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近期修煉的幾點體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

一、對主意識要清醒的體悟

我從小早晨就懶被窩,醒了也不起來,即使坐起來了,也是披著衣服又坐那迷迷糊糊,所以早晨的晨煉從沒堅持好,原來以為從小就這樣,後來意識到這是主意識不清醒的狀態,我把《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1]這一段都背下來了,但也還是控制不住。

一次學到《轉法輪》裏「最後都是甚麼狀態下來的靈感呢?如累了的時候想:「算了,休息休息吧」。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他這一休息,他的思想一放鬆,不想它了,在這無意當中一下想起來了,從腦子裏發出來。」[1]其中「放鬆」這兩個字讓我腦子一動,我一下明白了,大腦放鬆的時候就是主意識不主宰大腦和肉身的時候,此時副元神和其它生命就來操控我的大腦和肉身了,這不是嚴重的主意識不清醒的時候嗎?這個時候主意識上哪去了?悟到這裏,我當時就坐在床上,體驗了一下大腦放鬆的狀態是甚麼樣,這可著實把我嚇了一大跳,大腦就像木了,不轉了,任由那些執著呀觀念呀在大腦中飛舞。

我意識到我每天二十四小時除了睡覺其它醒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時間是主意識清醒的在控制大腦及身體,我意識到我的問題有多嚴重,學法思想不清淨,發正念從沒有靜下來過(竟然找個藉口是在想三件事),煉動功有時會因為亂想聽不到口令煉錯了,煉靜功更不用說從沒靜下來過。

再比如,今天法學完了,講真相也講了(好像完成任務),可以休息休息,放鬆放鬆了,要麼吃點零食,要麼看看手機或者看看電視或者玩玩遊戲等等,甚至這時有個微弱的聲音說不該這樣做,可身體還是去這樣做,根本控制不住。現在我明白了(當然是在自己現有的層次上),這些狀態都是主意識沒有控制大腦及肉身的狀態,而是讓別的生命控制了。

回想一下,早晨起床要麼聽不見鬧鈴,要麼按了鬧鈴接著睡,要麼坐起來大腦木木的,然後一倒又躺下了,過程中主意識都沒有控制大腦。

我從小就喜歡一種狀態,就是呆呆的坐著,大腦不轉了,任由大腦裏想入非非、浮想聯翩,尤其遇到挫折心情低落時間更長。還有平時在工作中,家庭生活中,大腦也基本上處於胡思亂想狀態。不用我說,同修都明白了,這不就是主意識放開大腦了,任由其它生命控制嗎?這種喜歡是主意識喜歡嗎?這不是其它生命在喜歡嗎?

看看自己,每天有多少時間是主意識在主宰大腦?就是講真相基本上也想不起來當面發正念,平和講的時候也不多,大多都處於憤憤不平的講。當然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參與的安排干擾,所以我現在加強了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干擾;煉功時大腦努力集中,聽師父的口令和煉功音樂,抑制雜念;學法時也是這樣,盡力集中注意力,告訴自己我的大腦我自己主宰,平時多想法,有雜念就抑制,現在狀態好了很多。不過就在寫這篇文章的後幾天,又出現之前的狀態了,我悟著修好的隔開了,又要接著修,我堅信師父選擇了我當大法弟子,就說明我一定行。

二、對忍的體悟

我從一九九六年剛開始修煉時就說真善好做,忍太難,因為覺的自己脾氣不好,結果這些年來忍基本沒做到,自己知道應該忍,過後也後悔,可就是當時忍不住。我家人總說我,就是嘴上說的好聽,實際做的不好,親朋好友也說我是個好人,可就是脾氣沒甚麼變化。我自己也很苦惱,直到前些時候,我開始重視這個問題,心中不斷的問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並請師父幫助。

就這樣過一段時間,一天坐在床上,心裏想著自己就像一個大佛坐在高空,低頭俯視地上像螞蟻一樣的人類,還在勾心鬥角、爭爭鬥鬥,就想這有甚麼好執著的,我甚麼執著都能放下,就在這時,思想中打出一個念頭,大意是這不是你的肉身應該做到的嗎?我當時一驚,仔細想想,自己所謂能放下執著都是停留在理論上、道理上,實際由主意識主宰的肉身並沒有做到,也就是沒實修到那。

