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真相的大姐坐過了站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講真相救人是每一個真修大法弟子的天職,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師父明確告誡弟子,慈悲、正念是救人的法寶。講真相救人已溶入我的生活中。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明白的一面在復甦、在覺醒。

一、「其實你們都是為我們好」

一天,在市區,路遇一位賣草莓的姑娘。她挑一擔草莓停在路邊,草莓已熟透,紅紅的,但無人問津。我一看她旁邊無人,心想:這不是在等我去救她嗎?我發出一念:我一定要救了她。

我上前跟她打招呼:姑娘,草莓多少錢一斤呀?我買一斤。我不還價,隨便她拿。交談中,得知她從幾十里遠的鄉下到城裏賣草莓,自家種的,為的是賣個好價錢。

我說:你這麼年輕,讀了不少書吧?她說:初中畢業。噢,那你入過黨、入過團、戴過紅領巾吧?她回答說:沒入黨,入過團、入過隊。我又問: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她說:知道,在錢上看到的。我說:那你退了嗎?她說:沒有,不知道怎麼退。我說:你只要從心裏退出來就可以,不是到組織去退,就能保命保平安。她很爽快的回答:好,我退!「啊,我給你取個甚麼化名呢?」我說。她立馬接過話說,我叫丁某某,她毫不隱諱的把真名告訴我。

我說:你的名字真好聽,你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定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生意更興隆,回家告訴全家人都念。只聽她大聲念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送給她真相護身符,她欣喜的接過去放在錢包裏。

我問:家裏有影碟機嗎?有。我把真相光盤送給她。她高興的說:「其實你們都是為我們好,這個看了好,你能不能多給我幾張?」我又給她兩張同樣的光盤。她說:好,我負責給你送出去。我說:你已經得到神的護佑,你為大法做了善事,會得福報的。她滿臉笑容,像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

我走遠了,她不停的向我招手致謝。世人在急盼得救,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師父慈悲、苦心安排,賣草莓的姑娘終於等到了今天。

二、「請你幫他把黨退了吧」

有一次,在橋上遇見一位老太太,我倆往同一個方向走,她走在我前面。我邊走邊發正念,快步追上去打招呼:老人家,您好,您多大歲數啦?她滿臉笑容的說:快七十啦,她說話很和氣。我面帶微笑說:我倆差不多大,我過了年就滿七十。她看了看我說:那你還好年輕啊。我笑著說:我看您很有文化修養,你是當幹部的吧?她說:退休前在區政府工作。

我馬上切入正題,你在政府部門工作,那你入過黨囉?她說:沒有,入過團,沒入黨,地主成份,不是發展對像。她很健談,沒等我開口,她又接著說;我也不想入黨,共產黨只會整人,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我父親因為是地主就挨過批鬥。共產黨又會造假,不幹好事……

我倆邊走邊聊,像久別重逢的朋友。我接過話題說:是的,共產黨壞事幹絕。自建政以來宣傳無神論,煽動百姓砸佛像,毀寺廟。土改、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政治運動,鼓動群眾鬥群眾,使八千多萬無辜百姓死於非命,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和平請願的大學生。這些你應該都知道吧?她說:都知道。

我又接著說;一九九九年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並一手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煽動百姓仇恨法輪功;還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進行販賣,牟取暴利。共產黨這種前所未有的罪惡,令人神共憤。您聽說過「藏字石」嗎?她沒吱聲。

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有一塊大石頭,石頭的斷面層不可思議的發現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中國科學院專家鑑定:確實是天然形成。這真是上天說話給中共判死刑了。天滅中共、退黨保命這是天意。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她說:聽說過。

我語重心長的說:你趕快把你入過的共青團、少先隊從心裏退出來吧,退出來你當初宣誓時的誓言就作廢了,你才能保命保平安啦。她急切的說:你快些幫我退掉。我緊接著說:好,給你取個化名,叫福平,願你永遠幸福平安。她高興的說:謝謝。

我又問:你老伴身體好吧?她說;老伴前年冬天因病去世了。你老伴是黨員嗎?她說是黨員,他生前是某企業的主要領導,他可是個好人,為人厚道,單位裏誰都說他好;關心群眾,專門做好事……老太太講起老伴來,讚不絕口,可見她對老伴的思念。我說:你幫他也退了吧。她說:他人都死幾年了。我說:死去的人也可以退,人不止一世,佛教中講六道輪迴,退了他就有好的轉生,他在天之靈要感謝你的。

