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和女兒的相處之道 【明慧網】

【慶祝513】我和女兒的相處之道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和正在讀高中的女兒為某事(細節已經不記得了)產生了激烈的爭吵,孩子對我很不服從,妻子對我也很不滿意。

我氣呼呼的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的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和妻子都修煉法輪大法。我心裏不停的問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到底我在哪方面不符合法了?明明我說的是對的,為甚麼孩子不但不服從,連妻子對我也不滿意呢?時至半夜,我仍沒有一絲睡意。忽然,腦子裏閃出非常清晰的四個大字──「強加於人」,有如醍醐灌頂,我立即翻身起床,沒開燈,藉著窗外的月光,拿起筆在寫字檯的紙上清清楚楚的寫下了「強加於人」幾個字。

第二天,我和妻子說起頭天晚上自己找到的問題和思想變化,妻子點點頭說:「是這樣,你總認為自己對,所以就自以為是,就強加於人。而且你不光是對孩子、對我,對同修你都這樣。」

儘管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但因為實修不夠,後來又和女兒發生過不止一次的爭執甚至是爭吵。期間,我不止一次的說:「你還小,很多事情還不懂,爸是為你好,你應該學會服從!」其實是夾雜著親情的一種強烈的強加於人的表達。更有甚者,一次激烈爭吵時我一怒之下出手打了孩子,以至於正讀高三的她離家出走很多天,打電話不接,我發了很多道歉的短信她也一直未回。

二零一四年,我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到中共迫害,在看守所、監獄被非法關押了兩年多。在監獄中,我意識到一定是自己在修煉中心性不到位,強加於人的心就是我當時找到的最大的心性上的漏洞之一,很早就發現了,卻始終沒認真修去。在黑窩中,我回憶起了多年來與同修、家人交往中我強加於人的種種表現,非常痛悔,下定決心從現在開始徹底修掉它。

我從黑窩回家後,當時已經上大學的女兒專程從南方乘飛機回來看我。在機場,我幾乎一見面就說:「以前都是爸做的不好,對你太強制了。」女兒爽快的說:「沒事,我原諒你了!」就這麼短短的幾個字,我當時聽了心裏仍是老大的不舒服:你真的以為你有資格原諒我?我為你付出那麼多,這幾年又受了這麼多苦,剛見面,你既不安慰,也沒說想念,更不說自己有甚麼錯,一上來就高高在上的說原諒我了?!這些想法一股腦兒湧了上來,雖然努力壓了壓,嘴裏說出來的還是一句夾雜著不滿的話,「其實你原不原諒都無所謂,我只是自己知道錯了。」

女兒一聽,本來高漲的熱情一下降了下來,「哦,我還以為你很在意呢,那就當我沒說吧。」雖然接下來沒再發生甚麼,但我知道我還在執著於自己的所謂「正確」,強加於人的心並沒有真的放下。

女兒在家的那幾天,她過去那些我看不上眼的習慣又清清楚楚的表現在我面前──晚上玩手機到很晚,早晨睡懶覺、梳洗打扮老半天、刷牙的時候頭抬得很高,牙膏沫濺在水池外面都是……我的第一感覺還和以前一樣,有一種想教訓和指責她的衝動,唯一不同的是我忍住了。因為我知道,她的這種表面的錯其實是師父用來去我的執著心的,看我是不是還要強加於人。於是我在心裏告訴自己:要麼不說,反正也不是甚麼大事,要麼善意的提醒,並且不要執著於結果。

一次女兒佔著洗手間洗澡,半個多小時了,裏邊還在「嘩嘩」的流著水,我不但去不成廁所,還看到很多水順著廁所的地面流出來,流進了客廳的地板革下面。而地板革和廁所地面接茬的地方已經明顯的老化、破損了,就是過去洗澡的時候流出的水腐蝕造成的。這時我心裏已經堵的滿滿的,幾次想舉手敲門教訓她。可是手握成了拳頭動了幾下,還是忍住了。一直等她洗完出來,我才趕緊收拾地板革下面的水。女兒一見,不好意思地說:「爸,對不起。」我一邊幹活一邊平靜的跟她說:「下次洗澡的時候,把噴頭的方向調一下,別正對著門口,把水量適當調小點就好了。」

