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以善了結怨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我是一名女法輪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歲。在我的人生中經歷了很多,我相信命運是上天安排的,萬事皆有因緣;人生中遇多大挫折都要守住善良,善良才是避風的港灣,這是真的,千真萬確的。我今天說幾個故事與朋友分享。

一、寄人籬下

我小時候家住農村,在我九歲時,因舅父年過三十還沒子女,難免被人明指暗罵,父母就將兄妹四個中排行老三的我送給他們做女兒。按理,我在他們家應該過得很快樂,可是,飢餓與寒冷,在我印象中終生難忘,我就像個小奴隸,沒有感受任何家的溫暖。

先講飢餓的記憶。那時每天放學後,別人家大人都給孩子留一大碗飯菜在熱鍋裏,我卻從來沒有。中午舅舅舅媽吃白米飯,晚上就煮菜葉湯飯,我只能吃一碗菜葉湯飯,他們則是管飽。但每天放學後,我必須要到野外尋一籃子豬草,回家切好,洗淨,將豬餵飽。舅舅回家第一件事是問我餵豬沒有,還要親自去摸豬肚子,是圓的才沒話說。

家務勞動中也是我幹重活,如冬天夜裏,我要給豬切一大鍋紅薯虅,並煮熟,常常熬到深夜,舅媽則是做針線活。菜園種菜時,舅舅整田壟,舅媽栽菜,我則餓著肚子去屋前的水溝裏雙手提兩桶水,一路小跑地澆菜。有一次,因提了很多趟了,門前場子全是濕的,一下滑倒在地,人摔出很遠,桶摔在一邊,渾身疼痛、僵硬,出不來氣。舅舅舅媽都不來扶我,舅媽還連聲大罵「瞎了眼睛的」。

我親生母親就住隔壁,中間隔個菜園。母親看見了,就跑過來,一邊口裏勸舅媽:「某某(舅媽的名字)妹,你不煩,不把人煩吃虧了。」一邊把我扶到門檻上坐下。母親又連忙提著兩隻水桶幫著提了好幾趟水,舅舅舅媽也能生受,彷彿我一家欠他們債似的。

再說寒冷的記憶。冬天蓋的被子是舅舅舅媽當墊絮都不要了的又黑又硬的舊絮,睡一夜,也沒有熱氣,因寒冷而長期鼻塞,前額疼痛難忍。十七歲高中畢業,儘管各科成績都優異,但那時不能考大學,中共搞上山下鄉坑害知識青年,我也只有回農村勞作了。我每天沒日沒夜地幹,有時掙的工分是全生產隊最多的,可分了錢,我卻得不到一分。冬天,修堤做堤閘,下雨,連雙靴子都沒有,一雙解放鞋一穿幾年,後來爛了幾個洞,也不給買,下雨,雙腳就等於泡在水裏。有一年,在修堤階段,連續咳嗽一、兩個月,一分錢的藥也沒吃,以致發展成為慢性支氣管炎,以後年年冬天都要咳嗽幾個月。

二、了悟人生 無怨無悔

舅媽在三十六歲時生下女兒,這就是我的妹妹。那年我已十七歲,已回鄉種田了。我對妹妹照顧備至,每天田裏勞作後回來,還給妹妹洗澡,因見舅媽不會帶孩子,洗得不乾淨。

八十年代時,舅舅搬家到縣城郊區,離我不遠處居住,自己買了房子。後來妹妹成家是在家招女婿,妹妹妹夫一直住在家裏,他們夫妻在街上做生意;舅舅舅媽則在家裏開副食日雜店,日子也算比較好過。

話說我二十三歲中專畢業參加了工作,後來成家後,家境非常困難,工資低的可憐,添個孩子,又得不到任何接濟,還要請保姆看孩子,管飯開工錢,日子非常艱難。舅舅則在人前說我對他不好,沒給過他錢,這話傳得很遠,連外地的遠房親戚都在傳這話,我聽到後,也只是很無奈。

九六年我修煉法輪功後,師父點點滴滴在改變我,讓我不再回憶過去,即使想起,也淡如止水。修煉使我了悟了人生因緣,明白這是在生命輪迴中欠下的業債,給我製造苦難的人是在幫我還業債;同時也促成了我修煉的機緣,煉就了我吃苦耐勞的精神。我應該感謝他們。

