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過天上的神仙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今天我要把埋藏在我心中三十年的秘密告訴世人:天上有神仙,我見過!誰說沒有神仙?

很小的時候我就想:人為甚麼來到這裏?難道就是為了吃好的、穿好的?又有甚麼意思呢?不知道為甚麼,小時候我就覺的天上也有人。那時家裏的白麵很少,很長時間才吃一次包子,每當媽媽蒸了白白、大大的包子時,我就先拿起一個走到院子裏(小時候家住平房),雙手舉過頭頂讓天上的人吃。

長大後,進入醫學專業學校學習,畢業後,在醫院上班。因在工作中做事認真,受到病人和家屬的歡迎,有的找我簽字、有的給我塞紅包,有一些病人或家屬給我錢,一個個都被我拒絕了。我覺的這錢不能要,我幹的就是這份工作,我有工資。那時候我總是有一種感覺:人就像演戲一樣,頭上有一根看不見的小繩兒,天上的人拽著它在管我,我不能幹不好的事情!

我說的那個秘密就出現在三十年前我做剖腹產的時候。

我平時身體很好,直到剖腹產的前一天我還在上班,沒請過一天假。身體好能吃飯,孩子長得就大,自然分娩困難,需要剖腹產。那天上午,一切準備就緒後,我被推到手術室。為了安慰我,同事們都來和我聊天,我倒也不緊張。給我選的麻醉師也是最好的。麻醉後,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手術中沒有感到一點兒痛苦,直到把孩子取出來,他們抱給我看,我才睜開眼。

這時,就聽到手術室的護士長說:「血管太細了,扎不進去!」因為孩子大,取出來後,宮縮不好,大出血,需要快速靜脈輸入催產素止血。出血太多,原來很充盈的靜脈血管就變細了,所以靜脈穿刺就非常困難。後來我就像睡過去了,甚麼時候輸的液一點兒都不知道了,耳邊只聽見麻醉師說了一句:「血壓60/0」(毫米汞柱)!甚麼時候出的手術室、甚麼時候把我推到的病房就更不清楚了。

我好像沒有穿衣服,就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人沿著一條路往前走,頭腦非常清醒,邊走邊想:我這一生沒有幹過壞事,再仔細想想:我還有一個孩子,剛出生……這時,我又從上到下的看看自己的身體:我沒有穿衣服,正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來到了一個乾乾淨淨、地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鮮嫩的小綠草,看不到一點兒土地,空氣無比清新,是個很明亮、不冷不熱的地方。

遠遠的我就看到了一個漂亮的大月亮門和高大輝煌的建築。我朝月亮門走去。這時,一群仙女從我來的方向飛來,她們身穿淡青色的、記憶中在圖畫中看到過的飛天穿的那種衣服,那個顏色漂亮、細膩的無法形容。她們一個個相貌端莊、漂亮,一邊飛,一邊說笑,高高興興的從我頭上飄了過去,朝月亮門飛去,看到她們不走月亮門,是從空中飛進去的。我再看看自己,心想:不知道一會兒發給我一件甚麼樣的衣服?這時,我也走到了大月亮門的一側。正要進去,突然一位手拿拂塵的人,把那白色的拂塵往月亮門中間一甩,攔住了我的去路。他站在月亮門的另一側。見他就像二十幾歲的樣子,但是臉上布滿了小皺紋,穿著淡咖啡色、紮著布腰帶的長袍,乾淨利索,頭髮高盤在頭頂上,最難忘的就是他那雙眼睛非常明亮、清澈、有神,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

我睜開了雙眼,知道自己是躺在床上,看到家人和醫院的同事都圍在我的床邊,一個和我住在同一宿舍的化驗室的朋友拉著我的手,叫著我的名字:「某某,你可醒了,嚇死我了!」我看著她,甚麼都沒說,因為我腦子裏還是剛剛去過的那個地方,那些仙女,那個月亮門,還有那個拂塵和年輕老人,那裏的人飄來飄去的真美,我不想再回到這裏,世上太苦了……

這個秘密一直藏在我心裏,我想這是天機,是不可以隨便和別人講的。

直到二零零四年春天的一天,我得到了《轉法輪》這本書,翻開一看,立即高興的喊起來:「太好了!終於找到了!這正是我要找的!我找的就是這個!」那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飛快地跑回家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媽媽。媽媽原來就修煉,只是不告訴我,後來就不煉了,聽我這麼一說,她馬上捧出那本藏在一個很神秘地方的《轉法輪》給我看,從那天起媽媽又走回了修煉之路。

修煉了十四年,每當我看到師父講的這一段內容:「我看過一家報紙登的是在唐山地震的時候,有許多人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有些人被搶救過來了。對這部份人搞了一次特殊的社會調查」[1],我就想起自己的那次剖腹產後的那段經歷。

直到近幾年,為了證實法、講真相、勸三退(退出黨、團、隊),我才把自己身上發生的這件事告訴了幾個好朋友,讓他們知道:天上確有神佛,只是人的這雙肉眼看不見罷了。科學沒有發展到那一步,看不見的事情不代表就不存在。邪黨宣傳那個「無神論」是騙人的謊言,它是想毀滅人類。

師父在二零一四年法會講法中就提到了:「甚麼叫「無神論」?這本身邪惡至極啊。人是神造的,宇宙都是神造的。它叫你背叛神,然後叫神拋棄你。」[2]師父還說:「世人多是天上仙 下世等法讀金篇」[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路通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