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鄉村女教師獲大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我是一名鄉村小學女教師,今年五十四週歲,來年就退休。在今年年前,就是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我參加了全市範圍的教學大獎賽,並榮獲全市鄉村組第一名的好成績。我知道,這一切來自法輪大法

這次地區教師評職晉級主要看兩項得分,教齡分佔大部份,再就是參加各種教學活動獲獎證書加分,教齡分是固定的,獲獎證書就顯得重要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下發了市教育局在全市範圍開展教學大獎賽的通知,全市高中、初中、小學、幼兒園教師都可參賽,所有開設的科目都參賽,決賽,各科一等獎兩名,二等獎若干,所有參加預賽的最低三等獎,歷時兩個月。

這是我市前所未有的大範圍比賽。我有些心動,但是馬上靜下來,用法來衡量:我是大法弟子,處處要為別人著想,目前普通教師的最高級別是副高,我已評完,雖然我心動,想參賽,並非想得證書,純屬想在教學中再有所提高。但其他人都想得證,我就不能佔這個名額,把機會讓給別人。決定後,我就不再過問此事了。

轉天,中心校兩位校長分別給我校校長打電話,說必須讓我參加,目的是為學校爭光等等。我自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按大法的要求工作、處事、做人,工作上,領導安排幹啥就幹啥,從沒講過條件,因為師父明確要求:「我們只是在切身利益這些問題上看的淡,而在其它方面,我們都很精明。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1] 我想既然是領導安排,那就無條件的服從,就答應了。

矛盾也隨之而來。領導召集所有參賽的老師開會,一位村裏的男老師A看到我第一眼就說:「你穆桂英啊!」從其他老師的眼神裏,我也讀出來了:你剛評完副高,前一年(二零一六年冬),在我鎮舉行的教研活動中,剛獲得過一等獎,而且這麼大歲數了,馬上快退休了,咋還要去爭呢?

回家後,我就反覆向內找:我爭強好勝嗎?沒有,從沒爭過甚麼,所有的證書都不是爭來的,都是憑實力得的。那麼這次參賽是不是錯了呢?我還是應該為那些年齡大的老師著想,把機會讓給他們吧?那麼為了滿足中心校領導的意願,我參加初賽,但不參加市裏的預賽,就這麼決定了。

初賽那天,我就跟A老師說了把機會讓給他,他很高興說謝謝我。馬上,初賽結果通報了,我是第一名,另一位是一名年輕的特崗教師。我就給中心校業務校長打電話說了我的打算,不參加市裏預賽,他就是不同意。沒辦法,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中講一切順其自然。

教學設計摒棄黨文化,溶入真、善、忍普世價值觀

曬課形式叫「同課異構」,就是同一個年級段的參賽教師都講同一篇課文。

我就上一些教育網,查看一些獲獎教師的課堂實錄和教學設計,準備借鑑吸收點精華來充實自己。結果我發現所有獲獎的幾乎千篇一律黨文化味很濃──假、大、空。課堂上,教師就是想辦法調動學生的熱情來活躍課堂氣氛,其實就是「煽情」,連最起碼的傳統的傳道、授業、解惑都做不到。這裏不是批評誰,真的是這樣。沒有可借鑑的東西。

我反覆向內審視自己:教一輩子學了,沒有遇到這麼大範圍的教學大賽,這快退休了倒遇上了,並且還非得參加不可,能是偶然的嗎?從法中,師父說:「特別是一些個老的大法弟子。你想過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煉當中嗎?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煉中,你知道嗎?」[2]

平時在教學中我力求摒棄黨文化的東西,回歸傳統文化,這是教育的根本。授課中,本著傳統的教育理念:傳道授業解惑,不擺花架子,挖掘課文中育人之理,培養學生健康的心靈,完善他們的人格。那麼,這次師父給我安排這樣的機會是甚麼目地呢?我悟到也許是引領吧,就當是引領。我就反覆告誡自己:絕不求人中的名利,要證實的是大法,決定不參照任何他人的課例,就按自己平時的教學理念設計教學。

預賽的課文講的是一個傳統故事。我就本著傳統文化故事喻理,弘揚主人公優秀品質為主線設計教學,獲得所有評委及所有學生班主任的一致好評。

決賽的課文內容是一個小男孩拯救小動物,故事感人。我想神韻能成為世界第一秀,是因為她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即使只看表面都是那麼純樸、充滿了善,因此世人樂於接受。受神韻啟發,我就以「善」為主線,將其貫穿於整堂課中,突出表現生命無論大小都值得我們愛護與珍惜。最後,總結全文時說:「在災難面前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但善是最大的力量,她能化作感染力,感染全世界的人都來愛護生命。這才是真正的和諧,大自然中一切生命的和諧。」

學生、評委,所有聽課的人都全神貫注的溶入了我的這節課中。一名校長陪他們校的老師參賽,六節課他都聽了,一下課,他就滔滔不絕的誇獎我,一個勁兒的說:拿第一名理所當然,讓人服氣,值!一位小教部的主任也說是好課,有機會要和我交流,幾個評委都投來讚許的目光。

是宇宙中舊的勢力利用邪靈操控邪黨,因此邪黨才敢挑戰宇宙真、善、忍特性。這些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在人們的頭腦中幾乎形成思維定勢:法輪功代表「真、善、忍」,「真、善、忍」就代表法輪功。人表面不敢說「真、善、忍」好,但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所以人們對純真純善純美的東西是接受的,是中共摧毀了傳統文化。

心中裝著法,不求名利,事半功倍

雖然獲獎證書是誘人的,但也不是誰都願意參加的,對自己沒有自信、怕評不上是一個方面,此外準備課是一項折磨人的工程,從定課到講,有多長時間就折磨你多長時間。

決賽那天,我們參賽的六名老師抽完順序簽,第一名老師講課,我們餘下的五名聊天。一名男老師說,他這些天瘦了十八斤,每天都是後半夜二、三點鐘睡,都失眠了,其他人也說自己都瘦了。全市所有參賽者,我歲數最大,我卻一斤沒掉。我們鎮另一名村小參賽的男老師說,他十天沒回學校上課,就在中心校試課、改課。我除了去參賽,一天沒耽誤學生上課,即使到中心校試課,也馬上回學校。

我再說說我是怎麼備課的。

我家在鄉下,住平房,每年秋天,捆別人給的玉米秸,備課的這個時段,正是捆玉米秸的時候,老伴患腰椎骨刺一年了,剛見好,第一天幫我捆就犯病了,臥床不起。我就自己捆,還得用手推車拉回。週六、週日捆,有時下班也捆,還要照顧老伴,並且我家離學校七里,一入冬,就得步行上班,路上得走近四十分鐘,基本沒有時間備課。捆柴時和上下班路上就是我的備課時間。初賽、預賽、決賽都沒出現丟環節、說了上句忘下句等現象,而且課堂應變能力極強,這不超常嗎?

同事們說:「老將出馬,一個頂倆,一個頂仨,寶刀未老。」一個普通老年教師很難做到,我做到了,因為我是大法修煉者,這一切來自大法的超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