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基建工程管理人:同事們都是我的親人 【明慧網】

【慶祝513】基建工程管理人:同事們都是我的親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二十二年了,今年四十四歲。大學畢業後,我在北京市一家國有大型製藥企業任職,從事設備管理工作。

二零零六年,因堅持修煉大法,我和公司另外兩名同修被陸續關押迫害。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公司違反勞動法,單方面解除了與我的勞動合同。那時我在這家公司工作近十年,單位的許多領導和同事都對我的遭遇感到無比遺憾和惋惜。我所在分公司的老總親口告訴我父親(那時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他們是迫不得已才要與我解除合同。因為這是由公司總部黨委一把手壓下來的迫害政策,他們拖了近一年沒執行,上面多次追問,現在已經扛不住了,請我父親體諒他們的難處。我的部門領導在和同事聊天時也說某某的工作很出色,他的離職對公司是個損失。

就在我出獄找到新的工作幾個月後,偶然接觸到一位原單位的老職工。他告訴我,總部黨委書記自己開著公司給他配的進口豪華車假期出遊,結果出車禍了。車頭整個扎進重型貨車的底下,車輛徹底報廢了,車上四個人無一倖免,除了他還有三個身份不明的外地年輕女子。可總部卻隱瞞真相,對外說是幾個人外出考察歸來途中出了車禍。出事後,有幾個外地人到公司總部來鬧,說是死者的家屬,總部賠了一大筆錢才把事情壓下來。職工都在底下議論呢,說那個黨委書記沒幹啥好事,這回真是遭報應了。老職工以為我聽到這個消息會很高興,但我很平靜,我為他沒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真相得救而深深的惋惜。

一、在工作的心性考驗中去執著

二零零八年,我找到了現在任職的這家公司,這是一個中小型製藥企業。入職那天,公司老總把我帶到一位老工程師面前,說:「今後你就跟著陳工幹吧。」陳工是負責公司基建工作的主管領導。

我在這家公司的薪資不高,僅有我之前工資的三分之一。在三個月的試用期間,我看到拿到手的工資僅是以前工資的一個零頭,心裏感覺落差太大了。但我想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名利都要放下,心裏感到不平衡正說明自己心性上有要修去的執著心,一顆虛榮心。我想,如果因為工資低就對工作態度不認真,幹活兒應付敷衍,就沒有做到真、善、忍中的「真」字。大法修煉者在工作和生活中,時刻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才能算是個真正的大法修煉者。所以我很快就調整好心態,還像以往一樣,對工作積極、熱情、認真負責。

我在之前的單位由於工作中經常往返總部和分公司幾個關鍵部門進行溝通和交往,工作能力也得到相關領導的認可、重視,所以我被當作第二梯隊的中層幹部培養,在公司積累了一些人脈關係。在辦公室無論是老資歷的同事還是比我年輕的職場新人,大家都很尊敬我,都很敬佩我的人品和工作能力,所以後些年我在和單位同事的人際交往中幾乎沒發生甚麼心性上的衝突和矛盾。可是現在換了新的環境,這方面的心性考驗就一個接著一個。

一天,陳工對我說「你去木工組找A師傅把這個事給辦了。」我打聽到木工組的位置,找到了一位老師傅。我說「您是A師傅吧,陳工說請您把這件事給處理一下。」那老師傅打量我一下,冷冷的說:「你是誰呀?誰叫你來找我的?這事兒不歸我管,我沒空兒!」我聽了,心想這人怎麼對我這個態度呀。回來後就對陳工說:「A師傅說沒時間,他幹不了。」陳工一聽:「啥,他說不幹,不可能!我帶你找他去。」陳工到了那兒,說:「老A,你把這事兒處理一下。」A師傅笑著說:「行,我一會兒就幹。」這時陳工扭頭看了我一眼。我當時頭就懵了,心想這個人態度變化咋這麼大呢?這不是挖個坑把我給撂裏了嗎?

後來我聽其他人聊天才知道,A師傅在廠裏脾氣大是出名的。他是手藝人出身,在廠裏幹了幾十年,可謂是元老。人雖然有好手藝但沒有學歷,工資很低,所以心裏很不平衡。廠裏除了公司老總和幾個受老總倚重的人能給他分派事情,其他人求他辦事都犯怵。而陳工除了受到老總倚重,還和A師傅有一層親戚關係,那態度自然就不一樣了。

了解了這些情況後,我轉變了看法,能體諒A師傅的心情了。他年歲大了,在這個只崇尚權力和金錢的社會,自己沒權沒錢,空有本事卻被人看不起,心裏很失落。所以幹活兒會拿架子,好讓別人求著自己。A師傅工作很認真,活兒也幹的很巧,他多想得到一個手藝人應有的尊嚴呀。

