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傳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我從入學開始,曾是年年的「三好學生」,以優異的成績進入市重點中學。這是一所家長和孩子都羨慕的好學校。那時我的每一天都充滿歡聲笑語,對自己非常自信,對未來充滿信心。

不幸降臨了

就在我十五歲那年,剛剛上初中二年級,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突然不說話了,兩眼呆呆沒有表情,無論是別人怎麼和我說話,我就是不吱聲,無論是誰怎麼喊我、叫我,我就像沒聽見一樣,沒有一點反應。我有了心理障礙,早上想甚麼時候起床就甚麼時候起,也不想上學。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對我的家人造成很大的打擊。媽媽更是心急如焚,趕緊帶我到最權威的醫院找最權威的心理專家醫治。

不久,又出現新的症狀:開始洗手,不停的洗自己的兩隻手。從早到晚,不知要洗多少遍,不洗就不行,洗啊洗,大冬天衣服都濕透了,手都搓破了皮,總覺的洗不淨。洗完手後甚麼都不敢拿,拿了就得去洗手,就連喝水都不用手端杯子。用最大的飯碗裝滿滿的一碗水,低下頭用嘴吸水。

經專家診斷,說我患的是「青春期強迫症」,是一種很難醫治的心理疾病。

兩個多月後,洗手的毛病有了好轉,我想上學了。誰都為我高興,媽媽更是高興極了。忙這忙那為我準備著,像第一天送我上學那樣,把我送到學校,見到班主任老師。同學們好久沒見了對我非常熱情,把我團團圍住。並告訴我校長以為我不會再來了,還送來一名新同學來頂替我的位置。可是老師卻安慰我說,這個座位永遠是屬於你的,只要你來就好。還為我安排時間補課,我好感動。

我又回到那明亮的教室上課了,下決心我要抓緊時間,多請教老師和同學,奮力追上。就在我正常讀書一個多月後,不知道又是甚麼原因,漸漸的又坐不住了。課堂上甚麼也聽不進去了,心裏亂成一團,就想一個人安靜。休息兩天後,我並不甘心,不能放下這升學的機會啊!別人能做到的我也能。我又強挺著來到學校。

可是這次和以前不同,不論走到哪,心裏就是害怕緊張,一根弦繃得緊緊的。而且走到哪,都是左看、右看、躲躲閃閃。坐在書桌前不知亂寫甚麼,怎麼努力也聽不進老師講課。好不容易熬到放學了,操場上幾乎沒有人了,我才最後離開。

幾天下來,我一次又一次努力鼓起勇氣上學,可是一次又一次失敗,終於退下來。我心裏很明白,今天就是我最後一天來上學了,老天為甚麼對我這麼不公平?

看到離我漸漸遠去的校園,我心裏難過極了。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艱難的往家走,一邊走,一邊哭。親愛的老師、同學們再見了,來生再見!

回到家,我把門關的更緊了,窗簾也拉上不見光。一種說不出來的委屈和傷心,讓我放聲大哭。媽媽,對不起,別怪我,我不爭氣啊!我和學校再也沒有關係了,我再也不去了。

洗手的病剛剛有點好轉,還沒有完全好,新的麻煩又來了──從這天開始,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裏不出來,不和任何人說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藥量越來越大。每隔半年或一年出來幾次,媽陪著我,每次都是硬著頭皮走出來,不知道往哪走,見見風就回去了。心裏就是害怕、恐懼、緊張,很怕甚麼東西撞到我。一次比一次嚴重。

醫生說我已經喪失了社會功能,必須馬上住院。

我從剛有病,媽媽一刻都沒有耽誤,趕緊領我到最好的醫院,找最好的專業醫生,不只是一家、兩家醫院。花了那麼多錢,可是只好了那麼有數的兩個月,根本就沒治好,越來越重。我不知以後還會怎麼樣,不敢想下去。強迫症和自閉症這種頑固的精神疾病,給病人帶來的痛苦是無法想像的。這是不治之症啊!我痛苦的一心想死。

有一天我看到姥姥的很多藥品,有降壓降糖的,有治心腦血管的,有消炎止痛的,我想我一次吃個幾十片,一定會中毒死去。趁媽媽不在,我大把大把混在一起吃,吃完就是有點睏。我想可能是吃的少,過了一會,我又接著吃,連姥姥新開的藥還沒來得及吃,都被我吃了。每天少則三十片五十片,多則上百片。吃完像沒事一樣就是發睏,一連吃了好幾天,為甚麼就不死呢?終於被媽媽發現了,她像瘋了一樣,對我又喊又叫,最後哭著對我說:「你隨便吧!」

