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瀕死的我重獲健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我今年六十四歲,退休女主任藥劑師,修煉法輪大法剛一年多。

一九九七年,我四十四歲。我在本地知名醫院工作,當時任主任藥劑師,是最高職稱了,我每年都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從當知青下鄉時起,我就被人稱為女強人,做甚麼事都是出類拔萃的。

一、病魔襲來,打碎我現實中的一切美夢,苦難籠罩每一分鐘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去北京購買器材,天特別熱,我出了滿身的汗,當時突然下起了大雨,我被雨澆的渾身發冷。當天就不行了,喘不上來氣,當晚整夜睡不了覺,躺不下,在賓館裏坐了一夜。

回來後,在醫院一查,得了哮喘病。不停的喘,一個月在床邊坐著睡覺,不能躺著,就覺的喉嚨口只有頭髮絲那麼細的能通氣的地方,怎麼也上不來氣。從此這病魔像纏上了我一樣,不能治癒。每次發作都是要命一樣,喘不上來氣,都得搶救。在醫院裏,都走不了路,就想在床邊解手,去一次七、八步遠的廁所,中間都得歇幾歇,就感覺像十萬八千里一樣遙遠,行動太艱難了。每次搶救都是三十幾天,輸液不停,輸液的針都找不到可紮的地方了。

就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又得了菌群失調症、播撒性皰疹腫瘤晚期(蛇盤瘡)、血尿三個加號、鼻竇炎。

用激素類藥,身上疼的不能碰,汗流不止,一個月一個月的坐著,感覺死了比活著強。秋衣都得把所有縫的地方剪開,就剩個片片搭在肩上。疼的手把床單都擰成碎末,恨不得擰出水。疼痛得眼淚流了多少桶。疼的不行時,為轉移注意力,就忍著看小說,減少疼痛。因得了鼻竇炎,鼻子裏像有蛆蟲一樣難受。

整天的吃藥,用激素類藥,沒好受的時候。冷的時候,就覺的像在冰裏,凍的不行,都五月份了,還得穿羽絨服。下半身就像在冰裏。誰走路,不能在我身邊走,得繞著走,還得慢慢過去,帶起一點點風,我就感冒了,然後就是哮喘發作,喘氣憋的不行。自己頭髮在臉上,得用手指捏著,慢慢的送到後邊去,快一點帶起風,就感冒了。

外出時,得倒著往外走,下到樓下,就趕緊進到汽車裏。坐汽車到收費站時,開車窗交錢,我得事先手舉毯子,把自己的頭與身子都蒙住包上,關了車窗後,再慢慢的拿下來。回家時,得先到洗澡間,開開浴霸,再喝上一杯開開的水,再從裏邊出來。

每個月都得輸液,手都紮不下去了。犯病時,分分秒秒都疼的不行,用藥後,還難受得不行,用上激素類藥,人就像躺在「鐵板燒」上一樣。冷時就凍的要死,病發時,就別提有多難活了。

老伴買一次藥就買十盒,我就想:怎麼不買二十盒,幾天就吃沒了。

這樣持續折磨了我十九年啊,其中有五年不能出屋。天下的醫院、天下的藥,沒有能解決我的痛苦的了。

二、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讓我知道了世間苦樂皆有根源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我喜得法輪大法寶書《轉法輪》,這是我生命最值得慶賀的一天。拿到大法書,我一氣兒就讀了三遍。我就在屋裏,除了吃飯出屋,所有時間就是看書,就覺的咋那麼好啊。九個月的時間,手不離書,自己就像海綿一樣,吸收著大法法理。看書看到晚上天黑了,右側眼邊就出現一個小燈,照著書,一點也不黑,還能繼續讀。

師父講:「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

大法告訴了我人的苦與樂都是自己造成的,生命要想沒有痛苦,就得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三、堅信師父堅信法,恆心修煉真善忍,大法給我展現神奇景象

我知道了我的一切苦難都因為自己生生世世做的壞事造的業而來的,要想沒有痛苦就得按真、善、忍宇宙特性來要求自己,做好人,才能改變命運。

我開始煉功,第一次煉功,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累的大汗淋漓,覺的心臟在一根線上拴著,怦怦的跳。汗流到眼裏,一搖頭,汗滴就甩掉了,再苦也沒病魔造的苦大。

學法後,我發高燒,三十八、九度,燒了兩個多月,我煉功,信師信法,不怕它了,師父給我消業呢。我去體育場走,去玩,有甚麼活動就去參加,就甚麼病都沒有了!

