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內找 一家人和睦相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六十二歲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將近二十年的修煉中,是師尊慈悲的看護,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兒孫滿堂,充滿幸福和快樂,親朋好友都誇我是賢妻良母。我深知,我的一切都是因為我修煉了宇宙大法,按照師父的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得到的。

過心性關

在去年八月二日早晨,我們老倆口吃過早飯,準備到市場買菜,突然接到兒媳婦從外地打來的電話,我接通電話,聽到兒媳婦在哭,我趕緊問她發生甚麼事了,你為甚麼哭啊?她停頓一下,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她和我兒子發生矛盾的事,而且還告訴我說,媽,你要有個思想準備,我倆要離婚的話,我把兩個孩子都送回去。

我靜靜的聽著,沒有吱聲,我心裏在默默的想,我的一切都由我的師父說了算,誰也不配干擾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

聽到兒媳婦哭的很傷心,我也掉淚了,並用很平靜的心情安慰兒媳婦說:別哭了,大熱天的別上火,看哭壞了身體,你是想讓我說說他嗎(指我兒子)?那好,我馬上給他打電話。兒媳婦馬上說:媽,你可千萬不能跟他說我給你打電話呀,他會很生氣的。聽到這裏我明白了,他倆根本沒有甚麼大事,也就是在生活中有些不順心的事,跟我嘮嘮,心裏痛快痛快而已。可我是大法弟子,我深深的懂得,在常人中發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向內找自己,這是對我的哪顆人心來的呢?這件事情在表面上看我很平靜,沒有跟兒媳婦發生口角,也沒有跟她爭辯,可是在我放下電話後,內心裏對兒媳婦很不滿意,認為兒媳婦是用離婚和拿我的兩個孫子來威脅我,不平衡的人心翻騰著。我對他們已經盡力了,怎麼能這樣對我呢?

我靜下心來學了兩講《轉法輪》,師父說:「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1]

我從師父講法中悟到,修煉的人遇到甚麼事情都是好事,都是有我們要過的關。師父的法理敲醒了我,在我內心深處隱藏很深的人心找到了,不平衡的心、爭鬥心、委屈心等,使我一肚子的怨氣、委屈迎刃而解,也悟到了這是師父利用兒媳婦來考驗我呢,幫助我在家庭環境中修煉,提高心性,過心性關,我怎麼還對兒媳婦不滿意呢?我應該感謝她才對呢,我在心裏默默的感謝兒媳婦幫助我過心性關。

我放下了人心,兒子和兒媳婦當天沒過幾個小時就和好了,就像風雨過後映彩虹。

這就是你的修煉環境

在八月八日早晨,兒子來電話說,我的二孫子(四個多月)有病住院了,經醫生檢查得的是感冒引起的毛細支氣管炎,必須住院觀察治療,如果在家照看不到位、不及時,會憋氣有危險。

我聽到這個消息,感到左右為難,去吧,怕影響我做三件事,還有家裏的丈夫是個癌症病人,需要照顧,不去吧,常人的情理過不去,我就跟兒子說再等等,如需要我的時候,再去吧。我兒子說,媽,我現在在外地,準備登機去國外考察項目,家裏真的忙不開了,你是來,還是不來,你自己決定吧。電話掛了。

我收起電話,跟老伴商量,老伴一聽,急得像熱鍋裏的螞蟻,我找個人開車現在就走,嘴裏還說著兒子不在家,咱們能不去嗎?

我們行程三百多公里來到了醫院,走進病房,老伴就問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得的病,是誰的責任,這麼些人看孩子還沒看好,當時,親家母、兒媳婦、還有保姆都在場,你一言她一語,說了一下孩子病情。我看得出兒媳婦有點不滿意了,我沒說甚麼,後來兒媳婦讓我們去幼兒園接大孫子。

到了晚上,我的手機響了,拿起電話看,是親家母打來的,我趕緊拿起電話,餵、喂,那邊不說話,就聽見兒媳婦和娘家媽吵起來了,兒媳婦很生氣的喊著說,……幹啥來了,不能幹啥還添麻煩,我聽到這裏,心裏咯登一下,心想這娘倆在背後罵我們嗎?我的人心一下就勾起來了,憤憤不平,心裏這個憋氣呀。我們這麼遠的路來了咋能這樣啊?頭腦裏翻出壞的思想,這娘倆啥意思呀,這不是欺負人嗎?這孩子她媽是咋教育的,這麼沒素質,等我見到她們,得好好說說。

