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韓國大法弟子自學中文、背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在寫文章之前,首先慶祝第十九屆「世界法輪大法日」的到來,深深叩謝師恩,讓我有機會通過明慧網交流修煉心得。

做明慧工作 自然學中文

我於二零零零年十月,通過哥哥得法 ,當時虛歲十九歲(滿十七歲)。二零零四年初,偶然的機會,我開始在韓文明慧做校對文章的工作。

開始的時候,由於翻譯過來的文章不容易理解,就需要和中文原文進行一一對照,並頻繁查詞典,從中我學到了很多用詞,也開始一點點的明白了如何翻譯文章。大約一個月後,我發現自己能翻譯一些簡單的文章,於是就開始翻譯比較簡短和語句易懂的文章。但是,由於中文知識有限,在翻譯上具有侷限性。

幾年後,我出於好奇,開始翻閱中文《轉法輪》。當時,我只是把中文書籍買來後放在家裏,由於不識中文,從沒有敢讀,連想都不敢想。但是,出乎意外的是,我發現自己竟然能理解一半中文《轉法輪》的涵義。於是,我心中暫時還萌生了想學中文《轉法輪》的想法,可是由於根本不了解中文發音,就沒有敢嘗試,心想:「這麼厚的一本書,甚麼時候才能學完呢?用韓文,一樣可以學法,韓文就足夠了,不要學中文了。」後來,我又翻閱《轉法輪》,意外的發現,認識的字比以前更多了。我想:「再不學中文太可惜了,我都認識這麼多字,不學中文豈不可惜?」最終,強烈的迫切感,讓我下定決心學習中文《轉法輪》。

開始的時候,我有怕心,雖然下決心要學,可是從何學起呢?我住在小城市,也沒有中文學習班,就算有學習班,由於經濟條件不佳,我也不可能去學習班。在當地,只有我一個學員,也沒有其他中國同修。於是,我決定不學讀音,先學習用眼睛識字,可以理解詞意內涵的程度就可以。我感覺就這樣,對我來說也是非常榮幸、感恩和幸福的事。就這樣,我開始抄寫中文《轉法輪》。

抄寫《轉法輪》

我在抄寫中文《轉法輪》時,為了理解詞意,與韓文版的《轉法輪》一一對照,開始的時候連一個完整的字都寫不下來,需要反複寫幾次後,才能抄寫一個字。我還購買了六釐米厚的詞典,對不明白的字詞進行查詢。隨著學習,查詞典的速度也快了,有的時候,只要一翻或者翻幾頁,就能查到我要的字詞。我明白了,原來是師尊在幫我。

抄寫《轉法輪》的照片
抄寫《轉法輪》的照片

抄寫法的過程,原來也是心性修煉的過程。我在學生時期,也沒有這麼長時間的拿筆寫字,因此抄寫時感覺非常吃力。開始的時候,由於專注和用力,手腕也痛,手指骨節都感覺僵硬、疼痛。但是,我只要在家,就堅持抄寫《轉法輪》。但是,厚厚的詞典,查字詞的時候仍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偶然的機會,我了解到還有中文的電子詞典,於是我就順手買了一個。後來才知道,我買的電子詞典是當時最盛行的熱手詞典,原來是師尊安排了最好的詞典給我。由於,電子詞典有發出詞語讀音的功能,我出於好奇心,偶爾也聽聽某些詞語的讀音,還跟著讀。在抄學工程基本接近尾聲的時候,我猛然覺得「光用眼睛識字,不會讀,豈不是太憋屈呀?」於是,我終於又下決心學中文讀音。在抄寫《轉法輪》一遍之後,我馬上開始學習中文讀音。

用中文讀法

開始的時候,我的恐懼心特別強,沒有教我的老師,去哪裏學習呢?雖然想向平時認識的僑胞同修請教學習,「但是長此下去,會佔用同修的時間,帶給同修負擔,還是自己學比較好」。於是,我決心自學中文讀音。

當我對自學中文讀音心生恐懼時,我忽然想起一個念頭,「對呀,教我中文的老師早就有了,師尊就是我的中文老師啊。」當我這麼想以後,就又有了勇氣。我想,「無論如何了不起的老師,都怎麼能和師尊相比呢?有師尊教我,難道還會錯嗎?就算我有錯,師尊也會給我糾正的。」

