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週關於學法的修煉體悟

——感恩師尊給我新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是個高中生,那時候思想單純,看書速度快,學法入心,一遇到矛盾,就能想起師父講的法理,能說出這段法在師父的哪本著作裏。那段時間真是突飛猛進的提高。

不記的從甚麼時候起,我學法特別慢,最慢的時候一個小時只能看完十頁《轉法輪》,思想不靜、雜念多,簡直是翻江倒海。學法犯睏,經常是看一會兒睡一會兒,有幾次居然把書都掉了。

按理說,我是大學畢業,又是做教師職業的,學法狀態這麼違反常理,連我沒念過書的母親同修都覺的不對勁。

兩年前,我工作比較輕鬆了,我就開始長時間學法,有時學法多達三四個小時,但每天能夠學一講《轉法輪》,對我來說也是奢望。一直到最近,我的這種情況徹底改變了。

下面就把我學法的經歷和巨大轉變前後的一些現象和大家交流。

學法要無求而自得

上週一,我給一個同學打電話,掛上電話後,我意識到了以前的錯誤,沒有做到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沒有擺正修煉和工作、生活的關係,認為只要講了真相就行了,沒有真正關心過別人,認為那樣太浪費時間。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明白了可是晚了。

「今後無論如何要協調好這些事。」我心裏對自己說。也許就是這個正念吧!師父就啟悟了我。

一天晚上,我忽然想起師父的《學法》經文。我明白了我就是師父說的那種人,碰到問題了,就想通過學法趕緊解決掉,「像選擇有針對性的名人語錄來對照自己的行動一樣的學,這對於修煉者的提高是有阻礙的。」[1]

我學法時還摳字眼,明明前一句話看明白了,可總是不放心,總覺的沒看明白,就再看一遍,一個勁的往回看;就像師父說的那種人:「還有的人聽說大法有很深的內涵,有很高的指導不同層次修煉的東西在裏面,因此就一個字一個字的去摳,結果甚麼也沒發現。」[1]抱著想從法中悟到更多法理的私心,學的很慢,但卻不入心、不得法。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拿起《轉法輪》來開始讀,就是讀,只要思想清醒,明白書上的字面意思,這句讀完就讀下一句,一句接一句,一口氣讀了三十頁。這在我這麼多年的學法中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這一天我心態特別祥和、喜悅、思路清晰、想不起要動甚麼念。大腦裏一會兒流一股清涼水,一會兒流一股清涼水。真是太美妙了!

認清舊勢力對學法的干擾

這些年來,每天早上醒來,大腦裏像漿糊似的、反應遲鈍、思維連貫不起來、有時候腦子木得根本無法思考;記性差、話音剛落,就記不清說了甚麼,有時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亦真亦幻的。所以,我總願意每天早上學法,只有學完法後,我的腦子才能清晰起來。

通過這次的經歷,我識破了這個舊勢力耍的花招:學了法了,腦子靈了,好像是學法就是為了達到這個目地,讓我在學法的時候,無意中抱著改變不正確狀態的有求之心。而這有求之心卻是舊勢力強加給的,而且,我們還不易察覺。讓我們學法不得法,就更分不清哪是舊勢力的干擾。

現在,我明白了:學法和腦子清醒沒有必然聯繫,學法就是不抱有任何有求之心,而腦子清醒也是必須的,是邪惡的干擾就要徹底的清除。

學法修煉不是臨陣磨槍

緊接著,我看到了一個小同修的學法態度。身體不好受了,趕緊學法,他的問題解決了,就不學了,一點也不願意多學,從不主動學法。我心裏很為他難受,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幫他。

轉念又一想,同修是一面鏡子,我應該向內找,把我看到的他的問題反過來看看我自己。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一個大問題,也是我學法中的一個問題。

長久以來,我形成了一個錯誤觀念:今天學完法今天狀態就好,早上學了法,這一天才有主心骨,才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如果早上沒時間學法,我就理所當然的認為:今天的事不管是常人的事還是修煉上的事,我把握不好,因為沒有大法的力量和智慧。

一開始,並沒有覺察到這有甚麼不妥,還覺的是修煉狀態造成的。直到我參加了一個講真相的項目,才開始懷疑這種狀態。因為有時候,覺的自己法沒學好、狀態不好而不敢參與,可不去參與這事就錯過了。今天我看明白了我的這種狀態,就是把學法當成了任務或者是抱著臨陣磨槍的態度。有事了趕緊用法來扛一扛,要講真相去了,就趕緊學,事情過去了或辦完了就不學了,甚至,有時間也不學了。修煉、學法真的要踏踏實實呀,不是完成任務,不是臨陣磨槍。