於是我就多接觸他,公司有甚麼關係到職工利益的事兒都先想到他,知道他平日就一個人幹活兒(別人不喜歡他的脾氣),就常跑去跟他一起幹。知道他喜歡喝花茶,等我家有了新下來的好茶葉就給他拿去請他嘗嘗鮮。夏天老師傅在室外辛苦工作,我就自費給他買飲料喝。逐漸的A師傅對我變的熱情了,有事兒常叫上我,讓我看他怎麼幹,我從中能學到許多本領。別人很奇怪,A師傅幹活從來都不屑讓別人插手,怎麼我這個只能打打下手的門外漢卻跟他這麼合得來。

二、把同事當作親人, 真心對別人好

我在公司工作一段時間後,發現這個公司基本是家長式管理,老總一個人說了算。工作中一旦出了錯,就對責任人進行經濟處罰,而職工在工作中幹出了成績卻沒有得到獎勵。這就造成有事兒大家都往外推,因為誰都知道幹的活兒越多,出紕漏的可能性就大。到頭來,你受累了,出了錯還得由你兜著。所以一件事兒牽扯的部門越多,工作越不好開展。

在這個環境下,我就想自己是個修煉人可不能計較個人得失,因為師尊教導我們:「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在工作中過心性關時,經常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直刺自己那顆不願觸碰的執著心。有時能守住心性,有時就守不住,但我能很快就意識到矛盾和麻煩是為提高自己的心性來的,這是好事。我要用大法的正法理去對待,不能用人的理去看待事情的對與錯。別人對我不好,我不記在心上,我只看別人的優點,記住別人對我的幫助。從心裏,我就把同事都當作我的親人,真心對別人好。

一次公司地埋給水乾管出現漏點,設備部領導安排維修組人員組織搶修。下午五點臨近下班了,管道還沒有焊接好。經理到現場打個招呼就下班走了,剩下我和幾位師傅加班幹。當時天氣已經轉涼了,我看到工人師傅穿著膠鞋在泥水裏撅著身子焊接,衣服都濕了。本來我也可以早早回家吃飯,但我考慮到工人師傅餓著肚子加班,又冷又餓,心裏難免有怨言。於是我就跟大家說,等工作結束後我請大家吃飯。大家的士氣一下就高漲起來了,搶修工作的進度也加快了。晚上七點多,工作圓滿結束後我帶大家吃飯。大家看到就餐環境和我點的餐都很到位,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說都是為公司幹活,卻讓我個人破費很過意不去。我說平時咱們都是好同事,早就想請大家吃飯,今天正好有這個機會。

還有一次,公司傳達室的職工找到我說,墩布池排水不暢,污水外溢。我到現場一看,這是個砌築在地上的老舊墩布池,池壁出現多處裂縫,加之排水管道不暢,積水不能及時從管道排出,就從周圍的裂縫處流出來了。我找到維修組想先解決管道排水不暢問題。誰知維修組也一肚子氣,說:「之前疏通過,管道裏面被垃圾堵嚴了,疏通不了。誰叫傳達室的人嫌清理管道篦子麻煩,就擅自將篦子給扔了的,就讓他們將就將就吧。」

我一看維修組的人是指望不上了,但問題也得給解決呀。於是我找來合作的土建施工隊,讓他們想想辦法。土建的工人看了,也嫌這活兒幹起來麻煩,圖省勁兒想刷點堵漏靈應付一下。我想這個墩布池對傳達室的人來說,使用很頻繁。因工作特殊,值班人員不能去食堂吃飯,只能打飯回來吃,那刷個碗還不是經常的事。他們每天負責清潔樓道衛生,洗涮墩布那太頻繁了。池子排水問題不解決,會讓他們工作起來很不方便。於是我就決定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先安排土建施工人員刨地將地下的排水管道更換成塑料管。原來使用的是鑄鐵管,時間長了管壁容易生鏽變的不光滑,造成管道內雜物淤積。再更換一個新的墩布池,並特意交代施工人員池子周邊的地磚要重新恢復,方便值班人員日常搞清潔工作。

在另外一處傳達室,以前維修組安裝水管時把埋在牆裏的電線管打斷了,值班人員桌旁的插座也不能用了,平時他們經常坐桌旁用插座給手機充電。這回我安排電工重新布線,線徑變粗,冬天值班人員也能安全使用電油汀取暖了。等全部工程完工後,值班室的師傅看到電也好了,下水也通暢了,地面也整潔了,非常滿意。一個師傅由衷的說:「這也就是你了,能把我們的事兒真當回事兒。」

我是真心把同事都當作自己的親人,那為他們多付出些,哪怕自己在利益上吃點兒虧,辛苦點兒算甚麼呀。有個同事說:「我真羨慕你呀,成天在廠裏忙來忙去的,可總是看你樂呵呵的,快活的像個神仙。」我妻子也說我:「你這個人怎麼對誰都好呀,沒有壞人是嗎?」

三、同事信任修煉人,講真相水到渠成

我發現當我真正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時,大法的無邊法力就在改變著不正的一切。我的心性提高上來了,同事對我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工作中都願意幫助配合我了。

