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弱多病疑無路 修煉大法獲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修煉中在我身上發生了許多奇蹟,幾次拿筆想寫出來,都以各種藉口停下了。在同修的鼓勵下,我終於拿起了筆。

一、修大法獲新生

我小時候就體弱多病,六歲時得了一種病,也不知是甚麼病名,就是全身浮腫,身上的肉腫脹的發亮,哪怕稍微碰一下,就冒出水了。家裏又窮也沒錢治病,兩隻腳腫的穿我母親的鞋都穿不上。後來母親找了許多民間偏方,也不知是怎麼好的。

修煉前我是一個無神論者,被病魔接二連三的折騰的簡直不想活了。在我萬念俱灰的時候,幾位朋友勸我修煉法輪功,給我講只有大法師父能幫我,當時我都不相信,都被我拒絕了,根本就不相信甚麼神呀佛呀的,還說他們走火入魔等。

一九九七年我住的是出租房,房東是修煉法輪功的,她住二樓,我住一樓,一天下午,我下班回家,剛一進客廳,猛一驚,東牆貼的是大法師父的《論語》,後牆貼的是師父法像。我看著非常害怕,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嘴裏嘟囔著怎麼不貼你樓上(房東)。進臥室坐了一會,雞皮疙瘩退了,我也清醒了,也不害怕了,再看師父法像也好看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後,我在院子裏就聽到房東下樓的聲音,走著說著,聲音還很大:有的人身上有附體,他不敢看師父,他會害怕,身上還會起雞皮疙瘩,過一會就好了,師父把他身上的附體清理了,師父是最大的佛。我聽了之後,心想真的那麼靈麼,他怎麼知道我害怕,知道我身上起雞皮疙瘩,也許真有神。房東見到我時就跟我說,你也煉法輪功吧,我給你請本《轉法輪》,請本《大圓滿法》,這兩本書你認真學。我就答應了,上午吃飯時,他就把書給我送來了。

就這樣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得法後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在學法,可是學法時間不長我身上的許多小毛病都消失了,我就相信同修說的是真的。但學法不精進,一忙就不學了,因為我開有診所,不能去外邊參加集體煉功,就在家裏看《大圓滿法》上師父的動作,一點點的自學自煉,可是我的腿怎麼也盤不上。因我的腰做了兩次大手術,一次小手術,散盤也不行,那時我整天坐方凳子。心想這怎麼能行,我煉不了。夜裏就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張白紙條上一行非常清晰的字「橫心消業修心性」[1],我突然醒了,這是師父叫我消業修心性啊。在師父的鼓勵下我又開始精進了。

二、棒喝

我是一名醫生,開了一個診所,以婦科為主,治婦科病,也做引流,得法後明白了這就是殺生,就決定不做這些手術了。可是經不起利益的誘惑,有人找的時候,就又做了,還以各種藉口掩蓋自己對利益執著。如我是醫生,這就是我的職業,我也是為他們解決問題等等。

從師父的講法中,我們知道墮胎是殺生。我再次下決心,再也不殺生了。二零零八年的一天,突然一個親戚找到我說她懷孕了,叫我給她流掉,我堅決不做,並告訴她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師父不讓殺生。她堅持叫我給她找醫生做掉。在她的再三糾纏下,我帶她找了一個醫生。進了手術室,我就陪在她身邊。可是剛打了麻藥,手術還沒做,意外就發生了。就聽她「啊」了一聲,隨即她大汗淋漓,面色發白四肢冰冷,休克過去了。當時把醫生嚇得手忙腳亂。這時我的第一念是師父能救她,就對著她反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做心肺復甦。

我很虔誠的向師父承認錯誤:「師父啊!我錯了,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帶她來。師父快救救她吧,她也明白真相了,我再也不做這樣的事了。」就這樣過了一會,我發現她的心臟部位開始出現了金光,非常耀眼,並且越來越知道配合我,不一會金光就遍及全身。就聽她「哼」了一聲,然後就開始不停的嘔吐。我知道這應該是師父給她清理身體,在救她。她醒過來了,活過來了。當時我那激動的心情真是無以言表。我抬頭一看整個手術室內全是金光閃閃。我對醫生說這滿屋子全是法輪。

師父給了我一次重重的「棒喝」。從那以後,我甚麼病人也不看了,醫生也不當了,診所也不開了。如果我繼續開診所,說不準哪天還要犯同樣的錯,就徹底不幹了。

修煉這麼多年了還有那麼多常人的心沒去,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個人體會,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