比如這個忍字,在開始修煉不長時間,有一次與丈夫吵架,我當時說,今天就是不忍了,也要跟你吵。從那以後,很少有正在發生矛盾時,哪怕是含淚而忍能忍住的。自從認識到肉身要做到時,忍字做的好了一點,前些天學到:「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1]才明白忍是提高心性的方面之一。又過了幾天,學到:「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1]我腦子突然明白了,肉身就是要這樣做到的。

三、對學法的體悟

學法時如果思想有雜念出來,我們都知道去抑制它,要集中注意力學法;我還有一種情況,念了一句法或者是一段法,念完後卻不知念的是甚麼,覺的思想也沒有雜念,還以為思想挺清靜,其實這是嚴重的主意識不清醒的狀態,就是說主意識就是真正的真我並沒有在大腦中,配合眼睛、嘴,眼到、嘴到、大腦中的主意識到,一起看法、讀法和思考法。我們法輪大法是修煉主元神主意識,主意識都沒在這裏學法,那法背後的內涵點給誰呢?能點給那些雜念等等東西嗎?很顯然是不會的。那麼如果同修長期這種狀態學法,那就長期看不到法的內涵。我們是要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意思就是將來要到高層次上去當佛道神的,如果我們連怎麼去高層次的方法都不知道,那怎麼能去的了高層次呢?就好像要去一個城市,你連怎麼昇華到高層次的方法都不知道,那怎麼能去的了呢?法背後的內涵就是告訴我們怎麼昇華到高層次的方法呀!

四、對發正念的體悟

多年來我發正念一直是被雜念嚴重干擾的狀態,現在明白了,一閉眼發正念時主意識就放鬆了,哪去了也不知道,大腦就被雜念佔據了,師父在說:「你已經養成了放棄自己的主意識的習慣,你一閉眼睛就把自己的主意識放鬆了,沒有了,你已經養成這種習慣了。」「你形成一種概念,一閉眼你就沒了,哪去了也不知道。」[1]我現在就從主意識控制大腦做起,睜著眼發,使勁讓主意識強大,這樣主意識不容易放鬆跑了,儘管還有雜念冒出來,但已經有大腦被主意識控制的時候了,當主意識越來越多的能控制大腦的時候,我再閉上眼發,若有不清醒就再睜開眼。

五、對病業的體悟

在一次與病業同修的切磋過程中,自己突然明白了在現有層次中放下對身體的執著是甚麼樣的?就是不管身體出現甚麼情況,難受也好、疼痛也好,因為知道是假相,所以根本就不用去管它,連想都不去想它,是一種無為的狀態。但是實踐中需要實修才能達到這一步,我怎麼做的呢?無論任何時候只要思想中出來有關身體的念頭,比如想看看它、摸摸它、撓撓它、捶捶它,症狀輕了沒有、怎麼還不好,這麼下去怎麼辦等等等等,就立刻抑制消滅這些念頭,並且行為上不隨著這些念頭行動,久而久之,這些對身體執著的念頭就會清除掉。

六、對迫害的體悟

思想中所有關於迫害的念頭都是承認舊勢力存在的念頭,都是承認這場迫害可以發生的念頭,既然思想中認可這場迫害可以發生,那麼就等於你要迫害,那麼邪惡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把迫害強加到大法弟子身上來;有人說我怎麼能要迫害呢?我還害怕迫害呢,對呀,害怕迫害不就是對「有可能會被迫害」的認可嗎?比如講真相、發資料會不會被跟蹤舉報,上同修家會不會被別人看見,買耗材會不會怎麼樣,等等,所有關於有可能有迫害的念頭,都是承認這場迫害存在的念頭,把這些念頭都當作執著修掉它,只要思想中出來這些念頭立即抑制它、清除它,同時否定迫害存在,時間久了,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會越來越淡,直至清除。連迫害的念頭都沒有了,迫害自然就強加不進來了。雖然不是為了不被迫害而去掉這些執著,作為修煉人有沒有這場迫害都要去掉執著的,修煉人最終也不能帶著對迫害的認可而圓滿吧。

我們都知道我們的責任和使命是救度眾生的,決不是來承受迫害的,從這個角度上講,承認迫害存在的念頭是不符合法的,所以必須清除。再說中共邪黨是舊勢力安排出來的東西,我們為甚麼要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呢?

以上是我近期在個人層次上的一些修煉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