每當我有怨恨心起來,我就告誡自己,我是大法徒,要聽師父的話,對誰都好,師父說:「不能忍也得忍啊,作為一個修煉人你就得慈悲啊!我剛才講了你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修煉不成,不能成佛。大家想一想誰對你不好的時候會不會是你前世欠他的,你不還人家行嗎?你對人家那時候說不定比現在他對你還要惡,給人製造的痛苦說不定比這還要大呢!」[1]師父的話打開了我的記憶,我彷彿真的看到了自己以前是如何傷害人家的情景。我的心逐漸踏實了。

後來女兒上了大學,我節衣縮食,也能攢點錢,買點東西孝敬舅舅舅媽。女兒不在身邊,我有了好吃的,就給舅舅舅媽送過去,自己捨不得吃。

二零零三年,我因信仰,遭中共勞教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回家時,我哥哥給了我兩千元,讓我補養身體。我第一件事就是拿哥哥給的錢,給舅舅舅媽送去五百元生活貼補費,這是我第一次給他們生活費。此時他們全家都不肯要,在我一再堅持下,妹妹才收下。此後,我每年給他們二千元生活貼補費;再按中國傳統,每年端午、中秋、倆老生日、過大年,這五次,必買東西去看望。

一天,有個女同事見我給舅舅舅媽買的一大包禮品,就問我:「你陪過繼這邊的父母都過些甚麼節日?」我告訴她後,她說:「我小姑子也是過繼到我公婆名下的,從來沒見過她一分錢的東西,只到了放假,就把孩子送過來,讓我照顧,一住幾個月,連鄉下土產品都不帶一點。」

大約二零一三年時,舅媽病重了,臥床不起。我聽說後,就去看望。只見舅媽蠟黃的臉,一看就是日子不多了的樣子。因妹妹夫妻倆做肉食生意,每天凌晨兩點多鐘就起床出去做生意了,也很辛苦。舅媽躺在床上餓了,想吃也沒飯吃。看到這情景,我心裏著實吃了一驚,我想:人真的要多做善事啊,否則就給自己造罪了。我想,吃飯是人最起碼的權利,不能讓人餓著。我就在家做好飯,給二老送去。

至此我知道了甚麼叫以德報怨。人在經歷痛苦後,深切體驗到了那樣的痛苦人是很難以承受的。我經歷了太多的飢餓,知道飢餓會給人帶來極大痛苦,人沒有食物就難以支撐生命,難以承載生活。這樣站在他人的角度為他人著想,而不是「你過去虧欠我太多……」這樣的報復心理。我一連幾天給他們送飯。後來舅媽娘家姪女知道她病了,就主動承擔給他們送飯,她姪女住地離他們很近,只隔兩、三戶人家。

三、舅父舅媽的讚揚

舅父今年八十三歲。舅父少年時代就高度近視,五十多歲時就雙目失明了。自從舅媽發病後,我就經常買些水果、點心、熟菜等,去看望二老,為他們排憂解難,安慰他們孤寂的心。

舅媽臥病在床,我送去飯後,就站在桌邊給他們二老盛飯、分菜,照顧他們吃完再走,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從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也很相信我講的話。每天都誠念這九個字。在師父保護下,舅媽逐漸好起來,能坐在門前曬太陽,能坐在桌前吃飯了。

去年上半年,舅媽臥病在床,我就買了視頻播放機,裝好一些真相視頻給他們看和聽。因為這樣的節目帶有很強的能量,舅媽聽了幾天後,又能坐起來了,又能在客廳裏玩了。

倆老在極度艱難困苦之際,受到這樣的接濟,心裏甚感安慰,只要有人去看望他們,就極力在人前讚揚我。舅舅舅媽讚揚我的話同樣也傳得很遠,就連住在外省外地的親戚們也都知道了,老家的鄉親,還有他們居住地周圍的居民也都用讚許的眼光看我。

去年接近年關時,舅媽已在彌留之際,我就天天去看望她,有時一天去兩次。我住的樓層較高,上下樓都是不容易的。有時給她餵飯餵水,買吃的,煮蓮米湯、銀耳湯,儘量讓她吃點東西支撐生命。

舅媽於去年臘月間無遺憾地離開人世,走時八十歲。

感恩師父賦予我健康的身體與超常的能力,讓我能照顧孤寂少助的養父與養母;感恩師父造就了我這個生命,讓我成為聖潔的大法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