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利益面前不爭 隨其自然得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我和丈夫今年都五十三歲了,我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丈夫得法略晚。現在就說說我和丈夫在家庭,特別是在生意上如何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真正的大法修煉人。

修大法 身心健康 家庭和睦

我們家有多人在大法中修煉:婆婆、三嫂、兩個大姑姐和我。婆婆和大姑姐姐以前全身是病,每天吃三頓藥比吃三頓飯還要重要,生活上很節儉,家裏的錢不買糧食也得買藥。藥不離嘴,可是病卻不見好,還得整天承受著痛苦。修煉大法後,她們沒有再吃一粒藥,滿身病全無。

我以前脾氣不好,因為一點小事就和丈夫生氣,而且沒有十天半個月這氣都消不下去。學了大法後,我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再因為一點小事就跟他吵架,也不嘮叨個沒完了。

丈夫受益了,他不用再為親人看病吃藥操心了,家庭和睦了。他跟老同學講:你也煉法輪功吧,我媳婦從煉上法輪功後再也不跟我吵架了,就連我兒子都說他媽現在不和我吵架。丈夫親眼看到了親人修煉大法前後的巨大變化,對大法很認同。

丈夫是司機,給單位領導開車。可是領導會開車,每天的正常活動領導自己開車,他就幹些臨時緊急的活。比如上面要開甚麼會了,上訪的和修煉法輪功的百姓就成了共產黨認為的「重點人物」,就要二十四小時進行監視,這時候,單位就會找丈夫去上班。丈夫明白大法真相,知道法輪大法好,從來都不按照上面的布置去監視大法弟子,也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

記住師父說的「公平交易,把心擺正」[1]

丈夫和朋友一起開了個攪拌站(攪拌混凝土),由他來管理,還是這個攪拌站的法人代表。這個生意已有十多年了。攪拌站的正常營運,包括進原材料、發工資、人員調動等等都由他來主管。他當時雖然沒有走進大法修煉,可是知道要做好人的道理,我也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來引導他,經常囑咐他記住李洪志師父講的一句法:「公平交易,把心擺正」[1]。

後來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煉了。他就按照師父講的這句法,擺正與股東的關係,擺正與商家、客戶的關係,擺正與職工的關係,真正做到不貪不佔,十多年始終如一。

現在人們為了推銷產品,為了打開銷路,免不了要給顧客在原來的價位上做些手腳,特別是幾個人合伙做生意,這種現象就更突出,誰管理誰就會得到好處,便宜就變成了回扣。這幾年,就有好幾個客戶曾經給丈夫送過錢,送錢的目的:一個是為了能長期給攪拌站送原料,一個就是把原料的價格提高一些,意思就是暗地裏再給丈夫回扣。但是我和丈夫始終牢記師父的教誨,拒絕收這不義之財。如果我們不修煉,在切身利益面前,我們是做不到這一步的,現在這個社會,送到手上的錢,誰還往出推呀?而且是人家願意給的。只有修煉人才能做到在切身利益面前不動貪念。

是我們的不丟

合伙做生意,股東們雖然不直接管理,但是他們會把自己的親戚朋友安排在主要崗位上工作,如會計、出納、後勤等。做出納的,客戶來結賬,明明有錢,她卻說沒錢;管後勤的,買甚麼東西不論多少,甚至幾元錢的東西他都要貪,一年下來十萬八萬不止。丈夫也曾經和他們講過《轉法輪》中師父向世人開示的法理:「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強制你失。」[1]但是他們還是那樣。這樣就使丈夫在管理上有了很大的難處,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左右為難。

本地有兩個攪拌站,競爭激烈,大多數是賒賬,就是先做活後付款,而且還是分期付款。所以資金周轉有些困難,賬上一有錢,丈夫就讓客戶來結賬。出納總是推三阻四的不願付給客戶錢。因為兩個攪拌站,活又少,所以生意不太景氣。

丈夫沒辦法,只好提出每個股東輪流管理,股東們都同意丈夫的建議,並決定了每個股東包三年。因為他們暫時都有困難,不能管理,再加上生意不景氣,就讓丈夫先管理三年。每年向股東交承包費二百萬,按自然年計算。

