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務正業到勤勞助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我是遼寧省農村的一個普通農民,今年五十歲。一九九六年以前,三十來歲的我,整天就是抽煙、喝酒、打麻將,每天能抽兩盒煙,麻將白天黑夜的打,不愛幹活,脾氣倔、愛生氣,身體也不好,特別是經常胃疼,在路上走著走著就得用手捂著胃,疼的不能走了,也不知道咋的,腿還老是酸疼酸疼的,非常痛苦。

一九九六年秋天,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同修給我們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和五套功法教功錄像。我學法煉功後不長時間胃病好了,腿也不疼了,身體健康了,大約四個月左右,煙酒全戒了,慢慢的也不打麻將了,脾氣也變好了,不與人斤斤計較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產黨一鎮壓法輪功我就不敢煉了,身體又回到了病痛中。最嚴重的一次是我的胃、腸出血、便血,靠打止血針才算止住。

我知道修煉法輪大法能讓我的病好,可又不敢煉,怕共產黨抄家、罰款,怕被關押。後來實在受不了病痛的折磨,就又偷著在家裏煉功。煉功也是今天煉明天不煉的。即使這樣,身上的病很快又全好了。這麼多年來,再沒有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師父又救了我,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心裏無比感激師父的救度!

現在給大家說一說我得法後的一些神奇事。

我家靠種地生活,也種一些蔬菜賣點錢。菜在家不好賣,我就開著家裏的舊三輪車到外面去賣。不但菜賣的快,開車也特別順利。因為我家的車是輛多年的舊車,經常出毛病。可奇怪的是這車即使是壞也不在半路壞,每次要不到家了才壞,要不就是到了修車部才壞。我知道這是我學大法才會這麼幸運的,是師父在幫我。

一次還沒進院子呢車就自動滅火了。我打開油箱一看,油已經幹了。當時我想這要是在半路上滅火了可怎麼辦?又是師父幫了我。

記得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上午,我開著新買的麵包車去趕集,車上還坐著一個去趕集的鄉親。走在半路上車就失控了,因為當時路面有冰,車就在路上轉了三圈,一下停在路邊橋洞的水泥沿上。三個輪著地,前邊兩個輪停在土道上,後邊一個輪停在二十釐米寬的水泥沿上。另一個後輪懸著哪!車上的人嚇壞了,我急忙剎車,叫那個人先下車。當我打開車門跳下去一看,旁邊就是一個兩米多深的大坑。

我趕緊拿兩塊大石頭把車的兩個前輪給阻擋住,以免車一動就翻車。看著這車我害怕了。待心靜下來,我才去找人幫忙拽車。來人都說這車怎麼能在這只有二十釐米的水泥沿上停住?拿吊車吊也放不上啊,因為只有一個後輪在沿上,另一個後輪懸著呢!幫我拽車的那些人都說這簡直太神奇了!這種情況,空車拽不了,載貨的大車才行。說著,就趕上一輛拉沙子的大車經過這裏,請這車的司機用他的車和大夥一起幫我把車順順當當拽了上來。我的新車一點也沒刮傷。這要是沒有師父保護的話,那就是車毀人亡了。

大約三、四年前,我扣蔬菜大棚,原本花了最高的價錢訂購了質量最好的塑料薄膜,誰知扣上棚三、五天之後,發現塑料薄膜質量差,透光性不好,等於是花高價買了最不好的東西,廠家偷工減料了。打電話和商家聯繫:塑料質量不好耽誤事了,不用他賠償損失,只希望看看有甚麼補救的措施。商家告訴再挺幾天就好了。聯繫了廠家讓他們把提高透光率的藥水郵來噴一下就好了,廠家答應了卻一直沒寄來。

一個多月過去了透光率才漸漸提高了一點,可是已經耽誤了蔬菜的生長。按常理蔬菜是會減產的。我想我是煉功人,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 心裏把這事放下了,再也不給他們打電話了。結果到賣菜時發現產量一點也沒比往年少,價錢也高,反倒比往年多賣了幾千塊錢。

像這類事情還有不少。每次在利益面前我都不與人爭,按大法的要求做,寧可吃虧,結果每次卻都得到更多。

有一次去縣裏糧店買了四桶豆油,回到家發現店家少收了一桶油的錢。兩個月後去縣城辦事,我去糧店把錢付給店家,店家根本不記得有這回事,還說這年頭還有這樣的好人哪!我告訴他們,要不學大法我不會這麼做的。

修煉大法前我是一個被人瞧不起的不務正業的人,日子過得自然也不好。大法把我變成了一個勤勞、樂於助人的人,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成了大家認可的好人。

修煉這麼多年,我大多時間忙著掙錢過日子,都沒怎麼看書學法,功煉的也很少,但師父一直在幫我,呵護著我,點悟著我,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