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明慧網的工作中體悟師尊的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上一次明慧法會是九年前了。明慧網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們交流體會的平台、體現整體證實法的狀態,也彙集了大法弟子們揭露迫害的第一手資料,向全世界民眾在講真相。十八年來作為編輯組的一員,在相對寂寞中堅持下來,正是師父反覆強調的明慧網的作用,給了我動力。

師尊的看護

過程中,我深切體會到,師父的看護無處不在,網站實質的穩定和運行,師父都在照看。我們若能保證自己的修煉狀態、保持住這份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的心,就能做下來,並一直做下去。我體會,連寫稿、編稿中實質的難度都是如此。

我記得多年前有一次師父告誡我們要虛心。我體會,就是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做了甚麼。的確,事實上,如同一位大陸同修的體會交流的,每講明白一個人,同修就在心裏謝謝師父,我自己常體會到師父的看護和加持。

有一次,連續瀏覽幾篇大陸同修來稿,反映出一種心態問題,我感覺這問題應該寫篇文章討論一下,就盼著有大陸同修有來稿說說這個事。盼了幾天,沒有。我自己怎麼也提不起筆來。那期間讀經文,讀到連續幾段分明就是在說這個問題。我知道不寫不行,跟別的編輯交流,希望別的同修能寫。過後我在睡夢中,睡著腦子裏就是那篇文章,怎麼分層次,怎麼展開……醒過來,知道師父都這麼點化了,再也無可推托了,馬上寫,半小時寫完。發表後,也有大陸同修的繼續討論。

有的時候做點事,那個壓力不知哪裏來的,可能是那個事情會起作用,自己沒修好的東西在抵觸。我感受到師父這樣手把手的幫,心裏真希望自己能修的好些,很多事情會水到渠成,不會那麼大阻力。有的事情因為個人狀態不到位,可能想不到、做不成,或者沒結果。

師父說過:「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1]作為編輯,我們本身註定有這樣的使命,師父也早已賦予了完成這件事情所需要的智慧和能力,過程中又是這樣不斷的提攜和點悟,如果還做不好,那是要負責任的。師父沒有對哪個弟子更多更艱難的要求,是本來就可以達到的,本來就安排能達到的。所以,如果做的可以,那是必然,應該的;做不出來、想不出來,那是修煉上差了,跟不上師父的步伐。

清修

海外很多當年的青年大法弟子可能經歷相似,在大陸上中學、大學、考研、出國、深造、留在海外工作,一路下來,我也是如此。當時工作沒多久,發生了「七﹒二零」的迫害。開始還能一邊做辦公室的事、一邊做明慧網的事。堅持不了多久,就專門做明慧網的事。

開始幾年,沒有甚麼別的想法,非常專心。因為太忙,即使沒有跟別的同修接觸,也不跟常人接觸,都沒有甚麼感覺,每天編輯大陸同修被迫害的經歷、交流體會,心情隨之起伏,有時感佩,有時對邪惡憤怒。雖然組內同修們配合上時有矛盾,自己執著也太多,就是該磨磨的。

幾年之後,好像忽然抬頭看看周圍的環境,發現自己不在其中了,每天除了文字工作,連句話甚至都不用說。家裏沒有經濟問題,不需我工作。有時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穿工作制服的人,也很羨慕。有時想參加地區集體學法,也不能堅持多長時間,大家看這學員總不能熱心加入當地講真相項目,不理解,有時都造成小組輔導員的壓力了。作為明慧編輯來講,做甚麼是絕對不能說的,為了大陸同修的安全,為了整個項目的安全。所以漸漸也很難參加當地學法組了。

大概十年前,有一陣子我的修煉狀態不好,做明慧工作的壓力也感覺比以前大。有一天,正巧別的項目招人考核,一時興趣,我就想去湊湊熱鬧,就算不認識,也看看別的同修們。一進門,發現師父端坐在大廳中央,師父就看著我,面沉似水,生氣的樣子。過了一會兒,師父就說:「你們有些人很忙的,到這兒來幹嘛來了?這兒是來給你玩玩的嗎?……」

回家的路上,我仔細想了想。師父對大陸大法弟子非常關心,密切注視,對明慧網非常重視,這些我一直知道。但是我沒有感受過自己在這裏工作這件事,也很重要,甚至覺的走到這個項目中來,實屬偶然。被師父這樣一說,我想可能不是自己認為的那樣。我下了決心,不管自己覺得狀態好不好,都要在這個項目中幹下去;不管覺得寂寞不寂寞,都要堅持下去。每個生命來世的目地、去向、承受能力,師父最知道,不會選錯人。我們做下去,做到底,做成,就是不負師尊的期望。