我在隨時學練中文讀音的同時,繼續讀中文《轉法輪》。幸好,有抄寫學習的基礎,有助於我理解更多的內涵。我買了幾本小手冊,把不認識的單詞就記錄了下來。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讀的時候,還將《轉法輪》的頁數記在小手冊上,並將每頁不會讀的字詞記在冊子上,通過查電子詞典,將字義和讀音記了下來。開始的時候,由於不認識的字太多,小冊子黑麻麻的全是字。但是,我沒有像常人的學習方式一樣,並沒有將特定的詞死記硬背,而是順其自然,能記住讀音就記住,記不住就記不住,只是順其自然的慢慢讀下去,我沒覺得自己是在學中文,我感覺就是學法。

初學簡體字時,第一次整理的手冊,不認識的詞彙密密麻麻。
初學簡體字時,第一次整理的手冊,不認識的詞彙密密麻麻。

有的詞,即使查詞典數十次,仍是混淆其聲調和發音。我反複查詞典,直到記住為止。有一天,我查詞典的時候,瞬間感覺一個詞急速的貫通我的身體,直擊進我的體內,腦子就像被棒子重重擊了一下,受到極大衝擊。但是不感覺痛,頭腦非常清醒明晰,內心感覺豁然開闊。那個詞在我體內不斷擴展,就像能量向體外擴散一樣。那時,我非常明白這個詞我徹底記住了,下次看到,我會記起它。後來也確實得到證實。在小冊子上記錄詞語的時候,我發現部份單詞和我有間隔,這些詞都是反覆記也記不住的詞,但間隔消除的時候,就記住了。

從新學正體字時再次整理的手冊。當時除了圓圈外,其餘的都變成已知的了,現在已不需要這些手冊了。
從新學正體字時再次整理的手冊。當時除了圓圈外,其餘的都變成已知的了,現在已不需要這些手冊了。

在學習讀音的時候,我做了幾個夢。其中一個夢中,我的中文非常流利,發音也非常準確,說話速度也非常流暢。這個夢,後來我又做了一次。我認識到,這是師尊點化,這也許是在點化,哪一生我曾經是中國人。我悟到,我並不是從「零」到「百」的學習中文,我早就具備了「百」。因為我們前世所作的事和所說的話,都在宇宙中有記錄。如果前生我是中國人,那時說過的中國語,也將會存在。只是因為我今生是韓國人,因此(中文能力)被鎖住或者壓在深層空間中。我確信,這個前世記憶師尊在掌握,在學習中文的過程中,師尊會給我打開,需要補足的還會補足。

去掉對發音的恐懼心之後,我又產生了強烈的對時間的執著。甚麼時候才能會讀這麼厚的《轉法輪》呢?由於我內心焦急,睡覺之前就聽明慧廣播。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裏我看到了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說「我就是你呀」。他開始慢慢的說話,說的是中文。我問他,能不能說的再快點,於是他就很快的說中文,由於說的太快,簡直不是人類的語言,就像鳥叫一樣。看到我震驚的樣子,他又開始以很慢的速度說話,並對我說「現在你就是這水準」。當時,我感覺他是在告訴我,「你是初學者,我是按照你的水平在教你,不要起貪念。」之後,「時間是老師」的話在空中嗡嗡的擴散開來。他說:「你雖然看不到我,但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了這是師尊在點化我,放下對時間的執著。隨著時間推移,一切都會自然解決的意思。此後,沒多久,我能一點點的聽懂師尊的「九天講法」錄音了。就這樣,經過幾個月,我讀完了一遍《轉法輪》。其間,我還學習了正體字。讀完一遍中文《轉法輪》以後,我能比較流利的讀下去了。雖然,過程比較長,但是感覺非常快樂和幸福。雖然,開始的時候為了記單詞用了很多小手冊,但是現在已不需要小手冊了。

背《轉法輪》

早些時候,我曾經用韓文背過法,但是還沒背完一講,我就中斷背法。有一天,我非常流暢的背法以後,在田裏邊幹活邊背法。周邊沒人的時候,我就大聲背,有人的時候,就在心裏背。但是,原本可以很流暢背下來的部份,忽然記不起來了。當時,我感受到了極大的精神痛苦。臉色也很難看,感覺頭腦像白紙一樣,一片空白。我努力想,過了一段時間後,感覺體內的一個壁障倒塌了,感覺眾生在那邊敲鑼打鼓,像舉辦慶典一樣。雖然眼睛沒看到,但是那種感覺是那麼活生生的,我的眼淚忽然流了下來,眾生高興,我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幸福。當時只覺的除了眾生的安危和幸福,其餘的甚麼都不需要了。即使我沒有身體也好,眾生不知道我的存在也好,已無所謂了。好像只剩下我的意識,這個意識似乎就成了眾生的保護罩了。那時候,我承諾「我一定要背法回歸,為了眾生」,眼淚止不住的流。

