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法輪大法的神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學習法輪功,那時我十七歲,還在上高中。得法的時候,覺得特別特別的開心,從小大到,都沒有那樣的開心過,無法形容那個喜悅心情。 一直堅持修煉到今天,一路走過來,經歷風風雨雨,親自見證了很多大法的神跡,我想分享出來一部份。

(一)誠念法輪大法好,癌症痊癒

我父親煙癮特別大,每天抽二~三盒煙,我多次勸他戒煙無果。二零一八年三月,父親咳嗽,高燒,咳出來的痰中帶血,以為是普通的感冒,在當地的小診所治療,輸液二週無效,立即轉到當地的一家三甲醫院去治療。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做了CT,結果顯示左肺有直徑七~八釐米的佔位,大夫保守診斷為肺癌,只採取了保守治療,用的消炎藥與退燒藥,經過幾天治療,不見有轉好的跡象,又做了一次CT對比,倒比原來入院時更嚴重了,大夫確定這是癌症了,建議做活檢,而活檢要求必須兩位以上親屬在場才可以。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原打算清明節帶父母出去旅遊。回到家,發現家中無人,打電話給母親,才知道她們在醫院。我以為他們是去醫院探望別人,母親很堅強,直到見到母親才告訴我父親住院的事,父親已經住院一週了,怕早告訴我情緒不穩一個是影響我工作,再一個怕路上開車出意外。

我找到那個主治醫生問:有多大把握是癌症?醫生說:「八九不離十」。我問:「現在是早期還是晚期?」醫生說:「發現了,基本上都是晚期。」「這個能治麼?」「只能延緩。」我問:「那也就是說能活的時間是有限的?」醫生說:「是的。」

母親也是個修煉的人,我們學大法,這麼多年父親是反對的,我跟母親商量,想讓他病好,只能讓他念「法輪大法好」並且不能讓他本人知道病的事,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母親說:「我們常人的手段同時用吧,帶他到一線城市的大醫院看看,有甚麼結果。」

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我們辦理出院手續,趕赴一線城市的大醫院,同時晚上我和母親找父親推心置腹的談,讓他不要再反對大法,要念「法輪大法好」。父親念了一句「法輪大法好」。母親的天目是可以看見的,天目觀察他肺部的黑塊,慢慢鬆動,散開,像螞蟻樣的,無數隻黑色蟲子爬動,密密麻麻的,一會功夫就被打散消失不見了。第二天,退燒,肺部疼痛消失,左臂麻木症狀消失。跟正常人一樣了。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在一線城市的醫院排上隊,做了各種檢查使用了更先進的PET CT。醫生根據經驗推斷認為這個是肺溝癌。我跟母親商量,認為沒有做活檢的必要的,而且看他自從念大法好後,所有的病狀都消失了,只開了點消炎藥,回家了。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去醫院複檢,神奇的結果發生了,原來直徑七~八釐米的佔位,縮小成二~三釐米。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再次去醫院複檢,佔位幾乎消失不見。值班的專家看了檔案,對比現在的CT結果,驚奇萬分,他說:「我看了幾十年病,從沒見過這種病例 ,這種病在世界上都是難題,怎麼可能就好了呢?」他看病號,一般只看三~五分鐘,而看父親這個病例,反覆看CT看了半個多小時。

如今父親得益於大法的威力眷顧,已經生龍活虎了(毫不誇張),比得病前還要精神。感謝師父!

我親自見證了大法是萬能的,但並不是用來治病的,要想好病,只有自己放下病,真正去修煉。但師尊慈悲,一九九九年後,在中國大陸這個惡劣的環境中,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就算普通人,病也會得到不同程度的減輕或治癒。這點並不是人人都做的到,真誠去念、真誠的信才有效果,否則本著治病的目地去念,嘴上念,心裏懷疑,效果就不那麼突出,甚至無效。從內心認可大法好,大法才會眷顧。

(二)母親修煉大法,祛病有奇效

我跟母親一九九八年夏天一起學法,母親根基很好,當時天目就被打開了,看到了很多超常的現象,但母親只學了一兩個月,煉功的動作都沒學會,就放棄了。我問起她因由,她說要修圓滿了,飛走了,我沒兒子了怎麼辦。這個回答,讓我哭笑不得,我勸說她無效。

二零零零年後,我一直離家上學,畢業後就在城市裏工作。轉眼到了二零一六年我接媽媽到城市裏玩,發現她帶了十幾種藥,每天吃一小把藥片,嚇到我了。我開始關注媽媽的身體情況,媽媽高血壓三十多年了,吃一種降壓藥降不下去,說明書上寫最多只能吃兩片,降不下去怎麼辦?她居然買好幾種降壓藥,每種吃兩片,每天一次吃好多片藥。我知道後,冷汗都出來了。

我馬上帶她去體檢,體檢結果顯示,高血壓,高血脂,心臟偏大,主要是血壓過高引起的,根據醫生的指導,換了比較好的降壓藥,還有之前腹脹,腹痛,四處尋醫多半年,吃藥無數,沒有任何好轉。我決心引導她從新修煉。

我跟媽媽聊天勸說她,她表示願意從新修煉,就怕師父不管他。我鼓勵她。母親信心大增。我給了她一個智能手機,存上廣州講法錄音,並囑咐她有空就聽,每天都要不間斷,要不斷提高心性,才是關鍵。

母親很用心,每天不間斷的聽課。只要一聽課,就忍不住去廁所拉肚子,特別準。我跟母親都明白,這是師尊給調理身體呢。就這樣,持續了兩三個月這個狀態,腹部的症狀完全消失了,身體用天目看上去慢慢變紅,這個是長出功來了。

雖然母親天目可以看見,但她仍然放不下普通人的思維,一直不敢停掉降壓藥。母親長達三十多年高壓史,以前不吃降壓藥,血壓立即會升到一百八十左右,頭暈目眩的,有生命危險,要克服這個心理恐懼,對她來說是一道檻。

我對母親說你已經達到奶白體了,是不需要吃降壓藥的,但是母親仍然不敢放棄吃降壓藥。直到兩三個月後有一天,母親高興的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早上忘記了吃降壓藥,一直到晚上才想起來,沒感覺異常,量了量血壓,九十~一百二十,才知道,真的不用再吃降壓藥了。我心裏也是非常高興,自從那次之後,母親再也沒有吃過降壓藥。

之後母親再次去體檢,發現,以前所有的毛病甚麼高血壓,高血脂甚麼的等等,都消失不見了。我跟母親都開心的不得了,都感嘆,大法真是太厲害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