巢都摘除了,落了個無後不孝;然後,周某自己是鼻腔腫物,住院期間遭罪不少,落了個不知香臭,一遇颳風下雨,氣都難喘。二零零五年,周某患癌症死去。

天津市薊縣邦均二小校長劉春發遭惡報撞樹而亡

天津市薊縣邦均二小校長劉春發,男,四十歲左右,他對向學生講真相的老師(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停止工作,扣發工資,給法輪功學員造成了身心和家庭的傷害。去年五月份左右,劉春發自己開車撞樹而亡,遭到應有的報應。

天津市某中學校長孟××,和黨務秘書楊××遭惡報殃及家人身亡

天津市某中學校長孟××,和黨務秘書楊××對本校堅持「真、善、忍」信仰的老師進行迫害。先對這位老師洗腦無效後,送他去拘留所,致使這位老師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受殘酷的迫害,生命垂危。「善惡有報是天理」,楊××的丈夫得暴病身亡。孟××的兒子在一次車禍中,腿折致殘,事隔不久,其孫子被砸死。

天津市寶坻區大鐘農場警察胡朝輝車禍身亡

天津市寶坻區大鐘農場警察胡朝輝連遇兩次車禍現已身亡。此人生前曾看過大法書,身心受益匪淺,但自從七二零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以來,迫於壓力怕丟掉飯碗,昧著良心多次協同邪黨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撕毀大法真相標語。家人和朋友曾多次勸說他仍執迷不悟,第一次出車禍時明真相的人都說是天對他的警示。可他就是不聽,仍我行我素,結果於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在去寶坻喝酒後路上與汽車相撞死於非命。最終給家庭釀成了悲劇,給親人帶來了痛苦,也把自己送上了絕路。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