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絕症七天消 修心性見證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位農村婦女,今年七十四歲。我修煉大法雖然只有幾年時間,但是能時時感受到師父的慈悲保護。今生有幸修煉大法,對師父大恩大德的感恩不知從何說起。寫出我的部份修煉經歷,表達弟子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一、絕症頑疾七天消

二零一一年四月,我的嘴裏痛的厲害,在本地醫院連續打針十二天,但沒效果,又轉到市裏的醫院去治。我的一個外甥女在那上班,她是煉法輪功的。她勸我既然醫院治不好,回家煉法輪功吧。當時我沒上心,又轉到武漢口腔醫院去做切片檢查。我掛了一個專家號。那醫生把我支到門外,單獨對我的三兒子說,我的問題嚴重──口腔癌。開了一千多元的藥,喝的、搽的、漱口的都有。回來的路上,我對三兒子說:「別亂花錢了,現在咱家的經濟情況不好。我這個病再治就是勞民傷財。」

回家第二天,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決定煉法輪功。我把一千多元的藥都扔到公路上。下午,我上街去買了四百六十元的布料,準備做壽衣、孝布用。那位賣布的是個大法弟子,至今見面還愛提當年這件事,當笑話說。

老伴是老大法弟子,他說:「你真想學法輪功,明早三點半起來跟我一起煉功。」到三點半我真的就起來讓他教我煉功了。當天晚上,第一次學打坐,我在床上單盤坐了二十五分鐘。屋裏有兩張床,我的那張要矮些。一打坐,我就感覺身體好高大,覺著我的這張床比老伴的高很多。我有點害怕,因為腦子空蕩蕩的,空的怕人。早上去買菜,像有人推著我走,輕輕鬆鬆的。我覺的這功很不一般!

早上稀飯煮熟了,很燙,等著它涼的間隙,我又去打坐。還是那樣,有往起飄的感覺。我想:人老了,怎麼還長高了?一連七天都這樣,腦子裏空空的,身體飄飄的,有點害怕,又覺的挺神奇!

煉功才一個星期我就能吃能喝了,各種病都好了。修煉大法前我有十多種病,最魔人的有三種:腳腫,腳底都綠了,一按一個大坑,快要冒膿了;嚴重的胃潰瘍;嚴重的皮膚病,渾身奇癢難忍,撓出血都不解決問題,有時難受的想要跳樓。修煉大法這麼短時間我的癌症和這麼多醫院的醫生都治不好的病都好了,從沒聽說過還有這種事!

二、修煉大法神跡顯

不識幾個字的我能讀大法了

我只讀了小學一年級,只認得幾個字。要修煉得學好法,我就去參加學法小組學法。開始是大家讀我聽;三天後,同修說:你讀幾句,其餘的我們讀。因為我讀的很不好,輪到我讀時他們就接過去讀了。

我心裏很難過,回家後抱著《轉法輪》哭,心裏說:「師父啊,我不識字怎麼學法啊?」第二天,師父把《轉法輪》上的字全打到我眼前,牆上、帳子上全都是。我太感動了!就把字形記在心裏。接下來一個月就在家自己學《轉法輪》,遇到不認識的字就問孫子。這時同修又來找我,讓我去學法小組學法。這回我法讀的很好。他們都很吃驚:「你現在咋讀的這麼好啊?」我就講了師父幫我學認字和自己學法的經過,同修們受到很大鼓勵。

後來,我又學師父的其他講法。半年後,孫子問我:「奶奶,你怎麼再不問我字了?」我說:我都認得了。

開始同修給我週刊我不要,我說不識字。徐同修說:上面有好多同修的修煉經驗,你看看有好處。我就自學。現在我期期不落的看,受益無窮。

「平台」

師父要求弟子救人,作為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開始我是騎電動三輪車隨同修出去講真相,有時跑很遠。雖說救了人但對我卻不方便。一天夜裏,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和一位婦女坐在一個平台上,還有兩個小孩,我給他們吃瓜子,旁邊有一架梯子,平台下面就是萬丈深淵。醒來後我悟到:何必捨近求遠呢,我家的茶葉店就是個講真相的平台呀!師父點化我就在家裏救人也一樣。

經常有顧客問:「你這大歲數,身體咋這麼好,算起賬來比年輕人還快。」我說:「我修煉法輪大法。這功不但讓人身體好,給修煉人開智開慧呢……」

開始我是給來店的老人講。我給他們沏茶,請他們慢慢喝,像聊天一樣勸「三退」。這些老人大部份還是老黨員。後來,我和葉同修配合,在店裏一人講,一人發正念,互相配合,一天能勸退四、五人。

我想起來那天做的夢,哎呀,原來「平台」上和我坐一起的那位婦女是葉同修啊!

「有法輪黨嗎?」

去年我勸退了的一個人今年來我家說:「你把我的黨退了,現在咋辦呢?」我說:「退了好呀,不再給邪惡陪葬,有好的未來。」看到他氣勢洶洶的,我知道是上次沒講清楚,還有,邪黨近來給民眾洗腦抓的很緊,他有點不知怎麼辦了。我就邊發正念邊耐心給他講。他終於明白了,說:「有法輪黨嗎?我加入你們。」我笑著告訴他:「我們法輪功沒有組織,不搞政治,只是救人。你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

他高興的走了。

責任也得自己承擔

前年臘月,家人說買只本地羊過年,在老家還剛好找到一隻。我說我們不能殺,叫他們殺好了再給我們。

去取羊的前一晚,我做了一個夢:有人在殺人,那兇手惡狠狠的看著我。我乘他不注意把尖刀扔到草叢裏。醒來後心慌的厲害。我知道我錯了:叫人殺羊也等同我殺生。次日(臘月二十一),我在菜地裏被突然而來的三陣狂風吹倒了,腰疼的像變成了兩截。

