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關於「消業」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今天看到明慧網有同修分享《關於所謂「病業」的一些思考》,自己在近期的修煉提高中也有與這位同修類似的思考,但是還是有些許不同體會和理解,所以寫出來希望與大家交流。

同修的文章中強調了在身體表現出不正確狀態的時候的第一念很重要,這一點我也深有體會。在修煉初期師父給淨化身體以後,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工作生活中不論熬夜加班還是長期坐電腦前工作,都不會出現修煉前的腰酸背痛,睡眠不佳或是眼睛疼痛。那時對師父講的「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1]體會很深,師父真的是把咱們的身體都淨化了啊。

但是隨著修煉時間越長,因為不能每一關都像最開始時那樣過的順利,自己也確實還沒有百分之百做到「修煉如初」[2]。於是也會出現一些不大但是類似修煉前出現的身體上的小問題,比如疲勞後的全身酸痛,身體發燙無力等,經過了在這方面的多次提高和重新認識,目前我能認識到的是,師父講的「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1]師父是讓我們連這一念都不要有的,是啊,我們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一個神怎麼會有病呢?那麼我們遇到的任何不正確狀態不都是一個認識自己修煉中沒修去的問題,從而提高的大好機會麼?

如果在任何狀態來的時候,都沒有任何「舊勢力」、「消業」的念頭,而只是想到修煉中遇到了一個新的事情,我們用師父給的「向內找」的法寶去跨過這一關從而提高上來,同時根本不去過多感受身體上的狀態是否「不好」,有多「不好」,我想這樣可能是更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否定自己「人」的那一面。當然從法理上交流容易,實踐中身體確實會不舒服甚至極端不舒服,「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1]那我想這也是我們提升自己的「忍」的能力的機會了。如果能慢慢的從「鬧心」到不去管它,做好師父教我們的三件事,心中沒有任何猶豫或是不穩,我想做到的時候肯定會在修煉層次中有大的提高,從而更好的去救人吧!因為師父講過「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1]「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我們都聽師父的話,跨過這一關,我想提高後我們的容量也會更大,救人的力度也會更大的。

和文章中的同修類似,我最近在過關中沒去多想「舊勢力」或是「消業」的問題,但是因為過關時間長,會覺的身體上的難受影響到心情,去感受那種難受的時候身體卻有點回到常人的狀態了,等我意識到的時候馬上想到我是修煉人,「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不去感受它。幾乎瞬間那些不正確狀態都沒了。經過這次後,我的體會是連感受都不用去感受它,難來了,是因為師父讓我繼續提高,趕快找找問題提高上去就行了,啥都不用多想,想了,感受了,也可能是一種承認,而當自己容量擴大以後,那些狀態搆不著你,你才能承受更大,意志更堅強,救度更多眾生。所以看到同修在文章中提到,「然後我就靜靜的體會它(感覺就像把這個區域掃了一遍),也就幾秒鐘吧,痛感消失」,「當時我想,這要是不修煉的人,準會是腦瘤爆裂」,如果連體會都不去體會,連想都不想」常人「會是怎樣,或許會過的更快。

我從密勒日巴佛修煉故事中體會到一點,當他把「病」轉移到木門上時,木門一下就裂開成碎片,把一半「病」轉移到那個心思很壞的人身上,那人馬上痛到快要昏厥斷氣,從而使這人懺悔而真心修行。密勒日巴佛因為度人而承受的時候並沒有把「病」、「難受」放在心上,他才能修成自己的同時救人,才能度人,我們都是要修成師父給的無量威德的正法時期的覺者,救度眾生是我們來時的願望,我們如果把自己的「魔難」、「苦」放在心上,想著它,「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1],那不也就是壓在我們身上的實實在在的重量和負擔麼?又如何更好的「一身輕」的追隨師父救人呢?再想想師父承受了所有眾生的難,卻總是慈悲慈祥的看護著我們,我們自己的這點難怎麼會過不去呢?

以上僅為自己現階段的認識,在此分享,希望與同修共勉。若有不妥不正的地方,也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