在公司,人們都願意接觸我,信任我,於是跟大家講法輪大法真相也就水到渠成了。現在公司大部份人都知道我修煉大法,都知道修煉法輪功的人善良、真誠,是大好人。有個同事這麼評價我:你看看咱們張工,再看看單位裏那些個黨員,誰能比得上人家煉功人。有人當著其他同事的面就說:咱們單位裏再有幾個能像張工這樣對工作這麼負責的人,企業就搞上去了。有時,我找人幫忙協助工作,對方就說:「今兒是看在張工的面子上了,換作別人我絕對不管。」

現在公司裏認識我的年輕人,見到我都熱情打招呼:「勇哥好!」有個年輕的部門經理經常跟我開玩笑說:「跟著勇哥走,吃喝全都有。」因為我之前跟他講明白了真相,他也「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了。我想他明白的一面是想說「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拒絕邪惡,選擇站在正義的一邊,生命才有幸福的未來!」

一天,我幫木工組的A師傅忙活完,正準備回辦公室。師傅突然張口說:「小張,你的歲數比我小孩大不了幾歲,你若是不見外,可以把我當作你的父親看待。我反正是已經把你當作我兒子看了,以後你工作中的問題我會幫你罩著,好的主意我幫你拿,你要能聽進去就最好,你要覺得我的主意不好,可以不聽,聽不聽隨你。」我聽到A師傅的這番話,真受感動,我說:「A師傅,太謝謝您這麼照顧我了,以後有事兒您就招呼我,您就是我的親人。」

值班室的B師傅幾次見到我就說:「張工,別看你工作中幹的事情不大,可幹的都是給職工辦的實事。」我有一次歇了幾天年假,C師傅見到我說:「這幾天怎麼沒見到你呀,我都想你了。」

二零一四年,陳工因健康原因不來公司上班了,我向公司老總提出儘快招聘一名土建專業的工程師擔任部門負責人。因為我是學電氣工程的,對土建專業是外行。但公司領導沒有再招人的意思,讓我全權負責基建工作。於是我既要盯現場,又要審核工程預算、結算,組織竣工驗收以及工程款支付額度申請、審批。

在施工現場,我對誰都是一視同仁,沒有工作貴賤之分。有時現場發現了問題,我自己能解決的,抄起傢伙就幹了。施工隊負責人看到就說:「張工,以後這活兒你發句話,我就讓底下的工人幹了。您是領導怎麼親自幹這髒活兒、累活兒呢?」我一笑,「大家都挺辛苦的,我搭把手能累到哪兒去呀。」

在工地上,工人們見我來了,可高興了。他們都認識我,覺得我和別人不一樣。別人來檢查都是高高在上,對他們喝來喝去的,就會動動嘴挑毛病。而我卻幫忙和他們一起幹活兒,同甘共苦。我經常在酷熱的天氣裏給他們買飲料喝。許多人說:「張工,你比我們老大(老闆)對我們都好。」我經常給他們大法真相書刊看,有的人很愛看,主動向我要。他們都說:「張工真是個大好人。」有時我給新來的工人講法輪功真相,對方有顧慮、害怕,他們就幫著我講,還告訴這個人「張工是好人,真是為咱們好。」

四、守心性拒收禮

在當今這個社會,搞基建工程的都知道很少有甲方按施工合同的約定及時付款的,前期都是由乙方墊資,何時支付工程款要看與甲方領導的關係處的好不好了。在我們企業工程款審批是由公司老總一人說了算,而我是負責向老總申請工程款支付額度的,自然我也成了各施工隊項目經理要打點的對像了,請客吃飯、送購物卡、送東西。師尊要我們每一步都要走正,「截窒世下流」[2]。所以每次我都婉言拒絕了,並告訴他們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大法要我們守心性、守住自己的德,不屬於我的東西絕對不能收,你們的心意我心領了,東西請拿回去。

有一次為了不讓辦事的員工為難,我收下了一張購物卡。轉天我就把購物卡折合成現金交給了對方單位的老總,並告訴她我這樣做是因為我的信仰有更高的標準和要求。她表示對我的理解和尊重,並感慨有信仰的人就是與眾不同。她在國外看到很多人都煉法輪功,現在看到我的為人處世讓她對大法有了很好的印象。

還有一位施工隊的老闆,好幾次表示要送我東西,我都婉拒了。到了年底他找到我說:「張工,這一年來您很照顧我,我想表示感謝您都不要。快過年了,我給你買個蘋果手機吧,您看您的手機太舊了。」我說:「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原則。我只是做了份內的事兒,但您的心意我心領了,我很體諒你們掙錢的不易呀!」他聽了,對我豎起了大拇指,「你們真是這個!」

我僅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輪功修煉者,我知道有許多同修做的比我好很多很多,他們的事蹟常常讓我無比感動,無比的感慨。師尊講過「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3]這句話我牢牢記在了心裏,我深深的體悟到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內涵有多麼的神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賀詞〉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