她聽明白了,幾乎用懇求的口氣對我說:請你幫他把黨退了吧,請你幫忙幫他也退了吧,反覆說了幾遍。我說:好的,你放心,你把他的真名告訴我。她爽快的說出了老伴的姓名。老太太如卸重負一樣開心的笑了。

我問她:你上網嗎?她說:上。我送給她一個小光盤、一個護身符,告訴她:護身符上面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常念,常念得福報;小光盤裏有破網軟件,可以突破網絡封鎖,每天都可以看到真實的新聞。她很高興的接過去,再三向我表示感謝。我說:要謝我們師父,是師父在救你。她連聲說:謝謝李大師,謝謝李大師。

三、聽真相的大姐坐過了站

一天,我在市裏辦事。我要乘坐的那趟公共汽車就要啟動了,我快速跑過去,跳上車,把老齡公交優待卡一刷,只聽司機說;拿來看看。我把優待卡遞過去給司機,司機看了一眼說:是假的吧。我說:是真的。等我坐好座位後,心想:優待卡明明是真的,司機怎麼說是假的呢?啊,我明白了,剛才趕車跑的太快了,司機不相信六十五歲以上的高齡老人能跑得這麼快。我暗暗一笑。常人無法體驗大法弟子修煉後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走路生風,真的像有人推著你走。

我坐定後,看見靠近司機後邊兩排對坐的高座位上,坐著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她的側面臉是對著我的,好面熟啊,一時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我見她旁邊的座位正好的空著,發了一念,我救她去,接著又發正念。

我坐到了老太太旁邊,我說:老人家,我好像認得您,您原先是在……我話沒說完,她說:我原先在南綜商店當會計。我說:啊,您是戴會計吧?戴大姐,我是你們店子裏指導員的姑娘。她說:啊,你調回來了,你的記性真好。我說:三十八歲就調回來了,回來三十年了。您今年多大年紀啦?她說:快八十歲了。真是感謝老天爺給她留下了這麼好的聽力。

公共汽車乘車時間有限,我得趕緊給她講真相。我說:戴大姐,今天見到您是緣份,真是幸會,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告訴您,您知道法輪功嗎?她說:搞不太清楚。我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叫人做好人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一邊煉還可以延長壽命;法輪功除病健身有奇效……我話沒說完,她搶著說:難怪你身體這麼好,我剛才看見你跑上來的,煉法輪功還真是好。

我說:還有一件事,「三退保平安」您曉得嗎?就是入了黨、團、隊要從心裏退出來。現在全球三退大潮已經退了三億人了,有親朋好友的都辦好了,你從心裏退出來就能保命保平安,就能遠離災難。她靜靜的聽著。我又接著說:你趕快退了吧,今天你碰到我是緣份,是師父安排我來救你的。你能活到這個年紀,真是德高望重,老天爺要保祐你。她聽著,說:好,要得,我沒入過隊,我們那個時候還沒有少先隊,黨、團都入過。好!你有小名嗎?我問。她說:怕甚麼啦,就用真名退。

我又問她;你們家老頭子呢?她說:老頭子死了七、八年了。我說:老頭子要入過黨,你也幫他退了,你們指導員(我父親),我早就幫他退了。她說:那好,他叫某某,原先是某單位的工程師,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鬥臭老九,把他下放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落下了一身病,七十歲剛出頭就走了。我告訴她,要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報,還要告訴孩子們念。我送給她護身符和真相資料,告訴她這些你拿回去慢慢看,她往手提包裏一放,連聲說:好,好!

我只差一站要下車了,真相也講完了。我問:戴大姐,你到哪一站下車?她說:到某某站。車上的乘客都笑起來了說:早過站了,趕快下車橫過馬路,到對面坐回頭車。噢,原來我跟大姐的談話,車上的乘客都聽到了。

師父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 [2]

我感覺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師父在為弟子加持,車上形成了強大的能量場。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乘客都聽到了,沒有一個干擾的,都在靜靜的聽,世人都是為法來,他們明白的一面已在覺醒。

戴大姐嘀咕著說:老上街的人還坐過了站,真是怪事。大姐下車了,我目送她走遠。

今天,我急匆匆的趕上這一趟公交車,大姐又坐過了站,這一切的機緣巧合看似偶然,其實都是師父精心安排。我從南方到北方,從北方又回到家鄉工作,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久遠年代師尊早就安排好的,為的是廣結善緣,為今天講真相救度這一方眾生做好鋪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其實面對面講真相並不難,只要你用心去做,師父就會幫你,師父要的是我們這顆純淨的心。我往前走著,前方還有眾生等著我去救度,師尊引領我穩健的走在通天的神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