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在濁世中保持善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許多人都拼命地想著怎麼賺更多的錢,獲得更高的地位,或者怎樣更好的享受生活,旅遊、吃美食、買名牌產品,在追逐的過程中,漸漸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操勞一生,追求的卻是虛幻;而我因為有大法的指導,懂得在俗世中保持善良的本性,不被名利俘獲,不被親情所累,保持靈魂的自由,獲得身心的輕鬆自在,修煉使我獲得真正的幸福。

法輪大法滌盪著人們的心靈,讓人們擁有健康的體魄,高尚的道德,讓人找到回歸的路。我在大法中修煉也已經有十七年了。得法時,我還是個未畢業的大學生,如今是中央直屬機構科級幹部。通過修煉,我獲得了健康的身體,輕鬆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大法讓我明白了人生命的意義,能夠在物慾橫流的社會中,保持純潔和簡單,不隨波逐流。我想把自己修煉中的一些心得跟大家分享。

在找工作問題上不隨波逐流

從小我就是個名利心特別重的人,虛榮、愛面子、爭強好勝,不服輸。在學業上,我從不願落在人後,從來都要爭第一,小時候老師教育我們:只要好好學習,就能考上好大學,就能找到好工作。在這種為了追求好工作、好生活的教育中長大,讓我曾經覺的人生的意義就是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後來,在複習考研究生的時候,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以後,我知道了人活著不是為了追求人世間的物質利益,不是追求功成名就,也不是追求各種感情的享受,而是為了返本歸真,在不斷的去掉人的各種執著心的同時,使生命得到淨化,回到產生生命本源的位置。在大法的指導下,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作為一個修煉人,我要按照大法法理去指導自己的言行,看淡名利。

畢業後,面臨找工作的問題,按照修煉前的認識,我讀了那麼多年的書,就是為了找個好工作,過上好生活,可是現在我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事,我不能像常人一樣隨波逐流,為了找個好工作去找人托關係,就本著順其自然的心態,自己去投簡歷,先後做過公司職員、老師等職業。也參加過幾次公務員考試,筆試通過後,都是在面試環節被淘汰出局。很多親友不理解我,認為公務員面試就是要托人找關係,否則是不可能成功的,甚至主動提出幫我找關係,我都婉言謝絕了,並告訴他們:我要真正做一個修煉人,大法修煉就是要走正路,不能隨著日益下滑的道德風氣去做壞事。後來,在找工作這個問題上,通過不斷學法,以及同修們集體交流,使我提高了認識。不能只是為了自己修煉考慮,更要考慮大法在世間的形像,我們需要有個穩定的工作生活環境,有穩定的收入,為我們做好學法修煉、發正念、救度眾生的「三件事」提供保障。

在我三十三歲的時候,我又參加了一次國家公務員考試,並且通過了筆試,這時候,又有很多親友提出要找關係的話題,並且已經幫我打探好了該花多少錢。因為公務員考試招考的年齡限制是三十五週歲,這意味著我通過考取公務員獲得穩定工作的機會越來越少,但是我依然堅信我的人生路由師父來安排,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能被名利誘惑。

我擺正了找工作的基點,就是要證實大法好,同時加大發正念的力度,也認真積極準備面試,包括上一些輔導課和做各種模擬,最後我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了面試,獲得了中央直屬機構的這個讓很多人羨慕的公務員工作。

工作環境抵制名利誘惑

我的工作能接觸到很多行業的人,而且作為管理單位,經常有去地方檢查的機會。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上級部門來檢查,下級都要好吃好喝的招待,還要贈送禮品甚至禮金。作為大法修煉者,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我一直堅持不接受被檢查單位的贈送。

一次,檢查一個化工企業,剛到駐地,負責接待我的人把我送到房間,就塞給我一個信封,這種行為都是慣例了,我堅持不受,她覺的自己沒完成好領導交代的任務,感覺為難。我智慧的給她講真相(因為我是修煉人的情況單位並不知道),告訴她因為母親修煉法輪大法,經常用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原則教我做人,告訴我要為別人著想,做個誠實善良的人 ,不能收受賄賂,法輪功不是像電視上宣傳的那樣,他是教人做好人的,我的母親修煉後身心健康,給家庭給社會都造福。她聽了非常認同,把信封拿走了。

