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我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我從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藉這次項目組開會的機會,與同修們交流幾個修煉的小體會。

學法

我修煉中一個大的挑戰就是沒有時間。我有一個全職的常人工作,特別是上下班開車,路上單程就要花一個小時,把有限的時間擠的更少了。不想浪費了這寶貴的兩個小時,所以我在開車時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曾經有三個月的時間,還能聽的很專注。可是越到後來,越難集中精神,每天把錄音開著,聽進去的卻很少,聽法成了走形式。我知道是自己的心不靜,想突破,可是修的太差,這方面怎麼想努力集中精神,也集中不起來。

一天聽同修交流背法的心得,很受啟發。很慚愧,修煉這麼多年,《轉法輪》我還沒背下來過一遍。但是由於大量的通讀,其實對《轉法輪》中的文字已經很熟悉了。不知怎麼的當時就產生了一個念頭:我可以在開車時背法!和妻子提起,她也不置可否,畢竟開車還是需要專心,安全很重要。

不管怎麼樣,我就先試一試,說不定能行呢?立刻就動手實施:先買一個簡單的架子放手機,架子放在方向盤邊上,這樣不需要轉頭,眼睛一瞥就能看到屏幕;然後在手機上打開法輪大法網站上的《轉法輪》,顯示設置為「讀書方式」。這樣就準備就緒了。

第一天,從《論語》開始,第一講以前背過,很熟悉了,一天就背下來了第一節。不但沒有影響開車,而且因為頭腦雜念少,開車反而更加清醒了。第一天的經歷使我很受鼓舞,就這樣堅持的背了下來。有時剛開始背的時候,有阻礙,腦子不清醒、麻木,思想懶洋洋的不想動,十幾分鐘連一句話也沒有背下來。我體會到,這時絕不能偷懶放棄,要不急不躁,哪怕背下來一段也是成功。事實是,只要能開始背出幾句,原本混沌的腦子就開始清醒,就能夠一段接一段的背下去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只要自己堅持,師父就在加持我們。

我還理解到,學法中碰到的阻力,往往是自己的宇宙中有需要同化的部份,從而造成阻力,突破了就能使這部份宇宙同化大法,從而救度自己世界的眾生。

當然這樣的學法不能代替通讀大法,所以每天我還堅持通讀。增加學法後,再面對干擾時,心裏的正念也在加強。

工作

明慧網能在危機四伏的互聯網中安全順暢的運作,我真切的感受到,我們時時刻刻都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之中。

在明慧網的早期,我們就意識到互聯網中的挑戰。雖然我們身在海外,但互聯網不分國界,中共的威脅就在我們的身邊。小到發送帶病毒的郵件,大到用巨大流量企圖搞倒我們的網站,面對中共這個掌握著國家資源的大黑客的各種攻擊,如果不是師尊的慈悲保護,我們根本就無法運作下去,完全是寸步難行。

每次網站被攻擊,相關技術人員都承受著直接的巨大的壓力,在事態緊急的情況下,要快速的反應、長時間的堅持,還要保持心態上有條不紊,需要有堅韌不拔的決心和對大法無比的信念。其他同修則無論早晚,都堅持不停的發正念,保護大法弟子的這個平台。一次技術人員徹夜工作,顧不上學法、發正念,壓力極大。負責同修看到這樣下去不行,當機立斷,叫停技術同修的工作,立即召集全小組同修一起學法一小時,在學法中補充能量,也給予技術同修正念上和信心上的支持,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每次事件過後,技術同修要坐下來進行反思,查找自己修煉的漏洞,因為我們知道,只有在我們自己的空間場出現漏洞的時候,邪惡的干擾才有可能得逞一時。修煉是我們一切工作的根本,只有在修煉紮實的基礎上,我們才能有效完成承擔的責任。

理解與寬容

我注意到,雖然我們修的同一部大法,同是大法弟子,但是在很多具體問題的理解上,還是有很大的不同。一件事情該這樣做、還是該那樣做,或者對一個道理的認識,不同背景、不同知識、不同角度,甚至不同的執著心,都可能導致看法上的差異。那麼怎麼樣才能協調配合呢?我個人體悟,理解和寬容非常關鍵。

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有學員問到自己提的問題被篩選下去了,不理解。師父說:「當然他們篩選的學員也是修煉的人,很可能把屬於修煉中的重要問題也篩選出去了,是可能的。」[2]

我理解,做篩選的同修是本著對法會負責的認真態度在做著篩選工作,但是由於我們還是修煉中的人,在三界中我們的智慧還很有限,甚至可以說是低能的,達不到神的那種大智慧,不能完全體會其他生命的思想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的篩選決定不能達到十全十美,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這個工作交給另外一個人去做,誰又能保證能做的十全十美呢?如果真有人覺的自己能做到完美的程度,我想可能是沒有理解這件事情的複雜性。

其實在對待其它的事情上也有相似的道理。每一個同修的認識都是他在自己這一方面的認識,可能與我的認識相同,也可能和我的認識完全不同。如果我在這件事情上是一個決策者,我希望自己能靜下心來聽聽別人的觀點,如果聽到自己不認同的地方,也不要急於反駁。因為作為提建議的學員來講,他主觀上一定會覺的自己的認識是正確的,所以才會講出來。而當我一聽別人的想法馬上就否定時,有沒有可能是因為自己沒能真正理解他觀點背後的內涵呢?

如果在這件事情上我是一個提供建議的學員,我希望自己能站在決策同修的角度上,儘量把我的想法表達清楚,至於會不會被理解、採納,決策學員肯定會在為法負責的基點上做出他認為的最好的決定。

但是修煉有時會很複雜,在正法時期修煉,既要守住自己的心性,又要對救人的項目負責任,在具體的權衡中,該進一步還是該退一步,往往不那麼容易做決定。但是如果本著對大法負責,並且能放下自我、多想想別人,我想做出的決定應該不會出現大的偏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018年明慧法會交流稿選登,有刪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