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生命中亮起了一盞明燈 【明慧網】

【慶祝513】生命中亮起了一盞明燈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記得我剛幾歲的時候,總是癡癡的想:這世上的人是從哪裏來的呀?這世上所有穿的、吃的、用的東西是從哪裏來的呀?我又是怎麼來的呀?我問過大人,可他們也不搭理我。我童年時代老受人欺負,老是吃虧也從來不敢反抗。我的老師曾對我的父母說,「你這孩子太老實了!」父母也認定我長大後不會有出息。有時也聽父母說:「你說某某(指我)聰明吧,她連別人佔她便宜,她都不知道;可你說她傻吧,她又喜歡問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

上初中以後,我發現當別人評價我「老實」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蔑視的眼神,每每此時,我就會很自卑。為了讓別人看得起,我努力的學尖、學狡猾,也學會了隨波逐流。無論我怎樣追求名利,可在我心靈的深處,從來沒有放棄過對生命真諦的追尋。看到別人都在為名利奔波勞累的時候,我就在想,人們奮鬥的結果不也就是出人頭地?就算是出人頭地了,能享受幾十年,最終也躲不過一死;更何況大多數人奮鬥了一生,也沒享受到人間的榮華富貴,還弄得心力交瘁。難道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嗎?太可悲了。有時聽到別人說:「走,去打發時間去!」我心裏就難受。古人不是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嗎?而有人卻要把時間「打發」掉?也常聽到有人感嘆:「人生太沒意思了!」這不是我要的人生!在冥冥之中,我感到我會等到真正的人生。

二零零六年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年,就在這一年,我真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得法後的喜悅心情是不能用語言來形容的,在常人的名、利、情中得到的瞬間的滿足感,與得到至高無上的大法的幸福感,是無法相提並論的,得到宇宙大法的喜悅感是一種高尚的、超脫的幸福。有時我會感覺常人社會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心中只有大法。每天早晨起床,不論天氣好壞,我的心都是快樂的。得法後有人曾對我說:「共產黨不讓人煉法輪功,說明你們法輪功不好,你就別煉了。」我說,共產黨告訴我葡萄是酸的,可我親自嘗到的葡萄是甜的;共產黨說法輪功不好,可我親身體驗到了法輪功是高德大法。共產黨說的都不算,我想要甚麼自己說了算!也有人問我,法輪功到底給了你多少好處,我今天就說說法輪功(法輪大法)給了我甚麼。

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

我從小就有頭痛、失眠、腹瀉的毛病。成年後又多了個一旦感冒總不見好的毛病。去醫院檢查,說是腦供血不足,還有膽汁反流性胃炎、糜爛性胃炎,中醫說是虛症等等。經常在街上走著走著,就突然感到心慌、氣短、全身冒冷汗、眼前一黑,人就坐在地上了。

幾十年吃了不少藥,可就是不見好轉。修煉法輪功才半個月,所有這些症狀都不見了。單位同事都知道,我曾經是「藥罐子」,都知道我以往夏天還穿毛衣的。我從修煉大法至今沒再吃過一粒藥,家裏所有的藥全扔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僅僅從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身體這一點上講,我修煉都是值得的,更何況,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將給我無比殊勝的美好的一切!

法輪大法讓我了悟人生真諦

我的身體在我真正下決心修煉的半個月後就康復了,這在修煉前,我是無法想像的。要不是親身經歷,我是不會相信的。怎麼可能呢?醫生看病、開了藥方,那藥還得吃進去了才會有效呢,而我這連功還沒開始煉,只是看了書,內心嚮往了大法,這病就好了。人世間任何一本書都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由此我斷定,《轉法輪》是一本遠遠高於常人層次的寶書,用常人的知識是無法詮釋的。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我明白了生命的真相。我過去聽到有人談人生的意義時,我就在想,人生再輝煌,也只是幾十年,最終都只有無奈的走向死亡,這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抗拒的。從這個角度上說,談人生的輝煌、人生的意義,又有多少價值呢?我曾經無數次的想:人的生命能永恆多好,怎麼才能讓生命永恆呢?永恆的生命還能比現在的生命美好,那多好啊!

看了《轉法輪》之後,這一切都有了答案。生命真的能永恆,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修煉、去做,得到永恆的美好生命已不是幻想。過去聽老人們說的「做好事上天堂、做壞事下地獄」,是有道理的。

我也能做個好人

記得讀小學二年級時,老師在課堂上給我們講「英雄人物」的故事,我趴在課桌上感動的哭了。我從小就敬佩剛直不阿的好人,希望自己也能做一個這樣的好人。後來知道了中共邪黨宣揚的那些「好人」,有些是杜撰的,有些是根據它的需要而歪曲了事實真相的。再看看現實社會,好人難以立足,於是只能隨波逐流了。