我經常是三兩天不吃一頓飯,今天吃過了明天就不吃了。有幾次五、六天不進一粒米,可也沒餓死。媽媽怎麼把飯端進來怎麼端出去。我已經面黃肌瘦皮包骨了。我下決心,再也不到醫院,堅決不住院,就等哪天死在這裏。

最後我開始不洗臉不換衣服,更不洗澡了。就連大小便也不到衛生間了。不管別人的感受,我想哭就哭,想怎麼就怎麼,誰也管不了我,我成了個瘋子。誰要讓我住院,我就敢和他玩命。我的家人在煎熬。我自己住的小屋散發著令人噁心的氣味。無論是家裏家外人,都離我的房間遠遠的。

只有媽媽一個人送飯、送水、送必需品可以進來,送完馬上離開。不許多說一句話。爸爸是個火爆性子,擔不住一點點事,媽媽為了我養病,不再受刺激和干擾,讓他去爺爺家住,照顧年邁的爺爺。

親朋好友經常在背後關心我、打聽我,勸我住院治療。說我們太愚昧了,不能由孩子任性,說甚麼的都有。媽媽雖然每天和我一樣煎熬,可是比我還要撕心裂肺,儘管這樣,從來沒有逼我住院,對關心我的人說:這種精神疾病,我了解多種病例,住院就好,出院就犯,專家也看過了,我的孩子該何去何從,聽天由命吧!

媽媽一個人為我頂著巨大的壓力,為我扛著這一切。

媽媽是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大法中受益無窮。

在我剛生病時,她就滿懷信心的對我說,你是心理障礙,遇到甚麼事只是沒想開。別著急,只要和我學法煉功,所有這些苦難都會轉變,回到從前。可惜那時候我一點也聽不進去,越聽越煩。但是媽媽從來不灰心,她總是想方設法讓我得法。但我根本聽不進去,身邊像有一座大山把我和世間隔開。

一次趁送飯的機會,媽媽突然和我說了幾句話,當時她的表情是那麼嚴肅,那麼認真,她說:「我們娘倆心心相印,有一天我離開你了,也再沒有人這樣伺候你了,因為我不能一輩子跟著你呀!你現在人不是人,鬼不是鬼,我知道你也想好,可就是無法自拔,對嗎?」

媽媽的幾句話說到我的心裏,我好像從來沒有聽過。是啊,我就是無法自拔!

我從小就喜歡鋼琴。在我六歲那年,全家人省吃儉用為我買回來一架鋼琴。媽媽說不為別的,只為我這一生有個業餘愛好。無論甚麼事,媽媽最懂我的心。可是我只學練了五年多就放棄了……

誰家的孩子有我這樣生不如死的經歷呢?我給媽媽帶來了太多太多的苦難。她每時每刻為我牽腸掛肚,每天為我忍受著精神折磨。儘管這樣,她還要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姥姥,媽媽的心都要操碎了。

這是一種甚麼信仰讓她那麼自信、有力量?媽媽不但沒有倒下,反而還是那麼堅強。神奇的是身體還那麼健康,有誰會相信呢?她是家裏的精神支柱。

舅舅來了,看到我們家的境況感慨地說:「我姐真是鐵打的!」

春天到

儘管我病成這樣,舅舅的話我聽到了,心裏也知道是法輪大法造就了我親愛的母親,她才會有鋼鐵般的意志,才像一棵參天大樹,任憑風吹雨打,堅強的和女兒一起面對、一起承受……。

在媽媽的勸說下,我終於願意和媽媽一起學煉法輪功了。

第一天煉功。第二套功法的動作是抱輪,我的兩隻手定住了,怎麼拿都拿不下來;第一次盤腿,強忍十多分鐘,可心裏覺的好敞亮啊!我也聽媽說的,認真學習師父的法,不求速度,每句話都用心去想師父是在說甚麼,看到師父說:「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1] 我突然覺的很慚愧,生病以後,每天能接觸到的就只有媽媽一個人。儘管她對我付出了全部,我還覺的是應該的,沒有一點晚輩孝心,我不是一個好人。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學法煉功的第二天早上,不知不覺的我自己就走到衛生間去了,還一點一點的知道洗漱了,我一邊洗臉一邊哭。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是師父給我的第一個驚喜!然後我又到姥姥的房間看看她老人家,姥姥又哭又樂。我們三代人流著激動的淚水,對師父深深的感恩。媽媽說,「一切順其自然,師父都會給歸位的。」

啊,這就是拯救我的佛法!

