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不乾膠、展板告訴世人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真相標語給更多的世人傳遞著真相,給人們了解真相做了鋪墊。這兩年明慧網發表了多種大型的展板,傳遞真相的效果就更明顯。我每次打印幾十套展板,到晚上和同修結伴出去張貼,村村不落的張貼,多數展板能保存很長時間。

有一次,一所小學發給每個小學生一張誣陷法輪功的單頁,隨後學校附近的牆上就被受矇蔽的孩子們寫上誤解大法的胡言亂語。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救度不明真相的孩子們更是義不容辭。晚上我用濕布清除了那些不好的東西,放進學校門口一些真相期刊,還給校長郵寄了真相信,在居民區大量張貼勸善的真相不乾膠。從此我時常在學校附近的牆上張貼真相展板和不乾膠,在通往學校的路面上張貼「中共是邪教」、「起訴江澤民」不乾膠。一天我看到騎三輪車的夫婦,男的從三輪車上下來,走到不乾膠處看個究竟,嘴裏還說:這玩意兒弄得地道(方言)。

兩年前我把展板張貼在這所小學的圍牆上,學生們上學都經過圍牆,甚至大量的學生在圍牆旁邊等待學校開門。有一次我發現一群學生圍著真相展板看,這真是一個好的新聞素材。師尊講過:「明慧網在講清真相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那裏是我們發出迫害真相、對大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形勢的最重要窗口。」[1]我拍了多張照片,發送給了明慧網,有些照片被發表,學生們圍看展板的這張照片還刊登在《明慧週刊》上。

二零一六年過年期間,我在當地張貼了大量的真相不乾膠。過年後,巡防的警察在一座大橋橋頭路邊執勤,警車上坐著警察,警車旁邊一個路燈桿上有一張醒目的「真善忍好」的不乾膠。在前些年這是不可能的事,別說在警察身邊就是居民區的真相不乾膠,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壞人撕掉。而今天警察在「真善忍好」的標語下執勤,這是師尊正法進程走到最後邪惡少之又少而在人世間的表現,是世人包括警察明白真相的表現。這個畫面要是拍攝下來,真是一個難得的鏡頭,我要想法拍攝這個場景。由於那段時間霧霾時不時的出現,因此我開車轉了多天,拍攝了多張照片,最後終於選出一張使我比較滿意的照片。我把這張照片連同在橋面上拍攝的「起訴江澤民」、「中共是邪教」大型標語的照片發送到明慧網並被發表,警察在「真善忍好」標語下執勤的照片也被刊登在《明慧週刊》上。

震邪滅亂的大型真相標語

近兩年邪惡用含沙射影的邪惡標語來毒害世人。去年我和同修配合,利用大型真相標語及展板,兩次清除了邪惡標語。

有一次同修在小組交流會上說某村路邊牆上有邪惡標語,標語很大會毒害很多世人的。同修們都說應該清除它。師父講過:「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2]我就想找這個同修一同配合清除邪惡標語。第二天我準備好寫標語的東西,打印了十種四倍A4紙大小的真相展板。到了晚上我給師父上香,求師父加持我們,不讓任何人干擾我們去清除邪惡標語。之後,我帶上所備好的東西,騎摩托車去同修家,和同修說明來意,同修願意和我一同前往。這樣由同修引路我們直奔那個村莊。

到了有邪惡標語的地方,一看對面人家的燈還亮著,但周圍一片肅靜。同修給發著正念,我就在邪惡標語旁邊的水泥地面上寫了「起訴江澤民」、「中共是邪教」的大型標語。在寫的過程中,突然駛來一輛汽車,我們馬上收拾東西推著摩托往前走,還好是一個過路的。我們回過頭繼續寫完標語,直到我們合作把展板全部張貼在邪惡標語之上,一直沒有任何干擾。後來聽同修說那個邪惡標語很快就被其它內容更換了。

還有一次我路過一個村莊,發現在路邊的牆面上也寫有邪惡標語。有一天我想去清除邪惡標語的時候,正巧有一個同修來我家,我心想這真是師父的安排。我和同修提出我想清除邪惡標語的想法,同修很樂意和我配合。到了晚上,我們兩人騎上摩托車出發了。到了那個地方,我們先把邪惡標語中的「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改成了「邪黨」,這樣就成了正面的標語了。隨後我們各自在路面上寫了「全國起訴江澤民」、「中共是邪教」等大型標語。當我們正要張貼真相不乾膠時,發現有人出來了,我想繼續張貼,可這時同修為了安全建議離開。儘管這樣,後來再經過那裏,已經看不到那個標語的蹤跡了。

這種手寫地面真相標語有幾個特點:字的大小可以按路面的寬窄靈活掌握,主要的是過路的人幾乎都能看到真相標語,傳遞真相效率高,而且安全係數高,因為晚上路上幾乎沒有人。不過也有侷限性,就是地面上不能寫法輪大法好等類型的標語,以免人們踩踏。

這次和我配合的同修很認同這個做法,這樣我們就又配合了幾次,去周邊區域寫了不少這樣的路面大型真相標語,得到的反饋效果不錯。平時面對面講真相時問對方是否知道三退及起訴江澤民的事,有很多人說:知道!大道上不都寫著了嗎?!後來這位同修又找到了另外搭伴的同修,他們倆將這種地面大型標語幾乎覆蓋了全縣。期間發生過一件師尊保護倆大法弟子的神奇故事,講給大家一起分享。

當他們在全縣範圍只剩一少部份還沒做完時,邪惡受不了了,晚上有巡邏車出來了。一天晚上,他們正在路面上寫真相標語,由於他們的摩托車燈亮著,巡邏的警察發現了他們,就過來了,這時倆同修騎著摩托車趕緊離開,警車發現是剛剛寫的標語,認定就是他倆寫的了,發瘋似的追趕他們。倆同修騎的是個大型摩托車,跑的也很快,就這樣被警察追了一段時間。當倆同修的摩托車拐向另一條路時,危險的一幕出現了,他們的前面是一個攔腰把路截斷的深溝,倆同修連車帶人衝進了深溝。大家想想,這種情況對一般常人來說,車毀人亡一點也不稀奇。可是他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救人的事,是最正的事。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我們的倆同修安然無恙!甚麼事都沒有。但是他們不能出聲,後面還有追趕他們的警察。可能是警察找不著同修的蹤跡了,警車就開走了。實際上是師父保護了大法弟子。同修爬上來看看沒有了動靜,再看摩托車還能啟動!可是摩托車大、特重,他們倆人共同搬一頭,挪了這頭挪那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點一點的把摩托車弄了上來,摩托車還能騎!他們走到一個空地,停下來休息,因為倆人都幾乎筋疲力盡了。這時發現周圍被邪惡招來了很多警察,多處都是警車警燈的閃亮,他們坐下來求師父加持,發正念清除邪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在師尊的保護下,他們終於在天亮之前突破了警察的包圍,安全的回到家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