我知道身邊幾位編輯同修,很謙虛低調,有的同修說是偶然做了明慧和明慧中的某個角色,有時甚至覺得別人更適合做。其實不然,我們在迷中,很多事情我們看不到。古人說,知遇之恩,肝腦塗地以報。對於每個大法弟子來說,師父的選擇就不只是「知遇之恩」了,也沒需要我們肝腦塗地。但是我們確實需要非常努力認真,無論還要多久,我們就是要堅持到底,證實大法,證實師尊的選擇。

師父曾經對我們講過,清修也是一種修煉啊。所以,我從未懷疑自己的修煉方式和道路。在海外相對來講,這條路是很寂寞,這就是這種修煉方式的難度。各人的修煉難度體現在不同方面。

努力工作

每年的「五﹒一三」法輪大法日的徵文、大陸法會徵文、四次年節問候期間,都是編輯組最忙的時間。有時大陸同修非常積極主動,我記得來稿較多的一次有兩萬多篇。稿件都很珍貴,是同修們修煉的過程和成果,要從這些稿中挑出徵文期間發表的,和作為平時日常稿的文章。工作分為幾大步驟。從稿件開始投過來到最後發表,中間的一兩個月,是編輯組需要工作加倍的時候,既要保證日常發表不出問題,也要保證徵文工作質量、按時完成。

有的時候可能是沒配合好,人手不足,也可能個人修煉狀態沒達到,幹起來會感覺壓力大,累,有時甚至徵文已經發表完了,積累下來的感覺還是壓力。實際上,每一次徵文發表後,各地同修們反饋,效果都很好。同修們的文章精彩動人,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我常想,大陸同修寫稿、組織稿、打字,是關鍵環節;編輯只是挑選、編輯,相對來講,不應該感覺那麼累。說是這麼說,不過每次想到徵文,都有望洋興嘆、然後便是愚公移山的感覺。

去年三月,同修提醒徵文時間到了。大陸同修們又該忙了,我們這些編輯也該忙了。我坐在房間裏發愁:這麼大的工作量……這時師父借周圍的人點化我:就是應該努力工作,而且要不停的工作。

當然,以上只是自己修煉的小插曲。所有的編輯們當然希望徵文來稿數量大、質量好,那樣說明整體狀態好。肯定有好稿,心裏就踏實。

修心性

大陸同修常常鼓勵我們。有的大陸同修來信說:我們知道編輯同修們幹了多年,可能認為自己很知道明慧網的意義了,不過實際上,你們還是不能完全體會明慧網在大陸同修心目中的作用和意義。

平時,有任何的活動和編輯反饋、查詢等,大陸同修都非常配合。有的同修回信,寥寥幾行字,也能讓人感受到對方修煉的成熟和理性。

不過,也因為大家看重明慧網,心性修煉的機會也是常有的。編輯和投稿人有時會視角不同,著重點不同。投稿人的想法往往從本地狀況出發、從寫作者的努力出發、從營救本地同修角度出發,為觀察到的不良現象、或者自己感受到的迫害氣氛焦慮,等等。編輯除了考慮這些,還需考慮網站整體影響、稿件質量和導向、在不同讀者群中的影響。有時文章基本觀點是對的,但可能論述極端或偏頗。「正反同出」[2]的道理,在文章發表及其效應上來看,是有充份體現的。

所以有些稿件無法用或無法全用,編輯的想法也很難三言兩語講清,基於稿源的複雜性,甚至不好與投稿同修輕易交流。在這種情況下,往往容易產生一些誤解和矛盾,有的同修反饋比較高調。

雖然,在不斷修煉中,我感覺自己漸漸的能超脫出來一些了,有時能做到透過表面態度,解決實質問題,但有時心性有波動。

最近,我常想,師父說:「明慧網是偉大的」[3]。我們雖然是非常平凡的修煉人,但從事的工作是偉大的,就得有大忍之心。我們的修煉之路就在其中,不可能那麼簡單,大家你好我好的就做成了。誤解、質疑、矛盾,是必然的。不應該排斥矛盾,應該自然而然,心平氣和的對待。

有時打開電腦,我就想,今天就是來「上課」了,準備好了,不怕矛盾和批評。有錯就糾正,如果是別人想的不周全,或者無法從整體角度考慮,無從解釋就不解釋,但是對的要堅持,心裏對別的同修要善,要理解。

在這一點上,一直在修。

我體會,修煉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在平時每件小事上,每次動的心思,每一天的工作有沒有認真對待……日積月累,心性一定會提高,最終會修成圓滿,不負師望!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018年明慧法會發言稿選登,有刪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