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之中見胸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以前,我曾在一家比較大的私企上班,這家企業的代理商遍及全國五個省份的多個城市。有一次,客戶發現公司產品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竟然寫成了 「中華人名共和國」。

當客服把這個電話告訴經理時,經理嚇得臉都變色了。但她第一反應就是「快查查底稿,看看是誰犯的這個錯!」結果一查正是她自己。這下她傻眼了,這種錯想捂又捂不住,想推又推不掉!怎麼辦?

愣了半天,經理只好硬著頭皮去告訴老闆。老闆一聽「騰」地從座椅上站起來,手指著經理吼道:「某某某,你想幹甚麼?你想讓我破產嗎?你想讓我坐牢嗎?……」還沒等老闆說完,經理扭頭哭著回來了,她一邊抖抖地收拾東西準備「被辭職」,一邊吩咐要開全體員工大會。

對於這件事,同事們的反應也各不相同:有同情安慰的,有怕自己受連累找理由開脫的,有覺得公司即將不行了想另謀高就的,還有私下裏偷偷高興覺得解氣的,但無論哪種表現都逃脫不了中共給劃的圈圈:那就是:這可是個了不得的「政治錯誤」。經理和老闆也明白一旦被扣上「政治錯誤」這頂帽子,那將意味著甚麼……所以他們都嚇得膽戰心驚的。

會上,經理一改平時那種盛氣凌人的態勢,哀憐地向大家承認錯誤,說自己怎麼怎麼不應該犯這種錯,怎麼怎麼對不起公司等等。然後要求大家談感想,可是大夥兒都低著頭,誰也不吱聲,也不知道該說甚麼。平時同事們大多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不和任何人抱團,也都覺得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和做法上比較公正,所以經理就直接點名讓我先說。

我自然地說出了我的看法:「我覺的這在工作中確實是一個錯,是一個硬傷,原則上,這種硬傷對於我們每一個員工來說都不應該出,任何一個錯都可能會給公司造成不好的影響,甚至會帶來損失。但是從另一方面講,它就是一個錯別字,我相信犯錯的人並沒有想利用這個來對公司怎麼樣,更別說有甚麼政治目地了,如果硬是要說這是甚麼政治性錯誤的話,我覺的是不是有點像把『光明正大』解釋成『顛覆清朝,光復明朝』的嫌疑,現在都是思想開放的現代社會了,我想沒有人再願意那樣吧?江澤民誣蔑『法輪功』參與政治就是這麼幹的,但那是不對的!」

聽我這麼一說大家突然都抬起頭來,以一種喜悅的目光看著我,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了。這個說:「對呀,對呀!不就是一個錯字嗎,有問題應該先想辦法解決,給客戶一個滿意的答覆才好!」那個說:「我就覺得平時公司管得太嚴了,有意見不讓說,我到哪裏都是幹活最快的,但也是最好說話的,有問題說出來才有可能解決嘛,平時領導不都說『有問題對事不對人』嗎?!」

此時經理更是死裏逃生一般的歡悅,大家怎麼說她都一臉笑意地看著,緩過神來她轉身風一般地找老闆去了。一切工作又都正常進行了。

後來,一個員工和公司鬧矛盾辭職的時候打電話誣告說公司裏有法輪功(弟子)聚會,派出所來了兩名警察。大夥都嚇壞了,問老闆是不是要我先避一避,老闆說:「不用,沒事的。」經理也對警察說:「我們這兒沒有煉法輪功的。」於是那兩個人轉一圈就走了。

還有一次,公司重點培養的「準經理」悄悄和我說:「姐姐,你知道嗎?公司快完蛋了,老闆貸了九百萬,他根本還不起了。你沒發現這幾天辭職的人很多嗎?連老闆的親戚們都辭職了,我也等著發了這個月工資就辭職不幹了。我可是悄悄告訴你的啊!」

我對她說:「唉!其實現在這個世道,有些事情也沒那麼絕對,如果國家沒那個政策,他再大的本事也貸不出來,你說對不?再說了,現在不都說『天要滅中共』嗎?人民幣上也經常能看到『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如果他(老闆)……有機會退出邪黨組織,只在中共那兒摳點錢,多為員工謀點福利,多為社會創造點價值,那還是順天意呢!你說是不是?反正中共腐敗治國,錢放在它手裏也不幹好事,你知道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時候,用了多少人民的血汗錢嗎?當初每年四分之一的國民收入啊!」

「準經理」靜靜地聽我說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姐姐,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我也不辭職了,就在這兒幹著唄,上哪兒還不都是下力才能掙錢呀,對不?」

年底的時候,老闆在公司年會上對著全體員工說:「『法輪功』怎麼了,我去香港的時候,一出那個檢查口,就看到香港滿大街都是法輪功的橫幅,那邊法輪功是自由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