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給了我個幸福的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我是一名八十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身體很健康。因不識字,想叫同修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寫出來,以證實大法的超常與美好。

修煉大法之前,我患有嚴重的肺結核病,胸部疼痛經常咳血咳痰,打針吃藥只能緩解一陣,去不了病根,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痛苦的活著。還經常想我為甚麼活的這麼苦啊?因為從小就受苦,在我不懂事時,父親因賭博,把媽媽和我賣給了姓馬的一家,大一點就幹活,也沒讓我念書。十二歲就訂婚,十七歲就嫁給了我現在的丈夫。後來小女兒十三歲得了精神病,更是磨人,為她操盡了心,我的身心都很疲憊。

直到一九九六年我的生活有了變化,生命進入新的一頁,我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我大女兒從外地回來,請回大法書,和其他大法資料,聽大女兒讀《轉法輪》,我心裏又亮堂又舒服。多年的迷惑有了答案,因此我也走進了大法修煉。陸續的我妹妹、大兒媳婦、姪女、姪女婿、姪子都得法修煉了,我家成了修煉之家。周圍的鄰居也陸續的來我家學法煉功。因為人越來越多,我就特地接蓋了一間大房子,專門用作學法煉功,也就成了煉功點。那時我每天晚飯後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身體的病痛不知不覺就好了,折磨我幾十年的肺病不翼而飛,身體健康了甚麼活都能幹,種地餵豬做家務一點不感覺累,走路一身輕,心情也變好了,也能把各種利益看淡了。家庭矛盾也少了,活的也有滋有味了。

我老伴身上有附體,很兇的折磨了他幾十年,家裏供著附體牌位,我得大法不久就把那個牌位扔掉了,老伴也沒鬧,就像沒有看見一樣,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了家裏的空間場。

我的小女兒十三歲時得了精神病,在她身上我操碎了心,受盡了折磨。我帶著她天南海北找人看,為治病還要過飯,都沒有治好。先後給她找了五、六個丈夫,都因為受不了她的精神病離開了。她只好帶著兒子一直住在我這,我照顧她娘倆。她一犯病時,不吃不喝又作又鬧,有時不穿衣服就往外跑,打人罵人,有時全身抽搐,生活不能自理,身邊不能離開人。我被她犯病時打罵過多次。既心疼她又恐懼她,心理壓力很大。隨著每天在我家學法煉功,我發現她犯病的次數越來越少,主意識越來越清醒了。

多年前的一天,我忘記是哪一年了,一個同修家要搬到外地去,我帶著她去幾里外的同修家看望,中午在那吃的飯,飯後我正和同修坐在炕上聊天,突然小女兒從外邊進來,手裏捧著一捧血紅色的爛肉,對我說:「快看看,這是我剛才便出來的。」我倆一看驚呆了,這是甚麼東西,又隨她到外面的廁所看個究竟,廁所裏還有一堆血塊,我明白了,這不是師父給她清理了身體嗎。附體被打碎拉出來了。我當時激動的哭了,心裏一直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從那時起,小女兒的精神病徹底好了,現在每天幫我幹家務,還能照顧我了。還會繡十字繡了,看到她的變化,不相信大法的兩個兒子及其他親朋好友,也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都支持我修煉大法。無法用語言表達對慈悲偉大的恩師的感謝!我是個耋耄的老人,身體健康,都是托了大法的福,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

可是中共江氏一夥卻要迫害這麼好的功法,迫害一群修真向善的好人,真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由於迫害,我家的煉功點也散了,許多人害怕不敢煉了。我大女兒、妹妹、姪女、兒媳,都遭到了不同的迫害。特別是我大女兒四次被非法關押,三次勞教,現在還在流離失所中。以後不管發生甚麼情況,我都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繼續修煉下去。

我要通過在我家發生的真實實例,告訴那些被惡黨謊言矇騙,對法輪大法有誤解的世人,法輪大法是上乘佛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正法,是神奇超常的偉大佛法在人間再現。認同法輪大法好,將會受益無窮的!了解法輪大法真相,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