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我的修煉歷程是一個很典型的在西方世界長大的年輕弟子的歷程。我七歲時父母在一個朋友的推薦下開始修煉。他們讀書和煉功時,我就跟著做。我認同《轉法輪》中講的原則,認為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我並沒有突然覺悟的狀態,喜悅的淚水,或覺的人生有重大改變的經歷。我也沒有任何疾病可去,所以我沒有很多大法弟子的祛病健身的經歷。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

或許是我的生活舒適導致了我的自滿和對自己所得到的不珍惜。我大部份的人生,其實是跟著我的父母和其他的大法弟子走,但我沒有主動的修自己或為自己的修煉負責。十四歲時我去了離家很遠的地方讀住宿學校。沒有父母的督促學法,沒有別的同修,我逐漸遠離了大法,過著像常人一樣的生活。大部份的空餘時間我都在和朋友玩遊戲。唯一把我和大法聯繫起來的事是我偶爾還給英文明慧校對翻譯的文章。

實修

儘管我不是很精進,我腦中一直有一念:我是一個修煉人。每次法會後,我都會短暫的清醒,但很快我又回到常人的生活。

大一期末時,我覺的我應該給我的幾個要好的朋友講真相。我告訴他們大法的原則和大法怎樣教學員變成更好的人。讓我驚訝的是,一個朋友說,「你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有善心。」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但我知道他說的是對的。我經常玩暴力的電子遊戲,裏面有殺人的場面。我學習不是特別用功。在很多方面,我的舉止和道德標準還不如我想跟他講真相的常人。我怎樣救他們?我怎樣證實法?稱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不是在破壞大法的形像?這次經歷讓我第一次反思自己。回頭看去,我一直在被外在的因素所帶動:我的父母,其他同修,甚至是師父(當我幸運的見到師父講法)。但我從來沒對自己的修煉負責。

那個夏天,我到一個不同的城市工作。一天我的居住區突然停電了。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讀《轉法輪》,不需要電。我意識到這是一個讓我去掉對技術和娛樂的執著心的機會。我開始靜心讀《轉法輪》。

這一次我的學法和過去不同:我是自己主動在學法。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變化。我不再執著電子遊戲和慾望。當我的同事在一個地方停車但不付費時,我交錢了,儘管我知道沒人收罰款。當我上班時,我不再搶最好的停車位置。我很高興把好的停車位置留給別人。

這些變化很小,不值得吹噓。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並沒有有意的去改變我的行為。我不是在裝著表面善良,而是從內心深處的變化。我並沒有經歷任何超常的事,但我清楚的知道大法是唯一真正讓我提高的力量。這一念樹立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念。

修去對名和利的執著

我從很小開始學法,所以我一直覺的我對名利看的很淡了。畢竟我的大部份人生都是一個學生,我沒有甚麼特殊的才能可以炫耀的。但我從大學畢業後,事情有了變化。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年輕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時挺好,在常人社會中沒有甚麼本事的時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頭地的時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擾」。

我工作不到三年,就被提升到一個管理職位,我的成員都比我大。雖然我知道我的能力是師父給的,但我還是對自己這麼快得到提職感到自豪。

因為這個提職是在我們公司正常的人事變動之外,我被告知我的頭銜變化和工資漲幅會有所滯後。一個星期過去了,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再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動靜。當我問起時,我被告知沒有新的進展。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

我意識到我不用對我的提職擔心,師父在看護著一切。我決定不再擔心,正常工作。

第二天,我被告知我的提職一事全搞定了。工資漲幅從決定我的提職那天開始算。我意識到師父一直在等著我去掉我的執著心。

去掉證實自己的心

我雖不是一個很好的修煉人,但我確實有一些才能可以用在證實大法的項目上。我逐漸生出了證實自己和炫耀自己的心。

作為一個能說地道英語和讀寫中文的人,我被經常邀請做不同的和寫作有關的項目,包括英文明慧。作為一個校對員,後來成為一個編輯,我發現我變的對我們的翻譯質量很挑剔。我開始寫很長的反饋給組員,我指出他們的錯誤。在每週的例會上,我做著同樣的事,對我覺的翻譯的不好的文章指手畫腳。

給反饋本身並沒錯,但我的努力並不是完全無私的。很多時候我的出發點是證實我自己,而不是法。我以提高我們網站質量的名義在說話,但我的言談中充滿了負面的因素,包括我的自大和沒有耐心。

當我不再挑剔時,我開始看出每一篇文章的力量和美麗,以及翻譯人員和校對員的用心。我看到我們的翻譯人員克服了種種困難,我看到我們的校對員努力把文章改的更好。他們都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

我不再用自己的觀念去要求每一篇文章。我盡力去幫助文章的作者更好的傳遞他們想表達的信息。我不再在例會上長篇大論說教,我開始鼓勵別人參與討論,發表不同意見,讓我們的團隊作為一個整體來提高。我不再挑剔文章的缺陷,我盡力發現文章做的好的地方來激勵我自己。

證實自己的執著心也體現在我對公眾演說的恐懼上。我很內向和靦腆。我第一次在一大群人前講話時,我都不能完整的說出一句話來。當我被邀請在一個學術會議上做一個演講時,我很擔心自己做不好。

但我意識到我的這種恐懼植根於我對自己的執著心,尤其是對自己的名聲。我意識我被邀請參加的這個會議,我不是在為自己演講,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在傳遞聽眾在等待聽到的真相,一個從法中來的信息。我轉變觀念後,意識到我不是證實自己,而是證實大法,我不再擔心甚麼,我順利做完我的演講。

用正念代替人心

當我對日常遇到的人講真相時,我有時不知該從何講起,我不知那個人會不會接受,我不知我要說的會不會和我們的交談有關係。

一次在辦妥租車手續後,我猶豫是不是和櫃台的人講真相。那時我只有器官移植的資料,我不知我是不是應該提起這個話題。

我後來還是決定再走進去和他們講真相。我一提起這個話題,那三個員工就很認真聽,開始問問題。中間他們的老闆出來告訴其中的一人,他和她約好的會早應該開始了。那個員工說,「不,我想聽這個。這個話題更重要。」

我很感動。我講完後和他們的老闆道歉,說我佔用了他們的時間。她已不生氣了,她笑著說,「沒關係!」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

這次經歷讓我意識到眾生都在等著聽我們講真相。我不應讓自己的人心擋住我。

結語

在過去幾年裏,我經歷了從遠離大法到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的過程。明慧這個項目在我修煉狀態最差時維繫了我和大法的聯繫,幫助我認清和清除我的執著心。我會繼續向內找,純淨我的思想,讓我做的一切都基於法。

(2018年明慧法會發言稿選登,有刪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