我強忍著回到家,堅持煉完五套功法就去床上躺著。我知道是自己不正的一念招來邪魔迫害,心裏求師父救我。第二天早上,二兒子問:「媽,你煉功了嗎?」我就起來靠著牆煉。煉第四套功法腰彎不下去,像斷了一樣。二兒子說:那你要學法,只有師父才能幫你。

過年期間,人來人往的,我怕人干擾,也不願麻煩同修,就把自己關在樓上的房間裏,一個人靜心學法、煉功、發正念。數九寒天,我每天疼的汗如雨下。一天夜裏,師父演化給我看:我像樹枝一樣的經脈,其中有兩根斷了──比拍攝的照片還清晰。師父給我接上了。我再煉「金剛排山」時,聽到骨頭嘎嘎的響,之後一切都好了。

感恩師父!

三、令人羨慕的一家人

我有三個兒子、三個兒媳,他們每家都有一兒一女,加上我們老倆口,全家十四口人。師父教誨下,一家人都在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三個兒子都孝順,三個兒媳都賢惠,兄弟妯娌從不爭吵,至今沒有分家。三個兒子在工作城市都買了房子,我這棟樓房是大本營,逢年過節熱鬧非凡。六個孫子、孫女像一母所生,活潑可愛,親密無間,也從未爭吵。有三個已經上了大學,另外三個成績都好。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氣氛和諧、溫暖,街坊鄰居都羨慕不已。

三個兒子九十年代都在廣東工作,那時他們都看過大法書,知道大法好。當時大法還沒有傳到我們這裏來。當看到我七天大病痊癒,孩子們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煉。夏天,在大房間裏開著空調,一家十四口人一齊煉功。那場面,我覺的很壯觀也很神聖!

一年後,兒孫們因忙工作、學習,沒有堅持修煉 。但他們都支持我們老倆口修煉,還督促我們精進,他們有時也洪法,並因此得到了大法的恩賜,日子過得都好,令外人羨慕。

大兒子現在在武漢工作。每天掙四百多元,活多的做不完。一天,一個老鄉到大兒那裏玩。閒聊中他問:「你媽還在不在?」大兒說:「我媽在煉法輪功,身體好的很!」老鄉說:「她老人家原來快『那個』了,我以為她早走了呢。」

老大四十二歲那年發現得了胃癌,公司負責在北京給他做了手術。電話裏我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兒媳去北京時我叫她帶去一些大法資料,讓大兒子醒來後看。大兒媳到北京時,兒子的手術已經做完了。

同病房有三個做手術的人,另倆人術後痛苦的大叫,吵的人晚上睡不成。他們說:「我們痛的不得了,你咋還能悠閒的看書?」大兒說他一點也不痛!

老大的女兒大學畢業,開始難找工作。我勸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就每天早上起來誠心念,不到半月,就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好工作,月薪六千多。大孫子是從小跟我長大的,有空總念法輪大法好,高考進考場也念。他高考成績比平時還好。他說自己語文以前還經常不及格,高考卻考了一百多分。

二兒、三兒在家總問:「你們法學了嗎?功煉了嗎?」每到發正念時間,他們會提醒:「快到十二點了!」

今年一個經常在我家買茶葉的人對二兒說:「你媽煉法輪功,你們同意呀?」二兒說:「哪個人沒個信仰呢?我早年在廣東就看了大法書。這個功好,我媽的命就是法輪功救的。」那人不吱聲了。

去年春天,我家對面的陳同修騎摩托車把腳摔斷了。一個四十來歲的人來我家買茶葉。他不屑的對二兒說:「你看陳某某,腿斷了,還煉法輪功……」二兒正色回答:「她要是不煉法輪功,可能要坐輪椅了。她沒去過醫院,身體好的很。這些你都看到了的。」

上次一位同修送資料來。等同修走後,二兒說:「他(那同修)改變了;你這段時間沒怎麼改變。」那段時間我真的有點放鬆。他在提醒我要精進。

老二的生意非常好,在廣州買了房子。他兒子在武漢讀大二,女兒在廣州讀小學,生活美滿幸福。

三兒子剛煉法輪功天目就開了。他說:額頭裏像閃電,肉被甚麼扯著,一拉一拉的。我看到了許多殊勝的美景:大路兩邊都是好高好美的樹,還有……真的像《轉法輪》上說的「琳瑯滿目」啊!

三兒每次回家,早上洗漱好了第一件事就是上頂樓去給師父敬香。每次離家都要給師父敬了香再走。他說:我天天起床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忘了,會覺的像少了一件事,晚上一定補上。

三兒現在在一家大型石材廠負責修理工作。那裏的工程車種類和數量很多又經常壞。他技術精湛,人又實誠,吃苦耐勞,從不偷奸耍滑。別的師傅佩服的說:「你修這麼多車,我們哭都哭不出來。」老闆非常信任他,每月給他七千多元工資。去年臘月,老闆發工資後又用手機給他發了一千元的紅包。三兒把紅包退了。他說:「我只得我份內的。」他回家給我講這事,我也挺高興,畢竟是學過大法的人!

今年臘月三十,一家十四口人圍著大桌子吃團圓飯。我給他們斟上飲料,舉起杯子說:「我們一家能有今天,全靠師父慈悲保護!今天,首先祝師父新年快樂!」大家都站起來,舉起杯子,齊聲喊:「恭祝師父新年快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是我們全家人誠摯的心聲。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