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陰差陽錯的理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該理發了,見同修的髮型很好,就問了是哪一家,可陰差陽錯的來到了另一家。

一進屋,就有些失望。不大的一間平房,破舊的椅子,桌子也很髒,地板好像很久沒擦過,再看那人的臉冷冷的,面容憔悴。洗頭是坐著洗的那種,上面一個桶。暖瓶裏好像沒多少熱水,就看見她把壺底倒在了桶裏,幾乎是用涼水洗的頭。洗髮膏好像都沒洗乾淨就給擦乾了。吹風的時候,她一會兒燙著我的頭皮,一會兒又對著我的耳朵吹,我情不自禁的頭和肩膀往一起縮。她問我怎麼了,我說吹風機吹到我耳朵裏了。可她還照舊。整個過程我沒得到一點兒好的服務,心裏隱隱約約的有些不高興。

想起同修理髮不忘講真相的事,我有了些正念,剛想開口,轉念想,她光聽講話會理不好頭髮的,還是快理完時再說吧。不行,理完了她會趕快回家的。談話中知道她打了一宿麻將,又想說不定她正等著聽呢。

我終於放下了雜私念,從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講到中共炮製「天安門自焚」嫁禍、污衊法輪功,講到三退保平安。她聽的很認真,理髮也很認真,我不經意間從鏡子中看到她的臉上居然有了笑容,而且笑的很好看。啊,原來她玩了一宿麻將還接待我理髮,因為我來時,店的卷閘門已落下,看到我來了她又抬起來,可能就是等著聽我講真相哪。

她問我真的有「印記」嗎?我告訴她:你當初舉著拳頭向黨旗發誓說要把生命獻給它,那一刻你已被打上獸的印記,就是它的人了。中共建政後,發動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中國人,又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孽深重,老天要懲罰它,曾經加入過黨、團、隊組織的人都在劫難逃,只有退出黨、團、隊,抹去這「獸印」才能躲過這一刧,現在已有將近三億人聲明退出,不再和它捆綁在一起,不作它的陪葬。你也要為自己的生命著想,為自己選擇好的未來。我給你起個化名退出吧。

她說真名退出更好,她用真名退。說完就見她的臉變白了,眼睛有了光亮,她笑了。

我問她:「別人給你講過三退嗎?」她說:「就你講的我聽進去了。」我知道不止一個大法弟子給她講過,師父看她快明白了,又安排我陰差陽錯的來這裏理髮,而且還是在她落下門要回家時來的,為了世人得救,師父耗費多少心血啊。

回家的路上,回想這段經歷,沒修一思一念啊。首先,進店裏就嫌棄那的環境差,這不是追求常人的高品位享受的慾望嗎?當這種慾望得不到滿足時,就失望了,不喜歡理髮的那人,不喜歡她的表情,態度,這不就是情嗎?師父講:「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1]相由心生,所以她也看我不順眼,理髮時又燙我頭皮又吹我耳朵。自己有時做事不認真,糊弄事,所以她也這樣對待我,用涼水湊合著給我洗頭,洗髮膏也不衝乾淨。自己嫌她店裏髒,想想自己家裏也是邋裏邋遢,廚房有時好幾天也不擦,她那的一切正是我的一面鏡子,過程中我卻沒找自己,總是想人家如何不好,這都是師父安排讓我對照自己修自己的。

謝謝師父的良苦用心,弟子一定修去這些人心,抓緊修好自己,用純淨的心做好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