寫這篇文章的前後

如何擺正了修煉和工作、生活的關係。這是新學員所面臨的問題,但我在修煉中一直沒有擺好這個關係。當然多學法是對的,但我走到了極端上:幹家務會浪費時間,我不幹;帶孩子會浪費時間,我能不帶就不帶;工作上我只願意幹好份內的活,從來不主動也不願意承擔額外的工作量,還是怕浪費時間;我提到的那個大學同學,有一次,她想和我聊聊她的心事,而我卻以沒有時間拒絕了。我很少和以前的同學們聯絡聚會甚麼的,因為還是感覺自己忙沒時間。我覺的除了講真相不浪費時間,學法不浪費時間,幹別的都是浪費時間。

直到我參加了一個講真相的項目,這種情況才慢慢的有所改觀,最近我發現我覺的發正念也怕浪費時間,我才驚醒。我就多發正念清理這種觀念和狀態。隨著我學法狀態的突破,我對這個問題的認識徹底扭轉了。我真正的體會到,學好法,原來甚麼都落不下,家務能幹好、孩子能帶好,工作能幹好,同學、朋友之間多走動走動,不也為講真相打下個基礎嗎?

當我動念要寫下這篇文章時,就有一些干擾。最明顯的一次干擾是這樣出現的:你寫吧,寫吧!寫下了給你發表了,你就能指導別人修煉了。此念頭一出我嚇的冒了一身冷汗。能指導修煉的只有師父的法。文章還沒動筆呢,怎麼這個自我就這麼膨脹起來了,我趕緊正念清理它銷毀它。

我反問它你是個甚麼東西,怎麼這麼惡毒,這麼壞?非把你形神全滅了不可。按照往常我肯定就不寫了。怕自己產生出不必要的執著心來。而這次,我轉念間就明白了,這不正中了它的圈套嗎?它就是不讓你動筆不讓你寫。這次我還非寫不可了。

今天早上要去處理工作上的一件事,涉及到心性問題。我心裏有一個念頭特別清晰:我能辦好,我是師父的弟子,能辦好,我也得長點出息了。

晚上,我開始動筆寫了,文章沒寫完,我想明天接著寫吧,先睡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就在似睡非睡之間,我突然有那種久違了的得法之初的興奮和幸福。「我得法了,我得法了。」我高興的像個孩子一樣一邊奔跑,一邊興奮的大喊。隱隱約約,我進了一家單元樓的房間,意識說是師父的家,我模模糊糊看見了一個像似師父形像的生命。意識上說還有他太太,說他家還有三個孩子。後來的情節就模糊了。這時我忽然想到我師父有一個孩子,怎麼三個呢?

我又想起來了師父說過如果分辨不清,問問他是不是李洪志大師。我的意識清晰起來了,我連聲發問:「你是李洪志大師麼?你是李洪志大師麼?」接下來,我厲聲問道:「你在這又擺攤又設壇,你是誰的師父?你是哪門子的師父?」我開始正念清理它們。我心裏一直求著師父:「李洪志大師幫幫我吧。」就這樣,我喊了好幾聲,我一下就有了力量,反映到常人這,就是我體內一股熱流。這時,一個信息打過來說是我以前跟它學過道,今生我修煉法輪大法了,它們起了干擾作用。我心想,不管以前怎麼樣,那都是一刀兩斷了,今生今世我修煉的是法輪大法,李洪志大師才是我唯一的師尊。然後我就清醒了,完全清醒過來了。

我想先發個正念吧,還沒等發呢,眼淚就流出來了。我知道今天對我來說意味著新生,是我的師父──偉大的李洪志師尊又幫我清理了久遠年代以來和我有淵源的這些敗物的干擾。發完正念,我打開電腦,在第二天凌晨的時候,寫下了這篇文章。

建議同修們都拿起筆寫下自己的修煉體會。寫修煉體會的過程也是一個向內找、提高心性的過程,如果不是寫出這篇文章,我對自己臨陣磨槍的學法狀態不會認識的如此清晰。

以前我也很自卑,總覺的自己太差勁兒了。可是修煉路不同,只要我們心在法中,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在做好三件事,就肯定有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偉大師尊的佛恩浩蕩,證實偉大的法無所不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