去年春天,妻子在外出講真相時被警察綁架。我不想讓女兒跟著擔心,所以妻子剛被綁架的幾天沒告訴她。平時妻子和女兒每隔幾天就要通一次電話,或在微信上聊幾句。女兒打過電話來找媽媽,我就告訴她:「你媽沒空接電話,有事跟我說吧。」

幾天後,正趕上姐姐家的二女兒出嫁,為了不讓更多的家人知道後跟著擔心,我去參加了婚禮,並告訴他們說妻子有事來不了。當天,女兒又打來電話,她說:「爸,我媽呢?她參加我二姐的婚禮了嗎?怎麼又是你接電話?我媽到底怎麼了?!」女兒的聲音急促而嚴厲,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不正常。我拿著手機,找到一個清淨無人的地方,把大致的情況告訴了她。女兒非常生氣,而且馬上哭出聲來。「為甚麼不早告訴我?你才回來幾個月,怎麼我媽又出這事了?你怎麼保護的我媽?而且我媽都那樣兒了,你還有心情參加婚禮?!」女兒的責備像連珠炮一樣轟了過來,弄得我幾乎不知從甚麼地方開始回答她。「閨女,爸不是想瞞你,是因為你還小,又離得這麼遠,幫不上忙。你安心上學,你媽的事有爸一個人就行了,我知道怎麼做。如果我不來參加婚禮,整個這一大家子都會受影響,咱不能只想著自己的感受啊!」女兒沒耐心聽我再繼續說下去,硬生生的掛斷了電話。

我心裏很苦,很壓抑,心裏說:「閨女呀,你也是曾經得過法的人,你甚麼時候才能成熟一些,真的為我分擔一些,起碼不再給我增加壓力也好啊!」

其實,女兒中學時代就曾在妻子的引導下讀過《轉法輪》,背過《洪吟》,而且在我被迫害初期表現的正念很強,面對警察到學校的騷擾,她對做筆錄的警察說:「我爸是好人!」並且高考時勉勵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我一定要考好,讓世人看看!因此,她真的以一個二本的水平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學,讓很多人都很感慨,並說這是善有善報。

可是我遭迫害的事對她打擊很大,影響了她對大法的正信,加之上大學後交了男朋友,便慢慢的脫離了修煉。每念及此,我都很自責。

接下來,每隔一段時間,女兒都會發微信或打電話給我,除了聊一些她在學校的事,就是問我她媽媽的事情有甚麼進展,甚麼時候能回家。有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難回答她。但我知道,作為孩子,對母親的那份擔心、依賴和想念,都是可理解的。而且我是大法弟子,我有義務做好家裏、外邊的一切,有義務修好自己,照顧好老人和孩子。所以我不再如以前一樣遇事先教育孩子應該怎麼做,給她增加壓力,而是充份的理解她,安慰她,讓她感受到父親的呵護。有一次我發微信給她,「閨女,爸爸愛你,和媽媽一樣愛你。你是爸爸的寶貝,爸爸有能力照顧好你和媽媽。請相信爸爸,只要你照顧好自己,別讓爸爸為你擔心,我就能很快讓媽媽回來。」女兒不再說甚麼,回了我一個「嗯」字。雖然只有這麼一個語氣詞,但我能感受到,女兒對我的責備在減弱。

在過去那些年,我和女兒的關係幾乎永遠是我在挑她的毛病和喋喋不休的說教,恨不得一天就把她培養成滿腹經綸的大家閨秀,對於她生活上的關心和心情的疏導,我從來都認為那是妻子的事。現在我慢慢悟到,我的做法太偏激了。師父告訴我們的是「具厚德而善其心,懷大志而拘小節」[1],而我這種急於求成、揠苗助長式的所謂「教育」只是夾雜著私心的強加於人。

隔了些日子,有一天女兒給我發來一條微信:「爸,想我了嗎?」文字後面還跟了一個笑臉。我回她說:「想啊,大閨女是不是更漂亮了?」一會兒,她發過來兩張很漂亮的自拍照。我說「真俊」,她發過來一個蹦蹦跳跳的快樂的小人兒。

我知道,女兒的心情在逐漸好起來,我和女兒的關係也在逐步改善。

該放暑假了,我打電話問女兒,「閨女,甚麼時候回來?」她遲疑了一下說:「爸,我放假不想回去了,因為我受不了我媽不在家,我想去打工。」我沒有馬上接話,因為這時我的腦子裏習慣性的反應出:我不在家的時候你不是放假就回來嗎?你就不想爸爸?放暑假你媽不在家你不回來,放寒假如果你媽還不在家你怎麼辦?我趕緊否定了這些念頭,因為我知道這是以前形成的不好的觀念,然後我說:「其實爸挺想你的,但爸理解你的心情,尊重你的想法。在外邊自己照顧好自己,需要錢或者甚麼幫助,就及時告訴爸爸。」

