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居委會及看守所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二零一六年夏天,我一個親戚同修G(離異、一個人過),因為她住的小區有邪惡展板,去居委會講真相被綁架了。她是週五下午去的,等週一沒去單位上班,才發現人不見了。四處打聽知道遭居委會陷害,被綁架。

G是我先生的表妹,我就鼓動我先生找居委會,想讓居委會的人知道,煉法輪功的不是隨便就好欺負的,家屬也是不好惹的。我先生不去,我自己就想,修煉的事情不能指望常人。我是G最近的親戚,就得我出頭。不能讓居委會肆無忌憚的想迫害誰就迫害誰。

我告訴同修幫我發正念,我和先生早晨上班頂著門就去G所在的居委會。雖然我一點也不害怕,可是一到那裏,心臟就撲騰的厲害。一個工作人員剛來開門,我就問:「這是居委會嗎?」她的態度特別惡劣,拉著大長臉,瞪著眼說:「你找誰?」當時師父就給我智慧。我嚴厲的說:「查崗的,過點了人們怎麼還沒到,你們頭呢?」「念一正 惡就垮」[1]。她一下子就蔫了,馬上說:「你坐這等會。」我的心也不撲騰了。

十分鐘後人陸續到齊了,居委會主任也到了,我說:「主任,我們是來了解情況的,我表妹G失蹤好幾天了,親戚們都找翻了江,到派出所一報案,才知道是被你們構陷逮起來了,你們怎麼那麼惡毒?」主任矢口否認「我沒舉報」。我先生就衝他們發脾氣。主任狡辯:「G到這裏宣傳法輪功,還讓我三退,這是甚麼地方。」我說:「不管甚麼地方,她的出發點是為你好,而你的出發點是害人。我們作為家屬特別支持G煉法輪功,G的孩子小時得了白血病花的傾家蕩產,走投無路的時候,娘倆一塊煉法輪功,病好了。現在孩子上大學了,親戚們都支持她修煉。而且這幾年我出國旅遊,看到景點上好多大法弟子講真相,遊行隊伍特別壯觀。」主任說,「那你說法輪功是好的?」我說,「不好怎麼人家都煉,一個傻,兩個傻,全世界都是傻子,就你靈啊。咱中國人的政治敏感度是比較高的。」他說:「那是。」

我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現政權取消了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逮起來的貪官像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徐才厚等大老虎都是江派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上打老虎,下拍蒼蠅,迫害法輪功的一個也逃不掉。就你這個級別的連個蒼蠅也夠不上,也只能算是蟲子細菌等卑微的生命。咱們這個地方巴掌大,一出門誰當求著誰,你做這個缺德事,你擾亂了我們的治安,這幾天我們家都不像家了,G的老娘一聽女兒給關起來了,眼都哭腫了。」

那個主任六神無主的聽著,說完我們就走了,晚上有同修把邪惡展板給毀了。第二天換內容了,是傳統文化的。

在去看守所給G送換洗的衣服我心裏也是有點怵,可是一進分局大院就感到師父的加持,一身輕鬆,和去別的地方串門沒甚麼兩樣。其實只要邁出了那一步,就是否定舊勢力的存在。「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

到了裏面幾個警察都認識,打過招呼後一個警察(原來的一個片警,現在是看守所所長)對我說:「這麼多年,你怎麼一點也不見老,還那麼年輕?」我就給他講真相。他嚇唬我:「你再在這宣傳法輪功,我就把你扣在這。」我樂著說:「你不是某某某嘛,你們的陳某(給大法弟子批勞教的)得肝癌了,誰都知道。」他說:「跟這有嘛關係。」我說:「迫害法輪功的都不得好,現在公安部、政法委大清洗。小心別成了武長順的餘毒。」然後我就打個圓場,「給親戚上點錢吧。」他說,「說了半天就這句說到點上,G一分錢也沒有,趕緊給上點吧。」

我感覺到警察的背後的邪惡真的越來越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