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資料送到派出所所長手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八週歲,是湖北省政府某機構的退休幹部。修煉法輪功已有二十四個春秋。以前全身是病:貧血、胃病、肺結核、支氣管擴張、風濕性關節炎等等,煉功不長時間這些病全好了。在修煉路上也經受了不少魔難與艱辛,是師父替我承受的巨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才走到今天。

說說我修煉中的點滴。

堅修大法 公開要求退黨

在正法修煉的關鍵時期,對信師、信法這一關鍵問題上更要堅如磐石。在「七﹒二零」江澤民邪惡集團利用廣播、電視、報刊各種宣傳工具對師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無恥造謠和全面攻擊下,在居委會、街道、派出所、工作單位強大壓力下,讓大法弟子感覺他們就是要逼得你無法生存,比起文革期間的手段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長期受邪黨理論的毒害,有不少人當年雖然走進大法,但對師父、對大法並不是太理解。我們單位原有八個黨員修煉,那時人人都沒有自由,相互都不能往來,多數都不煉了。

晚上我流著眼淚望著窗外天上的月亮。如何是好?我想,單位多數都不煉了,他們都不煉我一個人煉。工資、黨員可以不要,大法我要!

就這樣,我個人在家修煉了一段時間。後來我想,我不能把自己困在家裏,我得出去,去告訴人們法輪功的事實真相。於是就到單位老年合唱團活動,那裏人多。在合唱團,以歌會友,利用休息時間告訴周圍的人:法輪功是佛家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江澤民陷害法輪功的等等。

不長時間單位領導找我談話,不許我在合唱團講法輪功的事,否則要我離開合唱團。不久我被合唱團開除了。那我就四處講真相傳資料。

二零零五年一天的上午,我在家中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沒想到圖象傳到二樓同事家的電視上。同事打電話報警,派出所、市防暴隊的警察開著警車荷槍實彈來了,加上我單位的局領導和居委會人員也趕了過來,把機關大院擠得滿滿的。他們從上午一直到晚上八點半甚麼也沒查到,只能無功而返。

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著我,為我善解了這一切。師父講:「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

師父的法給了我莫大的鼓舞。

後來單位辦黨員學習班要「保先」。我就要公開退黨,寫了退黨申請。領導多次找我談話,不讓我退黨,讓我放棄大法。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將要處理我,把我兒子的工作停了(我大兒子武大畢業,也在我工作的單位上班),不讓工作只發生活費,要兩個七十歲的老太老爹代替兒子的工作。到二零零八年更進一步迫害,讓兒子下崗。

他們的方法行為給我們全家造成很大的壓力。直到新的領導來了,才讓兒子回去工作。

儘管如此,也沒有動搖我修煉大法的決心。我每天學法、煉功、講真相從未停過。後來我學會上網,自己製作資料、購耗材。我向同修學電腦,學打印。

真相資料送到派出所所長手上

二零一五年五月,國內二十萬大法弟子控告江澤民,令邪惡膽寒。二零一七年四月到九月他們搞了個所謂「敲門行動」,警察在武漢三鎮四處瘋狂抓人,不少資料點被破壞。

七月二十日左右,我見明慧網上有一條粘膠,意思是信仰自由,要依法治國,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合理合法。我將這個信息改成單張資料,打算直接送到派出所,讓警察明白真相別再犯罪。

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我帶上資料去了轄區派出所,找管我們片戶籍警察。有個警察說他不在,我就把真相資料送到那人手中,他一看是大法資料,他要我上二樓等,說他馬上回來。

一會那個片警回來了,我笑著迎上去說:「李警官,你好……」話剛一出口,他就大罵我:「吃飽了不幹好事,把法輪功資料都送到我的領導手上去了!別人去抓都不來,你今天倒送上門來了!你膽子太大了!馬上叫你兒子來,馬上叫人去抄你的家,送你到勞教所幾天,整死你……」

我不慌不忙的說:「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才三、四十歲,上有老下有小,政府要依法治國,在中國修煉法輪功合理合法,全世界都知道修真、善、忍是最好的人,你們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你看看這資料。」他把兩眼一閉,說:「我不看法輪功資料,你想給我洗腦!」他反覆說我不該送法輪功資料給領導。我說:「我不知道誰是你領導,誰是多大的官,誰是兵,你先看看這資料。」他不看,說看了法輪功的資料就會被洗腦。這時他又閉上雙眼反覆罵個不停。

我問他:「你對你媽也這樣罵嗎?」他說:「我媽不是法輪功,你是法輪功我就要罵你。」於是我給他同辦公室的幾個警察說:「你們都看看這資料,我今天要是說的是假的,你怎麼處理都行;如果我講的是真話,一切由我師父說了算。」

片警問我還煉不煉,我回答:「煉!」他問資料哪來的?我說別人給的。要我簽字,我就寫了「法輪大法好」,還沒寫完他把我手中的筆紙都搶走了。

他說,「算了,今天不讓你兒子來、也不抄你家了。」我說:「你罵了我一個多小時罵累了吧?我今天做到了罵不還口,我也不恨你,我還得謝謝你。」另一個警察說:「婆婆,你走吧。」我一看其他人都不見了。

下到一樓也沒見到一個人。

我回家了,直到現在也沒人找我麻煩。

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聽同修講現在在中山公園他們發《九評共產黨》、勸「三退」沒有人干擾了。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