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修煉法輪大法 全家人都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多歲,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在似睡非睡間,看到一個佛,金光閃閃的出現在我的眼前,笑瞇瞇的,我一激動,一睜眼,看不見了。「我看見佛了!」我大喊。之後我去廟裏找,找來找去都不像。

我和兩個妹妹(煉過法輪功,後來怕遭邪黨迫害不煉了)說了這事,讓她們幫我找書,我要修煉法輪功,她們哈哈大笑:大姐不識一個字居然要看書學煉法輪功。我一再堅持,她們答應幫我找。當我翻開《轉法輪》的扉頁,師尊笑瞇瞇的、身體放著金色的光芒──正是我夢中見到的佛啊,我的淚水嘩嘩的流啊,這時候已經二零零八年了。

我翻開《轉法輪》開始看書了,書中的字啊,都跳起來動,看得我眼好花啊,我說不能蹦啊,字都靜下來了。迷濛中,好像這些字我都認識,知道甚麼意思了。可是到學法點上讓我讀,我讀的磕磕巴巴,慢慢騰騰的。不長時間,我就讀的很流暢了。一個從來沒有進過學校大門的人,就這樣奇蹟般識字了,我的家人都刮目相看了,「這法輪功這麼神奇啊!」

我當時還要帶一對雙胞胎孫女,才幾個月大,我就拼命的擠時間學法、煉功,心中特別珍惜這萬古機緣。剛剛修煉時遭到老伴、兒子和兒媳的強烈反對,說我好好的日子不過,搞這個幹嘛!並且威脅我,要告我送我去公安局。我不動心,說:送吧,我不就這百八十斤嗎?不讓我修煉我也不想活了。我心一橫,他們從此也不干涉了。

我修煉前是個蠻橫、得理不饒人的人,修煉後又變成了處處不計較、任勞任怨、天天樂呵呵的人。我小時候受過非人的摧殘,對人生充滿憤恨,事事強硬,在丈夫面前說一不二,欺負丈夫的事情常有發生,自從修煉了,變化可大了。老伴從心裏知道大法好的,兒子、媳婦都知道大法好。他們都是看在眼裏的。

修煉前,我和大兒媳婦是不來往的,修煉了我知道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我主動帶上禮物去看他們,他們都很意外啊,我帶上《轉法輪》讓他們看,大兒媳婦看後變化可大了,也在悄悄的傳送大法的福音。大兒媳婦坐出租車時主動告訴司機: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啊,一定要善待他們啊,我有一個朋友(兒媳說是朋友)修煉法輪功以後,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她以前可壞了,我都多少年不理她了。大兒媳婦到處傳大法的福音,也得了福報了,現在是幾個商場的負責人呢!

大法叫我修心性,與人為善,做事處處考慮別人,心性有問題我按照法歸正,去掉所有壞的思想、壞的東西!

十幾年前,我們家和親家(大兒媳婦的父母)合伙做生意的時候,一次他們家人把一捆子錢拿來,他們家三個人都數了一遍,等我們拿去銀行時,居然多出來八百元,當時是個常人,也沒有高尚的品行,就留下了,也沒有當回事。我修煉大法後,我師父讓我做好人,不是自己的錢財不能拿,我知道以前錯了,可是這事情再提起來,也是難為情啊,沒有面子呢!想來想去還是把這個錢加倍還了。親家母真是吃驚不小。

一次小兒媳婦和兒子鬧彆扭,兒子轉身下樓走開了,她竟然當著我的面罵兒子是「雜種」。我當時那個心情啊,真是說不出的滋味啊,淚水在眼窩打著轉轉,我今天是修煉了,不然我會一巴掌打過去的(我很壯的,小兒媳婦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忍住了,默默的上樓去了。我師父讓我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我要聽師父的話。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本著善心對待他們。他們嘴上不說,心裏是知道的。我的小兒媳婦,每年到春天臉上都要起「瘋疙瘩」,又黑又難看,我讓她就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誠心誠意的念,結果真的好了,多年也不復發了,她心裏是明白的。

我老伴一次和朋友喝酒,喝多了,下樓的時候滾下樓,腿上刮爛一個大口子,有嘴這麼大,鮮血直噴,我讓他快快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求師父幫助!這時這個頑固的老頭變了,別看他平時不信,這個時候他用沙啞的說不出話的嗓子硬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了三遍,血止住了。這時一二零急救車也來了,老頭說不去了,不去了,好了!好了!

我以前身體一身病,腰痛、頸椎痛、一臉的黑斑。自從修煉了大法,我像脫胎換骨似的,一身輕鬆不說,皮膚白了,人是越活越年輕。朋友都很羨慕,我自己也天天樂呵呵的,覺的真幸福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