我學法煉功的勁頭更足了,慢慢的能靜下來看電視節目,看的時間越來越長,能聽mp3鋼琴曲了。十多年過去了,我還是那麼懷念我的學校、老師和同學們。

師父給我消業,每隔一段時間,就給我一個驚喜。生活以前不能自理的,現在都在逐漸恢復。

學法煉功兩週以後,一天清晨,天還黑黑的,也不知道是幾點了,我怎麼也躺不住了,感覺全身上下輕飄飄的,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似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特別著急到外面去跑跑步。我穿好衣服,這麼想著,很自然的就來到了樓下,又來到大街上。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以前感覺害怕、緊張,現在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突然問自己:我是怎麼出來的?我怎麼來到外面了?還可以隨便的走來走去。這不是在做夢吧?我完全清醒了,這不是在做夢,是師父給我的又一個特大驚喜!我終於敢走出來了,大大方方的走出來了。

我坐在道邊的台階上,就是止不住的流淚。因為我聽過有得這種病的人,嚴重的直到死那天也沒有走出來。所以這一刻對我來說是驚天動地啊!

我想我的這段經歷,有的事情很奇怪:我曾吃過那麼多姥姥治療高血壓的藥,心臟病的藥和消炎藥,我一次吃的比病人一次吃的多十倍或二十倍甚至還多,可是我為啥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活著,是不是那時師父已經在看護我了?

偉大的師父啊,您讓我終於逃離苦海,逃出了這個鬼門關。您為我承受每一關每一難,而給我留下輕鬆,讓我在不知不覺中翻越過去!

我站起來,走走看看,一邊流著激動的淚,一邊呼吸著新鮮空氣。那熟悉的街道,寬廣的馬路,風吹的大樹和小草,還有那跑來跑去歡快的小狗,所有這一切又回到我的眼前,都是那麼既熟悉又新鮮、那麼可親、可愛!

也不知道是甚麼時間了,天還沒有亮,我怕媽媽著急,趕快回家。她正著急要出來找我呢。我一頭撲向媽媽的懷抱,和她緊緊的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十多年的苦難、壓抑、煎熬和期盼像潮水一樣發洩,娘倆的眼淚交織在一起。媽媽反覆的就那一句話:「謝謝師父!我知道會有這一天!謝謝師父救了我的孩子!」

從這一天開始,我可以天天見陽光了,屬於我自己的春天來了。

我和我的家,又回到從前那種歡樂中。

我來到了神話世界

學法煉功半年後,師父讓我看到了在另外空間繼續為我清理身體的過程。那些日子,令我終生難忘。

清晨我正在煉靜功,突然我眼前一亮,師父穿著黃色的袈裟,來到我面前。啊!我大吃一驚,是師父來了,師父您好!緊接著在幾米處有一頭大黑牛,又高又大,渾身上下都是黑毛,閃著黝黑的光亮。一個另外空間的人牽著它,讓它快走,可是它一動也不動,還說它喜歡我。這時師父走過來,用手指著這頭黑牛,說了一句甚麼,只見黑牛動了動,轉身慢慢離去,越走越遠,消失了。

我當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問媽媽,媽媽說,這頭牛一定是糾纏我多年的那個病魔,被師父永遠清除了。

第二天上午打坐,師父和我說關於修煉的事情,熱情的稱呼我「小弟子」。師父說:「小弟子,你和母親這條路走的很正很正,修煉人不論遇到甚麼魔難和麻煩,不要忘了發正念,有師父幫助。」還鼓勵我說:「好好修煉,要圓滿。」

另一天,我看見師父在另外空間講法:師父坐在椅子上,面前放著一個長方形小桌,桌上擺著各種講法書,後面掛著法輪圖形。哇!那麼多的人都在跪著聽法呢!我也在那聽。師父講法結束,大家都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了。師父用手搓了三個小球,每個小球上都刻著「真、善、忍」三個字,然後一個一個打在我的頭上,師父把真、善、忍的光輝,刻在我的頭腦中,讓我牢牢記住,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一個星期後,我看見一望無邊的綠草地和花的海洋,到處開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像被雨剛澆過一樣鮮豔,散發著芳香。

突然看到師父左手拿著一個小竹筐,小竹筐裏裝了滿滿一筐各種顏色的花瓣,我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師父向我走過來,開始往我頭上一把一把地撒花瓣,花瓣飄落在衣服上都粘住了。師父放下竹筐,左手又拎著一個不大不小的水桶,右手拿一把小掃帚,沒看到師父甚麼時候帶上了一隻大口罩,往我頭上的花瓣上輕輕地、一點一點地撣水。過了一會,又撒上一層花瓣,再一點一點地撣水。這樣反反復復好幾次。待師父摘下大口罩,我清楚地看到師父滿臉都是汗珠,卻笑呵呵地對我說:「小弟子,撣上的都是毒藥啊!」我聽後大吃一驚。心裏不知道是一種甚麼滋味,難過極了!讓師父跟我受罪,我只是聽著,甚麼也說不出來。

兩天後,我看見師父從我的頭上用玻璃管抽出去好多黑色的血水,連抽好幾次。晚上十點多,又從我的頭上取出了一些靈體,有小蛇、蜈蚣還有我都不認識的甚麼東西,嚇得我閉眼不敢看了,趕緊給師父跪下。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才站起來,明白了師父是用鮮花和芳香把這些不好的東西吸引出來,都清除了──普天之下只有師父能做得到的!

