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母親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早在上個世紀六十年前後,因為大飢荒,父親從老家河南省隻身來到了黑龍江省鶴崗市在礦山的焦化廠找了一份活,據父親回憶說廠長是一個安徽人,對父親非常好。因為我的爺爺被劃分為地主成份被鬥死了,父親為人小心而且能吃苦耐勞,做泥坯子,擔焦煤……樣樣都利索。

一兩年後,父親穩定下來了,就把母親和大哥、兩個姐姐從河南接到鶴崗。當時二姐餓的全身浮腫,用手一摸她的皮膚,就痛的直叫。媽媽非常上火,很短的時間內頭髮全白了,病倒在大炕上,奄奄一息,焦化廠的廠長聽說也過來看看,一見人不行了,就找人給母親做了一口棺材。

隨著父親和哥哥姐姐們一天天服侍著,母親漸漸的好起來了,廠長給做的棺材不知道給誰用了。這是母親的第一口棺材。

後來父母和哥姐們來到了佳木斯市下屬的一個縣,在我上中學的時候,母親依然覺的日子艱難,人事無常,就讓三哥找木匠給做了第二口棺材給她準備著,時常聽母親說那口棺材的木料很好,放在木匠家。

可是湊巧村裏有一個人離世,一時沒有木料做棺材,母親就把給自己準備的棺材給了村裏離世的人用了。

沒有了棺材,母親心裏沒有底,又讓三哥找木匠做了第三口棺材,放在自家的倉房裏。由於我們都長大成家了,哥哥們到山東工作去了,父母也隨哥哥到了山東。

二零零一年,我和哥哥因修煉法輪大法而遭到當局的迫害,父母很是擔心,雖然沒有責怪我和哥哥,畢竟從爺爺到父親再在我們已經三代人遭到中共的迫害了。但他們從多年被迫害中走過來時形成的一種堅韌和容忍的性格,我們也都很驚訝。

現在我們為雙親請了一位同修幫忙照顧二位老人,每天學念《轉法輪》,母親的身體狀態一直不錯,鬢角上長出了幾絲黑髮,雖然年屆九旬,自己還可以在健身器材上悠盪。

這第三口棺材也不能弄到山東去,於是三哥委託親屬給賣掉。話說過了一段時間,沒有人買。後來小叔因突發心臟病離世,這第三口棺材就給了叔叔用了。在叔叔離世前幾年,我給他講過真相,從小就遭受迫害的叔叔害怕中共而聽不進去真相。

現在母親和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身體上的毛病也少了,我們也不像以往那樣操心了,她也不再讓我們給她準備棺材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