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到派出所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五日】二十年的修煉路,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看護。我將自己的修煉過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開「小花」,面對面講真相

在邪黨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幾年間,我們當地的真相資料點還沒有達到遍地開花,只有一個大資料點,是由外地流離失所的同修和當地同修配合起來共同做。在那紅色恐怖的環境下,為了資料點的安全,過一段時間就要搬一次家。因為我娘家在外省,口音不同,在當地一開口說話就知道我不是本地人。基於這一點,同修不讓我在資料點裏做資料,我的任務就是單線聯繫,給不斷搬家的資料點找到合適的房子。

看到資料點的同修人手少,工作量大,相對來講學法時間較少。為了減輕資料點同修的負擔,我也曾萌生過自己去做資料的念頭,但礙於面子,怕同修拒絕,沒敢向同修提出自己的想法。二零一一年資料點負責人不幸病業離世, 我想,無論如何也要保障資料點的正常運作,就主動承擔起了做真相資料的項目,打單張、做小冊子、車掛,橫幅、光盤、不乾膠粘貼,明慧網上所有真相資料,我幾乎都做過。資料用的耗材讓同修購買,小來小去的花費我自己出。

凡我經手的資料都認真檢查。六年來,從同修反饋的情況看,還沒有發現甚麼差錯。有時出現機器不幹活了,每次我都請師父幫助,並向內找自己,機器又都恢復正常運轉。那位不出來的同修半年後也走出來了。

二零一四年,隨著家庭資料點的遍地開花,我地同修比較側重了散發真相資料,能夠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的很少。師父說:「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我一方面走出來,在鄰村走街串巷面對面講真相;一方面與市裏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切磋,讓他們與未走出來的同修見面交流,帶動他們邁出這一步。一段時間後,也確實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我每次出去的時候都帶上真相小冊子,《九評》書,車掛、護身符,真相光盤,翻牆軟件等,在講真相過程中,世人願意要的,我就送給他們。面對面講真相,我從不求數量,就是用心去做,每次一般勸退十幾人,多時能退三、四十人,少時只有二、三人。

幾年來,方圓幾十里,我走村串街,走到哪裏講到哪裏,真相不乾膠貼到哪裏。把法輪功真相的福音送到哪裏。有的不乾膠貼了一年仍完好無損。

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去執著的過程。其間,甚麼樣的人都會遇到:有明白真相後道謝的,讓我們到家裏喝水吃飯的,有罵江魔頭、中共邪黨的,有要給我們電瓶車充電的,也有的說今後有機會也要煉的,當然也有污言穢語說髒話的,指桑罵槐趕我們走的,向我們要錢的,要舉報的……不管遇到甚麼情況,我們都儘量保持平和冷靜,守住心性,正確對待,相信師父就在身邊,不被常人的情緒帶動。

一次去六十里遠的地方講真相、貼不乾膠,被一個不明真相的村幹部發現,要打手機電話構陷我。我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並請師父加持,不讓眾生對大法犯罪。只見他撥通電話剛說了兩句,對方就把電話掛了,一切就像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

二、到派出所講真相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以「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向最高檢察院投遞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投遞的第二天就簽收了。

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九點多鐘,十個警察突然闖入我家,進屋後看了個遍。打印機、刻錄機和師父的法像、大法輪圖象他們都沒動。其中一個警察說:「你師父回來了,你這兒可是個點」。他們讓我去派出所一趟,我不配合他們,其中兩個警察,一人抓住我一隻手,並把我拖上車。我一面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一面給他們講大法真相。

當時我根本沒把他們當成甚麼警察,只把他們當成來聽真相的眾生對待。我從自己修大法前後的身體變化談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從國內短短七年就有上億人學煉談到了法輪功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洪傳的盛況;從江澤民禍國殃民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殘酷迫害的荒謬、愚蠢;談到天網恢恢、善惡有報的天理……

他們默默的聽著,好像忘了自己的身份是在幹甚麼。到了派出所,我坐在平時警察坐的椅子上,其中一個警察卻坐在了刑具椅上。他們問我控告江澤民的信是誰寫的,我說是我寫的,又問是誰打印的,還沒等我開口,他們就接著說,不願說的就不說。又問我告江的目地是甚麼?我說,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們師父要所有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都能保平安。過了一會兒他們便叫我孩子開車接我回家了。臨走時說,今天晚了,明天你再過來,還有點事。

回家後我向內找,之所以他們明天還讓我回去,可能我沒把大法真相講到位。第二天一早,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經常和我一起配合講真相的老年同修,老年同修認為不能去,理由是不能配合邪惡。我也就沒有去。

第三天上午,派出所又來電話讓我去。我想,派出所警察這種職業的人,如果大法弟子不去講真相,那誰還能救得了他們,這不正是給他們講真相的機會嗎?想到這裏,我一身輕鬆。於是我帶上「走出政治,走入修煉」和「未來人的神話故事」兩張光盤去了。

到了派出所大門,那位所長高聲說:歡迎,歡迎!我看出他們明白的那一面的神情。進屋後,他指著另一個警察,讓我給他講講。我給他講了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不畏生死而堅持修煉;講了江澤民為甚麼不惜動用所有國家機器和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迫害法輪功;講了「四二五」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對法輪功的栽贓抹黑,江澤民的無理迫害使多少善良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講到了把江澤民送上法庭只是個時間問題。他靜靜的聽著,最後問我,你們修大法的會唱歌吧?我說會唱。我唱了一首「師尊的手」,唱完後他讚揚說,真好聽!不一會兒又進來一個警察,所長又叫我給他講講,沒想到我剛說了幾句,他就示意我不要再說了。這時外面來電話叫他們出去辦事,於是也讓我回家了。遺憾的是這次沒把光盤留給他們,也沒給他們講「三退」。

二十年的修煉路,風雨坎坷,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保護引領,慈悲苦度。值此,我由衷的說一聲: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