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在翻譯過程中得來的重要一課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最近和其他同修一起翻譯一些關於我們項目的交流體會文章。在這個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心性關。儘管有些時候我得慢慢了解情況,從一個真正的修煉者的角度去看待這些情況,但是我很感激能夠遇到這些關。在這裏,我只分享一個我過的關。整個情況看似簡單,但我從中學到的重要一課。

一位同修從男性作者(他是男性)的角度翻譯了一篇文章。當我讀到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感覺作者看起來像是女的(我是女性)。我查看了作者的名字,但英文版本沒有給出性別。我們的團隊裏沒有說中文的學員,所以我無法立即查到作者的性別。以前翻譯文章的時候,我通常可以從文章中感受到作者是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當我稍後對照檢查他們的名字時,往往證實了我的感覺是對的。

所以,我就根據我以前的經驗,按照我的「感覺」,改了文章中人物的性別。我在交稿的截止日期提交了文章,但是我沒有通知做翻譯的同修,我改了人物的性別。我認為他不會有異議,所以我覺得不必要去解釋啦。另外還有一個想法,就是我想避免與他不必要的爭論。因為過去他經常寫很多電子郵件,而且經常跑題。結果,其他學員也加進來討論,題跑得更遠啦,完全失去了討論的初衷。最終也沒有得出一個實際的解決方案。這一次,我覺得他應該學會接受別人的決定,想「給他上一課」。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我就是甚麼都不想做。

後來,那個同修看到了我的改動,就和我聯繫。他問我為甚麼要改動他翻譯的版本,尤其把性別都改了。看了他的電子郵件後,我的第一反應是保護自己。我在想他又在那裏討論為甚麼這樣,為甚麼那樣。為甚麼他就不能接受一次別人的改動,而不必進行辯論下去?

然後我想給他發個電子郵件,告訴他應該學會接受別人的改動,而不必每次都問為甚麼。我想告訴他不要執著「他自己的版本」。當我打算寫郵件的時候,我心裏不太平衡,也不冷靜。我的心裏有一個結。我對他有各種消極的想法。我躍躍欲試,準備跟他好好辯論一番。

在那時,我意識到,我希望他做的所有事情實際也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在開始的時候想避免和他接觸,爭論誰對誰錯。而現在,我卻要去和他爭論誰對誰錯。我彷彿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

所以,我決定要面對我自己,不再像以前和別人合作的時候逃避自己。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1]師父還說:「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對我錯,會想自己: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這是修煉的法寶,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特點。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這就叫「向內找」。」[2]

說實話,即使不是一件大事,我也要花一段時間才能平靜。我必須真正去掉爭論誰對誰錯的執著心,以及控制心。我的腦海中不斷湧現各種想法。我決定要做一個真修弟子,向內找,注重我需要從這種情況中學到的東西。

我不應該責怪別人,而應該嘗試從別人的角度去看待事情。修煉人應該對別人好,先考慮別人。修煉者應該向內找。我應該更加信法。舊勢力只希望改變他人,而不改變他們自己。我發正念清除在我空間場裏所有不斷使我向外找的壞習慣。

過了一會兒,我冷靜下來了。

我告訴自己不要想他應該修去的是甚麼,而是思考我必須從這種情況中學到甚麼。我回想起當時的情況,原文中沒有作者的名字,但我直接按照我自己的感覺改動了性別。我有甚麼具體的理由認為我的版本比他的版本好嗎?實際上,我唯一的理由就是我認為在這些事情上我比他更有經驗。我認為我的解決方案更好。我做了改動,又不想爭論。 我故意沒有通知他我的決定。

要在過去,我會回覆他,說我們要提高效率,要在限期前翻完文章,我們要學會接受不同的版本,不要抱怨。實際上,這只是在攪渾水,並沒有真正討論實質的問題。我意識到這正是舊勢力現在想要的。它們會想要我們不停的辯論,破壞我們的合作關係。我很震驚的想起我的同修和我因為舊勢力的詭計而浪費了多少時間,進行了漫長的辯論,經常完全停止合作。整個過程是潛移默化的。我覺得現在是時候停止這種影響了。因為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舊勢力已經影響了我們很多次。

我要聽師父的話,加強信師信法。那麼我一定能克服這些不符合法的壞習慣。我感覺一塊冰塊慢慢的在我心中和我腦海中融化。

我發了一封郵件給那個同修,誠實的解釋了我的想法,從一開始的想避免和他爭論,因為我認為自己有經驗,到我認識到我要去掉證實自己的心。我還陳述了我從中悟到的東西。我看到了他為翻譯所付出的努力,並且我為我沒有尊重他的工作而道歉。我提出我重新翻譯,加入他原來的想法。這些都是我的真心話。我能夠感受到我的念很正。我謙虛的表達了我的真實想法。

這位同修對我的電子郵件表示感謝,並表示沒有必要對翻譯作進一步修改。我們沒有進一步討論這個話題。我感到平和與團結。事實上,我們之間還有一些其它的情況,最終通過彼此的坦誠相待得到解決。我學到了很好的一課,要調整我的想法和行為。

在我們與其他同修合作的過程中,我認為重要的是不要被舊勢力設定的誘餌所影響。它們的誘餌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形狀和大小。它們可能看起來很小,但是它們隨著時間加強。我在想為甚麼我沒有早一點清楚的認識到這一點?

我深深的認識到,即使在我們的大法項目中,我也不應該證實自己,而是要誠實和尊重的與同修合作。只有這樣做,我覺的我們正在用言語和行動來證實大法。不這樣做的話──我們就像是與舊勢力合作,而沒有否定和清除它們。

我越是坦誠,越簡單明瞭,我越向內找,在大法項目和個人生活中我越能與他人順暢的合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018年明慧法會發言稿選登,有刪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