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女兒突然打來電話告訴我,說輔導員要給她處分。原因是很多學生以各種理由不在學校住宿,擅自在校外租房。被老師談話時,別的同學都以做家教等提前編好的理由獲得了輔導員的許可,可女兒說了實話──宿舍裏太吵,晚上想多學習一會兒都不行。同時她還隱瞞了一個理由──她有時晚上想媽媽,會控制不住哭出聲。而她又怕別人問起,因為她不想讓同學知道媽媽因為修大法被抓了。通話中,我知道她心裏很不平衡,因為撒謊的同學可以免予處罰,而她說了實話卻要挨處分。當輔導員要求她回學校住宿時,女兒卻堅決拒絕了,為此輔導員很不解,也很生氣,一定要處分她。

我把來龍去脈弄清後問她,「爸相信你說的是真的,也理解你,更要表揚你說實話。但你不要不平衡,說實話就是為了不逃避該承擔的責任。我們不跟別的同學比,我們只要求自己,對自己負責。眼下的事你想怎麼解決呢?我能幫你做甚麼呢?」

這時女兒的聲音變得有點怯怯的,「其實到外邊租房住不是不可以,但要家長向學校提出申請,說明理由,並向學校承諾出了問題後果自負。但我租房的時候怕你不理解會罵我,所以沒跟你說。」我說,「那是因為以前爸爸太不懂得理解你了,愛訓人,給你留了不好的印象,這不怪你。現在爸爸和你一樣,也在進步,也在成熟起來。現在還可以向學校申請嗎?」女兒說:「可以,但很麻煩,要填兩個手寫的表格,有你的簽字,這麼遠可怎麼辦呀?而且輔導員還要求你今晚九點以前給他打個電話……」我笑笑說,「為了大閨女,爸不怕麻煩,你用手機把那兩個表拍照用微信發過來,我照著樣子做兩個電子表格的文檔,打印出來,手寫填好後,再拍照發給你,這樣行嗎?」女兒一下高興了,「爸你真有辦法,這樣可以!別忘了給老師打電話。」

我又忙碌了一陣子,填好了表格,拍照後用微信給女兒發過去,女兒回覆我「謝謝爸爸」,後邊跟了一個可愛的表情。回家的路上,我撥通了輔導員老師電話,我先是誠懇的承認了錯誤,告訴老師,女兒不遵守學校的規定,是因為我沒把孩子管教好,我有責任,不敢請老師原諒,但請老師一定不要為此生氣影響了工作。學生不遵守學校的規定,受到處罰也是應該的,而且願意按照學校的要求由家長提出申請,在校外租房。然後,我把孩子的真實想法和妻子遭迫害的事情和他說了一下,並簡單講了法輪功遭迫害真相。輔導員老師聽完,很和氣的告訴我:「我說給她處分是嚇唬她的,不是真的,只想讓她有個教訓。你家的事我了解了,全國很多這樣的情況,正常填寫申請表吧。」

當晚深夜,女兒發微信給我:「爸,今天是感恩節,真的很感謝你,很多話不知道該怎麼說。這段時間你辛苦了,感謝你為我、為我媽以及所有人的付出,我都懂,你真的很辛苦了,我愛你。」後邊還加了一個心的表情。同時,女兒的微信朋友圈裏第一次出現了一條簡單到只有四個字的內容──我愛我爸。

隨著修煉提高,我越來越明白,強加於人的觀念來源於強烈的執著自我,自以為是,而且求結果,想改變別人,認為自己說的對,別人就應該按照自己的想法改變,別人不隨著自己的想法改變,心裏就產生責備、看不起甚至是整治別人的惡念。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是啊,使人提高的只有師父和大法。對於別人,我們能做的只有善意的提醒,而且不能執著結果。

這樣,隨著一件件大大小小的事情發生,我不斷的用大法衡量自己,修去不好的強加於人的觀念,增加善念,我和女兒的關係真是柳暗花明,由原來的「你說的對我也不聽你的」,變成了現在的親切與信賴。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聖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