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青年同事們主動「三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我是北京一位男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四歲,修煉法輪功已經十三年了。下面我把近一年來在醫療器械崗位工作,與同事接觸交往中的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同事喜歡翻牆軟件

我在醫療器械單位工作,已有一年的時間,我的工作是必須手工完成的特殊工種。我們部門有一位部門經理、三個同事,加上我,共五個人。

剛到單位工作的時候,沒有向同事說明我修煉法輪大法的身份,我只是和大家友善的相處,認真的工作,把公司教給的技術熟練的掌握。在和大家的接觸中,我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為同事們著想,各方面都想著他們的感受。不管是我們個人用的,還是公司用的簡單物品,比如洗滌靈、香皂、門簾之類的,我都用自己的錢承擔,同事讓我向公司申請購買這些物品,我說:「不用,又沒多少錢,就我買吧。」

我還經常做一些吃的或者買一些水果、乾果之類的給大家吃。大家看我很善良,也不斤斤計較,所以都和我相處的很好。吃飯或幹甚麼都帶上我,讓我熟悉公司的環境。我們領導也很喜歡我,說我善良、細心、有耐性。有機會,我就給同事們介紹我在翻牆上網看到的,例如國內禁聞啊,江澤民流氓集團的政變啊,這些很熱門的話題。

大家也很感興趣,我就把翻牆軟件「無界一點通」傳給同事們,三個同事全都安到了他們的手機上。有的說想看「六四事件」,有的說想了解國外的生活狀態。大家對「無界一點通」都很喜歡。

後來一同事跟我說,他去商場購物,讓商場的服務員給他登上商場的公共WiFi,服務員看到他手機上有翻牆軟件,說:「你也用無界啊,我們大家都在用。」

二、同事認同我修煉法輪功

在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國大陸出現了全國範圍的公安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敲門行動」,騷擾法輪功學員們的正常生活,我家也被騷擾。

當時我正在單位上班,鄰居給我打電話說:「警察去你家了,把師父的法像拿走了。」我一聽,就趕緊到領導那請假,下午回家。同事們問我:「家裏出甚麼事啦?」我就告訴他們,我修煉法輪功,曾經被中共迫害過,這次要開「十九大」,派出所警察闖到我家騷擾,把我的師父像劫走了,我得去找他們要。簡明的說了幾句,我就走了。

第二天回來後,三個同事對我修煉法輪功都很好奇,大家都問我好多的問題,如「天安門自焚」等等,我就給他們解答,我告訴他們中共江澤民利用「天安門自焚」栽贓污衊法輪功的經過。這時,同事成哥說:是這樣,我的同學就有修煉法輪功的,我看過分析「自焚」錄像的視頻。我就告訴他們翻牆,在網上搜索法輪功真相。

大家通過跟我的接觸和翻牆看到的大法真相資料,都知道了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他們對我都很認同。我們的領導知道了我修煉法輪功,從來都沒問過我有關我煉功的事情,領導還說:「這年頭,相信誰也不能相信共產黨。」

三、同事收到真相資料,請走《轉法輪》

幾天後的早上,我到公司上班,看到公司門口閒聊的同事們都拿著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有大冊子和小冊子。等我到部門後,看到三個同事也拿著真相資料在看,是《話說當年四二五》和江澤民犯罪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冊子。我問他們:「這是哪的啊?」同事說:「我們給你買的。」我說:「這哪有賣的啊!」他們就笑。小龔跟我說:「我今天早上開車上班,看到雨刷上夾著法輪功的資料,我想拿來大家一起看看,可到了公司,公司附近的車和好多的同事都收到了,大家都在看。」我心裏非常的感動,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和發資料同修的無私付出。同事們對法輪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我們還利用工作之餘,用手機和同事們一起觀看十集電視紀錄片《我們告訴未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和《五一三萬人大遊行》、《神韻簡介》等錄像。同事都非常的震撼,大家對大法師父都非常的尊重。他們看到神韻晚會的介紹和神韻特別報導,都感到非常的震驚,說中華文化太偉大了,說有機會一定要去看一次神韻晚會。

同事對法輪功講的內容很好奇,想知道法輪功具體學的是甚麼,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簡介。兩個同事還想具體了解,我就給他們介紹《轉法輪》。他們非常想看,開始我沒捨得給他們,讓他們上網看電子版的,怕他們不珍惜,把大法書弄壞了或弄髒了。可是倆同事幾次的央求我說一定珍惜,讓我把書借給他們。我就把《轉法輪》拿到單位了,他倆一人一本《轉法輪》。

成哥剛看了三頁,就說:「書上講的真好,要都這樣,世界都好了。」那個同事也說「師父真了不起」,還說把書得拿家去,看完了收藏起來。成哥也說,要把書留給自己的兒子,等兒子長大了看。我告訴他們,只要是好好的珍惜就行。

四、同事從不理解到主動三退

我基本上天天都用小音箱播放《法輪大法好》歌曲,大家都學會了這首歌,有時幹著活,大家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唱起來。還有大法音樂《普度》、《濟世》,我們也經常聽,他們都支持我學大法。