這時師父點化我,你是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人,遇事怎麼能和常人一樣啊!這裏就是你的修煉環境,我懷著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心想師父謝謝您!我明白了,我心裏一下就亮堂了,向內找自己,知道自己的想法不是修煉人所為,被怕心、兒女情、怨恨心遮擋住了,差點失去理智,造成家庭矛盾,我很懺悔,恨自己不爭氣又讓師父操心了。母女倆回來後,我們都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家裏還是像往常一樣祥和的氣氛。

我二孫子由於是過敏體質,不能打消炎針,只能用點營養藥和服中藥,效果非常慢,醫院看孩子病情不見好,就攆我們出院了。回到家裏,晚上十點多鐘孩子發高燒,全家人都很著急,去了省兒童醫院,我在家看大孫子,兒媳婦來電話說這裏的人太多,都站排呢,前面有二十個孩子排隊呢,你能不能找某叔叔給說個情,讓咱先看。這時我心想,不能找人說這個情,你先看了,別人不得往後排嗎?我是個修煉的人,不能做這個事,我馬上跟兒媳婦說,你那個叔叔不認識那個醫院的人,兒媳婦把電話掛了。

第二天晚上,孩子的病有點好轉,可兒媳婦和她娘家媽發瘋似的吵起來了,蘋果六手機摔了一次不解恨,又摔一次,手機摔碎了,我不知道是為啥,但我聽得出兒媳婦抱怨為這家付出的太多了,太累了,家裏現在一個男人都沒有,甚麼事都辦不成。聽明白了,這是對我不滿意了,我想跟她解釋一下,可又一想她在氣頭上,跟她說甚麼都聽不進去的,這也是衝著我來的,我得做到忍,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回到我睡覺的房間,就聽她們娘倆開始打我的大孫子,把孩子打的大哭起來,當時的情景真是孩子哭老婆叫的,我的心被攪亂了,被人心控制著,心想你們咋這麼沒素質呀!三更半夜的打孩子,算甚麼本事,我從床上爬起來,心裏氣的怦怦地跳,要和她們說理去。這時師父又點化我說,你是個修煉的人,這裏就是你的修煉的環境,但孩子的哭聲使我難以平靜,我又兩次從床上爬起來。師父看到弟子不爭氣,又點化兩次,這裏就是你的修煉的環境。這時我靜靜的躺在床上,師父的法理顯現在我眼前,師父說:「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2]師父還說:「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1]

我躺在床上,向內找自己,我哭了,哭得很傷心,是啊!為甚麼修煉都快二十年了,還做不好呢?只會看別人的不足呢?遇到矛盾不看自己,不能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自己呢?不能先找自己的不足,讓師父操心呢?還是人心沒有真正的放下,善心不夠,基點不正,正念不足,學法不入心,造成遇事不能向內找自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

通過這幾件事的發生,心性的摩擦,是師父的慈悲加持呵護,利用家庭環境去我的人心,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心情平靜了,和往常一樣,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主動和兒媳婦打招呼,給兒媳婦做好吃的,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兒媳婦和親家母都樂呵呵的,兒媳婦還給我買了一件衣服,一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

我回來時,兒媳婦還親自送我到車站,分別時,還說,媽,這些日子你辛苦了!我看著兒媳婦面帶微笑的表情,我很激動,含著眼淚說,謝謝你來送我。我心想,謝謝師父的多次點悟,弟子遇事向內找自己,守住了心性,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要不然我們家這幾天,就得亂成一鍋粥了。

師父幾次慈悲的點化,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盡了心。我體會到,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環境,就是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裏修煉,不管我們走到哪裏,哪裏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時時處處、一思一念都得用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修出善心,用善心對待一切,用我們善的力量和修為,磨煉自己,提高心性和道德品行,加大我的內在的容量,圓容師父所要的,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