這次,我要背中文《轉法輪》時,想起了這些以前背法時的記憶。我很懊悔自己沒有早點背法,讓我痛悔不已。我已經忘記了這個承諾,可是師尊沒有忘記,當看到我能用中文讀法,就打開了我的記憶,讓我重新背法。背法的渴望和迫切感,驅使我開始背法。

開始的時候,我對自己要求並不嚴格,起了想打折的心。心想:「我是外國人,不可能像華人學員一樣背法。要求低一點,一句一句的背,也不錯,這樣比較容易堅持。」可是這種想法讓我內心不安,感覺對自己要求鬆懈。後來我悟到,在背法上,我和華人學員是不應該有區別的,法的要求都是一樣的。於是,我決心一段一段的背,然後再兩段連起來背,再三段連起來背,最終,要反覆的背誦。

在背法的過程中,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師尊說,「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的念,心裏甚麼都不想,把大腦其它部份都念木了,甚麼都不知道,一念代萬念,「阿彌陀佛」的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1]一天夜裏,我在屋中打坐,閉上眼睛,把心靜下來,決定集中全身精力背法,當我集中每個詞背法的時候,感覺法的每句話,像射進我的體內,擴散至整個身體。感覺全身都被法的能量充滿,並擴向體外,只剩下了背法的意念,感覺身體沒有了。背誦的那段法,變成金黃色展現在眼前。有時候,眼前還出現一塊石板。每個字就像刀刻的一樣具有立體感,背得越集中深入,內心平靜時,石板上刻的每個字的每個筆畫就慢慢的變成金黃色,石板上的字密密麻麻,都是《轉法輪》的內容,我想把石板翻過來時,它自動翻轉,石板上展現的又都是密密麻麻的韓文《轉法輪》的內容。我不斷反覆的翻轉石板,當我想仔細看時,石板就立即消失了。我感覺遺憾,無論怎麼努力,都再也看不到了。通過該經歷,我要背法的信心更加堅定了。

一次約凌晨四~五(北京時間三~四)時許,背法睏倦就靠著牆壁睡著了。這時,聽到天上有「轟隆隆」的巨響,就像地震一樣。如果直接發生在這裏,感覺那種威力足以讓宇宙爆炸。我嚇的驚醒,但是身體動不了,眼睛也睜不開。此後,我聽到天上傳來美麗的音樂聲,約有二~三秒鐘,音樂聲停止後,又聽到雄壯的聲音在天上響起,是四個字,我很清楚聽到了發音,也能跟著讀,但是當我睜開眼睛想說時,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我只記得那四個字的意思,是在嚴厲的教訓我,背法時不應該睡覺。我嚇得全身戰慄,又驚又怕,直到那個聲音消失後,我才能睜開眼睛。我好長時間呆愣在那裏。我以為那四個字是中國語,但是不是中國語,也不是人類的任何一種語言,但是和中國語稍微有些相似。四個字的內涵非常廣闊,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詮釋,我感覺非常愧對師尊。我悟到,無論甚麼時間學法,無論多麼疲倦,只要拿起書,就要集中學,任何理由都是藉口,學法就要「一心不亂」[1]的學。

師尊給我集體背法的機會

我還有一個幾年來一直過不去的關。就是在講真相平台學法。西方人性格外向,能很快學習外國語,並能自然而然的使用。但是東方人性格內向,由於害羞不善言辭。我就是一個典型的性格內向的人。我緊張害怕的不敢拿麥克風,只能聽。

去年,我又安裝了軟件,開始上平台學法。雖然,我依然背法,但是進度非常的慢,很不容易堅持。但是,我要把法背完的心仍極其迫切。我讀師尊講法時,對長春學員集體背法的環境一直非常羨慕。但是,我找不到和我一樣背法的同修,只是心存願望,沒有其它辦法。當我通過同修幫助安裝軟件,上平台後,意外發現,有集體背法的房間。我還是先參加了集體讀法。

