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

——致寫「站在整體之外談整體」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你寫這樣一個問題是需要勇氣的,而且把自己「理還亂」的問題表達清楚也是有難度的。對於你的茫然和想要突破的努力,我也經歷過、思考過,所以對你自稱「昔日同修」的苦澀能理解,覺得有責任寫點甚麼。

我是1995年得法的,按照你的「內外說」,迄今我的修煉過程剛好可分為這樣兩段,2005年以前是尋求幫助,以後是盡力而為。例子很多,自以為生動,能說明問題,可是第二天寫了一天還沒進入正題。當晚在明慧網上看到了題為「容」的修煉體會,好像編輯有意讓你們的文章一前一後,一問一答似的。她看到了嗎?應該看到了,我就不贅述了。

今晨,反覆背《轉法輪》「心一定要正」這一節的第一段,「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煉功人在修煉當中會遇到難,這個難來的時候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當中,會出現勾心鬥角等等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你心性上的東西,這方面比較多。還會遇到甚麼呢?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反覆背,對這段法又有新的領悟,體味中想到了你。

2005年我在明慧網上看到這樣一則故事:「在派出所,一警察指著一盆水問同修,你就那麼信你師父嗎?他說這是土你也信?」同修平靜的說:「如果我師父說是土,那就是土。」一句簡單的話解開了我從得法以來不知惜緣的癥結,原來我需要解決的是不折不扣的「敬師信師」問題。信原來是可以如此的簡單,用不著左求右證,也不必學富五車,一棵赤子之心足矣。師父怎麼說就怎麼去想、去做就在修煉了,這是我學會修煉的起點。誠然,那句並非針對我的話是開啟我心扉的鑰匙,試想,如果說一個人吃到第十個饅頭才飽了,能說是這第十個饅頭才使其飽的嗎?顯然每一個饅頭都算數的。你再想想師父給我們講的漸悟與頓悟的理,既然怎麼悟都是悟,還會說自己是在整體之外嗎?慢慢背一背「心一定要正」這段法,試想,當你遇到「必須堅定不移」的考驗時,來得及找同修嗎?

在我周邊也出現過各種邪悟,我曾指著一人的鼻子說,你壓根就不懂甚麼叫修煉。後來我發現一些老學員竟然也不會修煉,可是我不敢硬碰他們,只是時不時的換著口味與之交流自己的修煉心得。說是交流,只有贈沒有饋;久而久之,禁不住要調侃一句,怎麼老是我在彙報呀。也接觸過不少停在「7.20」那個時間點上的昔日同修,我也努力了,不幸被你言中,有的找回多年也還是在「起點」。對他們而言,顯然我不是那第十個饅頭。也許對於你的心結,我也沒說到點子上,但是你的問題卻使我能夠從新認識自己。

此前,對自己彷徨十年不得修煉要領,全部歸罪於環境。當我試圖與你筆談時,突然意識到自己得法後仍然向外求本身就是錯的,是將「大法」與「小我」本末倒置所致──自以為是我在求索、我想要,殊不知配不配得法不是今生的我們能說了算的。至於會不會向內找,有態度問題也有方法問題,只要能放下那個小我,從根本上轉變觀念,就能衝破障礙。當然轉變觀念也是要學的,可「你不是有書嗎」?

大約半個月前,我遇到一位悟偏了的老學員,他說他在修,每日讀的卻是甚麼心經、金剛經、道德經之類的。交流了兩次,最終他同意放下這經那經,只讀《轉法輪》。就是在我對他抱怨身邊怎麼盡是些糊塗人時,他說了一句話讓人喜悅:「我有師有法還求誰?」

而我想要告訴你的是,「你不是有書嗎?」不知你開始背法了沒有?每天一字一句入心的背,堅持下去,但見柳暗花明。我知道自己離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還差的很遠,但是我在大法中。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