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學員: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來自中東的大法學員,十八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父親比我早幾年修煉大法,他曾說,法輪大法是他一生都在尋找的大法,並鼓勵周圍的人和我修煉大法。當時我還是個年輕女孩,沒有把這件事看得很認真。剛讀完高中,我開始閱讀法輪大法主要書籍《轉法輪》。讀完後,我就想:「我為甚麼不早點讀這本書?」

我非常感謝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老師讓我成為大法學員。對我來說,能修煉大法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禮物。我現在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從內心深處感受到真正的幸福。

修煉就是要去掉人的慾望和執著,返本歸真。通過閱讀《轉法輪》,我學到了很多高層次的法理,並運用到我的日常生活中,我的生活變的更加快樂和輕鬆。我把矛盾看淡了,不去和別人爭奪個人利益,因為我知道是我的東西不會丟,不是我的東西爭不來。師父說:「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因為常人悟不到這個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爭,去鬥的。」[1]理解了這一層法理,就可以讓生活變的如此輕鬆!

還有一個很多人經常問的問題的是,為甚麼某某人對待他們這麼不好,或者他們生活中為甚麼會有不幸。師父再次清楚地解釋了我們不幸和所謂的魔難的原因。簡而言之,這是因為我們自己的業力。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在當今道德退化的社會中,人們在個人利益上總是針鋒相對,人們變的如此貪婪,為了爭奪一點點利益,會使用任何手段。在處理衝突方面,如果我們作為修煉人,也與人不善,那麼我們和常人又有甚麼不同?我們是修煉人,通過遵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來提高自己的心性。師父也教會了我們應該如何處理衝突:「我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我們如果遇到這些麻煩的時候,不要和人家一樣去爭去鬥。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是個常人嗎?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1]

通過學法和修煉,許多人生的問題和疑惑都得到了解答。例如,許多人有這樣一個共同的問題:人生的目地是甚麼,我們為甚麼在這裏。在《轉法輪》的第一講中,師父明確回答了這個問題:「這個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生命體,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所以這些人等於是掉在迷中來了。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

我結婚後,和我丈夫的家人住在一起。我的丈夫也修煉大法。儘管俗話說婆婆和媳婦很難相處,但感謝大法師父,我和婆婆相處很好。我尊重她,善待她並幫助做家務。她也像對待自己的女兒一樣對待我。

我丈夫的祖母也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們請她背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直這樣做,尊重師父和大法。有一次她摔倒在地上,拐杖撞到了她的頭上,頭部受了點傷,但傷勢不嚴重。她後來告訴我、我的丈夫和其他一些家庭成員:師父救了她的命。由於她年紀大了,不能自己洗澡,所以我幫她去洗澡,並幫助她做一些其它的事。她總是感謝我,我告訴她應該感謝師父。如果我不是一個修煉人,我甚至可能沒法接受與我的丈夫一家住在一起。感謝大法,使我們擁有和諧的生活,家庭中的每個人都愛我,待我很好。

由於我是家庭主婦,通常在家,我最常接觸的人是我丈夫的家人。在與他們相處時,我會首先考慮他們,保持無私的心態。師父要我們:「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

儘管法輪大法使世界各國人民受益,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法輪大法在中國一直受到迫害,許多在中國的大法弟子因迫害而失去生命。中國和世界各地的大法學員使用不同的方式向公眾講清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迫害的真相。我也會盡我所能,讓更多人了解這場迫害,並幫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我衷心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