我覺得大家都了解真相了,我就給他們講三退,可是剛一說中共的邪惡本質,同事們就說我反黨,我就跟他們爭論。說了好幾次,他們都不退黨。他們說:師父是好人,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可是你學偏了。他們說我跟國家對著幹。同事的心裏是:共產黨還是在變好,你們修煉法輪功是被江澤民迫害的,這些罪惡應該記到江澤民頭上,控告江澤民我們都支持,但是三退不同意。

記得一次跟同事們講三退,同事不同意,還說了一些不好的話。我被他們帶動了,心裏很生氣,就跟他們爭論,爭得臉紅脖子粗。一個同事小穆說:你信不信,我給你舉報打110?當時他說出這話,我一下就驚醒了,我倒不是害怕他打110。我心裏想他知道大法好,怎麼還說出這樣的話?我就不說話了,開始發正念。靜下心來向內找,才知道自己錯了。是自己沒有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沒做到真、善、忍,還和他們爭鬥,這就是爭鬥心。我請師父加持同事的正念。過了會兒,我對同事說:「你很善良,不會這樣做的,但是以後也千萬別說這樣的話,人在做,神在看,寧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違法的,警察也不會再追隨江澤民流氓勢力犯罪了,都在棄暗投明,給自己留出路。他們內部人更清楚江澤民現在的處境,不久江就會被審判。」這個同事也沒說啥,就到外邊打球了。

我當時心裏非常的難過,是自己沒做好,激起了他惡的一面。沒一會兒,說要打110舉報我的小穆就進屋跟我說:「你想吃啥,我給你買點去?」平時中午休息,我出去遛彎,經常買回一些瓜子、小吃、水果,給大家吃。這次小穆很突然,說要給我去買吃的。我知道是他善良的一面表露出來了,他在向我道歉。我說:「謝謝你,我沒甚麼想吃的,不用去了。」他不同意,還非常認真的說必須得去買吃的。我不讓他去,他騎上車,到公司外邊買回來一大堆的小吃讓我吃。

也愛和我爭論的另一個同事成哥也跟我說:「我平時跟你爭論,你別在意,我那個勁兒一上來,就控制不住,我就想說,我也知道共產黨壞,我們大家都知道,但是那會兒就想跟你爭。以後再有這個事你就罵我,或別理我,我就好了。」

我真的為他們的轉變而感動。他們的觀念在慢慢轉變。我也給他們發正念,清除干擾他們的東西。

新年休假,我在群裏給大家拜新年,發小紅包。一個同事發了一個真相幣的照片讓我看。當時我也沒在意。

等過完年上班的時候,同事問說:「你看到那個照片了嗎?」我說:「看到了呀。」他說:「你打沒打那個三退電話?看看真的假的?」我說:「當然是真的啊。」他讓我打一下,看是不是能打通。我說:「我都三退完了,打電話也沒的退啊。」小穆說:「你就說你退黨。」我說:「修煉人不能造假,大紀元退黨網站的數字都是真實的,人名可以用化名、小名,但是神佛看人心,退了就能得救。」小穆說:「那你打吧,我退團、隊。」同事小龔也說:「只要你打的通,我也把團、隊退了,我倆都退。」我說:「那就打。」

我拿起手機撥通了手機號,等十幾秒,電話那邊通了,是個阿姨,阿姨說:「這裏是退黨服務中心,您辦理三退嗎?」我就告訴阿姨這兩個同事的化名和退出的團、隊組織。阿姨認真的記下,還客氣的謝謝我,並祝福那兩個三退的朋友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還告訴我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我說:「記下了。」這時,一個同事就唱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歌曲。

掛掉電話後,他倆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

五、在工作中禮讓 開創修煉環境

我所在部門還有一位同事成哥沒三退,但是他每天都翻牆上網,也在看《轉法輪》了。我還沒有跟我們經理談過三退的事,但是我們在說法輪功這些話題的時候,他都在旁邊聽著。平時我們聊天,他都說一些很傳統的話題,比如 「老天在看著一切」、「人的命運都是上天定好的」等等。

最近,公司要漲工資,我剛來上班,工資就比小穆的高,而他上班已經五、六年了。經理怕給我漲的少,我心裏不平衡,我對經理說:「您先緊著他們漲,不給我漲我也不介意,他們漲了,我也高興。現在李哥也快當爸爸了,孩子也要出生,用錢的地方多著呢。」經理沒想到我能這樣大度,不跟同事計較,他很高興。

我剛來上班,工資就比小穆高,小穆不高興,還去人事部反應這個問題。後來人事部把我的工資給降了一些,雖說跟簽的合同上不一樣,他們已經違反協議了,但我也沒再找人事部去說這個事,也沒跟公司領導提起,更沒責怪小穆,就想我是修煉的人,一切都為別人著想,少幾百塊錢也不會影響生活,不能因為這幾百塊錢讓同事不高興,也不能給領導添麻煩。

現在我們相處跟一家人一樣,領導沒有一點架子,同事們也非常的友好。

在公司,也有了我的修煉環境,領導對我說咱們工作特殊性,容易煩躁和寂寞,可以一邊幹活一邊聽聽音樂。我就在幹活時,聽師父講法、修煉交流和大法歌曲,中午休息的時間學《轉法輪》。

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弟子會好好珍惜這修煉的環境,精進實修、把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美好帶給周圍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