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法輪大法好 學生考出好成績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新的初一學生開學後,學校、家長、班主任選數學老師,都爭先恐後要和我搭檔,我還是像以往一樣更加愛惜學生,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先他後我,淡泊名利,時刻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對待周圍的人。

幸運得大法 扔掉藥罐子

我是一名高中數學教師,二零零三年,學校體檢查出肝內血管瘤,在非典高潮期去哈爾濱腫瘤醫院,又查出肝內結石、乙肝、風濕,胸口一見風就哆嗦,心口疼痛,胃病,神經不好,臉蠟黃的,身體虛弱,迷糊,走路無力,一到晚上無法入睡,折磨得生不如死,消極厭世,後來因身體不好,回到初級中學教學。

丈夫原來身體不好,在社會的大染缸裏還學壞了,天天不回家,管也管不了,簡直要離婚了。丈夫開始修煉大法後變了,身體好了,家務活也幹了,每天照顧孩子,接送孩子上學,也體貼我和孩子了,也不出去混了。看到丈夫的變化,我也開始學大法了。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家庭和睦了,夫妻感情也好了,婆媳關係也好了,一家人其樂融融,婆婆因此也得法了。得法後,身體的病不翼而飛,我和婆婆的大藥罐子也扔了,感恩師父的苦度。

同事明真相

我的身體不好,單位同事都知道,以前病的,課都不能上了。後來,同事發現我身體變好了,臉色也粉白了,紅潤了,走路生風,上課也不說累了;還有單位辦公室的衛生,從來沒人打掃,我一人包了,還有其它辦公室,我也打掃。

單位同事問我:你最近怎麼變了呢?我說:我學大法了。他們都用詫異的眼光來看我:這大法,不是國家不讓煉嗎?不是「自焚」嗎?我說:你們上當了,不是國家不讓煉,是江澤民不讓煉,是他的個人行為,他一意孤行,最初七個常委唯有他自己一人反對,以權代法,獨斷專行,直接定性法輪功為×教(共產黨是真正的邪教),導演天安門自焚。《轉法輪》的書你看過嗎?自殺是有罪的,天安門那麼大,你看見過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嗎?那火不到二分鐘就滅火了,況且他打坐的姿勢也不和我們一樣呀!燒得那麼樣,可是頭髮卻完好無損,真是漏洞太多了。

同事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這江××也沒幹好事,對呀!江××出賣國土,你看《江澤民其人》就知道了,還有《九評共產黨》。

明真相 學生考試得滿分

我也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孩子,對孩子平和了,親切了,真正是為了他們好,平等、尊重、互愛、不補課、熱心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學生特別愛學數學。我們平行班共十個班都訂練習冊,但我要不訂,同事會說是另類,我也訂了,把掙下來的錢給貧困學生買練習冊,然後自己再訂練習冊,不讓學生拿錢。學生回家和家長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老師。

我是因為身體不好,才調到這個中學上班的,當然學校、家長都不認識我,不了解我,成績好的學生不會選擇我,所謂的好班不會給我。我的班也是所謂的最差的班,我給學生選擇練習題,全校老師都用,一點沒有偷著做的題,都是公開的,而同事弄的題我從來不知道,我們班學生也做不了這些,學生基礎差,成績低,做的慢。那些班的學生都是所謂尖子班,可我的班級平時考試成績都不好。

我班學生都知道我學大法,因為我從初一就帶他們,我的變化使他們認識了大法很超常,我以前脾氣很大,學生很怕我,當面不敢說我不好。可我修煉法輪功後,就不那樣了,其中有一個學生父母不在身邊,我經常以母親的身份去疼愛他,教育他,他經常來我家,我給他講真相,大法是佛家大法,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的,他也做了三退。我們班也大部份三退了,都知道真相。

臨近中考了,我告訴個別學生考試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智開慧,師父會幫助你,進考場前,我一再叮嚀。

我們的試卷都是外市給批的,考試成績出來後,出乎意外的事發生了,我的班成績名列前茅,並且有一個滿分。這位得滿分的學生,是經常來我家的那個父母不在身邊的學生,平時考試沒有得過滿分,他智力好,回答一些智力題很行,但一寫步驟就不行,字很潦草,有一次寫了四個字,其中三個錯別字,課堂上學生哄堂大笑。

這次他得了滿分,學校老師奇怪。在整個市級地區,那麼多市縣只有三個滿分,在我市各個中學及所有鄉鎮,只有我們班有打滿分的,並且我們班接近滿分的學生也很多呀!這成績在我這個市縣轟動了,這成績怎麼回事呢?

這就是大法的超常。這些學生平時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明白大法真相,我也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師父給了我最好的。在以後的教學中,還有很多很多大法的超常事,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