第一次開始的時候,由於極度恐懼,我先做了深呼吸,決心這次一定要過這一關。當輪到我讀法的時候,我感覺嘴唇乾燥,整個身體在瑟瑟發抖。連拿書的手都在哆嗦,全身感受到寒意。但是,我勉強堅持讀下去,聲音在打顫,甚至還頭痛,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讀下去的。經歷一次這樣的經歷後,下次就好一點,第三次就完全恢復正常狀態了。雖然有時還出現這種狀態,但每次都能過關,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嚇得不敢讀書了。就算緊張也能勇敢的讀下去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我一個人進了背法的房間,一個同修要求要和我一起背法。他們是晚間背法組,該時間段非常適合我。當時,他們已經背到第七講。就這樣,如今我們已經又開始背誦第一講了。我希望集體背法的願望就這樣實現了。我明白了師尊對弟子的一思一念都非常了解。

有一天在夢裏,有個同修對我說,「出來集體學法吧。」我很詫異,我堅持在線上線下認真的參加學法,同修為甚麼說這樣的話呢?我認識到,自己長時間以來,只走學法的形式,但是忽視了質量。平時,當別人讀法背法時,我認為還沒輪到我時,你讀你的背你的,與我不相干。這種心態,即使集體學法,實質上,仍是自己一個人在學法。此外,我一心執著快速背法,當同修背前部份時,我就自己背後部份,甚至,有時同修背法時,我做其它事或想其它問題。學法姿勢更不用提。我認識到,在學法上,沒有你的順次或我的順次,我們都是整體,應該一起學。

一起背法的同修中,一名同修長時間被睏魔干擾。我們每個人背了三遍,她自己甚至讀或者背了五~六遍,還感覺不到異樣。每當感覺背法次數減少時,我就會心生不滿。現在回想起來,原來我有一顆一點點利益都不想吃虧的心。如果同修讀法或背法的次數多了,我替她高興才是。當同修被困魔嚴重干擾時,我心裏很難受,真想說她兩句。最近我也出現了睏倦狀態,非常難受。我想,是因為我對那位同修不慈悲,沒有幫助她過難關,還心生埋怨,才讓我出現了同樣的狀態。我這才理解到那位同修長時間處於該狀態,有多麼的難受,而且還堅持背法,感覺她很了不起。我覺得應該對那位同修包容,於是,我不再催促那位同修,當她背法時,我就靜靜的等待,放緩速度和她一起背。我覺得這不僅僅是同修自己要過的關,是我們一起要過的關,我要純淨自己的場,幫助同修加持正念。當那位同修背法時,我在這邊和她一起背,我發現自己的背法次數一點都沒有減少。

我非常珍惜這個背法的環境,每天參加背法組,已經約七個月的時間,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習慣。雖然有時生出安逸心和執著心,有時還不能集中精力背法,但是我都努力堅持,落下一天心裏都感覺不舒服,第二天會非常懊悔。以後,我要不斷歸正自己,珍惜師尊安排的這個環境。

我知道,雖然有很多同修已經在背法,但也有還沒有背法的同修。借此機會,我要與那些同修共同分享師尊講的一段法:「我們有能力的、年富力強的,除了年歲大的、記憶力不好的,都要把這書背一背,也許我提的很高了,要求太高了。可是有許多地區,很多學員都背的非常熟」[2]。我通過明慧網,看到很多老年同修背法的文章,非常嘆服。

我開始學中文的時候,年齡已經三十多歲了,剛學會中文發音,一個字一個字查詞典讀《轉法輪》,學一~二頁,一~二個小時感覺瞬間就過去了。雖然很苦,但是那時候我並不感覺苦,那是我活在這世上唯一的樂趣和最快樂的事情。當時,我想像著自己流暢的讀《轉法輪》時的場景,感覺無比的快樂和幸福。現在我真的做到了,但是,我非常清楚的明白,能讓我堅持下來,給予我正念的是師尊。師尊了解我的接受能力,所以慢慢的提高台階,猛然回首,我竟然發現自己在背法。師尊為了我承受了太多。

為了證實大法,寫出這篇心得。每當我走彎路時,師尊沒有放棄我,總是把我歸正,回到大法中。借此機會,叩謝師恩。合十!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關於正法的意見 〉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