看過《轉法輪》之後,我才懂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如果我從小就知道這一標準的話,就不會認為自己容忍別人是傻了。其實我小時候的「老實」才是純真的。幾十年來,在我的心靈深處從來都想做好人,一直在追尋如何做個好人。直到得了大法,才真正知道了怎樣做一個好人,我欣喜地對自己說,我也能做一個好人,再也不會被人世間的亂象迷惑,再也不會被世人的觀念所左右。我第一次感受到我能主宰自己的思想了。儘管有人因受中共邪黨所騙對我修煉法輪功不理解,儘管迫害我的人辱罵我、譏笑我,可我想,我才是堂堂正正的好人。我之所以沒有被邪惡嚇唬住,沒有被謊言欺騙,是因為我心中有一盞最亮最亮的明燈──法輪大法。

世人都知道只有法輪功這裏是一片淨土,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哪怕是在看守所、監獄那種邪惡的環境中,都能看到大法弟子幫助別人的身影。我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期間,我和兩名大法弟子關在一起。其中一個大法弟子在大冬天把自己的棉衣、棉鞋給監舍裏其他的人穿,自己穿單鞋、穿破衣。看守所的在押人員一般都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能出去,走的時候都是臨時通知,很倉促。那人走了,留下了大法弟子給她穿的衣和鞋,這位大法弟子就把衣服、鞋子洗乾淨,再給別人穿。就在她洗衣、洗鞋的時候,很多在押人員都看到這位大法弟子的手上凍的大口子在往出淌血。這位大法弟子還拿出五百元錢幫助貧困的在押人員。只要是有大法弟子在的監舍,大法弟子都會給新關進來的人買日用品。

後來調整了監室,有幾個大法弟子所在的監舍有個癱瘓的人。沒人願意幫忙她,照顧她。那四位大法弟子來後就一直照顧她,幫她洗澡、洗衣服,給她買營養品。三個月後,這四位大法弟子遭非法冤判關進監獄服刑,這個癱瘓的人就沒人管她了。看守所的警察知道,只有大法弟子才會無私的幫助別人,於是就把我調到了這個監舍。雖然沒有任何人要求我照顧她,我很自然的就主動承擔了照顧這個病人的責任:每天給她端飯、洗碗、洗臉,幾天洗一次腳,過一些日子給她洗一次澡、洗衣服。別人都嫌棄她髒、不願靠近她。我每次給她洗腳、洗澡時,她都淚流不止,不停說:「法輪功姐姐,謝謝你,你們太好了,法輪功太好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回,她的家人給她送來一雙新鞋,她硬是要給我,我不要;她看到確實鞋的尺碼也不合我的腳、穿不了,就哭了,哭得好傷心。我知道,她是真心想要向我表達對我的感激。

有一次,監室的便池堵了。民警拿來一個通便池的工具讓我們自己通;監室的其她人都怕髒、不想動手,我拿上工具就幹起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幹這種活。當時她們都用尊敬、感謝的眼神看著我。

監室裏的人大都心情抑鬱,有的天天哭,有的還想自殺,我都一一加以勸導。這些事,警察們也都看在眼裏。有個看守所所長因我不守「監規」經常打我。一天,監室的兩個人利用與該所長接觸的機會對她說:「所長,你不要再打某姐姐(指我)了,她心地好善良的……」邊說邊流淚了,這個所長也低下了頭。

從此以後,這個所長真的沒有再打過我。

後來我被非法送往監獄。包夾我的是個殺人犯,心狠手辣,迫害過很多大法弟子。就在我關在那裏時,她就曾參與迫害死了一名大法弟子。

她對我同樣的兇惡,可無論她怎麼惡,我都儘量平和、善良地對待她。她經常叫我給她洗衣服。那時我的手長了凍瘡,雙手爛的不像樣子。看著我給她洗衣服時的痛苦,她居然還說:「我看見你這雙手直噁心,就想拿刀把你的手砍了!」她的心就這麼惡!

我要求自己不被她帶動,還是善待她。因為她包夾我的緣故,我們在一起吃飯,菜盛在一個碗裏,我總是吃她不愛吃的菜,生活上儘量照顧她。有一次,她對我說:「好像你總是默默的對別人好,從不求回報。」有一次,她對我行惡,我想,像她這樣的一大批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人,將來可怎麼辦啊,下場太可悲了!想到這我就流淚了。我決心儘量不讓這些接觸過我的人再有犯罪的機會,自己儘量做好,用修出的慈悲感化她們。就在我出獄前一個月,一個「幫教」對我說:「某某某(指那位包夾過我的殺人犯,此時她已不在我身邊了)讓我告訴你,說你改變了她,將來她不會再管法輪功的事了,你們法輪功才是真正的好人。」

我想要說的話太多太多,我在大法裏得到的也太多太多。上面所講的僅僅是在大法中得到的好處的百分之一吧(找不到可以類比的詞)。我的心裏有太多想對師尊說的感恩的話,有太多得了大法之後的幸福的感受,可用甚麼詞語都無法表達我內心的真實感受。千言萬語,只說一句話:我會踏實的、默默的在法輪大法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