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對「時間」和「自我」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

一、去除對「時間」和「自我」的執著

最近一些開著修的同修在文章中提到將來會有人留下來繼續助師正法,在同修中引起一些討論。我想同修通過文章把自己看到的、知道的寫出來也很正常。關鍵是我們不應該執著或者猜想甚麼。

將來是留還是走,還是怎麼樣,那都是師父的有序安排,不是我們一廂情願得了的。這是其一。

其二,為甚麼有人會在此事上引起執著,依我看還是「私」沒有去掉。還是對自己的未來看重。

記得師父說過:「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1]我們修煉的目地不也是要成為為大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高級生命嗎?那麼我們就要真的放下所有的在低層所形成的私心和變異的東西,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才能達到真正為眾生負責的目地。未來的在人間的去留,我個人覺得我們只能圓容師父所要,看宇宙和眾生所需而定。絕不該像人一樣生出妄念,想當然的把自己劃為某一類(走或留)之中。

在世間修煉,特別是歷盡這麼多年的迫害,大陸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迫害,有些甚至被迫害的非常嚴重,在此種情況下,盼著迫害結束,心情雖然可以理解,但任何形式的對時間的執著都會成為邪惡鑽空子的地方。甚至會招來各種魔難。當某一地區同修這方面都有漏的話,就會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教訓太深刻了!

反過來說,即便是在人間遭受了再大的魔難,對於修煉人而言也算不了甚麼。因為修煉人將來要回到那永恆不滅的地方。(這方面師父在《導航》中講過)今生能得到大法是最為幸運的。所以作為修煉人不應該把個人的感受看重,我們的責任和使命要去盡心的完成。

二、珍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有的同修今生因為迫害而導致生活上不如意,在常人朋友和親戚面前似乎總覺得「低人一等」似的。有的人甚至想從前生或者穿越小說中找「安慰」,覺得自己也曾經輝煌過,來平衡一下自己今生「不得志」的心理。

其實我們從法中都明白,在人類的歷史上我們曾經輝煌過,在天上我們也曾當過各種層次的不同的佛道神。但是我總覺的不管我們在過去漫長的下走和人間的輪迴過程中有著怎樣大的輝煌,那都是過去。那些都只能算作一個生命的過程而已。

我覺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能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那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只有做好目前的一切,才能讓我們的生命真正的走入未來的無限美好的新宇宙,才能在未來中永恆於蒼宇之間。

如果我們不做好我們應該做的,無論過去我們有著怎樣不凡的經歷,那都不會被正法所承認,也許都會被清理。

記的師父說過:「因為這麼大的法理在人間不是再現,是開天闢地沒有過的,是宇宙的開天闢地頭一回。(鼓掌)」[1]「這樣的事情,機會不多,我也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2]從以上兩段師父的講法中,我悟到,我們因為師父在人間洪傳宇宙大法我們才成為最幸運的生命,這是何等的萬古奇緣!那麼不管我們在哪一階層或者生活上怎麼樣,這些都不重要,都不應該把這些看重,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本身要給大法一個正確的位置才行。

當真正的明白一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與責任,我想在人中修煉,再面對世人的各類眼光和說辭的時候,就根本不會有那種自卑的心理狀態,而是會慈悲又威嚴十足的面對這一切了。

從修煉的角度來說,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與責任之後,再遇到個人修煉和證實法的事情的時候,就會有著更精進、更努力的心態來面對一切風雨和事情。很多的關和難過起來也就容易的多了。

三、從正法的角度上看問題

作為修煉人在人中修煉就會遇到一些關和難,在遇到的時候,如果一味的忍受或者清除,很多時候效果都不是很好。經過多次實踐,我覺得我們應該站在正法的基點上去考慮問題,很多的關和難我們走過去就變的容易多了。

比如身體出現難受症狀,我們先應該看看自己是不是哪裏有不足讓邪惡鑽空子了。先找自己的不足是應該的。因為很多原因不只是我們本身有漏,還包括邪惡迫害的因素在裏面。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後,不僅要發正念清除干擾,更要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待自己遇到的問題。

我們清除這種身體難受的表象不是為了我個人的舒服,而是不讓操控此事的舊的生命因為干擾我而被正法所銷毀,不讓常人因為誤解我而對大法產生誤解。

這樣完全站在正法、救眾生的角度,無私的基點上看待問題的時候,即使問題一時表現的很嚴重、很痛,我們就堅定住,很多假相也就迎刃而解。執意干擾的邪惡生命也很容易被清除掉了,因為它們本身也不佔理了。

如果平時我們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是站在正法和救度的角度去看問題,那對於我們自己這個小宇宙和周圍的環境來說,都會有著非常正面的影響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