我原來吃藥吃的身上都是藥味,包餃子時,腰疼的直哭。血尿三個加號,得法後,血尿變成了渾濁的紫紅色,二十多天就一直沒用藥,然後這些症狀就沒了,都變的正常了。

年輕時我神經衰弱,缺一個小時的覺都不行,可現在只要我睡一個小時就行了,幹甚麼都正常。

二零一七年新年,我能夠幹活了。但渾身發抖,過年的活做菜做飯,就我一個人忙。我能幹活了,就誰都不幫我了,包餃子也我一個人包。我心裏不平衡了,就對丈夫說沒人幫我幹活,說著說著我的嘴就腫起來了,我一下悟到了,師父不讓我抱怨,要守心性,要做到真善忍。我趕緊對師父說:「師父,我知道了,我不說了。」

婆婆一直與我關係不是很好,現在我用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她,對她可好了,她也說我是最好的媳婦,也認同大法了。

一天煉功,一彎腰,看見自己身上全是亮的。又過了幾個月,我竟然來例假了,當時都六十三歲的人了,真是返老還童啊。師父在講法時說:「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2]。一次煉功,我真的出現了這個狀態,就感覺手沒了,胳膊沒了,覺的自己沒了,甚麼都感覺不到了,真象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

我有時候自己都不敢相信,剛煉功就全好了?!真是脫胎換骨了。我煉功曾看見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看見氣管裏就像煙筒裏的油漬一樣的瘤子,看見師父把我的爛肺拿起,就扔了,看見師父拿兩塊骨頭,一下就接上了。

有時我突然有些難受,感覺全身衰竭,把師父講法錄音趕緊放耳邊聽,一會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消業、淨化身體呢。

一次煉功,天目看見一條路,往上走就是金色的台階,錚亮,看到上邊一個佛坐在那裏,還有一個空位,說那個就是我的。還有一次我煉功,看見師父穿著一身白色的煉功服,拽著我的手往天上跑,還看見過師父教我煉沖灌(第三套功法)。一次煉功時,天目看見天上下來一個梯子,棕色的軟梯,兩邊是繩,中間是一塊一塊的板,我一下就上去了,我踩在梯子上,一隻手抓著,一隻手抱著另一側的繩,「悠──」一下,就把我帶上去了。

一次,我在汽車上煉功,天目看見自己騰雲而起,兩隻腳踩在五嶽山上站立著,身體巨大。一次看見大穹從新組合,天體的位置從新調換。一次看見華盛頓、羅馬古城,層層高樓,人都穿著古時的裝束。華盛頓我聽說過,我從不知有一個地名叫羅馬古城,就問丈夫,他在網上查到了,對我說國外古代有這麼個城市。現在我煉功還經常看到蓮花,那花好看的無法形容。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呢。

如果到了煉功的時間了,我懶得起床,師父就讓我醒來,讓我不煉功就咳嗽。我就知道了,不許不煉功。

四、了解我的病情的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一次我去兒子家,天很涼,我穿短袖衣服去他家,兒媳趕緊問我穿甚麼來的,我說就穿的這件短袖。以前我夏天都穿毛衫。我身體好了後,兒媳說:「現在我媽是最強大的,全家人都感冒了,就媽沒事。」還說:「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你說死我,都不信法輪功有這麼好。」

我對孩子們說:「你們都得感謝大法,沒有大法,我能幫你們幹活嗎?!」

一次孫子發燒,嘴都出白沫了,我就念「法輪大法好」,一會孩子就退燒了。小孫子一來我家,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師父好!我永遠愛師父!」「師父我最愛你!」他睡不著覺,還對我說:「睡不著就默念法輪大法好。」我就念,他又說:「不用出聲,在心裏默念就行。」

我兒子說:「我媽這些年大小醫院都去過了,我每天到班上,先給我媽打電話,如果沒人接,或說話不對勁,我放下電話就趕緊往家跑。現在我知道我媽的這個師父認對了。」

五、講真相

為報答師父救我不容易,我也去講真相,破除中共對大法的誣蔑,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都在大法中受益。

不僅我家人都感激大法,看見我的變化,親戚、朋友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現在已有四個朋友開始煉功了。我還外出講真相,讓人明白邪惡的中共江澤民集團的罪惡狠毒,迫害、誣蔑法輪大法已有十九年了,數十萬人被抓進監獄迫害,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簡直是魔鬼行為。我也勸三退(退出邪惡的黨團隊),救人。

說起師父,我的眼淚嘩嘩的,我每天發完正念都流眼淚。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是您造就了我的生命,我一定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