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恩澤我們一家人與親朋好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二十多年前,我才五十多歲,已是重病纏身,患有心律失常、低酸性胃炎(胃鏡顯示胃粘膜充血、糜爛,只能吃少量流食)、貧血、低血糖、低血壓、腰肌勞損等,經常暈倒不省人事,活得很苦很累。

直到一九九三年冬天,在北京舉辦的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我有幸見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我才脫離了苦海,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也救了我們全家!

一、我和女兒們的疾病不翼而飛

在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聆聽了師父的帶功報告,當時自己被師父的高德大法所震撼!

期間,師父讓每個與會者伸出右手,掌心向上,並打出法輪給每個人調整身體,讓大家想自己的一種病;無病者可以想家人的一種病。當時我沒有想自己的病,而是想我的二女兒的膽囊炎。走出會場後,我就感到身體很舒服,精神為之一震,想吃東西了!到家後,就吃了一大碗麵,胃也不難受了,當晚也睡得很香。從此我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飲食了。我開始走入了大法修煉中,無病一身輕。

更神奇的是,我二女兒的膽囊炎也奇蹟般的好了,不治而癒,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我們衷心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三女兒患有甲亢、腎炎、神經衰弱、嚴重鼻竇炎等疾病,九八年五月,身體實在支撐不住了,不能上班了,就在我家休養,適逢在北京一五九中學舉辦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看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她得知後,就想參加,頭兩天因為病重,自己不能行走,只能由我騎三輪車帶著她去。

聽完兩講課後,她自己感到好多了,她明白了人為甚麼得病,人應該怎樣做人,修煉人怎樣對待病症,於是第三天,她就自己騎自行車去聽課了!

三女兒從未見過師父,只看了兩天錄像,師父就管她了,幾天時間,就是無病一身輕了,很快就回單位上班去了。

無論在工作崗位,還是在家裏,三女兒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人做事,不計較利益得失,先人後己,寬容待人,尊敬老人,孝敬公婆。

在教育孩子方面,三女兒也一改過去打罵孩子的惡習,克服壞脾氣,與孩子一起學習《轉法輪》,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孩子品德高尚,身體健康,大學畢業後,學校推薦到德國免費讀研,畢業後,就職於一個很好的公司,國內親朋好友及國外的朋友、老師、同學都很喜歡他。

這是他們懂得了如何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而帶來的福報,是大法的恩澤。

二、孫子的心律失常不翼而飛

我孫子患有心律失常,先後在兒童醫院、友誼醫院看病、住院治療,只是稍有好轉,出院後又反覆,家人很著急。

看到我多種疾病通過修煉法輪功後,都成為健康的人,也想讓大法師父給孩子治治病。我就帶著孫子來到東方健康博覽會,看到其它展位上沒有幾個人,而師父的展位擠滿了人,掛號看病的人絡繹不絕,早就沒有號了。但我仍不離去,就在展位前耐心等待,不願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馬上就要到閉館的時間,突然有一個人跑過來退票,說是病人未能及時趕來而退票的,工作人員就把這張票給了我,真是一張救命的票!於是,師父在百忙之中,給我孫子用功能治好了病。專家都治不好的病,師父輕而易舉就給治癒了,我們真是幸運啊!

三、老伴的多種疾病也不藥而癒

老伴患有高血壓、冠心病、前列腺肥大、前列腺炎,經常服用五、六種藥,難受時還要吸氧。

尤其是前列腺炎,時常尿頻、尿急、尿不盡、尿等待、夜尿頻,都很痛苦,到八十歲時走路腿痛、關節痛,醫院診斷為「退行性骨關節炎」。大夫說要制動,就是臥床休息。我想不能聽大夫的,否則就真不能走了,心想只有師父能救他,讓他趕快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因為老伴親眼目睹了我身體的改變,也很相信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他就認真的敬念,仔細聽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結果一天也沒臥床,照常行走。

奇蹟出現了,不但關節不疼了,其它疾病也不藥而癒了!一切病症全部煙消雲散了,甚麼藥也不用吃了,無病一身輕。

老伴也懷著感恩的心走入了大法修煉,改掉了壞脾氣,做事為別人考慮,家庭和睦,思想境界昇華,我們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四、世人得福報的故事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遇事先考慮別人,看到需要幫助的人,給他們介紹大法的美好,讓他們從中受益。

在我家附近有一個賣菜的河南小伙子,因其父親得了肺癌,不能再賣菜了,要回家伺候他父親去了,看到他悶悶不樂的樣子,我知道他需要錢治病,修煉人看到別人有難處,要無私幫助,我不僅給予經濟援助,更重要的是給他講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讓他和他父親誠心誠意默念救命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伙子明白真相後,退出了少先隊,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半年後得知,小伙子回京來打工了,他父親得救了,病好了,我真替他們高興,他們明白真相後,大法師父自然福報於他們。

還有一個安徽人跟我兒子是生意上的朋友,四十多歲的人就得了肝癌,腫瘤長在肝內的血管上,不能做手術,妻子和他離婚了,自己得病後,生意停了,沒有經濟來源,還要養活一個女兒。

我和三女兒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後,給他郵寄煉功帶和大法資料,讓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相信。我每個月給他郵寄二千元生活費,過年過節,還要多給一些,以便他渡過難關。

不久這個安徽人來到北京看我,感謝我,精神很好,在醫院檢查各項指標都正常了,大夫都說他像一個運動員。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