又過了兩天,師父又用玻璃管往我的頭裏輸進去鮮紅的血液,還有白色的液體。師父聚精會神地為我做著這一切……

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是一個大法造就的生命!

大約一個星期後,師父又來看了看我,但是這次一句話也沒說。轉身登上一片白雲,漸漸遠去了。

第二天清晨,陽光洒滿大地,一眼望不到邊的綠草叢林,到處是鮮花朵朵,含苞待放。另外空間的景象太美了!我在那裏看甚麼都新鮮!好快樂啊!還有各種小動物跑來跑去,不一會,一只好大好大的大螃蟹在我面前轉來轉去,這麼罕見的大螃蟹從來沒有見到過。我走到哪裏,它跟我到哪裏。周圍沒有一個人。我真有點害怕了,怎麼也擺脫不了。我著急地大聲喊道:你為甚麼要跟著我?真討厭!沒想到這只大蟹說:「笨蛋,我是從天國來的好蟹,師父讓我來保護你的。」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師父啊!這些過去我只是在神話故事中看過,可是您今天把我帶到了這個神話世界,時刻看護我,讓您太操心了,您太慈悲了!太偉大了!

中國年快到了。一天師父對我說:「師父幫你清理屋子,好好過個年。」過了幾天,我回家一開門,師父一個大大的法身在門口。

多少個中國年我不知道是怎麼過的,生活在地獄裏,已經與世隔絕了。不哭不鬧就不錯了,過甚麼年呢?!是師父把我救出火坑,我才過上人的日子。師父還要幫我清理屋子,讓我過個快樂的新年……

從師父給我驚喜到現在,我和媽媽的眼淚都要哭乾了。師父您太慈悲了!

我的身體在一天天康復。

在今年的新春佳節的日子裏,我看到了多年不見的親朋好友,他們看到我突然出現,都睜大了眼睛看著我,是那麼驚訝,簡直不敢相信,這麼多年,曾經的我還深深的留在他們的腦海裏,怎麼會變化這麼快?!

我已經三十二歲了,白裏透紅的臉上散發著青春,現在見到我的人,親眼看到了,也明白了、相信了大法是超常的、無所不能。

親人感恩 得到回報

我的姥姥是一位退休的小學高級教師,今年八十二歲。姥姥有豐富的教學經驗。在我剛上學前班時,她就教我看圖說話。上學時姥姥讓我養成了堅持寫日記的好習慣。我從小在姥姥身邊長大,對她有深厚的感情。她原來就有很重的心臟病,這些年為我著急上火,就病倒了。

見我一天天好起來,她太高興了!每天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姥姥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臉上光光的沒有皺紋,還長出了黑髮。姥姥說:「我外孫女能活過來就是奇蹟了!沒想到三十二歲還是那麼年輕,還像個學生,多說也就二十歲。」

我的舅舅在鐵路工作,經常乘高鐵到外地出差辦事,他說每次到公主嶺時,就感到特別親切,因為那是師父的故鄉,是師父生長和工作過的地方。舅舅說,他常常會在心裏說:「尊敬的師父,您辛苦了,弟子向您敬禮!向您的家鄉敬禮!」

舅舅事業、工作一帆風順。

我知道,救人是我必須盡的職責,我的每一天都是師父給的,我從來沒有想到今天我也能助師正法。讀到師父說:「你們是人類的希望。你們必須得做好。你們必須得承擔你們的責任。你們必須得去救度眾生,才能圓滿你們自己、才能使這件事情不落空!」[2] 這段法語重心長!

這是正法時期,師父寄予我們的無限期望。我和媽媽記住師父的這段法,互相配合,做好三件事,踏踏實實的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

偉大的師尊!您當年給小弟子清理身體的那段日子,是我在另外空間親眼所見,並親身經歷,這是刻骨銘心的。這是您的心血!是您的慈悲!是您每時每刻都在為眾生承受的明證!經過這些年的風風雨雨和坎坷,小弟子已經成熟了,又長大了。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師父,您就放心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