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中的一段對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離開了居士,乙對甲說:剛才這人提問提得古怪。甲微笑著說:「這個人如果提得不古怪,也許下一個人提得古怪,如果下一個人提得不古怪,也許下下個人提得古怪,總之會遇到一個人提得古怪的,你說是不是?如果這個事情向內找的話……」甲看了乙一眼,乙說:「向內找吧,現在看來我當時有點心慌,沒有達到法要求的標準,所以我的智慧就打折扣了。」甲說,我有甚麼不足,希望你幫我指出來。有句話叫做「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乙說,那就向內找。甲說,對呀,你就常常提醒我向內找就行。說著說著,又到了下一家。

一位中年人正靠在大門裏邊看書。乙對他說:「兄弟,免費給你送資料看。」說著就把資料送過去,又問道:「你看的是甚麼書?」那兄弟接過資料說:「我看的是《易經》,你為甚麼要免費送書給我呢?現在沒有免費的午餐。」

乙說:「我們出錢要別人了解真相,是因為我們有冤無處申。我們到中南海信訪辦上訪,中共就說我們圍攻中南海;我們到各級市縣講真相,他們說我們搞政治;我們現在到這裏講真相,還有個別人不理解我們……」
兄弟說:「你說你們現在是在幹甚麼呢?」
乙說:「我們現在是在做好人好事。」
兄弟說:「做好人好事就學雷鋒,雷鋒是做好人好事的榜樣。」
乙說:「我不學雷鋒。我不學雷鋒是有原因的,雷鋒跟一般人比,雷鋒是好人;雷鋒如果跟修煉人比,雷鋒算不得好人。」
兄弟說:「哦?這麼說,修煉人比雷鋒還要好?」
乙說:「雷鋒心中有仇恨,修煉人心中沒仇恨。如果用修煉人的標準來看雷鋒,還要看他有沒有攀比心、虛榮心、妒嫉心、色慾心、名利心等等等等。因為雷鋒是宣傳出來的榜樣,並且政府的宣傳大都是宣傳他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就不談了。如果他是修煉出來的榜樣,那才是真正的好人。」
兄弟說:「有誰是修煉出來的榜樣呢?」
乙想了想說:「唐僧,比方說唐僧就是。」
兄弟說:「唐僧確實是好人,女兒國的國王也留不住他。」
乙說:「唐僧是修行的人,我們修真善忍的也是修行的人,為甚麼唐僧那時的政府允許修行,而現在的政府就不允許修行呢?」
兄弟說:「關鍵是你們沒有跟政府搞好關係咧。」
乙說:「不是我們不與人為善,是因為本性就對立。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中共是搞『假惡鬥』的,你看,這不就對立了嗎?」
兄弟說:「為甚麼會是這樣呢?」
乙說:「你能看《易經》這本書,也應該知道宇宙中相生相剋的道理。宇宙中出現一個正的事情,隨之也會出現一個負的事情。很顯然,『真善忍』代表正的,『假惡鬥』代表負的。」
兄弟說:「你說說看,政府是怎樣搞『假惡鬥』的?
乙說:「中共政府攻擊法輪功的證據全是假的。王進東自焚是假的,劉春玲自焚是假的,傅怡彬案是假的,劉思影案也是假的,甚麼1400例全是假的,等等等等。一個政府,利用民眾不相信政府造假的心理,大量的、堂而皇之地造假。看破了我都替他害羞。」
乙又補充道:「再比如,中共搞的所謂大躍進,搞假大空,說畝產上萬斤,半個世紀過去了,現在的科技比那時要先進吧,現在有沒有畝產上萬斤的?沒有。一個人生活在社會上,說假話、辦假事如果被人揭穿了,他都感到臉紅。可是中共被人揭露出來了,它就假裝聽不到。」
兄弟說:「這叫死皮賴臉。」
乙說:至於說「惡」,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目前全世界都知道,這還不邪惡嗎?至於說「鬥」,中共鬥地主、鬥富農、鬥資本家、鬥地富反壞右、鬥賀龍、鬥彭德懷、鬥劉少奇,等等等等。中共就是這麼一路「鬥」過來的。中共除了「假惡鬥」之外,與之配套的還有詆毀。比方說,中共要詆毀唐僧師徒四人,它就說唐僧師徒四人是某教,說唐僧自焚要升天,說唐僧破肚找仙丹,說唐僧在井裏投毒、說唐僧自殺、說唐僧上吊、說唐僧有病不吃藥……」
兄弟說:「古代的政府好像沒說唐僧有這些事情?」
乙說:「我是說,中共就是用這種套路(手段)來詆毀法輪功的。」
兄弟說:「那麼說,政府宣傳你們的壞話,全是假的?」
乙說:「全是無中生有。」
兄弟說:「我看有的報導上面,還有人證物證咧。」
乙說:「文革時期,為了證明劉少奇是叛徒,中共最終在武漢『找到』一個證人。對於一位國家主席中共都可找到人證物證,對於我們這些無權無勢的人,中共找證人還不是小菜一碟!」
兄弟說:「那是,那是。這種搞假惡鬥的人,我一輩子都可以不跟他來往。」
乙說:「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不與這種人來往?」
兄弟說:「當然是真的。」
乙說:「那好,你加入過黨、團、隊嗎?」
兄弟說:「我入過黨。」
乙說:「我現在就勸你真心退出黨組織,與他一刀兩斷、再無瓜葛,你願意退出嗎?」
兄弟說:「我不煉法輪功,我不煉……」
乙說:「不是要你煉,是要你『三退保平安』,退出來可以得到神佛的保祐,免遭劫難之苦,人間將來有大劫難呀!」
兄弟說:「原來是這樣,那我要退黨。」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