協商承包決定後,已經是二零一六年的下半年了,上半年幾乎沒甚麼利潤。本地氣溫低,到十月左右就沒甚麼活了,因為晝夜溫差大,一般開發商用混凝土都是在夜間時間比較多,天太冷,不能保證樓房的質量,所以就得停工了。眼看的這一年幾乎沒有利潤,但是我和丈夫還是同意股東們的決定,決定先包三年。

承包後,出納和後勤的人都換了。就在短短的幾個月,除了給股東們交二百萬承包費,工人工資不欠,所有原材料款都付清,我們第一年不但沒賠,還有一些利潤。

我們經營的宗旨是:不管面對開發商、原材料客戶、還是在攪拌站上班的職工,都按照大法的標準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如:打的混凝土要按照開發商要求的質量,先做水泥試塊,確保混凝土的質量;原材料的客戶來要貨款,只要賬上有錢,從來不推三阻四;職工有特殊情況請假不扣工資,職工工資月月發;停工期間,每人每月發生活費五百元;年底有獎金、中秋節有福利;還有攪拌站用送混凝土的罐車都是司機個人的車,一年到頭運費全付清。平時誰家裏有困難了要借錢,只要賬上有錢都會給他們解決。所有職工連罐車司機都免費吃飯。哪個職工偶有親戚朋友來攪拌站,都提供飯菜,不要錢。

大法的真相隨處可見

自從我們承包攪拌站,每年過年貼的都是法輪大法真相對聯、福字。丈夫辦公室門上貼的福字上面就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聯有的上面寫著「明真相,得福報」,「五﹒一三」真相展板上面的內容更全面:有「法輪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等。職工們幾乎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我們不定時的給職工們送大法真相資料看,好多職工身上都帶著真相護身符。特別是那些司機們每個人車上都掛著「法輪大法好」的車掛墜。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相信大法會保祐他們出入平安!

丈夫重視講真相,一有機會就給從外地來的客戶講真相、勸「三退」。好多做生意的老闆都不同程度的了解了大法真相,他們都覺得丈夫與別的生意人不一樣,都願意和他來往打交道。說他心正、善良、道德水準很高,跟他一起合伙做生意放心。後來我們準備上一個乾粉砂漿站,有人知道丈夫煉法輪功,就說:「只要你(指丈夫)管理,我們就投資。」

有多位老闆還請了寶書《轉法輪》。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一七年,丈夫承包的攪拌站生意出奇的好。開這麼多年攪拌站,一直都是丈夫在管理,客戶都知道他修煉法輪功,都知道他為人正直,不做假,不偷工減料、不缺方短方。比如,從張家口到唐山修的鐵路路過我地,有一個路段塌方,就讓我們這個攪拌站把這個塌方路段用混凝土填平。鐵路管理人員也不知道具體得用多少方混凝土才能填平這個塌方路段。如果在這事上作假,多報一方混凝土就能多掙四百多元。攪拌站的其他管理人員也跟丈夫說,一車少打一方,不會出任何問題。就這一個活就能多掙好幾萬元。如果不是修大法,丈夫也許會那樣做,可是我們是修煉人,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掙多少錢我們也不會做的。我們始終按照師父講的「公平交易,把心擺正」[1]的法理來處理問題。

本地有兩個攪拌站,由於我們公平交易,客戶信得過,這一年的大活幾乎都叫我們這個攪拌站做了。一年雖然只做了八個月的活,就銷售了十八萬方的混凝土。之前建站十多年了,一般的一年下來也就是三、四萬方,最好的一年才打了八萬方混凝土。這是我們修大法,按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是師父對我們的呵護。

巨額利益面前 不爭不鬥不造假

二零一七年年底,股東們突然提出要賣攪拌站。我們的承包年限還沒到期,丈夫沒有心理準備。二零一八年的混凝土銷售已經跟開發商定好了,而且比一七年的量還大。在利益面前丈夫有些動心,他想把最後一年合同做完。如果把攪拌站賣了,收入就不只是幾十萬元的損失,所以不想賣。股東們倒也說,三年承包沒到期,如果你不同意賣,攪拌站也賣不成。

可是我們是修煉人,我們要替別人著想,對利益要看的淡。李洪志師父講:「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於是我和丈夫就同意了股東們的要求,出售攪拌站。丈夫跟他們講,我是修煉法輪大法了我才能這樣做的,否則我是做不到這一步的。

是啊!在重大利益面前如果不是修了法輪大法,怎麼能有這麼高的思想境界呢?再說,二零一八年的混凝土出售基本和客戶都定好了,利潤是可見的。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誰能做到這一步哪?