沒想到吃過晚飯後,她的領導因為聽說我不接受禮金,覺的不可思議,可能是他們從未見過不受禮金的檢查人員吧,特意又親自來給我送信封。我跟他在走廊裏聊了很久,最後他很佩服地對我說:以後不管是不是工作關係,你到我們這裏來,一定給我打電話。我相信,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氣,得到了世人的尊重。

還有一次,我剛被提拔當科長,內蒙的一個單位就打來電話,恭喜我的提升,同時要郵寄給我一些內蒙的特產,我知道他是希望在以後的工作中多多關照他,就謝過他的好意,同時打消他的顧慮,工作中只要認真配合,我們都不會提過分的要求。

還有在一些項目的招投標過程中,因為我是甲方代表,許多乙方通過各種關係找到我,讓我在招標過程中給予方便,當然我都拒絕。還有各種有合作關係的單位私下裏贈送的有價證券,即使當時不方便拒絕,我也都事後找機會送回。在工作的五年時間裏,拒收的財物價值也超過幾萬元。

評職稱中放下執著

工作了幾年,到了我評高級職稱的時候了。評上職稱不僅能獲得好名聲,同時也能增加工資,獲得更多的物質利益。但是要參評的條件很苛刻,包括在核心期刊發表論文,通過英語、計算機和專業知識的考試等。我的其它條件都具備了,只剩下專業知識考試這一項了。而且這個考試是我單位自己組織,相對全社會組織的考試要簡單些,就是監考不嚴格。去年我報名參加了考試,並且也複習了參考資料。到臨近考試的時候,我周圍的同事們都在準備作弊用的小紙條,甚至還送給我一份。

抄襲就能通過考試,順利評上職稱,不抄襲就可能評不上。面對利益的考驗,我還是按照修煉人的標準,按照自己的實際水平去答題。考試成績出來,我沒通過考試,而那些抄襲的人都通過了。

看到這樣的結果,我心裏有些憤憤不平,但是師父的法理讓我想到遇到矛盾要向內找,是自己還有對名利的執著沒放下,針對我的名利心、嫉妒心的考驗,認清了這些,更加感謝師父的安排,幫助弟子看清自己的不足,修去執著提高上來。

放下親情執著,在營救同修過程中反迫害

二零一二年母親同修被綁架,一時間我怕心、爭鬥心、怨恨心都出來了,還有對母親擔心和情,因為我的得法過程中,母親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平時很多修煉中遇到的問題,也經常與母親交流,所以對她很依賴。可是,師父講過:「法徒受魔難 毀的是眾生」[1],我知道不能讓舊勢力得逞,不能讓家裏的常人再對大法產生誤解,從而被舊勢力毀掉。

通過大量學法,看明慧網同修交流文章,我漸漸放下對母親狀態的執著,我用大法賦予我的智慧,照顧和鼓勵父親,拿起法律武器反迫害。父親從最初的無奈、恐懼變的勇敢無畏,他積極的為母親去公安局、派出所、各級檢察院、各級法院、監獄、610組織、中央巡視組奔走,還自學法律,寫大量的控告申訴材料郵寄給中央到地方。

在這個營救親人的過程中,父親越來越明白大法的真相,越來越認清共產黨的邪惡,膽氣越來越壯,甚至到黑窩監獄探視母親時,大聲支援母親,說:「你不要怕,我還在為你的冤案上告呢,我不是只為了你,我是為了正義!」他從不配合邪惡偽善的610人員,從不承認母親有罪,在接冤獄期滿的母親回家時,也能智慧的抵制610送母親去洗腦班的企圖,給母親開創了很好的環境,減輕了對她的迫害。

母親回家後,父親更加支持我們修煉,每天多幹家務,節省時間,讓母親學法煉功,他自己也敢去公眾場合講大法真相,講共產黨的邪惡。

他的善舉得到了師父的保護,師父說:「在這個迫害期間,誰為大法弟子做了點善事,做了好事,這個人也一定會成神!」[2]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健康,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人也變年輕了。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是在對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迫害將計就計,讓眾生了解真相,擺放位置,得到大法的救度,師父苦心安排,真的是在救度眾生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生生為此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