股東正在和買方談價錢的過程中,土地局局長來電話說,攪拌站的征地手續政府不讓辦了。因為攪拌站所佔土地一直沒有辦征地手續,原因是離國道邊太近。如果牽扯到城鎮規劃,有可能這個攪拌站就會被拆除了。因為沒有征地手續,補償費就少,買方就會損失很大。股東們怕人家不買,土地不能辦手續的事就想瞞著買方不說,而買方根本不知道。

可我們是修煉人,不能說假話,不告訴買方,這不是騙人嗎?別的股東這麼做,我們不能這麼做啊!所以我和丈夫決定勸說股東不能說假話,以免造成以後的麻煩。

最後股東們同意告訴買方土地不能辦征地手續的事,結果出乎股東們的預料,買方不但沒有因此不買,而且還在原來已經談好的價錢上又加了一百萬。還說就是真的把攪拌站拆了,我們也不會找你們麻煩。最後事情的結果是大家皆大歡喜。買方對丈夫的做法評價很高!雙方達成了買賣成交的口頭協議。

就在我們在切身巨額利益當中把心完全放下的時候,又出現一個突發事件:雙方正式簽合同時,買方突然提出不合理要求,想偷稅。股東們不同意這麼做。口頭協議已經談好買方付稅,現在買方要偷稅,股東們就不賣了。買方又說讓我們上稅,股東們對買方的不合理要求很是不滿,攪拌站最終沒有賣成。

得失不執著

剛過年,股東們又跟丈夫說,他們幾個股東都歲數大了,一人包三年,到最後一個股東承包的時候還得等十多年。那時候都七十多歲了,不知道身體怎麼樣呢?包成包不成都兩說呢!意思是讓丈夫放棄承包,歸大攤。一開始,我和丈夫覺得股東們是不是知道我們修煉法輪大法,在鑽我們修善的空子啊?就連丈夫的親戚、朋友都覺得這對我們太不公平了。今天賣呀,明天又想歸大夥經營呀,都替我們打抱不平。 我們也想過,這樣會不會讓世人覺得修煉法輪功的人太懦弱了?太好欺負了?太傻了?心裏很矛盾,一時不知所措。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這樣的法:「舉個例子,有一天單位分房子,領導講:缺房住的人都過來,擺擺條件吧,講一講個人如何需要房子。各說各的,那人不吱聲。最後領導一看就他比人家都困難,房子應該給他。別人說:不行,房子不能給他,得給我,我如何缺房子。他說:那你就拿去吧。要叫常人看,這個人傻了。有人知道他是煉功人,就問他:你煉功人甚麼也不要,你要甚麼呢?他說:別人不要甚麼,我要甚麼。其實他一點都不傻,相當精明。恰恰在個人切身利益上,就這樣對待,他講隨其自然。」[1]「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1]

有師父的法做指導,我和丈夫心裏坦然了,心情也不再七上八下了,也不再不平衡了。退一步講,如果一開始就沒有承包呢?常人還講這麼一句話,叫做「知足者常樂」,何況我們是煉功人呢。作為一個修煉人,要為他人著想,而不是自己的名利,這才是修煉人的境界。所以我們不再執著名利,不再考慮自己的得失,反而覺得股東們說的都是實在話,他們確實都歲數大了。

今年三月十五號又開工了。攪拌站就這麼折騰來折騰去,到我投此稿時,甚麼結果都沒有,還是丈夫一人經營。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已經沒有任何想法了,一切按照師父講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1]。

修煉法輪大法,我們的思想境界提高了,看淡了利益,化解了好多可能因為利益而產生的矛盾,同時也避免了因為種種矛盾而帶來的損失。

法輪大法恩澤攪拌站工作的每一個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